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是對黃老的聲明倍感驚詫
 
辛菲
 
2008-6-13
 
【人民報消息】今天看到中國知名文人黃河清先生的文章,讚頌法輪功學員在法拉盛事件中的表現,“面對血腥的鎮壓、死亡的威脅”時,“智慧、理性、和平地堅決抗爭”,“其真善屹立於天地間,垂青於千秋萬世!”。他同時在文末聲明退出中共的少先隊組織,並敦請友人們退出中共的各種組織。

雖然自5月17日法拉盛事件以來,不少中國人在了解真相之後聲明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但筆者還是對黃老的聲明倍感驚詫。久未聯絡,撥通電話,黃老的聲音還是一如從前般健朗、明亮,他很高興老朋友來電問候,雖已年過六旬,但仍思維敏捷,語氣語調充滿了年輕人般的生機和愉悅。

黃老現居西班牙,素喜清靜,行事低調,筆耕不輟。黃老多年來謝絕所有媒體的採訪,他謙稱自己“上不了檯面”。果不其然,黃老今天一如既往的婉拒採訪,笑稱作為朋友隨便聊聊可以,你要寫文章,自有自由,文責自負。我相信你一定會實事求是。

對於筆者稱讚他昨天發表的文章,黃老謙虛的表示,“你們做得好,我算不了什麼!”,“你們真不容易!”,“這是一個關鍵的時刻。你們在前頭走,我們在後頭應該吶喊,能做的也僅此而已,這也是一種良心的安寧。”

在半個鐘頭的談話中,黃老始終保持著一種中國傳統文人睿智、謙和的特質。不過談到法拉盛事件時,黃老的話語略有些激動:“法拉盛事件給我一個最深刻的觸動,就是法輪功首先依靠了自己,自己信自己、自己救自己,而沒有首先去訴苦、去哀求國際社會、政要。國際社會的力量固然重要,但是自己的力量更重要。自己站起來了,才是真正站起來了。”

他說,“中國人多少年來都在求別人,求洋人、求共產黨、求毛澤東、求鄧小平……,而法輪功學員雖然跟國際間的聯繫廣泛、深入,但首先還是依靠自己,在自養自立自尊自重自強的基礎上,國際社會的聲援才會產生,才會有效。”

對中國傳統文化頗有研究的黃老指出:“這就是最了不起的中華文化裡的精髓,相信自己的理性!反求諸己!法輪功學員把它傳承下來、發揚出來了。了不起,實在了不起!”

黃老在昨天文章的末尾聲明:“我,黃河清,一位逾花甲的老人,現在鄭重宣布:退出曾於1954年在浙江省溫州市育英小學加入的中國少年先鋒隊組織。”他並表示,“我敦請友人中曾經的中共黨員、預備黨員、共青團員、少先隊員公開聲明退出,這是割斷與黨文化與生俱來臍帶的好方法,以使自己徹底斷絕可能會有的顧戀昔日輝煌、回轉山門、廁列門墻的念頭。”

對於為何此時聲明退隊,黃老說:你們一直在做,形式和實質的結合。雖然我幾十年前在思想上早就不認同共產黨了,但是在這個當口,我們要讓大家看到,不僅僅只有“憤青”在說話,我們這些老傢伙也要吶喊一下。有要與你們撇清的人,也有與你們站在一起的人。與你們撇清的人自己孤立了自己,與你們站在一起,力量就大了至少一倍。這是最簡單的一加一等於二的算術。我們不應該讓黨文化蠱惑得連這也糊塗了。

黃老非常感慨地說:法拉盛的事情對我觸動非常大。我對於“憤青”、打手和背後的彭領事們嗤之以鼻,不屑一顧,連眼珠子也不願意轉過去;而法輪功學員在這個當口無所畏懼,堅持“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繼續呼籲退黨、繼續行善,這是純化了昇華了的不忍之心,令人怦然心動。感謝、感動、敬重未足盡我意,撰文吶喊,是盡知識人綿薄,聲明退隊,是以實際行動與法輪功學員站在一起。我能做的也就如此,非常渺小,像芥末、塵埃,但是還是要發出聲音。芥末塵埃,多了,也會是厚厚的一層。在這樣的一個當口,我們這些知識人不能夠旁觀,不能夠看著中共這樣蠻橫無理、大打出手。如果在這個當口上我們還是熟視無睹、無動於衷的話,那無異於認可了中共對法輪功的蠻橫打壓,所以我覺得有必要這樣來表示態度。大家都不發出聲音,就只剩下法輪功的聲音,那實在有背於我們爭自由爭民主喚起民眾的夙願啊!

他認為,法輪功學員“胸懷寬容寬恕大悲憫的同時,絕不無原則地縱容遷就當下作惡者個體而予以曝光示眾以冀明理知恥悔悟。”

在談話中,筆者不時為黃老的睿智、灼見、但又謙遜的文人本色而生敬意。隨後他又談到了對有人質疑三退數字的看法。他說:我相信這些三退記錄都是一個一個登記了的。即使有誤差,那又如何呢?!應該理解諒解。無須在雞蛋裏挑骨頭,不要如中共整肅知識人,總是能找到藉口一樣。問題的關鍵在於,共產黨惡,黨文化惡,我們要表明和它決裂的姿態。退黨團隊,無非是一種姿態,表明一種決裂的姿態。大家都來聽聽,醒悟過來,與愚弄了我們幾十年至今猶在不知覺間起著作用的黨文化決裂。

黃老分析說:對三退數字有質疑,可能有幾種情況,一個是覺得退隊的數字不應該算在內,其實,首先這不過是一種姿態,表明你要公開與黨文化決裂;其次現在的“憤青”們,受的教化正是從少先隊開始的。看著他們比文革初期宋彬彬式紅衛兵們更加愚昧的墮落沉淪,真是可怕的事啊。這正與少先隊有關。退隊應該高呼,應該有人寫文章論說,救救孩子!絕不無關緊要,並非做秀!另一個誤區可能是對於化名三退不以為然。其實我們應該理解國內人的難處,願意化名退,就是一種勇敢的行為,有何不可呢?!對數字吹毛求疵的本身是屁股坐歪了。

黃老自述“我是一個很傳統的人,對歷史文化比較關注、愛好、熟悉”。他認為,中華民族的救續在法輪功學員。

他在昨天的文章中稱讚法輪功學員說,“面對血腥的鎮壓、死亡的威脅”,“他們沒有以牙還牙、以血還血、以暴抗暴。他們冷靜、平和、容讓然而堅定不移地繼續煉功、繼續信仰;他們智慧、理性、和平地堅決抗爭──對打擊與鎮壓進行堅持不懈的抗爭;他們所有的抗爭,無論是街頭的、寓所裡的、牢房中的、天安門專制廣場上的、法拉盛自由土地上的、酷刑進行時的、無人理睬時的、有人支持時的……都沒有一絲暴力;他們面對無論如何殘忍慘酷血腥的暴力,全都默默承受、逆來順受而頑強不屈地堅守著信仰;他們在抗爭時連語言也是最溫和最理性最智慧的:他們決不責罵對方,只是述說自己不願放棄煉功、堅守信仰。”

他說,“忍,正是不忍!這不忍,甘霖汶川、教化中共,普施廣眾、延續文化。這或許是沉淪墮落的當世唯一讓人有一絲安慰的光明。但願它能成為漫天彩霞,普照大地。”

辛菲
2008-06-13


***************************************************************

新唐人2008年全世界系列大賽公告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