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伯雄該殺!政治局會議唯一落實的一件事(多圖)
 
蕭良量
 
2008-6-12
 

延誤搶救,就是有意殺人!

【人民報消息】在中共政權建立初期,沒有人知道它的核心層發生了什麼事情,也沒人往那裏去想,毛澤東的「老三篇」,民眾都必須得會背,誰也想不到老毛天天在幹著為了鞏固自己的權力而殘害中國老百姓的事。

中國的災星毛澤東

毛的父親毛貽昌生於一八七○年,毛是第三個兒子,但卻是第一個活下來的。為了求菩薩保佑他不再夭折,毛的母親到處燒香拜佛,還吃上了觀音齋。毛取名澤東。“澤”在十八世紀毛氏族譜初修時,就定為他這一輩的輩名。澤東是施光澤於東方的意思,但卻給中國人民帶來了無盡的災難。

毛澤東,這個主宰世界四分之一人口命運數十年、玩弄權術、導致八千萬中國人在和平時期死亡的中共最高統治者,出生在湖南省湘潭縣韶山這個普通農民家庭。那是一八九三年十二月二十六日。

母親溫和寬容,從不訓斥毛。而毛與之水火不相容的父親只不過是望子成龍罷了。父親責備他懶惰,他竟敢頂嘴說父親年長,應該多幹。毛的行為完全違背了中國古訓,在當時人的眼裏,這是個不孝的子孫。


1966年8月18日,老毛鼓動宋任窮
女兒宋彬彬“要武”!
在張戎的《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書中這樣記載:一天,父子倆當著許多客人的面吵了起來,毛後來說:「父親當眾罵我懶而無用,這一下激怒了我。我回罵了他,接著就離家出走。我母親追著我想勸我回去,父親也追上來,邊罵邊命令我回去。我跑到一個池塘邊,並且威脅說如果他再走近一步,我就要跳進水裏……我父親就軟了下來」。一次,毛講完這個故事,笑著說出他的結論:「他們都怕失去兒子,這就是他們的弱點。攻其弱點,就能取得勝利!」

「攻其弱點」是毛澤東玩弄了一生的武器,連他的老大哥斯大林都搞不過他。毛不僅害死了身邊幫他建立政權的人,而且利用人性中保護自己的弱點,在中國搞「揪出一小撮」的人整人的運動,每七、八年再來一次,每次都是揪出5%。這樣為保自己不在少數被整的人中,人人扭曲人性,傷害他人,回過頭來看一看,其實每個人都輪流被「觸及靈魂」。

毛澤東,這個被中共吹捧為「紅太陽」的暴君最不珍惜的就是百姓的命,1954年湖北省一帶發生特大洪水,當時為防止洪水吞沒武漢,中共下達了將水引入荊州的命令,在荊州開了水路,卻不通知被淹區。結果慘劇發生,霎時間荊州一帶的農田和農家全部被洪水淹沒。中共只報導如何控制了洪水吞沒武漢,卻絕對禁止報導數萬名百姓被洪水沖走,屍橫遍野的慘景。

不服從溫家寶命令

在中國共產黨的統治下,軍隊是這個獨裁黨的御用軍隊,是鎮壓人民鞏固其政權的武器,所以,在中共眼裏,軍隊是沖是殺,官兵是生是死,都以黨的利益為最高原則。人民的生命在中共眼裏沒有任何價值。

以前的不說,中共在5月12日的8級大地震的處理中,又一次說明了,無論哪個人當權,中共的本性決不會改變,誰要試圖改變,那麼就群起而攻之。


溫家寶在唐家山堰塞湖壩上
實地察看排險情況。
四川地震前,手銬奧運火炬正在國內傳遞,為此政治局兩次否決了溫家寶要求把地震預報傳達下去的建議。無奈之中,溫家寶準備了隨時待命的飛機,5月12日下午2點28分地震後一小時起飛前往四川,幾小時後,趕往地震較為嚴重的都江堰市坐陣指揮。到了災區,才會知道災情有多嚴重,而豆腐渣工程更使傷亡慘烈。面對壓在預制板下面孩子的呼救,溫家寶忍不住悲聲大起。

前幾年,臺灣大選前,中共總是渲染有最精良、最優秀的特種部隊,兩個小時之內就可以空降占領整個臺灣。那5月12日就趕快去戰勝四川地震吧,人命關天。不行,政治局裏有分歧,江派軍委副主席郭伯雄不同意,還需要時間討論研究。

胡錦濤召開政治局常務委員會緊急會議,別看平時江系人馬都盯著溫家寶的位子,這時候沒一個伸頭的,一致同意任命溫家寶為災難救助指揮部團長,幫一把的沒有,看樂子下絆子的倒大有人在。

當了災難救助指揮部團長,溫家寶隨後在地震現場召開的對策會議上,指示軍隊立即派遣號稱中共最精良、最優秀的特種部隊去震中一帶救援生還者,但江系人馬以安全為由拒絕服從溫家寶的命令,並中途離席,不辭而別。溫家寶對空軍指揮官說:你們是人民養活的,你們看著辦吧。

當時國務院救災指揮部提出,一定要在5月14日午夜前打通災區道路,並要求武裝部隊“全力以赴”把食物和藥品空投到災區。但時限到了,震後第3天(5月14日)特種部隊還未啟程,理由是「雨太大」。儘管不少市民都主動出來獻血支援災民,但工程兵部隊卻動作緩慢。

14日,郭伯雄自行組織軍隊開會布置任務,別說搶救災民了,連派去的軍人自己都吃不飽,而且不給他們應有的工具。郭伯雄真夠陰損壞的,人給你派去了,但什麼作用不起。毫無救生經驗也沒有救生工具的軍人個個淚流滿面,痛苦不堪。而專門訓練在極其惡劣的情況下發揮作用的特種部隊卻連個人影也沒有。

表彰陳光標泄露江系罪惡


陳光標從廢墟裏背出208個孩子!
5月12日四川地震時,江蘇黃埔再生資源利用有限公司董事長陳光標正在武漢開董事會,他立刻把董事會改成了抗震救災部署會。隨後陳光標從江蘇、安徽等地的總公司、分公司緊急調度六十臺大型機械,其中包括吊車、推土車、挖土機等大型機械。另外他還帶去了二十萬元現金、二百萬元支票。

12日下午2點28分地震,下午4點,陳光標已經把機械集結完畢,他的救援車隊開始向四川進發,隨行的還有公司組織的一百多名救災人員。進入四川後,一路上他們看到很多坍塌的房屋和逃難的災民。於是他們向災民發錢,一百元、二百元,「把錢用在刀刃上,只要災民需要,我們就發!」錢都著著實實的交到災民手裏,一分錢也沒有落入貪官污吏的腰包。

13日中午陳光標到達都江堰。看到溫家寶帶領的士兵很多都在徒手救援,救援機械奇缺。郭伯雄派去空帶著兩隻手的軍人交給溫家寶,真是罪孽啊!

於是,陳光標給部隊留下了大約二十臺機械車和四十名操作人員,然後帶著剩餘的四十輛車繼續向北川進發。途中一個山坳的路面全部被坍塌下來的泥石流掩埋了,陳光標當即指揮推土機開路,一個多小時後終於開闢出一條通道。就因為這條通道,後來成都某軍區的先頭部隊才得以順利通過。

成都某軍區的先頭部隊要由私人企業家指揮的推土機開路才到達災區?這說明成都軍區的先頭部隊不是遇到了無法克服的困難,而是軍委副主席、後勤部和成都軍區見死不救!


新華網記者:戰士們用手刨,在廢墟裏使勁刨!
連「南京首富」都排不上的陳光標只是個39歲的私人企業家,卻能在今年4月26日四川地震後被評為「中國首善」,並被授予「中國紅十字勛章」,而郭伯雄派遣軍隊,動用救援機械都是國家掏錢啊,但他卻服從江澤民的命令,眼睜睜的看著災民死去卻不肯動用救援機械物資。這簡直是有意殺人。

13日下午三點多,也就是地震發生36小時後,陳光標帶領的民間救援隊就已經從兩千里外的江蘇、安徽第一個趕到了受災最為嚴重的北川縣,其行動之迅速,遠快於掌握所有先進資源、以及離四川更近的中共救災軍隊。

一個民間團隊超過了軍餉嚇死人的正規軍,這說明什麼呢?說明中國沒有中共,中國人自己什麼都會搞的好好的。

哪裏有黨官哪裏出現新動向

五月二十三日上午,中辦、國辦召開電話緊急會議,通報在部分災區、地方已發生新動向和違法亂紀的情況。下面是黨官們的部份先進事跡:

(一)地方政府部門腐敗,侵占救災物資出售,發困難財;

(二)官商勾結,囤積貨物,哄擡價格,破壞市場秩序;

(三)導致災區民眾因分不到救災物資,集體抗議、示威,衝擊黨政機關;

(四)導致假冒政府部門、團體,騙取社會上捐款、捐贈物資,轉手出售圖利;

(五)導致社會緊張、人心恐慌、市場混亂。

溫家寶在會上還強調,要防止、要嚴肅處理、要以法嚴懲以下若干事件:

(一)抗震救災、重建的物資、資金被地方部門不當挪用、侵吞、貪污;

(二)抗震救災、重建期,幹部損害、侵占人民的利益和權利而引起矛盾激化、抗爭;

(三)抗震救災、重建期,政府部門、幹部指揮失當、瀆職,或用公款、救災款、重建資金揮霍、腐敗;

(四)政府部門、幹部虛報、偽造災情、安置人數、救災物資、款項等。

溫家寶救災面對六大問題

五月二十一日,震後第19天,溫家寶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討論部署當前抗震救災和經濟發展工作。官方估計經濟損失6000億,而人員傷亡的真實數字始終無法公布,怕國人激憤。

這是中央政治局、國務院自「五.一二」四川大地震以來,在北京、成都召開八次會議及兩次非公開的中央政治局常委會擴大會議、中央軍委擴大會議。

溫家寶在會上,就抗震救災各方面提出的八十多個問題和建議,歸納為六大問題和壓力;就經濟發展列出面對的五大突出矛盾和壓力。溫家寶就當前的抗震救災指出:接著可能發生局部甚至相當部分地區,人類社會目前難以預測到的自然災害,要做好一切準備。

會議唯一落實的一件事周永康不遵守


5月14日,綿竹漢旺中學學生家長在痛哭亡兒!
爭鳴雜誌透露,溫就抗震救災各方面提出了八十多個問題和建議,歸納為六大問題和壓力:(一)通往災區的道路、橋樑受到的損毀程度和搶修時持續發生餘震,造成困難;(二)北川周邊多個堰塞湖出現險情,如情況惡化,造成的災區面積、損毀程度,將十分巨大;(三)要總結、克服在抗震救災中出現的「亂」現象,要加強統一、強有力、科學性的領導和指揮;(四)傷病員、傷殘員人數多,面臨著消毒、抗菌、醫療器械嚴重短缺、傷科醫務人員嚴重不足,急需安裝的假肢更是緊缺;(五)數百萬人急需安置住房、臨時帳篷十分緊缺,臨時供水設施、衛生設施急需配套,防止發生災後大疫症;(六)受災嚴重創傷的數百萬人民,特別是因受災成了孤老、孤兒、孤殘人士在精神上、經濟上、生活上的醫治、安撫和安置工作,直接關係到以人為本、社會和諧、政局穩定。

溫家寶在會上列出要面對的五大突出矛盾和壓力:

(一)宏觀調控還是受到來自內部人為干擾、影響,必須進一步加強和改善(溫在會上說:中央決定對干擾、損害宏觀調控、影響全局的部門和有關領導,要點名、通報);

(二)物價上漲趨勢繼續,壓力很大、很沉重,特別是食品、肉類、交通;

(三)煤、電力、油的供應,出現供、需、市場價格間的矛盾尖銳化;

(四)政府財政支出會出現紀錄性超支,

(五)股市波動影響到經濟市場運作、人民切身利益、人心穩定。

針對這些問題,留學北韓的副總理張德江和江西地震時正摟著賓館女服務員跳舞的國務委員孟建柱提出一個中共解決問題的老辦法:「以法嚴懲,嚴打嚴罰」。

會上,很多人不同意在災難特別時期、用這種鐵腕手段壓制國人,說這樣一定會把失去親人的災民逼急了,使局勢加劇動蕩,所以否決了。

這是此次會議唯一落實的一件事,但會後周永康立即按照江的意思去布置「嚴懲嚴打嚴罰」了。△

(人民報首發)

新唐人2008年全世界系列大賽公告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