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两地起义抗暴 讨伐中共
 
2009-7-3
 
【人民报消息】在希望之声第139期《伍凡评论》节目中,中国过渡政府总统伍凡以“山东东明、临沂起义抗暴,讨伐中共”为题做出评论。以下为节目录音整理:

6月18日山东东明县起义军司令部发表告全国人民书,发誓要杀东明县县长和中共县委书记;6月23日山东临沂市起义军指挥部发表讨伐宣言,要捉拿两任中共市委书记。这是近年来维权运动逐步升级达到起义抗暴、讨伐中共、解体中共的新阶段。

山东省两个地区接连公开成立起义军司令部和指挥部,他们的言行已完全超出了请愿上访的范畴,其诉求是要推翻中共政权为目标。东明县起义军司令部发表告全国人民书中写到:“呼吁、哭诉、上访、下跪,我们都尝试过了,无人理睬。陈胜、吴广九百人推翻暴政,我等五千人敢死队,怀着必死之心,抗暴起义,作为全国的表率。”这些陈胜、吴广的后代们正要推翻中共暴政。

山东临沂市起义军指挥部发表讨伐宣言中写到:“我们临沂市的百姓已经忍无可忍,现决定我临沂市8万百姓从现在揭竿而起,奋起反抗李群和连承敏的暴政。起义军在抓获连承敏后,将在济南与东明起义军会师,同时攻占省委大楼,抓获刽子手李群。”李群和连承敏是中共临沂市委前任和现任书记,是中共当局罪行的地方负责官员,是中共当局罪行制造者和执行者。中国俗语说“冤有头、债有主”,现在中国人民觉醒了,要对中共当局讨债清算的时刻到了。

东明县在2003年前,曾经是美丽的家乡,碧水、蓝天、鲜花、芳草,现在都一去不复返了,东明民众起义是被中共当局逼出来的,官逼民反,终于走上了“被污染死不如反抗死,抗议不如起义”。山东临沂市起义军指挥部发表的讨伐宣言,要捉拿两任的中共市委书记,是从另一个角度来讨伐中共,讨还冤案公道,追拿冤案凶手。

说到冤案,中共在历史上是全中国最大的冤案制造者,最大的冤头,最大的债主。上个世纪50年代的反右派运动是个冤案;文化大革命中间许多被迫害者是冤案;六四天安门大屠杀是冤案;对法轮功的屠杀和器官盗卖,是中国最大的冤案。所以山东省临沂市的为冤案而讨伐中共,将会激起中国百姓全体起来讨伐中共,追索冤案。

我现在要谈一谈山东东明县环境污染的现状。山东菏泽东明县饱受污染残害的民众自发的成立五千人敢死队,组成了东明起义军司令部,6月18日发出了告全国人民书,抗议东明县当局暴政,发誓要处死中共县长和中共县委书记。因为化工生产产生严重的污染,东明县60%-80%的人民是甲状腺肿瘤患者,被称为“癌症县”,他们曾“呼吁、哭诉、上访、下跪,我们都尝试过了,没人理睬”,因此奋起反抗。

从2003年起,东明县先后建设了4个环己酮厂,该县有几万人突发性的患甲状腺肿瘤,根据医生透露,患甲状腺肿瘤的人数已经有60%以上。根据这样来计算,城区居民就有5万到6万人患病,而且发展得特别快,已经有很多患者病情恶化。有的民众说,80%的人是甲状腺肿瘤癌症,那么东明县就成了一个肿瘤县、癌症县,“还我们蓝天、白云、青山、绿水”。

可是东明县县政府他们否认环境污染的报导,他们认为网上所报导的与事实不符,是造谣诬衊。根据东明县政府发言人对最近东明县的水做了检验报告,检验的结论除了氟化物、浊度以外,其它都符合2006年制订的〈国家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可见中共当局东明县政府一口否认东明现在成为60%-80%患有甲状腺肿瘤这一个报导。

下面我来念一下山东东明起义军司令部〈告全党全军全国人民书〉:“山东百万人抗议县领导暴政,敢死队起义抗暴,呼吁、哭诉、上访、下跪,我们都尝试过了,无人理睬。感谢东明县各中小学的师生大力提供帮助,成为敢死队的主力后援,为了你们这些祖国花朵的未来,我们慷慨赴死!东明县出去的大学生、留学生,密切注意动态,在全国海外发起抗议。我们起义未必成功,但必定是暴政瓦解的开始!陈胜、吴广九百人推翻暴政,我等五千敢死队,怀着必死之心,抗暴起义,作为全国的表率。

我们有老有少、有男有女、有党员、有群众、有基督徒、有佛教徒、有无神论者,我们只杀东明县长县委书记,其余干部如果主动站到人民这边,热烈欢迎!起义有可能被镇压,狗官肯定会诬衊我们暴乱,我们发出这份告全国人民书,请全国人民为我们作见证。

山东菏泽东明县几万人突发性患甲状腺肿瘤,污染企业是部分县领导和某些大款合资建造的股份企业,受到了层层保护。要求立即控制病源和控制污染!原本山清水秀的东明县百万居民危在旦夕,让我们奋起反抗!被污染死,不如反抗死!抗议不如起义!敢死队将毁灭污染工厂,毁灭厂房,尽量不伤人,只杀东明县长、县委书记,动手时间另行通知。”

在6月21日东明起义军司令部发出了第二个通告,这个通告里面讲了几点:第一点,指明东明县县委干部他们特别供应矿泉水饮用和用矿泉水冲洗马桶。第二,起义军在20日晚间,已经去挖掘污染工厂的主要通道,开挖接近完成的时候被发现,短暂冲突后就撤退,扔砖瓦打伤了化工厂的几个人,然后放鞭炮吓退了敌人。起义军损失了铁铲一把,前线参战人员一百多人,后勤放哨数十人,无人伤亡。”

为此,东明县中共县委已经发出紧急通知:严禁中共干部单独下乡,干部下乡不能少过10个人,车辆不能少过2辆,要保障通讯工具,要带枪,防止遭到义军的突然袭击。各乡镇政府要选拔各个村的堡垒户,干部下乡只能在堡垒户喝水、进餐、休息,防止起义军投毒。堡垒户发给补贴,堡垒户必须有在县里面工作地点的亲属担保。

东明起义军司令部严正声明:只杀县长县委书记,其他干部只要不反抗,不伤害,不株连干部的父母孩子。现阶段以阻止污染工厂继续开工、排污为主要目的。以交通破坏袭击战为主要的作战方式。在东明起义军里面有人主张要跟中共县委谈判,可是中共政府拒绝。所以现在东明起义军认为和平彻底无望,我们万众一心、血战到底,悬赏一块钱誓杀东明县县长、县委书记。

那我们来看看东明县这一个“癌症县”是怎么发生的?它是一个孤立的事件还是中国的生态环境污染的总体大环境中的一个明显例子呢?我们就看看中国污染的一段简明的历史。中国沿海过去是鱼米之乡,现在就变成了化工之乡,很多大小化工厂进到中国沿海的鱼米之乡。在中国东部沿海有一条上千公里的狭长经济活跃带,从浙江的沿海开始,穿过上海、江苏、山东,连接到北京、天津的渤海湾的另一个活跃地区。从南到北的化工园区地带,正在中国的东部沿海形成。

从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中国东南沿海省份的乡镇和县城发展起当地的小化工工业。上个世纪90 年代邓小平南巡讲话之后,当地的乡镇集体企业纷纷改制,并生出很多规模较小的民营企业,大多是生产化工产品,因为化工企业占地小、投资小、利润高。到90 年代之后,染料中间体的生产从发达国家转移到了中国,因此从那个时候起,广东、浙江、江苏等省份开始出现大量生产染料中间体的化工企业。

到了2000年后,中共当局执行发展重化工业经济政策,大批引进外国禁止在当地生产剧毒的化工产品,这些企业就转移到中国来,其中最典型、最有名的就是台湾的电子工业当中产生污染严重的那些产品或生产线,都转移到中国的广东和江苏。被台湾民众和台湾地方议会所拒绝的德国贝尔化工厂,也产生了一个工厂,这个厂很快就转移到了中国大陆去生产。还有,台商又把台湾禁止设立的PX化工厂要投资到厦门,受到厦门人民的拒绝;又转移到闽东,现在闽东也拒绝。这件事情还在继续发展当中。

从这个世纪开始将近10年以来,中国大陆当局大批的引进剧毒的重化工业,这就越加使得中国鱼米之乡成了化工之乡。引进化学和重工业生产这些企业之后,那么中国造成了什么样的后果?

请看,2007年5月国土资源部公布了一个数字,中国受污染的农业耕地约1.5亿亩。自1997年以来癌症成为中国人的第一个死因,每年有130万人死于癌症。20世纪70年代以来中国的癌症发病率、死亡率一直处于上升趋势,到90年代的20年间,就是上个世纪的70年代到90年代,癌症的死亡上升率是 29.42%。2000年癌症发病率是180万人到200万人,死亡是140万人到150 万人,这还仅仅是2000年的数字。将近9年过去了,这个数字还在继续上升。我们讲化工厂来了,鱼米之乡就远去了。

在浙江省钱塘江的南岸,“人间天堂”杭州的侧旁,一个绵延上百公里的化工园区形成了,这些化工厂带来中国的癌症急遽往上升。2008年,卫生部和科技部联手完成的第三次中国居民死亡调查报告显示,癌症已经成为中国农村居民最主要的死因之一,其中与环境、生活方式有关的肺癌、肝癌、结直肠癌、乳腺癌、膀胱癌,死亡人数明显的增加,其中肺癌和乳腺癌上升幅度最大。过去的30年,上升了465%的是肺癌,上升了96%的是乳腺癌,在未来的20年内,癌症死亡的人数可能要翻一番。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什么呢?是水,水是致命的要害。

环保总局在去年发布了一个新闻报告,在中国每2天就有一起污染事件,70%是水污染。从 2005年起,松花江水污染事件以来,中国平均每2天就发生一起与水有关的污染事件,其中70%是水污染。05年中国七大水系地表水检测显示,27%是最劣的五类水,重点流域40%以上的水域没有达到治理要求,流经城市的河道普遍受到污染,一些地区已经出现了“有河皆干,有水皆污”的现象。同时全国有3亿多的农村人口喝不到安全用水,全国有113个环保重点城市,平均水质达到标准的只有72%。中国水危机日益严重,江河水系受到大规模、大面积的污染,覆盖面达到70%。流经城市的水,94%是污染的。

在重点城市当中,有14%的城市水质完全达不到标准,在重点城市的总蓄水量当中,32%达不到标准,在农村有34%的农民用水达不到合格用水的标准,农村用水符合标准的比例只有60%。中国目前有3亿2千万人用水不安全。所以东明县之所以能够成为一个癌症县,最主要的是污染水,4个化工厂把水往地下水道灌,往农田灌,往黄河灌,所以人们喝了水就得了癌症。那么现在的癌症是变成一个县,过去仅仅是一个村,从“癌症村”到“癌症乡”,现在变成县,扩大了,今后中国会不会出现一个“癌症省”呢?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水,水受到了污染。

人体的组成70%是水的成分,是由水组成的。人每天要喝水,离开了水人不能生存,就会死亡,而我们每天又喝有毒的水,那等于是加速死亡,制造了疾病就更快的离开这个世界。那么这个水带了很多各种化学元素在里头,不经过处理就直接当作水倒在土地里头,土地所生长的蔬菜,所生产的稻米,以及生产的饲料给牲口吃,就变成一个生物链。

这个生物链给人吃了以后,人就中毒,而中毒很多是无法根治的,因为他一直不断的喝有毒的水,一直闻有毒的空气。中国的老百姓,尤其是在东南沿海一千多公里的这么一个经济发达区又变成了重化工业区,他们生活在一个环境污染非常严重的地区,又是中国经济发展最发达的地区。这就产生了非常严重的矛盾,发展经济又带来污染,带来人民的危害,带来中国人子孙后代的身体的破坏。

这种发展生产是我们所需要的吗?所以这里面就提出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生态环保和发展经济、强调GDP,这样一个矛盾,哪个更重要?我们发展生产是为了什么?是要让人民生活过得更好,而不是要人民走向死亡。而现在中共当局其中有相当一部分是地方官员,强烈主张发展经济、强调GDP的指标而反对绿色GDP。

什么叫做绿色GDP?它指的是从传统的GDP当中,扣除自然资源的消耗和环境退化的成本,这才是真正的GDP,叫绿色GDP。如果现在按照中共的发展,强调GDP、GDP,其中相当一部分是被污染的,又要花钱去治理污染,或者是花钱去治病,花了很多钱,病又治不好,使人民的生活退化,生活在恐惧死亡的环境之中,我们要这样的GDP做什么?

可是共产党为了保护它的政权,为了保护这些官员们的生活,就好像东明县县委干部,他们喝的水是矿泉水,他们洗厕所、冲马桶用矿泉水,不顾全县上百万老百姓的生活,这就是他们要发展GDP的目的:维护中共政权。可是这样下去能维持多久呢?当老百姓都不能生产,都不能生活的时候,中国的 GDP能出来吗?就是带有这个污染的GDP,谁能再去生产?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矛盾。

而共产党至今为止,从08年全球经济萎缩、金融危机之后,投入了4万亿去提高内需,这4万亿还是同样发展重化工业。中共为了发展经济,为了维持政权,为了维持其生命,不顾村、乡、县、省、全国老百姓的死活,所以才会出来一个东明县成为一个癌症县。

东明县老百姓认为“死不如活,抗议不如起义”,他们要杀县委书记、杀县长的目的是要警告中共,你这条路不能再走,我们要起义推翻你这个政权,这个目的非常明确。而同时这种状况中共知不知道?中共不是不知道。中国科学院在去年3月份,发表了一份中国环境报告,提出了8大问题。这8大问题指出中共当局对环保的不重视而特别强调GDP;环保机构的职权非常软弱而强调GDP的官员们非常强势。而中共为了维护它的政权,对中国社科院提出的环境报告置之不理。

这8个问题,牵涉的面很广、很深、很大,而最根本的一条,就牵涉到中国的政治制度、经济制度和社会制度,甚至于牵涉到中国的资源分配制度。总的一句话,所有这些问题,归结到中国共产党的独裁专政。由于这个专政,不能发挥民众的广泛力量去推动保护生态环境,而由共产党一党独裁专政,只顾自己本身的利益与党的利益,没有顾到国家民族的长远发展利益,所以才造成社科院写的这8个问题。

这8 个问题,在现有的共产党独裁统治之下,是根本没有能力也没有办法去解决的。老百姓要生存,老百姓不但要生存,并且要生存在青山绿水的环境里头。“归还我的山清水秀的土地和水源”,因为这个土地、空气、水源不是共产党的,而是上天给中国的子民们所创造的,中国的老百姓应该有权利享受干净的水、干净的土地、干净的空气。

共产党这个政权制造了这些恶果,只有解体中共,把这个政权推翻了,让老百姓来决定谁来领导中国。只有这样,中华民族才能生存下去、中国老百姓才能得到正常的生活。这是东明县成立起义军,要推翻中共政权,号召陈胜、吴广的子孙们来解体中共,这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伟大创举。

在这里,我希望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的听众们,你们应该知道,你们绝大多数生活在中国大陆,中国大陆土地被污染了,你要不出声,那么你要受害,你的子孙也要受害。唯一能够救你们自己的,都要出来讲话、都要出来支持山东东明县起义军司令部发出的号召:推翻共产党,结束共产党专政,把山明水秀的土地、空气、水源还给老百姓。

在这里,我同样呼吁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的听众,以及中国全国的民众,你们要关心山东临沂市起义军指挥部的号召。你们要关心他们的冤案,同样要关心中国人民所有的冤案,也包括你们在内的冤案,你们要发出声音、要声讨中共,要共同来解体中共,结束共产党的专政。好,今天我的评论到此结束,谢谢各位收听,再见。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