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閱兵 江要暗殺胡錦濤
 
姜平
 
2009-9-21
 
【人民報消息】十七大四中全會本是一個解決、處理燃眉之急問題的大會,但卻成了一個公開踢腳、各方攤牌的會議。

一個大打出手,大爭權力的四中全會

烏魯木齊市委書記換了人,但真正問題並沒有解決。光讓新疆維穩,公安部長孟建柱就先後去了三次,胡錦濤自己又親自去了一次,但後來發生的「針刺」事件,倒讓漢人清醒些,漢人要求讓「新疆王」、自治區書記王樂泉下臺,這讓挑動漢人仇恨維族人的王樂泉害怕了。他縮回頭去變的低調起來。

讓一個市委書記下臺並不難,但讓統治新疆15年之久的政治局委員、新疆一霸王樂泉下臺,那要在中央達成共識才行。王樂泉前一階段分裂族群的公開表態,加劇了維漢百姓之間的分裂,但打死維族工人這事的源頭在廣東,是周永康人馬為新疆鎮壓有意製作的前奏曲,處理王樂泉,必然牽扯到周永康,而江澤民在政治局常委會就這麼一個自家人,削弱周永康的權力,江能瘋了。

十八大周永康沒戲,他的年齡比薄熙來還大,所以江一直尋找下屆能為自己效力的人。江的計劃是,在十八大安排自己的人馬當國家主席和總理,最次起碼兩個位置上得安排一個。但現在習近平和李克強已經在半步之遙,要想打敗他倆,只能在十七屆沒有結束前,把胡錦濤和溫家寶換下來。

江也明白,動胡錦濤要費大功夫,急不得,相比之下拿溫家寶容易些,換上自己人,只有這樣才能保證李克強不能順利接任。不過,這也不容易,黃菊玩命折騰到死,也沒把溫家寶折騰下去,現在誰能有資格立即坐上總理的位子?

十七屆四中全會,是一個大打出手,大爭權力的大會,因此也是一個註定沒有結果的大會。胡錦濤說:既然很多問題不能達成一致,那麼過了60年「大慶」再說。

鼠肚雞腸的江澤民一聽就妒火中燒,告訴周永康,決不能讓胡錦濤「輝煌」了。

「十一」閱兵,江要暗殺胡錦濤

中共「50年輝煌」在天安門閱兵的是江澤民,這是除毛鄧外的第三人,而胡任期中偏偏趕上「60年輝煌」。這讓妒忌心極強、又有幻覺幻聽的江澤民一想到那個「同志們好」「胡主席好」的閱兵場面就心如刀絞。江一直想阻止這次閱兵,但最後中央決定還是要大辦,說要「揚我國威」,江找不出更合適的藉口,只好作罷。

江認為要想讓胡錦濤同意讓位,簡直是不可能的,搞暗殺倒一勞永逸。江當政期間曾單獨或與曾慶紅配合,多次暗殺胡錦濤,但都未遂。江認為「十一」閱兵是個非常難得的機會。這次不成功,以後就更困難了。

胡錦濤此次閱兵非常謹慎,北京重要地區,如天安門及其附近都安排上自己人擔任安全警衛,讓周永康插不上手。江命令周永康:不管用什麼辦法,得給我把天安門安全保衛的權力拿到手!

於是,光天化日之下,北京近來頻頻發生鬧市區大刀濫殺民眾事件,甚至殺到外國人頭上,北京現在戒備森嚴的象個鐵桶,滿街都是周永康治下的武警和便衣。

周永康在北京耍大刀

四中全會從9月15日至18日,會議開了一半,周永康就施行他們的計劃了。

**17日上午10時的提包炸藥

17日上午10時,在天安門紀念堂西側馬路一穿著黑衣、服飾講究女子從臨時廁所出來,被警察攔住盤查。經警察初步檢查,大驚失色並驚叫,隨後女子被警察架到警車上。隨即打電話,緊跟著大批勘查警察,特警,陸續趕到,滿載武警的軍車前來再增援。警察還故意對圍觀的人說;這不是演習,這是真的!

天安門警察、武警、特警按緊急處置方案,緊急調動附近武警封鎖現場。拉起警戒線,隨後大批武警跑步支援。之後,公安勘探車、特警勘探車,帶大批防爆儀器趕來,高級警官也迅速趕到現場。

女子被帶車上後,車子並沒離開,勘察警察和高級警官現場審訊她,大批武警在四周警戒,勘察警察在原地搜索什麼。

最早看見的遊客,小聲告訴其他遊客:黑衣女人接受檢查時心態很好。倒是警察慌了手腳,說發現黑衣提包裏面有炸藥後,呼叫時說話有點哆嗦了。

這個攜帶炸藥的黑衣女人從臨時廁所出來就被警察攔住盤查,「心態很好」是不是非常反常?

** 前門步行街大柵欄四死八傷

前門步行街大柵欄是與王府井大街幾乎一樣繁華和擁擠的街道,大柵欄緊靠北京天安門廣場,選擇這個地點製造殺人案,周永康認為再合適沒有了。

四中全會期間,9月17日上午10時天安門紀念堂西側馬路發現提包炸藥,這是個序曲。晚上,緊靠天安門附近的著名商業街前門大柵欄發生了嚴重的持刀傷人血案,當場造成兩死12傷,到了醫院又死了兩個,其他人傷勢如何,沒有媒體報導。這麼大的命案,新華網9月17日居然發布簡短消息,說「兩位死者是保安人員。持刀傷人的男子叫張健飛,46歲,目前已被捕。」然後無下文。報導說,周永康出現在事故現場。

北京居民說,今天北京全城似乎進入戰爭狀態,大街路口到處是持槍武警和特警,裝甲車也停在路口。尤其前門和天安門一帶,原定下午4點開始交通管制,天安門地區從早上9點就提前戒嚴。在天安門周圍,很多街道都攔起來了,那裏幾乎成了隔離帶,現在坐車特別難。此次交通管制範圍已經擴大到東五環,長安街沿線管制範圍從四惠橋、大望橋等逐漸向西延伸到建國門橋、復興門橋。天安門廣場周邊商業網點停業。讓商家急的跳腳罵。

前門和天安門一帶到處是持槍武警和特警,北京心臟的管制權不知不覺的跑到周永康的手裏。

** 殺個外國人讓影響面大些

殺人兩天之後,奇怪的是前門大街又出現殺人事件,這次殺的是外國人,「殺個外國人讓影響面大些」。

四中全會閉幕那天,9月19日星期六早上約11點,天安門南側前門大街「全聚德烤鴨店」分店門口又發生一起持刀紮人案件,據稱一名三十多歲男子無緣無故將刀架在一位法國老太太脖子上,旁邊有一外國老伯和小孩,可能是此老太太的家屬。目擊者看到躺在地上的外國老太太被捅成重傷,大出血,生死不明。警方拒絕透露相關處理情況。

下午約三點,記者致電前門大街派出所詢問當天早上捅人案件的處理情況,警察回應說:「我不能回答!對不起,再見啊。」

又是「天安門」,又是「前門大街」,還是持刀紮人,從國人殺到外國人,而且在大白天。

** 北京公交車長能耐了──自燃

殺外國老太太後,又是一個兩天之後,21日晨6時許,北京一輛十七路公交車由南向北行駛到北京市崇文門外大街蒲黃榆路口北側約二百五十米處,發生車輛自燃事故。司機立即靠邊停車,迅速用滅火器進行撲救,並撥打報警電話。當時,由於火勢太大,車輛被全部燒毀,車體只剩下黑乎乎的框架,後被移走。車上僅有一名司機和一名售票員,沒造成人員傷亡。

胡錦濤極力強調維穩,但周永康選擇北京最繁華地段連續製造血案,目地就是要控制「十一」閱兵式的警衛權。

王樂泉在新疆配合江周行動

「7•5」事件後,胡錦濤頻頻派人去新疆,並且撤換了烏魯木齊市委書記,這讓王樂泉明顯感到自己仕途上的危機,於是他再次表示對江澤民的效忠,並與周永康一拍即合,準備聯手挽回頹勢。

前幾日,王樂泉命令把一名因參與烏魯木齊「7. 5」事件被捕入獄的霍城縣維族男子故意毆打致死,不僅如此,還特意把傷痕累累的屍體主動還給死者家屬,並要求他們「立即」將屍體埋葬。其後,霍城縣維族人到死者家裏,看到慘不忍睹的屍體,全縣維族人深受刺激、憤怒異常,19日晚至20日與當局對峙;於是王樂泉有了藉口,馬上命令把霍城全面戒嚴及封鎖,並停止供電,並調動軍隊進入該縣,準備大規模屠殺。

新疆自7月初以來到如今,幾次三番後還是沒有維穩,這成了胡錦濤的一塊大心病。王樂泉故意在「大慶」前夕火上澆油、製造事端,就是要讓胡錦濤晚上睡不成覺。

胡錦濤不在北京的日子

9月21日,胡錦濤抵達紐約出席聯合國氣候變化峰會、第64屆聯合國大會一般性辯論、安理會核不擴散與核裁軍問題峰會。之後,他將出席在匹茲堡舉行的二十國集團領導人金融第三次峰會。陪同他去的是他所倚靠的王岐山、令計劃、王滬寧、戴秉國等。這些人心情沉重,沒有一絲笑容,他們的心依然留在北京,為那些解不開的政治方程式而苦惱。

胡錦濤離開了北京,江高興的說:機會到了。

「十一」閱兵式,江胡將有一場地下生死肉搏戰。△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