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話為何網上瘋傳
 
誠宇
 
2009-11-11
 
【人民報消息】幾乎每一個中國人都有這樣的印象:在看中共的影視或文藝作品時,每逢極其關鍵的危險時刻,總有一個黨的代言人會站出來說:“是黨員的站出來!”接著組成的就可能是一個黨員敢死隊或突擊隊什麼的。有時也有一個完全代表黨的形象的高大全式的人物站出來以毋庸置疑的口吻說:“我是共產黨員!”於是由他去完成一個艱鉅而偉大的任務。中共偉光正的光輝形象大都是通過這些形式表達出來的。

可是這樣的東西上演得多了,老百姓也就看出了名堂:這不就是中共變著法的為自己臉上貼金嗎?這和現實中的黨員形象根本就是格格不入的。日久天長,人們對這些臉譜化的中共黨員形象也就有點噁心了。

以前和朋友在一起喝酒,喝到高興處,想讓對方喝酒時就調侃一句:“你是共產黨員嗎?”當然大家彼此都心照不宣,知道是在開玩笑,對方也戲謔的來上一句:“我是共產黨員,不過,我可是個地下黨,是專門混進我們黨內來的,大家可別跟我學,這個酒我可不能喝。”有時遇到一些棘手大家都不願做的事時,也有人時不時的逗同事一句:“你是共產黨員嗎?”同事一笑,一本正經的說:“我是黨員,聽我指揮,你先上,我掩護。”

特別是近些年,中共貪污腐敗、橫征暴斂、欺壓百姓的事太多了,這樣的玩笑人們都懶得開了,提起共產黨就是罵。有一次一個朋友在痛斥共產黨時說:“都說法西斯壞,我看這個共產黨比法西斯還壞。”以前共產黨演電影斥責敵人時說:“你這個法西斯!”總有一天,中國的老百姓在斥責這個中共的黨員時也會說:“你這個共產黨!”

其實現在的中國,老百姓對共產黨的痛恨非常強烈。只是由於中共的信息封鎖,民間形成的一些具有代表性的語言不大可能傳播開來,但是對中共不滿的意識和情緒卻在逐漸發酵中。

“你是不是黨員”這句話,確實不是什麼新鮮的語言了。可是因為說這話的人的身份、面對的對象、表達的情緒都具有特殊性,其中所蘊含的內容也就變得豐富和深刻了。

11月4日,鄭州一都市報刊登一篇調查稿《“養犬辦”被指只管收錢不管事》,文中記者質疑1200萬元的養犬管理費的去向,採訪了鄭州市養犬辦負責人王平,希望公布相關賬目。王平讓記者直接問財政局。

該報記者通過鄭州市財政局辦公室聯繫上了該局預算外資金管理局城建處處長王冠旗。“你是不是黨員?”王冠旗質問記者,“如果你要採訪這筆費用的開支,就必須獲得我們局黨委和新聞發言人的批准!辦公室讓你直接採訪我是違反規定的!”報導一經推出,“你是不是黨員?”這句簡單的問話,在網上瘋傳開來。

當然這句話中包含了一種權力的傲慢。向來高高在上的中共官員們都是以中共的特殊庇護為自豪的:自己在盡可能的得到最大權和利的同時還能得到中共的垂護,這哪能是一般的老百姓所能想像得到的呢?自己擁有的權利是黨特許的,也是和黨共享的,哪能容得他人的染指?王處長的傲慢以“你是不是黨員”的審視態度表達出來,代表的可就不是他自己了,那是整個和他一樣有著特殊權利的群體的意思表達。

王處長的質問表達的儘管有些傲慢,但是卻是真實的表達。像他這樣的中共高官,並不是不清楚這些錢都是老百姓的納稅錢,但是他們所處的地位與黨的性質使他們已經習慣上把人民群眾的納稅錢當成他們自己及其所屬集團所特有的了。而普通的老百姓明知自己的錢被中共所攫取,但是因為自己地位卑賤,加上中共的獨裁體制與暴力,也只能任由中共宰割。這樣的老百姓當然也包括那些掛著中共黨員的牌子、實質上卻無職無權的人。

“你是不是黨員”在民間一經瘋傳,表達的就不再是中共黨官的傲慢了,而變成了一種嘲弄和諷刺。這是再正常不過的事了,它表達的只不過是民眾心中鬱積過剩的憤慨而已。沒有這樣的語言表達,就會有另外的語言表達,“你是不是黨員?”這句話一經中共黨官自己說出,就活脫脫的勾畫出黨官們的嘴臉來,何況這樣的語言又和中共歷史上為自己塗脂抹粉時的語言完全一樣,就有了更加意想不到的語言效果。

其實,老百姓早就知道中共和自己本來就不是一個道上的,這個外來邪靈向來就沒有代表過人民的利益,它只是在搶奪和霸占老百姓的財產。鄭州規劃局的那個副處級官員逯軍不是問過記者“你是準備替黨說話,還是準備替老百姓說話”?今天的王冠旗處長表達的是同一個意思:你是不是黨員?言外之意是,“這是我們黨的事 ”,外人不得置喙。

至今對中共惡黨還認識不清的中國人是該清醒了,看到沒?中共用黨員這個門檻早已經把人民和它分割開來了。那些入過黨的人也不見得就在它的門檻之內,因為你無職無權。廣大的中國老百姓對中共能有好感嗎?他們真的願意中共永遠騎在人民頭上以中共的黨員而自居嗎?

網絡瘋傳“你是不是黨員?”還有一個含義,在中國大陸一場由《九評共產黨》引發的退黨大潮早已深入人心。中國人現在誰不知道“三退 ”(退出中共黨、團、隊)?公園裏、馬路邊,公交上、出租裏,飯桌上、酒席間,“你退了嗎?”早已成為常見話題……

朋友,您是不是黨員?您退了嗎?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