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澤東在中共神壇上豎起中指(1)(多圖)
 
林立
 
2008-6-29
 

這個“遵義會議”雕塑,毛被擺在中間顯著位置,完全在篡改歷史。
遵義會議沒確定毛的領導地位,會後毛耍手腕,才得到張聞天的
“幕後操縱人”這麼一個地位。

【人民報消息】中共為了樹立毛澤東的威望,就篡改黨史,把1920年8月中共建黨,推遲到1921年7月1日。實際上中共建黨時,毛還是黨外人士。那時中共創始人都是資深的馬克思主義者,他們是:陳獨秀、李漢俊、陳望道、沈玄廬、俞秀松、李達、施存統和邵力子。黨在1921年召開的第一次會議,毛不過是其中一位代表而已,離總書記的位子還相當遙遠。

遵義會議沒確定毛的領導地位

2005年9月28日,在德文版《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出版之際,德國之聲記者採訪了張戎,張戎說:我以為寫毛傳不會很難,可能幾年時間就夠了。我以為我對毛澤東相當了解。我沒有想到會有那麼多跟我們現在所知道的歷史截然不同的東西。長征中間還有一點使我非常吃驚的,就是,遵義會議上並沒有確定毛澤東的領導地位,不象中共黨史上所說的那樣。

中共黨史上說,1935年1月,中共中央在被國民黨追剿途中,也就是被中共稱為「長征」時,15至17日在遵義召開了擴大會議。出席會議的政治局委員有毛澤東、張聞天、周恩來、朱德、陳雲、博古,候補委員有王稼祥、劉少奇、鄧發、凱豐(何克全),還有紅軍總部和各軍團負責人劉伯承、李富春、林彪、聶榮臻、彭德懷、楊尚昆、李卓然,以及中央秘書長鄧小平。李德及擔任翻譯工作的伍修權也列席了會議。黨史說,「遵義會議」樹立了毛澤東在黨內的領導地位。

真實情況是,毛澤東在遵義會議以後耍手腕,才得到張聞天的「幕後操縱人」這麼一個地位。

前中共總書記向忠發不稱職

中共在毛之前到底有多少個總書記,並不是今天要論述的重點,不過今天要提到的是其中一位前中共總書記向忠發。向忠發跟一位頗有姿色的妓女楊秀貞姘居,並慷慨的把黨的經費,交給楊秀貞享用,這些黨都知道,但黨從來不過問。共產黨的口號就是共產共妻,而且「死的重於泰山」的張思德就是燒鴉片時磚窯倒塌砸死的。吃喝嫖賭毒無惡不做沒關係,只要一心跟黨走。


前中共總書記向忠發。
1931年,向忠發被國民黨中統盯上,中共中央考慮到向忠發的處境已很危險,決定要他趕緊離開上海,前往江西中央蘇區。臨走前夕,黨的總書記向忠發說無論如何要見楊秀貞一面。他說:“不見不走!”中共中央負責人跟他說定:“見一面馬上就走,不能在外過夜,以免有危險。”

結果,向忠發在1931年6月21日上午來到楊秀貞那裏,待了一天還過了一夜才走。第二天清早,當他來到靜安發寺英商的“探勒”汽車行叫出租汽車時,忽地一群人一擁而上,把他逮住。被捕後的第三天,6月24日,便被押上刑場處決了。

和毛澤東相比,向忠發太兒女情長了,註定當不了共產黨的領袖級人物。「領袖」是什麼?就是「領子」、「袖口」的簡稱,衣服哪裏最臟,當然是「領、袖」了,那裏不但要多使肥皂,而且要狠命搓,才能乾淨。所以,「中國人民的偉大領袖」毛澤東是最骯髒的。

「紅太陽」不僅白天放光

毛澤東一生中到底染指多少個女人,沒有人能計算的了。尤其是中共當政以後,毛喜歡哪個女人,哪怕她的丈夫會見時也在場,卻被打發回家,到第二天才知道,老婆被「紅太陽」照了一個晚上。

有的被寵幸者不但自己被紫外線來回照射,還把自己的姐妹、姑嫂都一起叫上,共享陽光。這從延安窯洞到中南海已經不是什麼秘密了,但手捧「紅寶書」的憤青們是絕對不能讓其知道的,他們知道了,會把泄密者舉報出去,說其誹謗「偉大領袖」。毛的私人醫生李志綏就是因為泄密,移居美國也未逃魔掌。

毛澤東在中共神壇上屢屢豎起中指,最先發現的是毛的第二任妻子楊開慧。楊家在當地很有名,是望族。據《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中記載,1901年,比毛小8歲的楊開慧出生在長沙城外一個田園詩般的村子裏。生下不久父親楊昌濟留學去了日本、英國、德國,一去十多年,出身書香人家的母親把她撫養長大,從小嬌弱易感的開慧出落成一個既感情纏綿又落落大方的閨秀。1913年春天,楊開慧12歲時,父親從國外回來,帶來了歐洲的生活方式。男學生來訪時,開慧也同他們一起用餐說話。這在當時非常罕見。美麗優雅的開慧常率直的發表見解,讓男學生們大為傾倒。這些學生中就有毛澤東。

楊昌濟對毛非常欣賞,並向當時很有影響力的人,例如章士釗等,極力推薦保舉。 1918年,楊先生去北大任教,毛第一次到北京時曾住在他家。那時開慧17歲,毛25歲,毛很喜歡她,她卻沒反應。1920年1月,楊昌濟去世。剛好毛第二次到北京,同開慧朝夕相處,開慧終於愛上了毛。雖然她的思想非常歐化,但卻像一個矜持的淑女,沒有吐露心聲。不久他們分開了,她護送父親的靈柩回長沙,進了教會學校。別離使她確認自己的愛是天崩地裂的。她寫道:自從我完全了解了他對我的真意,從此我有一個新意識,我覺得我為母親而生之外,是為他而生的,我想像著,假如一天他死去了,我的母親也不在了,我一定要跟著他去死!

楊開慧愛毛至死不渝,而毛的愛不屬於任何一個女人,他只愛自己,而且要求他喜歡的女人們都能無條件的滿足他的生理衝動,這一點是開慧絕對想不到的,開慧追求的是雙方「百分之百的擁有和給予」。

回長沙後,毛住在他任主事的師範附小,開慧常常去看他,他要求開慧留下來過夜,但並不許諾與之結婚。在那個年代女人的貞操是非常重要的,洞房花燭夜如果新娘不是處女,不但被休回家,而且娘家在當地也抬不起頭來。毛從未替開慧的未來考慮,他考慮的是自己的需要。

1920年11月26日,毛給朋友的一封信中宣布:「我覺得凡在婚姻制度底下的男女,只是一個『強姦團』,我是早已宣言不願加入這個強姦團的。」毛鼓吹組成「拒婚同盟」,說:「假如沒有人贊成我的辦法,我『一個人的同盟』是已經結起了的。」

毛不想對家庭負責、不想對把自己身心、一生都交給他的女人負責,他要求別人無條件為他付出,卻還用冠冕堂皇的理論為自己極端的自私和虛偽辯護。

開慧終於同意留宿,留下過夜意味著她整個的人都獻給了毛。但毛還繼續有著別的女朋友。最親近的是陶斯詠,一個喪夫的教師,比毛小三歲。開慧發現了,痛不欲生。她這樣描述自己的感覺:「忽然一天一顆炸彈跌在我的頭上,微弱的生命,猛然的被這一擊幾乎毀了!」然而她此時已經離不開毛,所以唯一解決的辦法就是原諒他。

開慧為了約束住毛,就搬來與毛同住,1920年底,開慧19歲,他們結了婚,沒有任何正式文件,甚至連結婚儀式都沒有舉行。在教會學校看來,這簡直是傷風敗俗,於是她被開除了。

開慧與毛結婚的代價還僅僅是開始,婚後不久,毛變本加厲,又發展了兩個新的性伴侶,顯而易見,毛追求的不是感情,而是希望牲畜般的衝動得到滿足,當然還有個不可或缺的附加條件:這個時刻不能總對著一張固定的臉。

讓開慧最心痛的是,兩個插足者之一竟然是自己的表妹!毛從來沒有顧及過妻子的感受,結婚不到10年,毛用刀在開慧裂開又愈合、愈合又裂開的心靈傷口上不間歇的攪動。

為求新歡,毛借刀殺人


毛和賀子珍同居時,楊開慧帶著
三個兒子在監獄裏。
終於有徹底了結的一天,為毛生了三個兒子,29歲時為毛所累,開慧被槍斃。那是1930年的事。

張戎著書寫道:1930年2月,「一弟」楊開明被捕槍決,埋在老屋後面。幾個月後,開慧也走上刑場。毛澤東圍攻長沙時,沒有做任何努力把她跟孩子送走,或者提醒提醒她。這其實很容易辦到:開慧的家就在毛去長沙的路上,而且毛在長沙城外待了整整三個星期。但即使是這樣的舉手之勞他也沒有去做。

中共黨史中有一個重要史實,近來被崇拜者無意發現:毛澤東和18歲的賀子珍結婚時,29歲的楊開慧與毛的三個親子還在監獄裏受苦!

這不禁讓人想起毛的二子毛岸青1997年回板倉舊居為媽媽掃墓時,含淚在簽名簿上寫下「楊岸青」三個字,看來是有原因的。對於父親,54歲的毛岸青在1977年去韶山時,看到熟悉的景物才想起一件與「父親」有關的灰色故事:小時候自己打碎了一個瓷杯,遭父親訓斥。

2007年3月23日凌晨4時20分,84歲的毛岸青在北京去世,這下他可以回到日夜思念的母親身邊去了,一生中真心疼愛他、關心他的只有母親。△

(待續)

(人民報首發)

新唐人2008年全世界系列大賽公告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