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中央屁股!李鸿忠酿两起惊天大案之因(多图)
 
肖庆庆
 
2009-6-21
 
【人民报消息】就因为薄熙来和李鸿忠,直辖市重庆和湖北省成了两个斩首中共的主要省市。

虽然薄熙来处心积虑要当十八大总书记、国家主席和军委主席,但他做的每一件事都在卖力的给中共挖坟坑。

江的亲信李鸿忠当省长的湖北省近期连续发生两起惊天大案:邓玉娇案和石首抢尸案。都是故意把小事化大,成为全国人乃至世界媒体瞩目的焦点。

现任湖北省代省长李鸿忠是被胡温从深圳市委书记的肥差上踢来的。李鸿忠曾是黄丽满在电子工业部时的下属秘书,没有黄丽满的提拔就没有李鸿忠的今天,没有江泽民和黄丽满在电子工业部部长办公室里的公开淫乱,黄的档案里就不可能有那些显赫的仕途经历。现在黄丽满没有任何权力了,但江还能通过李鸿忠部署自己的计划,配合作战的是江在军队里能够调动的残余势力和周永康治下的武警、警察。

江西省听胡中央的话 大暴动迅速平息


江西省赣州南康市万民大暴动!
中共江西省赣州南康市(县级)政府从6月15日起执行的新税收征管办法由于大幅提高税收,引发当地百姓强烈不满。上万名民众走上街头,群情激愤,逾十辆警车被推翻。赣粤高速南康段陷入全面瘫痪。

6月15日上午10时左右,江西省赣州南康市爆发大规模反抗中共暴政的行动,上万群众聚集在105国道家具城红绿灯处及市政大楼前抗议,并与警察发生暴力对抗,近10辆警车被掀翻。午饭过后,抗暴群众转移到赣粤高速南康出口处公路堵车,现场群众有一万人以上,再有多辆警车被掀翻。

应北京要求,中共江西省委书记苏荣做出批示,要求赣州市委、市政府领导「公开宣布废止」南康市的相关决定,缓解群众情绪,防止事态扩大。同时,中共江西省长吴新雄也作出批示,要求南康市出台的增税政策「必须立即废止」,尽快平息事态,尽快恢复公路畅通,确保铁路畅通,防止引发意外事件。

省政府明确表态后,南康市委、市府立即照办,已下发文件,立即终止相关决定,并通过广播电视、短信平台、网络媒体予以公告。使一场万民大暴动迅速平息。

湖北省听三呆婊的话 小案调动万千兵警

江的亲信李鸿忠当省长的湖北省近期连续发生两起惊天大案:邓玉娇案和石首抢尸案。这两个案子如果处理好了,都可以让中共度过危机,但李鸿忠在江周的指令下,故意把小案处理成大案,调动万千兵警镇压冤民,挑起全国人的怒火。

其实,邓玉娇案的判决是有案例可遵循的,那就是2003年北京发生的吴金艳正当防卫案:无罪释放,不做任何民事赔偿,不留任何尾巴。

仅被扯开睡衣,吴金艳杀人属正当防卫

2003年的吴金艳正当防卫案没有留下「尾巴」,因为她防卫的是两个胡同里的小混混,而不是可以任意挥霍公款的党内小混混。

2003年9月10日凌晨2时,阳台山庄的服务员吴金艳和未婚夫的姐姐尹小红等人已经进入梦乡,突然有人敲门,然后有人把门踹开,进来以孙金刚为首的三个男的。这三人声称孙金刚与小尹有些「过节」,想强行把小尹带到山下关押两天,实质是要强奸。吴金艳在劝阻的过程中,被孙金刚殴打,孙金刚还一把扯开吴金艳的睡衣,钮扣全部掉了。吴金艳拿起一把水果刀,刺伤了孙金刚,并刺死了李光辉。北京海淀法院判决吴金艳无罪。不但无罪,而且一审宣判后,北京市海淀区检察院提出抗诉,二审审理期间,北京市检察院第一分院认为北京市海淀区检察院的抗诉不当,决定撤回抗诉。至于死鬼李光辉的父母提出请求改判吴金艳承担刑事责任和民事赔偿责任,也予以驳回。

当时的判决没有留一点点尾巴:

一、被告人吴金艳无罪。
二、被告人吴金艳不承担民事赔偿责任。
三、驳回李全有、张德华(死鬼父母)的上诉,维持原审附带民事部分判决。
四、准许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撤回抗诉。

这个防卫的缘由是「孙金刚还一把扯开吴金艳的睡衣」,「李光辉举起铁锁欲砸吴金艳」。按照巴东县检察院的起诉书内容,邓玉娇遭受的迫害要严重、危急的多的多,更不应该留下任何「尾巴」。

邓玉娇被强迫卖淫时正当防卫

在基本玩遍湖北巴东雄风宾馆女服务员的邓贵大、黄德智等,惦记强奸倔强的处女邓玉娇不是一天两天了,5月10日母亲节那天,一行八人吃饱喝足去雄风宾馆打算「雄风」一番。邓玉娇是他们计划中的重点猎物。

5月10日晚饭之后,雄风宾馆KTV服务员邓玉娇在一楼水疗区VIP5号包房洗衣。邓玉娇说:「水疗区就是女性给男人卖淫的地方」。她洗衣时,黄德智走入走出两三次后,将门锁上,坐在房间床上,称其要洗澡。邓玉娇答马上出去,并向外走。走到门口时,黄德智说:「你往哪去,你要陪我洗澡」。邓玉娇声明自己是在这里洗衣服,不在这里上班。欲开门离开之际,黄德智一把将邓玉娇拉倒在门口床上,脱邓玉娇的衣服。由于邓玉娇上身挂有斜挎式胸包,黄德智未能脱下其T恤衫,转而拉扯其裤子。此裤子为邓玉娇在浙江时所购,由于邓玉娇从浙江回巴东后身材变瘦,又未系腰带,裤子被黄德智一拉即下,内裤全露。黄德智又脱其内裤,并以手摸其下体。邓玉娇用脚踢黄德智,黄德智试图脱邓玉娇的鞋子,未能脱掉,被邓玉娇踢下床去。邓玉娇将锁解开后跑进休息室。

在走廊上,邓玉娇遇见了KTV区的服务员唐某,向唐讲客人将她误认为是水疗区的服务员之事,并与唐某一同进入服务员休息室。此时,休息室有罗某某、王某、袁某等三名服务员正在看电视。

黄德智紧跟邓玉娇进入休息室,对其进行辱骂。邓贵大闻声赶到休息室,得知邓玉娇拒绝为黄德智提供“陪浴”服务,便与黄德智一起对邓玉娇进行辱骂,拿出一叠钱炫耀并朝邓玉娇面部、肩部扇击。

邓玉娇称有钱也不陪浴。经服务员罗某某劝解,邓玉娇欲离开休息室,被邓贵大拉回。此时,闻讯赶来的领班阮某某,对邓贵大、黄德智解释邓不是水疗区服务员,并让邓玉娇离开休息室。


邓玉娇被绑在病床上哭喊:爸爸,他们打我!
邓玉娇欲再次离开,邓贵大又将其拉回并推倒在沙发上。邓玉娇站起来从随身斜跨的包中掏出一把水果刀藏于背后。邓贵大再次用力将邓玉娇推倒在沙发上。邓玉娇并没有使用水果刀自卫,而是用双脚朝邓贵大乱蹬,把邓贵大蹬开,并站起来。此时邓贵大再次扑向邓玉娇,邓玉娇才忍无可忍持水果刀朝邓贵大刺击。

对付淫棍邓贵大这种无定向扑法,谁也无法象卖猪肉那样,有条不紊的对「腰窝儿」或是「肘子」准确下刀。也只能无定向防卫。起诉书说「致邓贵大的左颈部、左小臂、右胸部、右肩部四处受伤。」

2004年吴金艳在法庭上为自己辩护说:「孙金刚殴打、欺辱并要强奸尹小红,我过去劝阻,孙金刚即又殴打、欺辱我,将我的上衣撕开,上身裸露,使我感到很屈辱。我认为孙金刚要强奸我,为了防卫才拿起刀子。这时,李光辉用铁挂锁来砸我,我才冲李光辉扎了一刀。如果孙金刚和李光辉不对我和尹小红行凶,我不会用刀扎他们。李光辉是咎由自取,应自己承担损失」。结果法院判决吴金艳一分钱也不赔偿死鬼李光辉。

两案相比,毫无疑义,邓玉娇更是正当防卫。报道说的非常清楚:邓玉娇欲离开,被邓贵大拉回,邓玉娇欲再次离开,邓贵大又将其拉回,邓玉娇是在被推倒,再次被用力推倒,不得不用双脚乱蹬,并成功站起来第三次准备离开时,邓贵大再次扑向她,这时她才持水果刀正当防卫。

不可思议的官逼民反举动


湖北石首大暴动,七万名民众涌上街头,与中共警方激烈对抗。

邓玉娇案如果象吴金艳案那样处理,也就不会引起全国人民的关注和愤怒,最让人困惑不解的是,为何患了癌症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政法委书记周永康竟然有这么大精神头儿亲自给湖北一个小县里发生的小小党官强奸被杀案定性,一定要定被强奸者是「故意杀人罪」,而且还非要置她于死地不可?以致于把中共中央搞到非常被动的地步?

更不可思议的是,邓玉娇案还没有了结,湖北石首市引发七万名民众涌上街头,从6月19日至20日连续爆发多次民众与中共警方激烈对抗,警方使用了防暴车辆和消防车辆,向市民扔催泪弹、喷射高压水柱,民众用石块、砖头和酒瓶回击,将试图把武警赶跑。

李鸿忠当省长的湖北省又发生了什么天大的事?


涂远高尸体七窍流血!
6月16日邓玉娇案刚一审判决完,6月17日晚,湖北石首市永隆大酒店就发生一离奇命案,该酒店23岁的男性厨师涂远高(石首市高基庙镇长河村人)从酒店三楼坠下,当场死亡。但坠落现场未见任何血迹,近距离可以看到死者头部七窍流血。有知情者说,死者是生前被人活活虐待打死,再从3楼抛下。死者头上被订了钉子,下体被捏碎,惨不忍睹!

原来永隆大酒店是石首市电力局长、公安局长、法院院长的夫人连同永隆大酒店的老板走私贩卖毒品的掩护地点。酒楼生意一直很差,主要靠贩毒维持经营,甚至石首市有吸毒人员愿意出面作证该酒店专事贩毒。

此秘密后来被厨师涂远高知晓后,想找老板要工资离开这是非之地,但老板不肯付工资。厨师涂远高威胁说,如果不给工资就把这事捅出去,于是就被杀,而且死的极惨。

事发后,酒店老板对涂远高家属避而不见,因为这家酒店弄死人的事以前也时常发生,两年前一女服务员以同样的方式死于非命,酒店赔偿3万元后不了了之。1999年一女被强奸后扔下楼摔死也就摔死了。此次酒店老板命令把酒店大门用木棍牢牢的从里面封住,以为可以了事,结果被死者家属及民众愤怒砸开。

6 月18日,死者家属得到答覆,若承认自杀,可得到3万5千元赔偿,如不承认自杀,当晚八点尸体将被强制性送殡仪馆火化,反而一分钱得不到。警察一再催促涂远高家属将尸体拖走火化,死者家属坚持在疑点被解开前拒绝焚尸灭痕迹。其父在酒店一楼放置了液化气罐,要与抢尸者同归于尽,同情者也开始聚集在酒店门口。


武警多起对抗被迫撤退!
至19日,20日,前来声源的民众越来越多,同试图前去抢尸的武警发生多起对抗。据目击者称现场人数最高时估计达到7万人。荆州一家新闻媒体本准备前去现场采访,但政府方面采取渡船停渡的做法,隔绝一切外界媒体的介入,试图封锁消息。

21日凌晨3点,周永康派约150辆武警运兵车、装甲车从东方大道等方向朝永隆大酒店方向开进,武警大多手持木棍,部分武警手持钢棍,少量武警持枪。一个师的部队也在往石首调动。清场前几小时,部分街道路灯曾经熄灭。

造成7万人与武警发生多起对抗的原因是什么呢?当局要抢尸,为抢一具尸体,搞出这么大规模的举动来!

百思不解之中突然想起这句话:天欲让其亡,必先让其狂!△

(人民报首发)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