生死搏命 江少一條腿僅是開始(圖)
 
田恬
 
2009-8-8
 

三呆婊江澤民的真實面目!
【人民報消息】江最迷信「三」字,也認為「三」是自己的幸運數字,因此搞出什麼「三講」、「三個代表」之類的東西。後來各地的蛤蟆還真出現不少是畸形的三條腿。8月5日有個新聞,很形象的說明江的殘疾是怎麼來的。這個故事發生在江蘇省鎮江市。說起鎮江市還有一段故事。
  
江澤民的老家是江蘇省揚州,鎮江市雖離江的出生地只隔一條江,但江非常忌諱「鎮江」二字,從來不到鎮江市去,江當政時,鎮江到揚州要修一座大橋,原本起的名字是「鎮揚大橋」,但江大怒,認為把自己的出生地揚州給鎮住了不行,當地領導惹不起,只好改了名。

8月5日,鎮江出現了一件大事,與「鎮江」有絕對關係,就是一條近3米長的大蛇,咬住一隻癩蛤蟆的腿,並強行果腹。今年9月要召開中共十七大四中全會,這個消息可比「鎮揚大橋」的名字來的更實際更恐怖。

這個生死搏鬥場面是8月5日上午 11時在鎮江新區港務公司附近的草叢和人行道上演的。江蘇省交通技師學院的王凱同學和其師傅陳先生恰巧經過並目睹,並用手機拍攝了這一精彩的「蛇吞蛤蟆」場面。通過視頻可以發現,這場生死搏命持續了12分鐘之久。

揚子晚報採訪了這兩位目擊者,並做了報導。報導說,王凱在鎮江新區一物流公司實習,5日和其陳師傅有事外出,走到臨江東路港務公司附近的人行道上,猛然看見一隻癩蛤蟆,艱難蹦跳著從路邊雜草叢中竄出,而更讓王凱和師傅目瞪口呆的是,蛤蟆的身後還死死「粘」著一條約3米的長蛇!再一看原來是這條長蛇咬住了蛤蟆的一條腿,而為了抵抗,癩蛤蟆渾身鼓脹著氣,想偽裝龐然大物,試圖以此招抵禦長蛇的無情吞噬!

不過,癩蛤蟆一條腿已經被咬住,並且已經負傷,王凱看到蛤蟆身上有血,而蛇口處有白漿冒出。長蛇已將蛤蟆的一條腿吞進嘴裏。這就是江胡對陣的前一段戰情。

報導說,「他們估計蛤蟆和蛇已經在雜草叢中搏鬥了好長一段時間」,中共高層的權鬥,過去確實是隱藏起來的,就像蛤蟆和蛇在雜草叢中搏鬥一樣,中共下層官員和老百姓都不知道。

報導說,由於鬥不過長蛇,蛤蟆幾乎用盡所有的力氣,憑著一種求生的本能,通過「單腿跳」和「蛤蟆功」,試圖逃命,但長蛇是王八吃秤砣──鐵定了心,死死咬住它不放,蛤蟆逃生,連帶著把咬住它的長蛇從雜草叢中「拽」了出來。江胡鬥公開化了。

胡溫當政後,一直在暗中調查江澤民當政期間的所作所為,尤其是國家財力的使用,調查表明,在鎮壓法輪功最高峰時期,江甚至動用了國力的二分之一到三分之一,而國務院並不知情。這些錢都是非法動用的,也沒有經過人大批准,完全是黑箱作業。

今年7月20日是江私自決定鎮壓法輪功的整10年,大陸南北兩家受矚目媒體《21世紀經濟報導》以及北京《財經雜誌》,不約而同的選在這一天,發文借貪腐案揭露上海幫。 一直致力於揭露上海幫的上海維權律師鄭恩寵解讀道:「這說明中共黨內很多人都對江澤民不滿,他們選擇在這個時間來揭露江澤民。因為這個時間和法輪功有關係,是江澤民的死穴。」

報導說,癩蛤蟆和長蛇先在人行道上搏鬥,已經引起注意,打不過想逃的蛤蟆又蹦跳著穿越綠島,接著又跳到行車道上搏鬥,癩蛤蟆此時已經顧不到這裏來往的是能致命的車輛,一門心思要逃命。但不管癩蛤蟆如何掙扎,就是沒有辦法擺脫長蛇的「虎口」!

鄭恩寵透露說,有不願透露姓名的北京權威人士,已經透過不同管道,向他明確表示,希望他們「繼續寫文章揭露江澤民上海幫」。

長蛇越戰越勇。而蛤蟆為了逃生,讓身體象氣兒吹起來的一樣膨脹,「面對兇猛且堅決的長蛇僅剩下招架之力了,鼓著雙眼,不時蹦噠一下」,例如讓小姘頭宋祖英在「鳥巢」竭盡奢華的演唱會,讓被宋祖英打出中南海的李瑞英當上CCTV的新聞主播統領,這些都是江迴光返照的表現。實質上江蛤蟆「完全在長蛇的控制下,蹦噠顯得越來越無力,……」。


江蛤蟆無反擊之力,繼續被吞食。
約5分鐘後,蛤蟆的一條腿已經被蛇吞下肚去,畫面上顯示蛇口已咬到了蛤蟆的腰部!腰部受控,拖著一條腿的癩蛤蟆更加被動,連蹦噠都顯得困難,甚至都能感受到它粗重的呼吸聲,癩蛤蟆就如一架不堪重負的車頭,已根本拖不動後面的超長「部件」。8分鐘左右,長蛇又將蛇口移到了蛤蟆的尾部。儘管長蛇不停轉移廝咬部位,但蛇口從來沒有離開過蛤蟆身體,長蛇大張的蛇口,一直是在蛤蟆身上移動的!

胡一直在尋找打擊江澤民的著力點,從來沒有停止過。「癩蛤蟆始終鼓脹著身體和雙眼」,虛張聲勢,但江系人馬的不斷被逼退、落馬和地盤的縮小,使江「一次次的掙扎都顯得那麼徒勞」。

從1989年六四前夕,江被中共八大老任命當總書記,到2002年中共十六大召開,掌握黨政軍三大權共13年,中共十五屆決策層開會5次決定江徹底退下,但江耍個花招,讓張萬年持槍桿子脅迫胡就範,繼續任軍委主席。到2004年十六大四中全會,中共中央決定江卸下軍委主席之職,到現在不到5年時間,江居然連解放軍總醫院301醫院都不敢住,而要回自己的發跡地上海住華東醫院,可見江在北京13年,權力是建立在沙灘上的。

江回上海也沒用,現在的上海,市委書記既不是黃菊也不是陳良宇,況且蓮花路上那13層住宅樓整體臥倒,目前正被拆除,江13年「政績」連個屍首都不留。現在,缺了一條腿的江已經顧不上別的了,所有的時間用來「想掙脫蛇口,卻被蛇控制在原地……」。

接下去,江蛤蟆的命運是什麼呢?──繼續被吞食,從腿開始。△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