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黨自救的一種新方式(圖)
 
張目
 
2009-7-5
 

2009年1月初,合肥市委書記孫金龍和合肥市規劃局局長王愛華極力推銷樓盤,
王愛華並高喊 “買房就是愛國”的口號。

【人民報消息】今年年初,黨號召人民買房救國,可想而知是黨的資金周轉不過來了,但是房地產並沒有遇到春天。

一位筆名「仁文主意」的網友發表了一篇題為《“地王”爭霸,將催生更多下跪的國民》的文章。文章說:我國的房產商經過幾個月小小的沉寂之後,似乎養精蓄銳、憋足了許多的怒氣和怨氣,曾經有過小小回落的房價迅速再度被推向新高,其反彈勢頭之強勁,大有欲將此前無奈降低的價格差找補回來的態勢。而對於政府拍賣的所有地塊,房產商無論多少價格都不吝,象北京朝陽區廣渠路大郊亭西北建築面積28萬平方米的15號地塊,從掛牌起始底價16.47億元,上漲到26億元,到最後拍賣的成交價40.6億。房產商的行為已經近乎瘋狂。這種現象幾乎遍及全國各地,輿論則將這一現象稱之謂“地王”爭霸。

文章說:由此可見,“地王”爭霸,其實更象是政府和房產商合演的一出雙簧,是他們兩者共同謀求的一種雙贏──政府高價賣地──房產商高價買房──一旦高價房銷售受阻,政府便出臺優惠更多的、力度更大的政策幫助促銷。其結果自然是房價節節攀升,被擠癟的只是老百姓那原本就不甚豐盈的錢袋子。地價繼續一路走高,就表明了政府拉擡房價的意圖和決心。水漲船高,地價越走越高,這房價必然越漲越高,如果無法抑制地價,就無法抑制房價,只要政府不想抑制地價,就說明政府不想抑制房價,而且政府也無法抑制房價,因為政府沒有理由只允許自己漲地價,而不允許房產商漲房價!

如此中共與房產商雙嬴,準確的說是主子吃肉,讓奴才喝些肉湯,不信,肉肉那敢瘋狂拿出成交價40.6億的房產商來,一定有背景,不是當地頭麵人物的家人親屬就是鐵桿親信。而鍋裏煮的那肉那湯就是咱老百姓、被稱作「國家的主人」。

過去,是中共各級領導把地價壓低給自己的親信,讓他們賺了分些好處給自己,這種方式現在看來太危險,很容易以受賄的名義被送上祭壇,所以索性高價賣地皮,錢直接到自己口袋裏,連「受賄」的風險都免了。

文章說:在房產商的心裏,他們不是怕地價高,而是怕地價不高,只有地價高了,他們才可以把房價進一步拉高,哪怕不是高價地塊,也絕不含糊跟著漲價風一起暴漲。地價漲一分,房產商的房價就敢漲十分,他們不怕老百姓不買賬,因為他們的供地商是政府。

「政府」就是動輒用槍炮、子彈、坦克車對付人民的「偉光正」,所以房產商們不再有後顧之憂。高價房賣不掉找政府,政府不可能不管,也不敢不管,如果政府不管,這高地價就不會再有人接手,高地價沒人接手,不但政府的政績無法體現,而且中共的經濟會發生危機。

文章說:眼下地價和樓價的急劇攀升確實讓政府與房產商們喜出望外、樂得手舞足蹈,但是,老百姓卻都是一副苦瓜臉,因為他們的工資依然是死水一潭──一波瀾不驚,即便個別有一點小小的漲幅,也遠遠跟不上房價上漲的幅度和速度。這就勢必有更多居無定所的人得望樓興嘆。

很多人寄希望予肇事的中共,期待這個使他們流離失所的禍主多建造一些限價房、廉租房、經濟適用房,讓他們不再寄人籬下。這就等於又給了禍國殃民的中共一次延續活命的機會。

不久前媒體報導的北京市民李慶明,他在接受限價房鑰匙的時候竟然激動得雙膝跪地,以此表示自己對市領導的感激之情。這不禁讓人想起七、八十年代長工資的事情,那時候不是都長,而是40%的人長,誰長誰不長都是由領導說了算,所以哪個要是與領導頂嘴,哪個就是和自己過不去。而1957年反右,也是各單位分配下名額,不完成指標是不行的,所以有些單位領導不喜歡的人,即使沒有給黨提意見也成了「右派」,株連九族。黨不但用這些百分比製造群眾之間的互鬥,而且確保和鞏固了自己的領導地位。到了今天,所謂的限價房、廉租房等不過是黨改變的手法而已,黨沒有變,黨還是那個害人黨。

文章說:在「地王」爭霸愈演愈烈的今天,我們根本不必懷疑會有越來越多的人買不起房子,我們亦不必擔心因為會有越來越多的人需要象李慶明那樣等待政府的恩賜。

其實「地王」爭不了霸,連黨的總書記胡耀邦、趙紫陽都作不了黨的主,更何況那些房地產商。只要共產黨統治中國,人民的生活註定越來越糟糕,既然如此,期待迫害死八千萬中國老百姓的非法政府的「恩賜」豈不是理智不清?

為什麼李慶明下跪事件馬上刊登在新華網上,而13層樓整個倒覆後,上海搜房論壇出現的「打倒共產黨」在兩、三分鐘後被刪除?因為中共借李慶明的下跪新聞替自己塗脂抹粉。以此騙取那些需要住房的困難家庭對黨抱有新的幻想,讓黨多些時日茍延殘喘。

文章說:這世上下跪的人多了,有尊嚴的人就少了。而為了金錢下跪,如果不是格外的無恥,就必定是極度的無奈。

生活困難又急需房住的李慶明肯定是極度的無奈。有幾個人膝蓋那麼缺鈣呢?

作者說:如果此時此刻有誰說只要住房困難的家庭肯於下跪,就馬上給解決廉租房、限價房、或者經濟適用房,我相信,願意這樣做的人管保能排出十里長隊去。

誰有權力拍板這麼做?只有非法統治中國的共產黨。但是中共決不會這麼做,因為李慶明下跪事件僅僅是用來做「愛民」廣告用的,假使腰纏萬貫的李嘉誠哪天想找個樂子這麼幹一下,中共也決不許他如此「亂來」,決不允許他的風頭沖掉了「偉光正」臉上的胭脂。

中共用高地價製造經濟繁榮假象,這不過是它迴光返照的一部份。如果說因此而催生更多下跪的國民,那倒不會,因為人都知道,與其給它跪著,等著惡黨決定自己的命運,不如乾脆利索的把中共踢倒,自己真正當家作主。

現在看來,這已經不是願望,而是事實,江的發跡地上海首先發出信息,你還沒踢,它自己就倒了。△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