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胸中雄兵百萬”的毛原來一肚子狗屎(多圖)
 
林立
 
2008-6-25
 

1938年5月26日,毛澤東在延安大講特講《論持久戰》,
原來他的戰略戰術就是派遣特務、收買特務!

【人民報消息】中共有黨史研究室,有人終其一生就是埋頭在中共提供的書堆裏研究來研究去,其實那些資料都是假的。別的不說,僅僅中國共產黨在哪年成立的,都是假的,更不用說其它。

為捧毛,篡改黨生日

據《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透露說,1920年6月,毛澤東路經上海時,遇上了改變他終生的人:陳獨秀教授。陳這時41歲,是個極富魅力,但性情極為暴躁。那時毛對陳獨秀是仰視,毛曾在一篇文章中稱他為“思想界的明星”。那年毛去拜訪陳,正好,陳在籌組中國共產黨,但那時毛還沒表示信仰馬克思主義。毛離開上海後兩個月,1920年8月,中共成立。

張戎寫道:組建中共並不是陳教授的主意──也不是任何一個中國人的主意。這主意來自莫斯科。1919年,新生的蘇俄政府成立了“共產國際”(第三國際),以在全世界鼓吹革命,推行莫斯科的旨意。在中國,一項龐大的秘密計劃在8月付諸實行,旨在扶持起一個親俄的中國政府。此後三十年裏,莫斯科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軍火,最終使毛領導下的中共得以奪取政權。

1920年2月,布爾什維克奪取了中西伯利亞,打通了跟中國的陸地交通。4月,共產國際代表維經斯基(Grigori Voitinsky)來到中國。五月,共產國際在上海建立了據點,目的是“組建一個中國黨”。維經斯基向陳獨秀提出這個建議,得到了陳的同意。六月,維經斯基向莫斯科匯報說,陳將做這個新黨的書記,陳正在聯繫“各城市的革命者”。歷史證明,陳獨秀是中共的第一任黨總書記,而毛當時還沒摸到中共的邊,更不要說是中共黨的領導人。


陳獨秀和他主辦的雜誌《新青年》。
毛雖然不是創建者,但1920年7月,他開始為中共工作,不是因為崇拜陳獨秀,也不是因為什麼理想主義,而是因為毛實在太現實了,他不想吃苦,又需要一份像樣的收入。此時,陳獨秀讓毛在長沙開一間書店賣共產黨宣傳品,和陳主辦的雜誌《新青年》,《新青年》上開始刊登介紹列寧和蘇俄政府的文章。從那時起,共產國際便出錢贊助《新青年》。毛的任務是推銷《新青年》和其他宣傳品,同時也賣一般的書、雜誌。雖然毛還沒有信仰共產主義,但經營書店收入頗豐是毛求之不得的。

中共建政以後,把黨的生日定為1921年7月1日,這是為了把毛澤東粉飾成中共創始人, 共產國際的刊物和它派來指導“一大”的馬林(G. Maring)都權威性指出,中共是1920年,而不是1921年成立的。中共篡改中華民族的歷史還不算,還篡改自己的歷史,這個老規矩延續下去,江澤民篡改了父母、曾慶紅篡改了年齡、薄熙來篡改了文憑,……到今天,共產黨從上到下、從下到上,索性看見「真」字就怕。

毛的軍事天才原來是特工通風報信

中共建政以來,一直宣傳毛有軍事天才,不學自通,一打仗就嬴,把國民黨的王牌軍打的落花流水,蔣介石逃去了臺灣。毛也還真出了關於軍事方面的諸多論述,不少軍事專家還捧為經典,學來學去也學不明白,不知道毛胸中的百萬雄兵到底是怎麼形成的。


中共中央特務二科科長陳賡
《九評共產黨》倒是透露了一些,說中共早在國民黨當政時期就大搞特務滲透。其中被中共稱為地下工作的“前三傑”錢壯飛、李克農和胡北風,就是打入國民黨關鍵部門的特務。他們的真正領導者是中共中央特務二科科長陳賡。「錢壯飛任國民黨中央調查科主任徐恩曾的機要秘書和親信隨從,中華民國政府軍第一、第二次對江西的圍剿決策和情報,錢壯飛用國民黨中央組織部信函,經李克農親自送至周恩來手中。1930年4月,表面上由錢壯飛率領,實際上由陳賡領導,用國民黨中央調查科的證件和經費,在東北建立了一整套明屬國民黨、暗屬共產黨的雙重特務組織。李克農亦曾打入中華民國海陸空軍總司令部擔任譯電員,中共保密局負責人顧順章被捕叛變的急電就是被李翻譯後由錢壯飛送給周恩來的,免除了被一網打盡的下場」。

「在解放戰爭期間,中共情報戰線直達蔣介石身邊,國防部作戰次長、掌握國民黨調動軍隊大權的劉斐中將竟是中共地下黨。在被調動的軍隊自己還不知道時,延安就已經得到情報,並據此而擬好作戰計劃。胡宗南的機要秘書和親信隨從熊向暉,將胡宗南大軍進攻延安的計劃通報周恩來,以致胡宗南打進延安時,得到的只是一座空城。周恩來曾經說:『蔣介石的作戰命令還沒有下達到軍長,毛主席就已經看到了。』」(《九評共產黨》之二)

張戎經過反覆與當事人驗證,在《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裏,道出了一個讓蔣介石不能瞑目的內幕:毛澤東在蔣介石陣營裏安置了四個紅色代理人──邵力子、張治中、衛立煌,以及胡宗南;毛澤東贏得內戰勝利,他們裏應外合起了關鍵作用。

一諜臥底弄乾坤,兩軍勝負已先分


國民黨中將郭汝瑰是
中共間諜。
還有一位寶貝絕對不可不提,叫郭汝瑰,毛澤東的「胸中百萬雄兵」他一個人就占去五十萬。

郭汝瑰是四川銅梁人,畢業於黃埔五期,早年參加中共,後中共在抗戰中做縮頭烏龜,他就追隨國民黨抗日。在抗日戰爭中他作戰極其英勇,深受陳誠和蔣介石的賞識。

1937年抗戰爆發時,郭汝瑰作為42旅代旅長,參加了淞滬大會戰,他作戰勇敢,成為蔣介石心目中的「軍界精英」。隨後,郭汝瑰兼任九戰區軍官訓練團校官大隊的大隊長,後又調到國防研究院任委員,專門培養「全能將校」,中央訓練團團長蔣介石又任命他為訓練團副大隊長。

抗日戰爭勝利後,郭汝瑰已佩戴國民黨中將軍銜。不僅是掌管全國各軍師編製、裝備的軍務署署長,兼國防研究院副院長;而且以軍政部代表的身份,隨陸軍總司令何應欽前往芷江和南京,參加接受侵華日軍投降的儀式。


蔣介石被中共間諜搞垮。
如此出風頭的人物,中共豈能放過,更何況他還參加過中共,於是就派人常在他耳邊吹風,說國民黨政府太腐敗,馬列主義才是救國的唯一良方,讓郭汝瑰對共黨宣揚的共產大同世界又開始憧憬起來。於是郭汝瑰成為中共鉆到國民黨內的高級間諜,並多次和董必武見面,秘密接受中共黨員任廉儒的單線聯繫與指揮。

不久,郭汝瑰被提升至直接參與指揮作戰的國民黨國防部的作戰廳長,要經常向蔣介石提供作戰方案,定期到蔣介石官邸匯報戰況,聽取指令,有時還要隨蔣介石到各戰區視察,國民黨的全部作戰計劃、部署和行動,郭都及時送到了毛澤東手裏。

蔣介石十分器重他,回南京時也把他帶在身邊。在整個三年內戰期間,對他沒有一點避諱,郭汝瑰毫不動心,把國民黨作戰計劃的最高機密,源源不斷的通過任廉儒全部提交給共產黨,直到把蔣趕到臺灣。老蔣到臺灣後十分痛心的說:「沒有想到郭汝瑰是最大的共諜」。

為中共效力的後果


郭汝瑰回歸中共,天天淒風苦雨!
毛生性多疑,在中共建政後,對為他奪得天下的國民黨將軍郭汝瑰,只安排管「交通」,讓他在川南行署任副局長級別的「交通廳長」,這還不行,又誣陷他是國民黨潛伏下來的特務。接下來,廳長這活兒也沒有了,肅反、當右派、降職降薪發配到農場進行監督勞動改造、文革批鬥、抄家遊街,在各種運動中郭汝瑰沒落過一次,次次都是運動員。這樣才能封住他的口。

在這淒風苦雨幾十年的賤民生活中,郭汝瑰一遍遍的回想自己在國民黨軍隊中的輝煌,想到30多次親耳聆聽蔣委員長的講話和他對自己無比信賴的目光,那金戈鐵馬、淞滬大戰、冠蓋如雲、拜將封相的往事象電影一樣一幕幕回放,讓他悔恨落淚;自已冒著生命危險、把國軍對共軍作戰的最高機密全給了毛澤東,才使他登上皇帝的寶座,到今天功臣卻成了階下囚,他發覺真實的共產黨與自已心目中的共產黨簡直是天壤之別,毛澤東無法與蔣介石相提並論。

寫書談史實

1978年,總算給71歲的老人郭汝瑰一個說法,說「查實」他不是國民黨特務,滑稽吧?

這一年,清醒了許多的郭汝瑰在當年各方戰友的協助下編寫了兩本600余萬字的巨著《中國軍事史》和《中國抗日戰爭正面作戰戰記》,道出了一個歷史事實:「自1937年7月至1945年8月之間,中華民國政府軍發動大型會戰22 次,重要戰鬥1117次,小型戰鬥28931次。陸軍陣亡、負傷、失蹤321萬1419人。空軍陣亡4321人,毀機 2468架。國民黨是抗日的,蔣介石先生是抗日的」。

郭汝瑰所寫巨著的潛臺詞是:自詡「胸中自有雄兵百萬」的毛澤東其實只有一肚子狗屎。△

(人民報首發)

新唐人2008年全世界系列大賽公告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