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在中共神坛上竖起中指(1)(多图)
 
林立
 
2008-6-29
 

这个“遵义会议”雕塑,毛被摆在中间显著位置,完全在篡改历史。
遵义会议没确定毛的领导地位,会后毛耍手腕,才得到张闻天的
“幕后操纵人”这么一个地位。

【人民报消息】中共为了树立毛泽东的威望,就篡改党史,把1920年8月中共建党,推迟到1921年7月1日。实际上中共建党时,毛还是党外人士。那时中共创始人都是资深的马克思主义者,他们是:陈独秀、李汉俊、陈望道、沈玄庐、俞秀松、李达、施存统和邵力子。党在1921年召开的第一次会议,毛不过是其中一位代表而已,离总书记的位子还相当遥远。

遵义会议没确定毛的领导地位

2005年9月28日,在德文版《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出版之际,德国之声记者采访了张戎,张戎说:我以为写毛传不会很难,可能几年时间就够了。我以为我对毛泽东相当了解。我没有想到会有那么多跟我们现在所知道的历史截然不同的东西。长征中间还有一点使我非常吃惊的,就是,遵义会议上并没有确定毛泽东的领导地位,不象中共党史上所说的那样。

中共党史上说,1935年1月,中共中央在被国民党追剿途中,也就是被中共称为「长征」时,15至17日在遵义召开了扩大会议。出席会议的政治局委员有毛泽东、张闻天、周恩来、朱德、陈云、博古,候补委员有王稼祥、刘少奇、邓发、凯丰(何克全),还有红军总部和各军团负责人刘伯承、李富春、林彪、聂荣臻、彭德怀、杨尚昆、李卓然,以及中央秘书长邓小平。李德及担任翻译工作的伍修权也列席了会议。党史说,「遵义会议」树立了毛泽东在党内的领导地位。

真实情况是,毛泽东在遵义会议以后耍手腕,才得到张闻天的「幕后操纵人」这么一个地位。

前中共总书记向忠发不称职

中共在毛之前到底有多少个总书记,并不是今天要论述的重点,不过今天要提到的是其中一位前中共总书记向忠发。向忠发跟一位颇有姿色的妓女杨秀贞姘居,并慷慨的把党的经费,交给杨秀贞享用,这些党都知道,但党从来不过问。共产党的口号就是共产共妻,而且「死的重于泰山」的张思德就是烧鸦片时砖窑倒塌砸死的。吃喝嫖赌毒无恶不做没关系,只要一心跟党走。


前中共总书记向忠发。
1931年,向忠发被国民党中统盯上,中共中央考虑到向忠发的处境已很危险,决定要他赶紧离开上海,前往江西中央苏区。临走前夕,党的总书记向忠发说无论如何要见杨秀贞一面。他说:“不见不走!”中共中央负责人跟他说定:“见一面马上就走,不能在外过夜,以免有危险。”

结果,向忠发在1931年6月21日上午来到杨秀贞那里,待了一天还过了一夜才走。第二天清早,当他来到静安发寺英商的“探勒”汽车行叫出租汽车时,忽地一群人一拥而上,把他逮住。被捕后的第三天,6月24日,便被押上刑场处决了。

和毛泽东相比,向忠发太儿女情长了,注定当不了共产党的领袖级人物。「领袖」是什么?就是「领子」、「袖口」的简称,衣服哪里最脏,当然是「领、袖」了,那里不但要多使肥皂,而且要狠命搓,才能干净。所以,「中国人民的伟大领袖」毛泽东是最肮脏的。

「红太阳」不仅白天放光

毛泽东一生中到底染指多少个女人,没有人能计算的了。尤其是中共当政以后,毛喜欢哪个女人,哪怕她的丈夫会见时也在场,却被打发回家,到第二天才知道,老婆被「红太阳」照了一个晚上。

有的被宠幸者不但自己被紫外线来回照射,还把自己的姐妹、姑嫂都一起叫上,共享阳光。这从延安窑洞到中南海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但手捧「红宝书」的愤青们是绝对不能让其知道的,他们知道了,会把泄密者举报出去,说其诽谤「伟大领袖」。毛的私人医生李志绥就是因为泄密,移居美国也未逃魔掌。

毛泽东在中共神坛上屡屡竖起中指,最先发现的是毛的第二任妻子杨开慧。杨家在当地很有名,是望族。据《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中记载,1901年,比毛小8岁的杨开慧出生在长沙城外一个田园诗般的村子里。生下不久父亲杨昌济留学去了日本、英国、德国,一去十多年,出身书香人家的母亲把她抚养长大,从小娇弱易感的开慧出落成一个既感情缠绵又落落大方的闺秀。1913年春天,杨开慧12岁时,父亲从国外回来,带来了欧洲的生活方式。男学生来访时,开慧也同他们一起用餐说话。这在当时非常罕见。美丽优雅的开慧常率直的发表见解,让男学生们大为倾倒。这些学生中就有毛泽东。

杨昌济对毛非常欣赏,并向当时很有影响力的人,例如章士钊等,极力推荐保举。 1918年,杨先生去北大任教,毛第一次到北京时曾住在他家。那时开慧17岁,毛25岁,毛很喜欢她,她却没反应。1920年1月,杨昌济去世。刚好毛第二次到北京,同开慧朝夕相处,开慧终于爱上了毛。虽然她的思想非常欧化,但却像一个矜持的淑女,没有吐露心声。不久他们分开了,她护送父亲的灵柩回长沙,进了教会学校。别离使她确认自己的爱是天崩地裂的。她写道:自从我完全了解了他对我的真意,从此我有一个新意识,我觉得我为母亲而生之外,是为他而生的,我想像着,假如一天他死去了,我的母亲也不在了,我一定要跟着他去死!

杨开慧爱毛至死不渝,而毛的爱不属于任何一个女人,他只爱自己,而且要求他喜欢的女人们都能无条件的满足他的生理冲动,这一点是开慧绝对想不到的,开慧追求的是双方「百分之百的拥有和给予」。

回长沙后,毛住在他任主事的师范附小,开慧常常去看他,他要求开慧留下来过夜,但并不许诺与之结婚。在那个年代女人的贞操是非常重要的,洞房花烛夜如果新娘不是处女,不但被休回家,而且娘家在当地也抬不起头来。毛从未替开慧的未来考虑,他考虑的是自己的需要。

1920年11月26日,毛给朋友的一封信中宣布:「我觉得凡在婚姻制度底下的男女,只是一个『强奸团』,我是早已宣言不愿加入这个强奸团的。」毛鼓吹组成「拒婚同盟」,说:「假如没有人赞成我的办法,我『一个人的同盟』是已经结起了的。」

毛不想对家庭负责、不想对把自己身心、一生都交给他的女人负责,他要求别人无条件为他付出,却还用冠冕堂皇的理论为自己极端的自私和虚伪辩护。

开慧终于同意留宿,留下过夜意味着她整个的人都献给了毛。但毛还继续有着别的女朋友。最亲近的是陶斯咏,一个丧夫的教师,比毛小三岁。开慧发现了,痛不欲生。她这样描述自己的感觉:「忽然一天一颗炸弹跌在我的头上,微弱的生命,猛然的被这一击几乎毁了!」然而她此时已经离不开毛,所以唯一解决的办法就是原谅他。

开慧为了约束住毛,就搬来与毛同住,1920年底,开慧19岁,他们结了婚,没有任何正式文件,甚至连结婚仪式都没有举行。在教会学校看来,这简直是伤风败俗,于是她被开除了。

开慧与毛结婚的代价还仅仅是开始,婚后不久,毛变本加厉,又发展了两个新的性伴侣,显而易见,毛追求的不是感情,而是希望牲畜般的冲动得到满足,当然还有个不可或缺的附加条件:这个时刻不能总对着一张固定的脸。

让开慧最心痛的是,两个插足者之一竟然是自己的表妹!毛从来没有顾及过妻子的感受,结婚不到10年,毛用刀在开慧裂开又愈合、愈合又裂开的心灵伤口上不间歇的搅动。

为求新欢,毛借刀杀人


毛和贺子珍同居时,杨开慧带着
三个儿子在监狱里。
终于有彻底了结的一天,为毛生了三个儿子,29岁时为毛所累,开慧被枪毙。那是1930年的事。

张戎著书写道:1930年2月,「一弟」杨开明被捕枪决,埋在老屋后面。几个月后,开慧也走上刑场。毛泽东围攻长沙时,没有做任何努力把她跟孩子送走,或者提醒提醒她。这其实很容易办到:开慧的家就在毛去长沙的路上,而且毛在长沙城外待了整整三个星期。但即使是这样的举手之劳他也没有去做。

中共党史中有一个重要史实,近来被崇拜者无意发现:毛泽东和18岁的贺子珍结婚时,29岁的杨开慧与毛的三个亲子还在监狱里受苦!

这不禁让人想起毛的二子毛岸青1997年回板仓旧居为妈妈扫墓时,含泪在签名簿上写下「杨岸青」三个字,看来是有原因的。对于父亲,54岁的毛岸青在1977年去韶山时,看到熟悉的景物才想起一件与「父亲」有关的灰色故事:小时候自己打碎了一个瓷杯,遭父亲训斥。

2007年3月23日凌晨4时20分,84岁的毛岸青在北京去世,这下他可以回到日夜思念的母亲身边去了,一生中真心疼爱他、关心他的只有母亲。△

(待续)

(人民报首发)

新唐人2008年全世界系列大赛公告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