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兩地起義抗暴 討伐中共
 
2009-7-3
 
【人民報消息】在希望之聲第139期《伍凡評論》節目中,中國過渡政府總統伍凡以“山東東明、臨沂起義抗暴,討伐中共”為題做出評論。以下為節目錄音整理:

6月18日山東東明縣起義軍司令部發表告全國人民書,發誓要殺東明縣縣長和中共縣委書記;6月23日山東臨沂市起義軍指揮部發表討伐宣言,要捉拿兩任中共市委書記。這是近年來維權運動逐步升級達到起義抗暴、討伐中共、解體中共的新階段。

山東省兩個地區接連公開成立起義軍司令部和指揮部,他們的言行已完全超出了請願上訪的範疇,其訴求是要推翻中共政權為目標。東明縣起義軍司令部發表告全國人民書中寫到:“呼籲、哭訴、上訪、下跪,我們都嘗試過了,無人理睬。陳勝、吳廣九百人推翻暴政,我等五千人敢死隊,懷著必死之心,抗暴起義,作為全國的表率。”這些陳勝、吳廣的後代們正要推翻中共暴政。

山東臨沂市起義軍指揮部發表討伐宣言中寫到:“我們臨沂市的百姓已經忍無可忍,現決定我臨沂市8萬百姓從現在揭竿而起,奮起反抗李群和連承敏的暴政。起義軍在抓獲連承敏後,將在濟南與東明起義軍會師,同時攻占省委大樓,抓獲劊子手李群。”李群和連承敏是中共臨沂市委前任和現任書記,是中共當局罪行的地方負責官員,是中共當局罪行製造者和執行者。中國俗語說“冤有頭、債有主”,現在中國人民覺醒了,要對中共當局討債清算的時刻到了。

東明縣在2003年前,曾經是美麗的家鄉,碧水、藍天、鮮花、芳草,現在都一去不復返了,東明民眾起義是被中共當局逼出來的,官逼民反,終於走上了“被污染死不如反抗死,抗議不如起義”。山東臨沂市起義軍指揮部發表的討伐宣言,要捉拿兩任的中共市委書記,是從另一個角度來討伐中共,討還冤案公道,追拿冤案兇手。

說到冤案,中共在歷史上是全中國最大的冤案製造者,最大的冤頭,最大的債主。上個世紀50年代的反右派運動是個冤案;文化大革命中間許多被迫害者是冤案;六四天安門大屠殺是冤案;對法輪功的屠殺和器官盜賣,是中國最大的冤案。所以山東省臨沂市的為冤案而討伐中共,將會激起中國百姓全體起來討伐中共,追索冤案。

我現在要談一談山東東明縣環境污染的現狀。山東菏澤東明縣飽受污染殘害的民眾自發的成立五千人敢死隊,組成了東明起義軍司令部,6月18日發出了告全國人民書,抗議東明縣當局暴政,發誓要處死中共縣長和中共縣委書記。因為化工生產產生嚴重的污染,東明縣60%-80%的人民是甲狀腺腫瘤患者,被稱為“癌症縣”,他們曾“呼籲、哭訴、上訪、下跪,我們都嘗試過了,沒人理睬”,因此奮起反抗。

從2003年起,東明縣先後建設了4個環己酮廠,該縣有幾萬人突發性的患甲狀腺腫瘤,根據醫生透露,患甲狀腺腫瘤的人數已經有60%以上。根據這樣來計算,城區居民就有5萬到6萬人患病,而且發展得特別快,已經有很多患者病情惡化。有的民眾說,80%的人是甲狀腺腫瘤癌症,那麼東明縣就成了一個腫瘤縣、癌症縣,“還我們藍天、白雲、青山、綠水”。

可是東明縣縣政府他們否認環境污染的報導,他們認為網上所報導的與事實不符,是造謠誣衊。根據東明縣政府發言人對最近東明縣的水做了檢驗報告,檢驗的結論除了氟化物、濁度以外,其它都符合2006年制訂的〈國家生活飲用水衛生標準〉。可見中共當局東明縣政府一口否認東明現在成為60%-80%患有甲狀腺腫瘤這一個報導。

下面我來念一下山東東明起義軍司令部〈告全黨全軍全國人民書〉:“山東百萬人抗議縣領導暴政,敢死隊起義抗暴,呼籲、哭訴、上訪、下跪,我們都嘗試過了,無人理睬。感謝東明縣各中小學的師生大力提供幫助,成為敢死隊的主力後援,為了你們這些祖國花朵的未來,我們慷慨赴死!東明縣出去的大學生、留學生,密切注意動態,在全國海外發起抗議。我們起義未必成功,但必定是暴政瓦解的開始!陳勝、吳廣九百人推翻暴政,我等五千敢死隊,懷著必死之心,抗暴起義,作為全國的表率。

我們有老有少、有男有女、有黨員、有群眾、有基督徒、有佛教徒、有無神論者,我們只殺東明縣長縣委書記,其餘幹部如果主動站到人民這邊,熱烈歡迎!起義有可能被鎮壓,狗官肯定會誣衊我們暴亂,我們發出這份告全國人民書,請全國人民為我們作見證。

山東菏澤東明縣幾萬人突發性患甲狀腺腫瘤,污染企業是部分縣領導和某些大款合資建造的股份企業,受到了層層保護。要求立即控制病源和控制污染!原本山清水秀的東明縣百萬居民危在旦夕,讓我們奮起反抗!被污染死,不如反抗死!抗議不如起義!敢死隊將毀滅污染工廠,毀滅廠房,盡量不傷人,只殺東明縣長、縣委書記,動手時間另行通知。”

在6月21日東明起義軍司令部發出了第二個通告,這個通告裏面講了幾點:第一點,指明東明縣縣委幹部他們特別供應礦泉水飲用和用礦泉水沖洗馬桶。第二,起義軍在20日晚間,已經去挖掘污染工廠的主要通道,開挖接近完成的時候被發現,短暫衝突後就撤退,扔磚瓦打傷了化工廠的幾個人,然後放鞭炮嚇退了敵人。起義軍損失了鐵鏟一把,前線參戰人員一百多人,後勤放哨數十人,無人傷亡。”

為此,東明縣中共縣委已經發出緊急通知:嚴禁中共幹部單獨下鄉,幹部下鄉不能少過10個人,車輛不能少過2輛,要保障通訊工具,要帶槍,防止遭到義軍的突然襲擊。各鄉鎮政府要選拔各個村的堡壘戶,幹部下鄉只能在堡壘戶喝水、進餐、休息,防止起義軍投毒。堡壘戶發給補貼,堡壘戶必須有在縣裏面工作地點的親屬擔保。

東明起義軍司令部嚴正聲明:只殺縣長縣委書記,其他幹部只要不反抗,不傷害,不株連幹部的父母孩子。現階段以阻止污染工廠繼續開工、排汙為主要目的。以交通破壞襲擊戰為主要的作戰方式。在東明起義軍裏面有人主張要跟中共縣委談判,可是中共政府拒絕。所以現在東明起義軍認為和平徹底無望,我們萬眾一心、血戰到底,懸賞一塊錢誓殺東明縣縣長、縣委書記。

那我們來看看東明縣這一個“癌症縣”是怎麼發生的?它是一個孤立的事件還是中國的生態環境污染的總體大環境中的一個明顯例子呢?我們就看看中國污染的一段簡明的歷史。中國沿海過去是魚米之鄉,現在就變成了化工之鄉,很多大小化工廠進到中國沿海的魚米之鄉。在中國東部沿海有一條上千公里的狹長經濟活躍帶,從浙江的沿海開始,穿過上海、江蘇、山東,連接到北京、天津的渤海灣的另一個活躍地區。從南到北的化工園區地帶,正在中國的東部沿海形成。

從上個世紀80年代開始,中國東南沿海省份的鄉鎮和縣城發展起當地的小化工工業。上個世紀90 年代鄧小平南巡講話之後,當地的鄉鎮集體企業紛紛改制,並生出很多規模較小的民營企業,大多是生產化工產品,因為化工企業占地小、投資小、利潤高。到90 年代之後,染料中間體的生產從發達國家轉移到了中國,因此從那個時候起,廣東、浙江、江蘇等省份開始出現大量生產染料中間體的化工企業。

到了2000年後,中共當局執行發展重化工業經濟政策,大批引進外國禁止在當地生產劇毒的化工產品,這些企業就轉移到中國來,其中最典型、最有名的就是臺灣的電子工業當中產生污染嚴重的那些產品或生產線,都轉移到中國的廣東和江蘇。被臺灣民眾和臺灣地方議會所拒絕的德國貝爾化工廠,也產生了一個工廠,這個廠很快就轉移到了中國大陸去生產。還有,臺商又把臺灣禁止設立的PX化工廠要投資到廈門,受到廈門人民的拒絕;又轉移到閩東,現在閩東也拒絕。這件事情還在繼續發展當中。

從這個世紀開始將近10年以來,中國大陸當局大批的引進劇毒的重化工業,這就越加使得中國魚米之鄉成了化工之鄉。引進化學和重工業生產這些企業之後,那麼中國造成了什麼樣的後果?

請看,2007年5月國土資源部公布了一個數字,中國受污染的農業耕地約1.5億畝。自1997年以來癌症成為中國人的第一個死因,每年有130萬人死於癌症。20世紀70年代以來中國的癌症發病率、死亡率一直處於上升趨勢,到90年代的20年間,就是上個世紀的70年代到90年代,癌症的死亡上升率是 29.42%。2000年癌症發病率是180萬人到200萬人,死亡是140萬人到150 萬人,這還僅僅是2000年的數字。將近9年過去了,這個數字還在繼續上升。我們講化工廠來了,魚米之鄉就遠去了。

在浙江省錢塘江的南岸,“人間天堂”杭州的側旁,一個綿延上百公里的化工園區形成了,這些化工廠帶來中國的癌症急遽往上升。2008年,衛生部和科技部聯手完成的第三次中國居民死亡調查報告顯示,癌症已經成為中國農村居民最主要的死因之一,其中與環境、生活方式有關的肺癌、肝癌、結直腸癌、乳腺癌、膀胱癌,死亡人數明顯的增加,其中肺癌和乳腺癌上升幅度最大。過去的30年,上升了465%的是肺癌,上升了96%的是乳腺癌,在未來的20年內,癌症死亡的人數可能要翻一番。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什麼呢?是水,水是致命的要害。

環保總局在去年發布了一個新聞報告,在中國每2天就有一起污染事件,70%是水污染。從 2005年起,松花江水污染事件以來,中國平均每2天就發生一起與水有關的污染事件,其中70%是水污染。05年中國七大水系地表水檢測顯示,27%是最劣的五類水,重點流域40%以上的水域沒有達到治理要求,流經城市的河道普遍受到污染,一些地區已經出現了“有河皆幹,有水皆汙”的現象。同時全國有3億多的農村人口喝不到安全用水,全國有113個環保重點城市,平均水質達到標準的只有72%。中國水危機日益嚴重,江河水系受到大規模、大面積的污染,覆蓋面達到70%。流經城市的水,94%是污染的。

在重點城市當中,有14%的城市水質完全達不到標準,在重點城市的總蓄水量當中,32%達不到標準,在農村有34%的農民用水達不到合格用水的標準,農村用水符合標準的比例只有60%。中國目前有3億2千萬人用水不安全。所以東明縣之所以能夠成為一個癌症縣,最主要的是污染水,4個化工廠把水往地下水道灌,往農田灌,往黃河灌,所以人們喝了水就得了癌症。那麼現在的癌症是變成一個縣,過去僅僅是一個村,從“癌症村”到“癌症鄉”,現在變成縣,擴大了,今後中國會不會出現一個“癌症省”呢?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因為水,水受到了污染。

人體的組成70%是水的成分,是由水組成的。人每天要喝水,離開了水人不能生存,就會死亡,而我們每天又喝有毒的水,那等於是加速死亡,製造了疾病就更快的離開這個世界。那麼這個水帶了很多各種化學元素在裏頭,不經過處理就直接當作水倒在土地裏頭,土地所生長的蔬菜,所生產的稻米,以及生產的飼料給牲口吃,就變成一個生物鏈。

這個生物鏈給人吃了以後,人就中毒,而中毒很多是無法根治的,因為他一直不斷的喝有毒的水,一直聞有毒的空氣。中國的老百姓,尤其是在東南沿海一千多公里的這麼一個經濟發達區又變成了重化工業區,他們生活在一個環境污染非常嚴重的地區,又是中國經濟發展最發達的地區。這就產生了非常嚴重的矛盾,發展經濟又帶來污染,帶來人民的危害,帶來中國人子孫後代的身體的破壞。

這種發展生產是我們所需要的嗎?所以這裏面就提出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生態環保和發展經濟、強調GDP,這樣一個矛盾,哪個更重要?我們發展生產是為了什麼?是要讓人民生活過得更好,而不是要人民走向死亡。而現在中共當局其中有相當一部分是地方官員,強烈主張發展經濟、強調GDP的指標而反對綠色GDP。

什麼叫做綠色GDP?它指的是從傳統的GDP當中,扣除自然資源的消耗和環境退化的成本,這才是真正的GDP,叫綠色GDP。如果現在按照中共的發展,強調GDP、GDP,其中相當一部分是被污染的,又要花錢去治理污染,或者是花錢去治病,花了很多錢,病又治不好,使人民的生活退化,生活在恐懼死亡的環境之中,我們要這樣的GDP做什麼?

可是共產黨為了保護它的政權,為了保護這些官員們的生活,就好像東明縣縣委幹部,他們喝的水是礦泉水,他們洗廁所、沖馬桶用礦泉水,不顧全縣上百萬老百姓的生活,這就是他們要發展GDP的目的:維護中共政權。可是這樣下去能維持多久呢?當老百姓都不能生產,都不能生活的時候,中國的 GDP能出來嗎?就是帶有這個污染的GDP,誰能再去生產?這是一個非常嚴重的矛盾。

而共產黨至今為止,從08年全球經濟萎縮、金融危機之後,投入了4萬億去提高內需,這4萬億還是同樣發展重化工業。中共為了發展經濟,為了維持政權,為了維持其生命,不顧村、鄉、縣、省、全國老百姓的死活,所以才會出來一個東明縣成為一個癌症縣。

東明縣老百姓認為“死不如活,抗議不如起義”,他們要殺縣委書記、殺縣長的目的是要警告中共,你這條路不能再走,我們要起義推翻你這個政權,這個目的非常明確。而同時這種狀況中共知不知道?中共不是不知道。中國科學院在去年3月份,發表了一份中國環境報告,提出了8大問題。這8大問題指出中共當局對環保的不重視而特別強調GDP;環保機構的職權非常軟弱而強調GDP的官員們非常強勢。而中共為了維護它的政權,對中國社科院提出的環境報告置之不理。

這8個問題,牽涉的面很廣、很深、很大,而最根本的一條,就牽涉到中國的政治制度、經濟制度和社會制度,甚至於牽涉到中國的資源分配制度。總的一句話,所有這些問題,歸結到中國共產黨的獨裁專政。由於這個專政,不能發揮民眾的廣泛力量去推動保護生態環境,而由共產黨一黨獨裁專政,只顧自己本身的利益與黨的利益,沒有顧到國家民族的長遠發展利益,所以才造成社科院寫的這8個問題。

這8 個問題,在現有的共產黨獨裁統治之下,是根本沒有能力也沒有辦法去解決的。老百姓要生存,老百姓不但要生存,並且要生存在青山綠水的環境裏頭。“歸還我的山清水秀的土地和水源”,因為這個土地、空氣、水源不是共產黨的,而是上天給中國的子民們所創造的,中國的老百姓應該有權利享受乾淨的水、乾淨的土地、乾淨的空氣。

共產黨這個政權製造了這些惡果,只有解體中共,把這個政權推翻了,讓老百姓來決定誰來領導中國。只有這樣,中華民族才能生存下去、中國老百姓才能得到正常的生活。這是東明縣成立起義軍,要推翻中共政權,號召陳勝、吳廣的子孫們來解體中共,這是一個非常了不起的偉大創舉。

在這裏,我希望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臺的聽眾們,你們應該知道,你們絕大多數生活在中國大陸,中國大陸土地被污染了,你要不出聲,那麼你要受害,你的子孫也要受害。唯一能夠救你們自己的,都要出來講話、都要出來支持山東東明縣起義軍司令部發出的號召:推翻共產黨,結束共產黨專政,把山明水秀的土地、空氣、水源還給老百姓。

在這裏,我同樣呼籲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臺的聽眾,以及中國全國的民眾,你們要關心山東臨沂市起義軍指揮部的號召。你們要關心他們的冤案,同樣要關心中國人民所有的冤案,也包括你們在內的冤案,你們要發出聲音、要聲討中共,要共同來解體中共,結束共產黨的專政。好,今天我的評論到此結束,謝謝各位收聽,再見。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