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年國殤前夕 萬里談中共執政非法性(下)(多圖)
 
梁新
 
2009-8-16
 

中共七屆人大委員長萬里在發言。
【人民報消息】萬里認為:「人一旦有了倫理責任,肯定活得不輕鬆。一個國家,一個政黨大概也是如此。」

萬里,這位曾經是中共政壇上第二把手、中共第七屆全國人大委員長,在困惑了30餘年得不到答案之後,終於明白,中國共產黨這個組織是沒有倫理責任的,所以它只為自己如何繼續生存下去而絞盡腦汁、所以也活得並不輕鬆。

萬里說:「那位讓我傳話的老同志對我說過:你我都垂垂老矣,怕的是蓋棺難定論呀!我已經走到了晚年的晚年了,這樣的自責總擺脫不了。」

在93歲高齡之時,在國殤60周年前夕,萬里公開談中共的執政非法性,這一撼世舉動說明他終於相信中共決不可能有絲毫改變,現任領導人中也決無一人有魄力、有「政治倫理」、有能力改變這個黨的罪惡屬性,所以他決定替自己也替那些有憂國憂民意識的「中共老幹部們」站出來說句真心話。

為了這一站,萬里經歷了三十多年的漫長歲月,當他真的站出來這一天,意味著他不再相信共產黨的一切謊言和「承諾」,敢於拋棄共產黨給予他的一切優厚待遇,也說明了中共決沒有明天,中共對中國的統治已經走到了盡頭的盡頭。

獨裁黨騎在黨員頭上80餘年

萬里的這個談話對象是中央黨校的一位年輕教授,萬里說之所以和這位教授成了「忘年之交」,是因為「他通過我的孩子轉來他寫的一篇短文,他說他不為了發表,只是希望能在黨內流傳,引起討論」。這篇文章談到一個很尖銳的問題,就是「黨章」上的那麼多權利為什麼落不到實處?為什麼落不到實處卻又不加修改?!

「這位年輕教授對我說,六十年了,我們國家還沒有出現完整意義上的選民,我們黨也沒有出現權利完整的黨員,我們還沒有建立起來容許其他人發揮政治作用的制度,這些是不是您個人最大的不安?」

萬里說:我就找他來談了很多次。還是要從基本事實說起。從建黨的時候起,我們黨就說自己代表了農工,四九年以後,又說代表了幾萬萬中國人民,到建國六十年的現在,還是這麼來講。大家同時還看到,六十年了,並沒有嚴肅嚴謹的政治程序來賦予那種代表權,選舉的、非選舉的,都沒有。

這番話表明,中共勞民傷財召開的這個代表大會,那個代表大會,都是為中共獨裁專制當裹腳布的,都是在作戲。黨在自己黨員頭上都騎了80餘年,更不要說欺壓了十幾億人民有60年。

人大委員長揭人大選舉是黨一手操控


十七大沒召開,當選名單已經出來了!
每年三月,中共都要大張旗鼓的搞什麼「兩會」,人大委員長萬里揭人大選舉是黨一手操控的黑箱作業。

萬里指著黨禿頭上的虱子說:中共「對有選舉權的黨員進行黨紀約束,來統一貫徹黨的決定」。

他說:老家的一些省市長經常來看我,我總是對他們講,你們的職位是需要選舉才能得到的,要憑自己的本事來當選,不要老是寄希望於人大代表團中黨組織的幕後作用。靠這種作用選上的,臉要紅的。

但是,有什麼辦法呢?是黨把這些黨官的臉皮鍛煉成城牆拐角。人大委員長萬里說:人大代表團中黨組織幕後起作用「這不是平等競爭的機制,六十年來都是如此,沒有變,很難說這樣的程序是嚴肅的、嚴謹的。」但是直到如今,這個不平等競爭的機制依然在中共的60年中「輝煌」。

萬里說,中共的選舉法,違背了政治領域的道德倫理,「變成了壓制不同意見的優勢」,「等於一家政黨掌控了選舉機器,民意要真正表達,就是一件難事了。這是誰都看得見的。」

中共自詡有7千萬黨員,恰恰證明了它的一黨專制獨裁。萬里道:世界上「哪裏有像共產黨這樣大的黨團呢?」

六四前夕,人大委員長萬里被江軟禁在上海


以萬里為首的元老批江!
中共沒有法律,中共藐視法律,中共自詡法律。六四前夕,人大委員長萬里被江軟禁在上海,就是個最能說明問題的例子。

在六四屠殺行動之前,中共通知正在北美訪問的人大委員長萬里縮短行程,即刻經上海返回北京。屆時正出訪的萬里完全不知總書記趙紫陽已經被迫下臺,總理職位被解除。總書記職位由上海市委書記江澤民代替,總理職位由李鵬代替。

據庫恩撰寫的《他改變了中國:江澤民傳》英文版提到,早在1989年六四之前的5月20日,中共八大元老就內定江澤民成為新任中共總書記。

因為萬里曾公開表示要保護學生們的愛國熱情,所以鄧小平等擔心他回國可能會召開人大會議改變解除趙紫陽總理之職的決定。於是5月23日,江澤民以「鄧小平指定的人選」和「八大老的代表」身份受命在上海攔截萬里,直至他同意血洗天安門廣場的決定。

5月25下午3時,萬里的飛機在上海機場降落,江澤民手持鄧小平的信件,在柏油碎石做的停機坪等著萬里,然後按計劃把萬里送到上海市郊的一家招待所,讓他上不著天、下不著地,無法自行離開。然後江把鄧小平的信交給他,並說現在軍隊已經準備就緒,已來不及阻止天安門的「軍事清場」,讓他配合。萬里聽後情緒激動,拍桌子斷然拒絕,並要馬上返回北京。江說,得到指令,在萬里不答應之前,要把他留在上海,不得返京。

當時的新聞報導說,正在北美訪問的人大委員長萬里途經上海返國,可是萬里滯留上海數天不歸,這引起了輿論注意。僵持了3天,軟禁中的萬里被迫在5月27日寫了一封違心的公開信「支持中央實施戒嚴的決定」,又過了幾天才讓他返回北京。官媒說的理由是「萬里不舒服,醫生要為他檢查」。


文革期間批鬥萬里!
1989年到2009年不過才20年,而萬里對於共產黨的醜陋政治已經思考了30餘年,中國國殤60年之際,萬里終於說出心裏話:60年了,我們黨說把國家的「治亂」系於一身。過去那麼多年的折騰,沒有不起因於我們黨自身的折騰的。這讓我痛心,我們黨的折騰殃及了國家,殃及了老百姓。

萬里的這段不堪回首的經歷已經證實:中共沒有法,人大是黨違犯國法的遮羞布,人大委員長只不過是一個聽喝兒的小聽差而已。這讓在其位無法謀其政的萬里活的並不輕鬆。

萬里點到毛澤東死穴

萬里說:我們黨執政六十年了,開始說到了決策科學化,開始說到了權力制衡,但做得到底怎麼樣?看來不說到政治倫理不行,光說到還不行,還要有辦法、有制度來落實這種倫理。

中共在自己的傳媒上花樣翻新的甜言蜜語,但是60年過去了,依然是野蠻宣傳,而從來沒有具體辦法和制度。

萬里點到毛澤東死穴,他說:毛主席在沒有建國的時候,就提出了「為人民服務」,這是最高的政治倫理目標,可是怎麼為人民服務,他老人家沒有回答好這個問題。

萬里說:這「服務」不知要比「執政為民」要謙卑、要誠懇多少倍,但做的怎麼樣呢?我的結論是,光有「為人民服務」、「執政為民」的宗旨,是解決不了問題的,這一宗旨也還是要有政治倫理作基礎的。

萬里還談到「有一個姓康的年輕學者前幾年提出第三種合法性來源,說是一個政黨只要發誓為老百姓服務,就有了執政的合法性,我看,這種看法是不成熟的,對基本事實都沒有搞清楚。」

中共執政的事實證明,沒有道德約束的獨裁國家、獨裁黨及其領導人,唱的越好聽,對其國其民的危害性越大。

人權和民主是非法組織中共的獨裁死結


八大花瓶黨是黨媽媽懷裏不許長大的奶娃!
黨校那位教授告訴萬里,「六十年來,共產黨應對各種危機,比如政治動蕩、內部紛爭、輿論壓力、人事不正常變動,已經有了許多很定型的危機處置辦法了,人才也聚積了不少,有這麼大的優勢,為什麼還沒有打算搞平等的黨際競爭呢?」至今黨還騎在國家的頭上。八大花瓶黨都是黨媽媽懷裏不許長大的奶娃。

萬里沒有替黨辯護,他也不願意為黨辯護,萬里坦率的說:我說,我回答不了這個問題,但總覺得競爭選舉是一個繞不過去的坎。

中國共產黨沒有註冊,連個組織招牌也不敢掛出來,它是個地地道道的非法組織,連與八大花瓶競爭的資格都沒有。正因為此,人權和民主是中共的天敵,中共只能用血腥暴力來維持非法政權。

萬里說:現在還有人說,在中國搞真正意義上的民主選舉,條件不成熟,這好像是說,中國農民多,素質不高,中國沒有民主傳統,這都是劣勢。可是,當這些劣勢轉變為優勢了,共產黨組織的優勢可能就沒有了,到那時候,就又有理由不開放民主選舉了。

萬里說的一針見血,確實是這樣,中共動不動以「顛覆國家政權罪」逮捕要求人權和民主的人。有些人僅僅是寫了幾篇文章,就被投入監獄,酷刑折磨。安徽著名作家、民主人士張林先生就是其中的一個,他被各界認為是一位正直仁義的良心作家,德才兼備的人權勇士。

8月12日剛刑滿出獄的張林說:「我算是入獄次數很多的。我常常問自己,為什麼一次次走入監獄?值不值得?每次的答案都是:這是唯一的選擇,只能如此,因為那是一種情不自禁的感情,無法阻擋。見到荒謬的東西就要指出來,見到邪惡的東西就要去抵制反抗。我也知道會因此遭受迫害,但我只能這麼做,我根本無法違背我的心而茍活。」

中共最怕「無法違背良心而茍活」的人,尤其出現在中共高層。

中共和中國的DNA表明沒有任何血緣關係

萬里說:建國六十年了,應該回到一個最基本的問題上去。這個國家國民的意願到底是什麼?應該通過什麼樣的辦法來表達真正的民意?這個問題,蘇聯沒有搞明白,六十九年就亡國亡黨了,我從來就不是一個民粹主義者,憑我幾十年的政治閱歷,我敢說,表達民意是一個國家政治制度的「「基礎設施」,也是衡量一個國家進步、文明程度的主要標準。

對於任何一個民主國家政府來講,確實最基本的問題就是民意,因為他們就是民眾一票一票選出來的,你不拿出如何改善人民生活的具體措施,就得不到民眾支持,就沒人投你票,這個人就連上臺的機會都沒有。


中共和中國沒有任何血緣關係!
而中共是先成立了黨,然後利用欺騙、謊言和暴力建立了共產黨自己的政權,它是先有黨後有政,「中華人民共和國」是黨媽生下來的,所以它說「共產黨的權力是不與人分享的」。當然不能與人分享了,黨媽的親生兒子怎麼能認其它政黨為親媽呢?查查DNA,完全不一樣,中共的祖宗是馬恩列斯,而其它政黨,包括八大花瓶,祖宗都是中華民族先人。中共黨員無論好壞,黨說死後一律去見馬克思;而炎黃子孫死後根據其生前表現,壞的下地獄、好的上天享清福。

中共建政60年,一直把著政權不撒手,四中全會之前「將軍之子合唱團」的將軍們全國到處巡演,歌唱「紅色光輝歷程」。其實,在做這些動作之前,在要求中共改革之前,在歌頌前輩打下江山之前,必須要做一件事情,那就是先搞懂共產黨到底是什麼,中國共產黨是怎樣起家的、「二萬五千里長征」到底是怎麼回事,中共是如何對內對外實施暴政的、是如何破壞民族文化和肆意殺戮中華子孫的,等等。

這些搞清楚了,我相信就沒人要求中共進行黨內的體制改革了,也不會再有高官之子提什麼「老子英雄兒好漢」了,因為他們所知道的黨史完全是捏造出來的,而共產黨的真實歷史抖露出來,可以致中共於死地,太子黨們就毫無炫耀的資本。

中共不存在改革問題,只能解體

萬里說:「六十年了,只要關心國家發展前途的人,都會想到怎麼樣推進政治民主的問題」。而這個問題一提到桌面上,那首先就是政黨合法性的問題,從來沒有在中國註過冊的中共不要說當執政黨,連生存都不合法。

萬里說:我們的老百姓、社會團體對國家政治生活既表達不了獨立的看法,又參與不了實際政治過程,又監督不了執政黨,人微言輕,這種「三不」狀態總不能這樣延續下去吧,不能總是一成不變地講話如儀、視察如儀、批示如儀吧。

那麼怎麼辦呢?要想改變這種「三不」狀態,唯一的辦法就是不再延續中共這個非法組織的生命。中共不存在改革問題,只能解體。

鄧小平不肯評價毛的真實原因

93歲的萬里說:我這麼老了,說了這麼多。有些年輕人會罵我,在位的時候怎麼不說,怎麼不做,這種責罵是有道理的,我個人不能用客觀環境、客觀因素來推卸我應該承擔的那一部分歷史責任。說了那麼多政治倫理,我本人就要好好養成那種政治倫理。

共產黨的決策層裏,有幾個人能像萬里這樣,確實有客觀環境、客觀因素,也不推卸歷史責任?也向內自省?還說人家的責罵有道理,說自己做官要遵守政治道德?!


彭德懷說真話被折磨至死!
有人說中共組織內也有「批評與自我批評」啊,中共的那個所謂「批評與自我批評」不是真正的向內自省並善意幫助別人,而是批鬥會、是整人會。凡做「自我批評」的,都是被黨打倒批臭後說違心話的,例如廬山會議,彭德懷的萬言書說的都是實話,卻被毛澤東定為「反黨小集團」,彭不得不在「打倒彭德懷」的文件上簽了字。為彭德懷鳴不平、說真話的都被慘遭修理,而昧著良心睜眼說瞎話的人被提升。

萬里說:1980年起草《決議》的時候,小平同志說,他最有資格來評價毛主席他老人家的政治品質。可他卻認為,這種評價應該讓後人去做。這麼一來,難題就留下了。

鄧小平參加毛召開的會議時,總是坐在最遠的一個位子上,對毛的講話不屑一顧。為何鄧最有資格評價毛,但卻要留給最沒資格、最不了解內情的後人去做呢?因為鄧批判了毛,他就得真的「為人民服務」了,而鄧小平的名言是「殺二十萬人,穩定二十年」,和毛半斤八兩。

萬里這篇八千餘字的談話稿最後一句話是:如果後人既沒有小平同志那種資格,又不講基本的政治倫理,這事情又要賴給後後人了。總要有人出來講話的,我算是其中的一個吧。

結語

在中共準備大慶特慶「國殤60年」的前夕,萬里以中共前人大委員長和前副總理的資歷站出來談政治上的道德倫理、談中共執政的非法性、談中共「紅太陽」的虛偽,這對於中共是極其可怕的。

如果是熱比婭出來談,那新華網會點名罵她是「反動的三股力量」;如果是維權人士出來談,中共會說他們是「與海外敵對勢力」勾結,陰謀顛覆國家政權。可此次出來否定中共的是其前第二把手,一個完全知道內情的政府要人,一個現在依然在中共裏享受著很高政治待遇的人,一個「為國家為黨也工作了一輩子,那種感情是怎麼也割舍不了的」93歲元老,中共真是吐不出、咽不下,想反擊都找不到恰當的語言──因為都沒有資格和資歷。

萬里講話的出現,有著強大的黨內認同基礎和民意基礎。目前退出中共黨團隊的近6千萬同胞都是萬里的支持者和同行者。

真話是最有力量的。凡是讀過《九評共產黨》的人都會發現,萬里的談話為此系列評論做出了最佳註腳。

當萬里的談話出現在網絡之後,意味著「天滅中共」已經進行到最後的最後階段。尚未以真名或化名退黨的共產黨員們,為免被株連,趕快退黨保平安。△

(人民報首發)

相關文章:

60年國殤前夕 萬里談中共執政非法性(上)(多圖)
60年國殤前夕 萬里談中共執政非法性(中)(多圖)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