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高智晟所遭酷刑看中共公安的破案率
 
撣塵
 
2009-2-24
 
【人民報消息】以前看過一些資料,是說中國的破案率在世界上是一流水平的,特別是命案的破案率,那更是排在世界前列。真的是這樣嗎?

中共假惡鬥的本性決定了它所有的統計數字都不可能是真實的,特別是涉及中共司法這一類的統計數字,其中所摻的水分更是超出人的想像。就案件的破案率來說,它所破的數字和實際報的數字對它們來說,就是一個數字問題,寫多寫少全憑它自己掌握。我這裏是從一個側面來說一下中共在追求破案率方面所犯下的罪惡。

十多年前我們這發生一起銀行搶劫殺人案,在當地轟動很大。後來案破了,作案的是兄弟倆,當地報紙、電臺、電視臺作了極為詳盡的報導。人們從報導中得知,這兩個罪犯不止是有這一宗案件在身,還有很多起大案,光牽扯人命的就有五起之多。這兩個罪犯後來被依法執行了死刑。

後來我因法輪功蒙冤去北京上訪,被劫持回來後關進看守所。和犯人們在一起久了,自然也就無話不談。有一次我問號頭:按理說你們這些在黑道上跑的人,還都是講哥們義氣的,怎麼一人出事還要把他人咬出來?號頭笑了笑說:你這還是對共產黨不了解。誰想說啊,但是共產黨的刑罰太利害了,人根本受不了。警察可不是只問你犯的這一件事,他要逼你把所知道的都說出來。你看《紅岩》中的江姐,還有什麼《鋼鐵戰士》之類的,那都是欺騙老百姓的。不用其它刑罰,就一樣不讓你睡覺就能把你搞定。他又說:不讓人睡覺聽著好像沒有什麼大不了的,要是人連續一週不讓你睡覺,試試,誰能受得了啊?幾天之後把人熬的那真是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我當時說:難怪中共的破案率都那麼高呢?他說:通通都是打出來的。要是碰上命案,特別是警察已經掌握了的,那就不是一個命案了。我問他是什麼意思。他說:對警察來說,他們有要求,好像有一個“命案必破”的說法,命案的破案率是有要求的,而且破了案還都有獎勵。對犯人來說,反正是死,多認幾起殺人案只要能少受一點皮肉之苦也就認了。其實,有的時候不認也真過不去,打的那個苦啊!在中國冤假錯案多了去了。你知道那起銀行搶劫殺人案嗎?其實那弟兄二人哪像報紙上說的那樣?殺了多少多少人,騙鬼去吧。

我對他說:在尊重人權的國家,警方重的是證據,嫌疑人可以保持沉默。沉默是一種權利,屬於人權的一個方面。在中共治下,他也講要重證據,可是他的證據卻幾乎都是在逼供之後根據供詞得到證據的。取得證據方式的不同,造成的結果卻是天壤之別。

最後他又說:要說我們這些人是土匪,我們也認了。要是把警察和土匪同等去看待,說警匪一家,我就感到把他們這幫人抬高了,他們連土匪都不如,是一點人性也沒有的畜生。

對號頭所講的話,我不持任何異議。這一類事情的普遍,在中國雖然不是盡人皆知,但是也已經時不時的有報導:所謂的殺人犯被執行了死刑,可是當真正的殺人犯又從新招供之後,方知以前所判的案件是個錯案;還有的是被害人被認定錯了,所謂的殺人犯也被執行了死刑,可是,以前認定的那個被害人又回來了,不管中共如何的糾正,可是不該殺的卻被枉殺了。這一類冤假錯案有多少?還真是難以統計!

看了高智晟律師的《黑夜、黑頭套、黑幫綁架》,我想起了這些往事。對待世界知名人士,為了搞臭他,還能對他施以酷刑,並用牙簽捅他的生殖器這樣駭人聽聞的虐待,逼迫他編造出與四個女人鬼混的事來,那要是對待一些名不見經傳且又是犯了罪的人來說,施以一些酷刑、強加一些罪名,以獲得破案率的提升,難道有什麼可奇怪的嗎?

中共的邪惡真不是能用語言所能描述的。中共的邪惡是遍布中國社會方方面面的,不管什麼樣的事、什麼樣的人,都有可能被中共利用來實現它的目地。


***************************************************************

看神韻藝術團美麗的動態圖片

神韻藝術團全球巡演時間表及購票全信息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