臉又歪了!老江目前對付胡溫換新招兒
 
姜平
 
2008-6-17
 
【人民報消息】最近,不知怎麼回事,老江的臉又出現「盆地」,凹下去一塊,連帶著嘴也歪向一邊。江澤民急,醫生們不急,他們說,「您老別急,別急,過些日子興許就突然自己起來」。回過頭來,他們說,「真絕了,四川地震還有停的時候,他的臉比地震還熱鬧,一會兒這邊起那邊落,一會兒那邊起這邊落,連個病名都起不出來,連聽都沒聽說過,怎麼治啊。」

都這樣了,老江還坐在家裏指揮著一個新行動:挑撥胡溫關係,讓他們倆掐架。

六四後,江曾「惦記」溫家寶

踩下趙紫陽,踩著六四學生們的屍骨,那個在上海賓館外給李先念外室披雪送生日蛋糕的江澤民,登上了總書記的寶座。

至今,誰也不會忘記那張前中共中央總書記、總理趙紫陽最後公開露面的圖片。1989年5月19日, 由時任中共中央辦公廳主任溫家寶陪同,趙紫陽於凌晨4時50分前往天安門廣場,拿著喇叭,對學生發表了發自肺腑的感言,含淚說自己來晚了,請絕食的學生保重身體。

當時每個人看圖片時都只關注趙紫陽,沒人會注意站在他身旁的人,儘管溫家寶當時的職位已經不低了,但沒幾個人認識他。

當時有兩個人對這位中央辦公廳主任非常「感冒」,一個是江澤民,一個是曾慶紅。他們知道這個時候陪著趙紫陽去天安門等於是給自己仕途埋炸藥。結果趙下去了,趙的幕僚進去了,鄧小平沒把溫家寶搞下去,這成了江曾的一塊心病,怕溫家寶會成了氣候。

江:要玩兒死胡錦濤,必須除掉溫家寶

曾慶紅派人長期秘密監視、竊聽、調查溫家寶,都竟然抓不到把柄,這讓江澤民惱怒萬分,決定使用對付電影明星劉曉慶的那一招兒。

1989年秋,這個初進鄧小平家,見鍋爐工的孩子也點頭哈腰的前上海市委書記江澤民,見到了夢中情人、大明星劉曉慶,先是討近乎「請教電影藝術」,後索愛受挫,於是鼠肚蛙腸的江妒火中燒,決定要「讓她無立錐之地」。

1990年,江摟上了長的和劉曉慶有幾分像的宋祖英,但江依然對沒吃到口的劉曉慶耿耿於懷,江的人生邏輯是:「我得不到,就把她毀了,誰也別想得到」。1993年江的地位穩固時,開始派人貼身跟蹤劉曉慶,並開始派人秘密調查劉曉慶的公司,發現找不到碴口,就派了一男一女兩個人假裝申請工作,順利進到劉曉慶的公司當會計,在裏面開始做假賬。公司法人劉曉慶自己從來不經手公司業務,她哪裏知道已經當上中共總書記、國家主席和軍委主席的江澤民還「惦記」著她呢。那個女人後來揚言「從進公司第一天我就開始做記錄」。到1996年,積累了三年的問題賬面,整劉曉慶的條件成熟了,那個男人跳出來,揚言告劉曉慶,媒體炒作到120度,劉心裏還踏踏實實的毫無知覺,2002年6月20日,劉曉慶終於進去了。進去後還沒有審理,居然有人把她的近20套房產以三分之一價格給大削價處理了。

對於溫家寶,江澤民更是絕不放過,因為鄧小平隔代指定了接班人胡錦濤,江說:「要玩兒死胡錦濤,必須除掉溫家寶」。總理這個位子要能擺上自己人馬,陰壞使在暗處,黑鍋都讓胡錦濤背著,這樣自己還有希望捲土重來。伸出手指頭算算,總理這個重要位置江系人馬一個都上不了架,把黃菊安排在副總理位置上,還遭到元老們的抵制,最後江只好捏著鼻子同意溫家寶上,條件是讓黃菊當副總理。但是江澤民從來也沒有放下除去溫家寶的念頭。

這把火玩兒到政治局最後還得熄

2002年十六大召開之後,政治局後補委員曾慶紅被越級提拔為政治局常委,給江澤民攝政了那麼多年,終於有了一個正式的政職「國家副主席」,離胡錦濤的位子半步之遙,這讓曾慶紅整天考慮這半步怎麼能變成零距離。

曾慶紅發現,沒有任何貪腐行為的溫家寶是主要障礙,溫家寶得民心,人家會說是胡錦濤領導的好,況且老傢伙們都看著胡錦濤比自己順眼,所以打掉溫家寶顯然是抄近路。

於是,江曾利用民眾恨貪官的心理,從十六大後就有計劃的在海外網絡上匿名給溫家寶的兒子和妻子散布謠言。作者匿名,一直是匿名,持續不斷的進行……,轉載,到處轉載,直到時機成熟,命令黃菊拿到政治局會議上去,要求溫家寶做檢討。把溫家寶氣的住院兩天。直到十七大前,中央公開發表聲明,說經過調查,溫家寶兒子、妻子是清白的。可見這把戲玩兒的有多火。

江要借四川地震這把火燒死胡溫

四川強震,江緊急命令:「一定按兵不動,借四川地震這把火燒死胡溫。」

5月12日,溫家寶在地震後一小時趕赴災區,在實在調動不了軍隊的情況下,民間的自發力量發揮了作用,軍隊再不動,這把火可就燒到自己人頭上了,這讓江沮喪異常。

於是,周永康和郭伯雄按照江的吩咐,動是動,但只給人,不給工具,「讓姓溫的小子急死、哭死也白搭!」

無奈之下,軍委主席胡錦濤5月16日趕赴四川,一方面給溫家寶打氣,一方面去告訴郭伯雄等軍隊將領:「我現在還是軍委主席,我任命溫家寶當救災總指揮,你們必須得聽他的。誰不聽,最後追究責任,誰自己負責。我就說到這兒。」

儘管胡錦濤這樣說了,但江要求死頂,雖然一些部隊去到災區,但還是赤手空拳,儘管媒體大力宣傳軍隊如何用血肉之軀救災,但更多的怒火指向周永康和郭伯雄等江系人馬,說他們「殺人不見血,該殺」。現在四川地震的餘震還沒有結束,已經證明江失敗的很慘。

挑撥胡溫是目前最新方案

妒忌心極強的江澤民發現,國人心目中對溫家寶的好感已經很牢固了,元老們對溫家寶的信賴也越來越強了,想把他拉下去真是越來越難。

周永康說:「我耳朵裏塞進去的都是說溫家寶這小子怎麼怎麼好,他媽的,真想宰了他!」

江突然嗅到了什麼,問:「你妒忌他了?」

「誰稀罕妒忌他啊!」

江說:「別說你妒忌他,我心裏都不那個……,你說,胡錦濤就一點兒都不妒忌他?」

「分裂他們,好,好,現在正是時候。」豬腦子周永康興奮的大叫。△

(人民報首發)

新唐人2008年全世界系列大賽公告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