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挨了这么狠的一记窝心脚(图)
 
2009-8-22
 

反共最佳创意楼!
【人民报消息】自从中共这个集东邪、西毒于一身的魔鬼窃取了中国的政权以来,在我们这片土地上,名副其实的东西便几乎濒临灭绝,尤其是近几年。中华美食成了令人谈之色变的毒药;房子成了活棺材──就连中共捐给台湾灾民的板房也被拒收;人行横道成了屠宰场;救死扶伤的医生护士成了谋财害命的杀手;保家卫国、维护治安的军人与警察成了镇压人民、巧取豪夺的走狗与土匪;传道授业解惑的人民教师动辄便对学生施以拳脚,再不就是猥亵强奸女学生,当真是很黄很暴力。戏子们本来应该算是社会主义精神文明的建设者,却非但精神极不文明,而且个个精神抖擞地炒作自己的丑言恶行,唯恐脱离他人视线。至于“畏光症”的“人民公仆”,则更是五毒俱全、十恶不赦,以公仆之名行公敌之恶。

然而,这个局面终于被一个外国人打破了,他就是央视大楼的设计者库哈斯。央视是个什么东西,无人不知,喉舌嘛。谎话连篇,欺骗人民,歌功颂德,为党口淫。而这个即将被大家共同铲除的党就靠着这些下贱“霉体”的服侍,死到临头依然沉浸在不切实际的幻想之中,吃了春药似的折腾不休,还酷爱将勃起视为崛起。当央视大楼刚刚出现在北京的时候,老百姓便看出这不是个什么正经玩意,并形象地称之为 “大裤衩”。裤衩里面是什么,用脚趾头都能想出来,的确很符合央视的定位。不过这毕竟是民间称呼,在共匪看来,老百姓唯恐天下不乱,时刻都惦记着“颠覆国家政权”,所以屁民的话自然作不得数。现在好了,央视大楼设计者本人发话了,还生怕空口无凭似的出了一本书,图文并茂地对这个丑陋不堪的怪物做了更加权威和丰富的诠释。结结实实地给党的喉舌扣上了一顶男盗女娼、荒淫无耻、堕落下贱的帽子,这帽子当真是名至实归啊,简直就是量身打造。而且就像紧箍咒一样,甩都甩不掉。因为这家伙就堂而皇之、老老实实地趴在那儿,乖乖地配合著库哈斯的得意和老百姓的嘲讽,供全球人民尽情欣赏,想怎么看就怎么看,爱怎么看就怎么看。可以说,自从库哈斯的这个作品出现之后,倘若再有人说中国的东西都是名不符实的,可就要仔细斟酌一番了。

而最要命的是,中共几乎无法对此进行任何反击。让外交部发言人强烈抗议?当初此人及其创意可是你们中共自己选的,没人把刀架在你们的脖子上。让专家论证库哈斯是个精神病?这恐怕要涉及到诽谤著名国际人物的问题,库哈斯可不是访民。说他是造谣吗?人家可是有书为证,上面还署着库哈斯的大名,而不是最近传出的“一个老同志的谈话”。所以,中共挨了这么狠的一记窝心脚,也只能打掉牙齿往肚里吞,继续装聋作哑──我还真是有点迫不及待等着欣赏接下来中共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从这个角度来说,我简直就快爱死这个荷兰的设计师了,他简直就是玩了一次大手笔的行为艺术。“大裤衩”简直就是一颗定时核弹,那本拆穿谜底的书就是引爆核弹的按钮,虽然其威力还不足以让中共顷刻之间灰飞烟灭,也足以使其颜面扫地,元气大伤,令友邦惊诧。库哈斯仿佛一个幽默大师,很有耐心的埋下了一个包袱,并时隔一年之后以晴空霹雳之势猝然抖响──不过这个包袱其实早就被颇具慧眼的我国人民猜了个八九不离十──令央视自鸣得意的“智窗”瞬间被扒掉了裤衩,躲也躲不得,逃也逃不得,如同被葵花点穴手定住了一般,极为尴尬地跪趴在CBD,蹶着屁股供人欣赏,与民间早已流传的“大裤衩”之说配合呼应。整个过程更像是一出当代版的木马计,令中共赔了夫人又折兵,花了钱不说,还徒遭天下人耻笑,你说这不是花钱找挨踹嘛。这也难怪,中共自从诞生以来便把丑当美、把恶说成善,他们的愚蠢和低下、恶俗的审美能力与品位,注定只会不断自取其辱。被誉为“中国最大二奶工程”的“国家大妓院”便是一个有力的明证。

库哈斯的贡献还在于他为反共提供了一种新的思维,那就是不一定要横眉冷对,剑拔弩张。中共迫害中国人民60年了,同它斗争完全可以不循常规,无论用哪种方法,只要能给予中共沉重的打击,都可以拿来为我所用。其实这些方法说起来也不新鲜,老祖宗早就总结出来了,只是库哈斯有机会实践了这些古已有之的谋略。就拿这个大裤衩来说,当谜底被库哈斯彻底揭穿之后,你说共匪应该怎么办?又能怎么办?拆掉大楼?弃之不用?让央视搬进这个与其形象定位完全符合的建筑?还真是让共匪头疼。倒是有网友出主意,把这个建筑改成性服务场所,命名为“丽春院”。

可以肯定的是,从此以后,这个让中共如骨鲠在喉的怪物将继续老老实实地趴在CBD,趴在世界人民的眼皮子底下,继续恶心着愚蠢至极、自讨苦吃的中共,成为他们挥之不去的梦魇,成了一个真正的难以去除的“痔疮”──还是外痔呢。

库哈斯的恶作剧无意之中为打击中共的嚣张气焰做出了如此巨大的贡献,不褒奖一下实在说不过去。我建议中国过渡政府颁给库哈斯一个反共最佳创意奖。

一个外国人,不远万里,来到中国,带着损人利己的动机,把为中共打造光辉形象的事业当成他自己的事业,这是一种什么精神?这是一种损共利己、劫共不济贫、将设想和中共的实践完美结合,间接支持民主自由的精神。库哈斯在建筑行业也许不算是一个顶尖的艺术家,但从此之后,他却可以凭藉“大裤衩”成为反共行列中当之无愧的行为艺术大师──不知库哈斯本人是否对反共感兴趣──但可以让世界上最大的邪恶政权脸面无光,老老实实地接受天下人的耻笑。库哈斯,你好棒,哦耶!

(文章引自网友独孤揕窳,有大删改)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