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層又爆大料:江不行了黨也不行了(多圖)
 
姜青
 
2009-7-2
 
【人民報消息】中共總是讓民眾不要「迷信」什麼「善惡有報」、「人禍引天災」,但北京雍和宮除夕夜後零點的第一下鐘聲都是留著給「黨和國家領導人」級別的人去敲的,老將軍老幹部過世後家人請喇嘛和尚去超度的彼彼皆是。

江澤民趁自己能爬的動的時候,幾乎所有的名山名寺都去拜過,無非是為了延長自己的權力和壽命。雖然到處走,但「鎮江」這個地方江澤民從來不去,因為怕自己被鎮住。

曾在江澤民身邊工作的人說,江本人非常迷信,如果下屬名字犯了江的忌,說話沖了江的好彩頭,不但得不到提升,甚至連命都不一定保得住,所以工作人員講話做事都非常謹慎。

2000年12月,中共國防部總參謀部美洲大洋洲局長徐俊平赴美時與CIA聯絡後叛逃。在同一時期,解放軍總參謀部還有兩名高級軍官叛逃。其中一人姓王,是總參二部負責科技情報的官員。另一位名叫鄭鎮江,為軍方的軍事戰略專家,傳說鄭叛逃消息上報江澤民後,江一聽其名字「鄭鎮江」,就非常惱怒、特別忌諱。下令境外情報部門不惜一切代價查出行蹤,說要不惜一切代價將人找回來,不讓其在美國鎮著江。

江當政時期,有件事眾人皆知,前湖南省委書記王茂林在任期間,到機場迎接江氏到湖南考察。王茂林準備大大的款待江氏一行,早已為江氏一行安排好了一切。見面後王茂林拿出豪爽的姿態對江氏說:「到了北京聽您的,到了湖南來聽我的。」本意是「您就不用客氣了,我管保安排的讓您滿意」,這句話哪個中國人聽了都會高興,但江澤民是個異類,一聽「到了湖南來,聽我的」這句話,認為是要奪自己的權,極為不滿。事後沒過多久,就將王茂林調到北京當精神文明領導小組副組長─一個形同虛設的職位,給掛起來了。

還有一件事更可笑,江蘇省曾請江氏為「潤揚」大橋剪彩(這從鎮江通往揚州的新橋原本準備叫「鎮揚」大橋,後來怕江氏不高興,怕江說把其老家揚州鎮住,於是就改叫「潤揚」大橋)。江氏坐在主席臺上,前省委書記講完話後,說道:「請江總書記下臺剪彩!」江氏一聽 「下臺」二字,臉色煞變,堅決不肯「下臺」。局面一下子僵住了,江的秘書一看就知道毛病出在哪裏,於是趕快打圓場,拿起話筒說:「請勞動模範剪彩。」後來,江一直對前江蘇省委書記要其「下臺」耿耿於懷,終於找了個藉口把他給撤掉了。

進入黨章成為三呆婊的江在中共裏代表老K。老K在撲克牌上是老大,黨章裏把「三個代表」說成是指路明燈。

6月底,在靠近中共黨的20周年「生日」前,發生了兩件與黨的老K江澤民有著密切關係的事,一件是6月27日5時30分左右,江的發跡地上海的閔行區蓮花南路羅陽路口一幢13層在建商品樓發生整體倒塌事故;另一件是6月29日凌晨2時34分,位於郴州城區中心的郴州市火車站內,離出站口不到20米的地方,江專用車廂掛靠的K9017次列車宛如脫韁野馬一般一頭撞上了剛剛啟動準備出站的K9063次列車的側面。


這倒樓位於上海羅陽路599弄的蓮花河畔家園,
是梅隴鎮羅陽地區最後一個“尾盤”!
中共高層一下沸騰了,其中一位前政治局常委的孩子透露說:現在我老爹說不能不迷信了,前幾天上海的樓倒了之後,就有人跟他說,上海是江澤民的發跡地,江當政13年,一棟13層高的樓在上海連根拔起,還偏偏倒在「蓮花」路上,法輪功學員經常做些蓮花送給人,遊行時法輪功學員們坐在巨大的蓮花上煉功。您老想一想,這樓把江澤民倒了的原因都給泄露出來了,他還能有好兒嗎?!

這位太子黨接著說:那人還說,最近江澤民一定要出大事,中國共產黨也要跟著老江完。我老爹不相信,沒想到事情還真的發生了……

這位太子黨透露說,江專用車廂掛靠的列車號是K9017次,車禍發生後,那人又到家中來了,「這回是我老爹請來的,那人的解釋讓我老爹驚呼,他說把這個『K9017』按照中國字正規念法兒從右往左念是『7109K』,七一是黨的生日,09是今年,K是黨的『三個代表』江澤民。中國共產黨本來是可以不完的,唉,……它以政府的名義幫助江,所以江完了,它必定會跟著老江完的。我老爹聽完長嘆了一口氣,很久很久沒有說話。」△


貴州省平塘縣掌布鄉“藏字石”風景區門票圖案



「中國共產黨」!──中國貴州境內驚現天成「亡共石」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