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又增恐懼──中國著名作家公開退團(多圖)
 
2009-8-20
 
【人民報消息】中國著名作家、安徽民主人士張林先生自8月12日出獄後於家中養病,他通過大紀元網站欣聞退黨大潮的訊息,深感激動和振奮。他認為,精神覺醒、道德回升的力量是清除邪惡的法寶,是令邪惡最恐懼、最絕望、最沒轍的奇招。從本性上喚醒良知與勇氣的退黨活動是一種理性智慧、慈悲寬容、且對拯救中國人和中華民族行之有效的絕妙良途。

大紀元記者辛菲採訪報導,張林今天接受大紀元採訪時,鄭重聲明公開退團。他說,聲明退出中共,才能得到拯救、獲得新生,才能真正驅趕邪靈、抹去邪惡的印記,從邪惡的一角逃離,站在由神來主管和佑護的正義的一方。只要相信和選擇正義和良知,神就會拯救我們。相信神,把自己交給神,就會有美好的未來。

張林建議認清中共邪惡的各界民眾設法將三退聲明刊登在大紀元退黨網站上,以行動加入由“九評”引發的退黨大潮的洪流中。他說,這是對天地、對歷史、對良知的真實見證,也是凝聚正義力量、鼓舞同胞膽識、幫助他人走向新生的方式。真正珍惜生命的人都應該珍惜這稍縱即逝的良機。

鄭重聲明公開退團

張林表示,今天在大紀元網站主頁上拜讀了法輪功創始人李先生的退團聲明,他倍受震撼和感召。他請記者代為在大紀元退黨網站上公開發表如下退團聲明:

“因我母親是地主出身,倍受欺淩,所以我從小就對共產黨非常反感,沒入過什麼紅衛兵、少先隊。但在清華大學讀書期間,全班同學都是團員或黨員,在他們的引誘下,我稀裏糊塗的、被動的加入了共青團,但從未參加過任何活動,幾個月後也沒交過團費,從組織上早就脫離了共青團,而在思想上則早就對共產黨深惡痛絕。即使這樣,曾經是過團員、宣過毒誓,這是我一生唯一的污點,也是令我良心深感不安的恥辱。我在此鄭重聲明,公開退出共青團,和中共邪黨的所有組織和機構徹底劃清界限,不僅徹底決裂,而且一定和邪惡抗爭到底。在正與邪之間,我永遠毫無猶豫的選擇正義,不管付出多少代價。”




張林先生的退團證書。

脫胎換骨 感到真正的解脫

張林曾在2004年底至2005年初,在網上發表《九評共產黨讀後感》、《偉大語言的力量──論九評》等文章,當時的他,尚未有機會參與剛剛興起的退黨大潮,便於2005年初被中共綁架、後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被判刑五年。

雖然早已認清中共邪惡、並因多年來勇於抨擊和抵抗中共黑惡勢力而入獄多次,但張林仍然認為,此時正式聲明退出共青團,非常有必要。

他說,“這是一個脫胎換骨的過程。公開聲明與中共決裂,就像公開聲明與黑社會、邪惡決裂一樣,這是驅除內心陰影、除去人生污點、真正解脫、精神昇華的必要過程。思想中認清共產黨邪惡還不夠,從行動上要有表態。曾經被邪惡欺騙所發過的毒誓,不可能輕易被洗刷,只有我們公開的、面對公眾、面對天地,堂堂正正的表態,才能真正把那些曾經的恥辱洗凈,才能從中共的捆綁中解脫出來。”

聲明退團後,張林不僅心理、精神上感到無比的輕鬆、自由、高尚、有尊嚴,而且身體上都感到很輕快。他說,解除精神枷鎖,把毒誓扔到火裏燒盡,這才是真正意義上的“解放”。

抹去邪惡的印記 把自己交給神

大紀元2005年1月12日的鄭重聲明中寫道:“如果有一天,神指使人類的誰對共產黨清算時,也一定不會放過那些所謂堅定的邪惡黨徒。我們鄭重聲明:所有參加過共產黨與共產黨其它組織的(被邪惡打上獸的印記的)人,趕快退出,抹去邪惡的印記。一旦誰對這個魔教清算時,大紀元儲存的記錄可以為聲明退出共產黨和共產黨其它組織的人作證。”

張林表示,看到大紀元鄭重聲明後,深有共鳴。他說,這是神在給人拉響警報。中共是古今中外邪惡之首,是最大的邪教,是最邪惡的魔教,它的目的就是要毀人。受它欺騙被其捆綁進去的人,都會被它以任何形式和手段控制而失去本來的自我,這是非常可怕的事情。而聲明退出中共,這才能真正驅趕邪靈、抹去邪惡的印記,從邪惡的一角逃離,站在由神來主管和佑護的正義的一方。”

他說,“非常感謝大紀元退黨網站提供這麼一處凈土,給人們走向新生的機會,尤其給共產黨員改邪歸正、洗刷罪惡的機會。真正珍惜生命的人都應該珍惜這稍縱即逝的良機。我相信,只要相信和選擇正義和良知,神就會拯救我們。相信神,把自己交給神,就會有美好的未來。”




及全球各大洲主要城市的聲援退黨大潮的活動。

中共必遭清算 退出方獲新生

在中國民眾爭相三退的同時,西方主流社會、政界和媒體等也逐漸開始關注退黨潮,並且採取清算共產主義余毒的行動。今年3月,歐洲議會舉行歐洲良知和共產極權罪行的聽證會。今年2月,由聯合國推動的群體滅絕案在柬埔寨正式開庭,審判前波爾布特共產黨五高官。此前,波蘭、烏克蘭國、羅馬尼亞、捷克、保加利亞等國紛紛通過立法和其它方式,清算共產主義余毒。美加等國則通過建立共產主義受難者紀念碑等方式反思共產主義危害。

張林認為,這是在退黨大潮啟迪和帶動下、或者說與退黨大潮呼應的,國際社會覺醒的表現,也是對中共黨員的警示。他說,“古人說的善惡必報是天理。我在獄中也常常警告那些迫害我的警察,納粹已經滅亡60年了,現在仍然有納粹分子受到審判,共產黨比納粹法西斯分子犯下的罪行還要更嚴重,將來一定會遭到清算的。中共這麼多年來犯下的滔天罪行,不僅令民怨沸騰,人間的法律將來會審判和制裁它,而且神也不會容忍。正像當年納粹集團遭到清算一樣,中共黨員也必然會被送到歷史的審判臺上。如果不退出中共邪惡組織,那是不會有未來的,只能充當中共的犧牲品、陪葬品。只有退出中共,才能得到拯救,獲得新生。你們不為別人,就是為了自己,也不能跟著共產黨幹,要為自己留條後路。”

“89年我的一位朋友就寫過“末日審判”的文章,他說,等到審判共產黨的那一天,要把中共的魁首們、幫兇們都抓到法庭上進行審判。這種想法,他還說,不僅人會審判他們,神也會審判他們的。”

張林表示,“邪惡必將自毀,這是亙古不變的真理。且不說天災人禍、民間維權戰火,就是共產黨內部都是分崩離析、四分五裂的。就像地震前老鼠搬家一樣,大規模的貪官外逃就是中共解體的明證。這些貪官能掌握第一手的資料,有四通八達的人脈,他們最知道中共要完了,所以紛紛給自己找後路。”

退黨是拯救中國人和中華民族的絕妙良途

大紀元退黨網站最新統計顯示,將近六千萬人發表聲明退出中共。目前退黨大潮在中國大陸向縱深推進,從平民百姓、知識份子、軍隊官兵到政府高官,越來越多的中國人紛紛選擇了三退。

張林認為,退黨活動非常重要,極具現實意義,不僅喚醒良知,而且幫助人們克服恐懼。他說,“中國社會正處於急劇變化時期,處於關鍵的十字口上,正在從愚昧向文明的時代艱難的邁進,這就需要更多人的覺醒,需要更多人意識到自己是一個直立的人,而不是趴在地上的動物。我們必須拯救這片生我養我、所親所愛的土地上正在沉淪的同胞們。”

張林指出,退黨活動是一種理性智慧、慈悲寬容的拯救人靈魂、促人精神覺醒、從本性上喚醒良知和勇氣,摧毀邪惡思想的方式。這是一場幫助人們擺脫共產暴政枷鎖、走向自由光明的心靈洗禮。

他說,“中共必定滅亡,這是天理人心所向。但是那些被中共欺騙並被綁架進去的黨員們,如果在中共遭到清算的那一天,還沒有退出,那將是多麼悲慘的結局,他們可能被憤怒的民眾殺死,可能被送上審判臺判死刑,他們可能被打下地獄底層,他們中有的人可能甚至沒幹過太多壞事,但是一樣會因為身在共產黨的組織中而受到牽連,被人們唾罵驅逐,甚至子孫都不得好死。所以說,現在的退黨活動是一種非常慈悲寬容的拯救人靈魂的方式。並且,這種沒有風險和代價的和平的方式是每個人都能參與的理性智慧之法。我希望共產黨員們都能夠看清利害關係,為自己和子孫後代考慮。”

張林還表示,退黨活動也是真正拯救中國人和中華民族行之有效的絕妙良途。他說,精神覺醒、道德回升的力量是清除邪惡的法寶,是令邪惡最恐懼、最絕望、最沒轍的奇招,是戰勝邪惡的最有效的方式。

“中共多年來慣用暴力和謊言,用槍桿子跟它鬥可能很難鬥得過它,也許反倒激起它的‘鬥志’,但是用退黨這種和平的、理性的、而且是仁慈的、寬容的,從根本上喚醒民眾良知和勇氣的方式,中共就毫無辦法了,它只能在內鬥中滅亡。自古得民心者得天下,中共已是人神共憤,沒有任何存在的空間了。”

張林先生簡介

張林79年進入清華大學讀書,參加校園民主運動。86年,他辭去公職,在安徽、海南、雲南等地從事民運活動,宣傳自由民主進步的思想,多次被中共當局關押。 89年6月,由於組織領導皖北民主運動,在皖北地區發表大量的民主演講,被中共當局判刑2年。94年5月:因在北京參與籌辦《勞動者權利保障同盟》及其它民運活動,被送回安徽勞動教養3年。

97年9月,張林服刑期滿後,獲得簽證赴美。98年10月,張林又毅然放棄在美國寬鬆安逸的環境,闖關回國從事他個人信念中的民主維權事業,結果在返回大陸的第2天就被警方逮捕,勞動教養3年。自2001年10月始,居住在安徽蚌埠的張林家人一直受到中共當局不停的迫害和騷擾、歧視。張林前後已坐了8年監牢。

張林於2004年至2005年在網上發表了“一個醉鬼嚇跑一萬個共產黨員”、“全軍覆沒”、“不再沉默的火山”、“九評共產黨讀後感”、“偉大語言的力量──論九評”等文章後,於2005年1月29日被中共當局綁架,同年8月1日,被當局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5年。張林當即表示要上訴。同年10月中旬,二審秘密開庭、維持原判。

由美國博大出版社2005年出版的自傳《悲愴的靈魂》,真實地記錄了張林先生從事民主事業的悲愴歷程,字裏行間浸透著張林先生的心血。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