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各級官員地震花絮(多圖)
 
門禮瞰
 
2008-5-29
 


5月15日,一位北川的母親在得知自己孩子遇難後悲痛萬分!
同一天,成都市黨官包幾百輛搬家公司的車,悄悄將辦公室
搬遷到造價12億元的新建豪華辦公大樓。

【人民報消息】汶川地震發生後,國務院總理溫家寶在一小時後登機趕赴四川。中央對此是知情的,四川省委也是知情的。

曾任地震局研究員的耿慶國早在 2006年11月便上書地震局局長陳健民,根據汶川縣附近馬爾康2002年發生大旱,發出7.3級地震預報。他在今年1月,上書總理溫家寶,預報四川有 7.7級地震。但中共當局為了奧運會的穩定,決定賭一把,不向全體人民公開。四川地震後,耿慶國痛哭好幾回,他表示為汶川災民憂傷,為自己的研究成果沒能拯救人命而悲痛。

四川省領導和記者都在幹什麼


都江堰一位母親看到遇難學生遺體拼命向前衝!
溫家寶到四川時,作為四川最高黨政領導人的劉奇葆和蔣巨峰按理應該接待和陪同。但是溫到成都時,不僅接機時不見兩人的蹤影,甚至溫家寶接下來在都江堰臨時搭起的帳篷裏召開關於救災工作的會議,兩人也沒有參加。不僅如此,四川的其他黨政軍領導,如成都軍區司令員李世明,省委常委、成都市委書記李春城等,災難發生時也不見蹤影。這不能不說是一個非常蹊蹺的現象。

2005年江西也曾發生過類似事件,11月26日上午,江西九江瑞昌間發生5.7級地震時,也找不著江西省委書記孟建柱。此餘震波及南昌、宜春等縣市地區,湖北、安徽、湖南、江蘇、浙江等省區有震感,地震給江西、湖北、安徽分別造成不同程度的損失,其中震中江西最為嚴重。據初步統計,全省共因災死亡12人,傷病8000多人,緊急轉移安置60萬人;倒塌房屋1.8萬間,損壞房屋15萬間;部分縣市通信、水電中斷。

這麼震沒把江西省委書記孟建柱給震出來。他象從人間蒸發了一樣,用任何方法都聯繫不上。結果省委不是立即奔赴災區現場,布置搶救工作,而是出動三十多個小組,尋找省委書記孟建柱,等待他的指示。

海底撈針也百尋不見之下,忽然有人想起9月30日,南昌市公安和省武警大隊的武警,在軍區俱樂部爭場地200多人受傷進醫院的事,就提出到娛樂場所找找看。 最後在省軍區第二招待所找到正在緊摟女服務員跳舞的孟書記。現在孟書記地位更顯赫,已經是公安部部長了。

四川省領導也個個不示弱,據四川省委工作人員私下說,地震前省領導組團去了新加坡「考察」。就算是地震當時沒在四川,但為何以後幾天還不見蹤影?

四川省委書記劉奇葆,川人背裏都叫他劉「寶氣」。說他只會「耍寶」。據說劉每天出行時都有四人隨時從四個角度給他照相,以便選出符合「偉光正」光輝形像的照片。

此次大地震,劉寶氣不是想辦法如何領導全川人民抗震救災,而是整天忙著作秀。這次地震時,溫家寶前5天都在災情最重的地方指揮搶險,這就使本地報社在安排頭版新聞大傷腦筋。按照職位,溫家寶肯定要突出,但劉寶氣是絕對得罪不起的,讓他不痛快,一句話就砸了飯碗。為了如何安排劉的照片和標題字號,各家報社的許多編輯記者通宵不睡,終於弄出了讓領導滿意的「地震高科技」。

四川省會成都領導人在幹什麼

1972年耿慶國曾提出“旱震關係大地震中期預報方法”,根據這一規律,耿慶國預報了1975年的海城地震,特別是1976年的唐山地震。

國內外地震專家長期來都有一個說法指,強地震、大地震是無法預測的,但最早提出旱震關係的耿慶國指,根據經驗,越是強烈地震,越是特大地震,就越容易預測、容易預報。

唐山大地震發生前,耿慶國在北京地震局工作,準確預測這次大地震,但因接近北京,地震局當時怕引起首都不安,而沒有發出預警,使唐山幾乎成為死城。在今年4月底,耿慶國就預測今年5月至明年4月,蘭州以南,四川、甘肅、青海交界附近,可能發生6至7級地震。他的密件曾送給國家地震局,但卻無人重視。遞給溫家寶,中共中央為了保奧運,還是決定不向老百姓發出預警。草菅人命是中共政權一貫的作風。

現在來看看毀滅性大地震還在餘震時,四川省會成都市領導人在幹什麼。5月12日下午地震,5月15日,汶川大地震的第三天,成都市委市政府外包幾百輛搬家公司的車,悄悄將辦公室搬遷到新建的豪華辦公大樓。幾百輛車搬家,怎麼悄悄又能悄悄到哪裏去呢?


5月13日,北川這個學生為何會在這裏?!
這個新行政辦公區占地約255畝,總投資約12億元,建築面積約37萬平方米。廣場分為辦公區、服務區、綠化景觀設施三部分,辦公區將有高檔次的會議中心和接待中心。總之,從圖片上,比世界頭號強國美國的總統府白宮至少豪華100倍。

在災民還壓在水泥板下呼救時,這個時候,搬進如此豪華的辦公大樓,只有共產黨的官員有這種狗膽。

不僅如此,前段時間,國內各大論壇都暴出成都市某些高檔小區出現賑災帳篷的圖片,而災民在瓢潑大雨中瑟瑟發抖,民眾憤怒已極,要求徹底查處。於是成都警方以罕見的高效率迅速「破案」,官方不但公然否認賑災帳篷被挪用的事實,反而將舉報群眾一舉抓獲。罪狀是「散布謠言或圍攻、謾罵、毆打民警」,16人先後被抓獲。經審查後,刑事拘留11 人、行政拘留一人、治安警告三人、監視居住一人。

儘管上千萬人看到了網上公布的視頻和小區中出現的救災專用帳篷的圖片,但是刀把子攥在流氓手裏,就怎麼說怎麼是。

從這些事情來看,體制實在是太重要了。體制不改變,什麼也談不到,在中共大染缸裏混,好人都能變壞。

重災區的官兒心情如何

省領導、省會領導都在幹什麼,大家心裏基本都有個譜兒,那麼再下面的重災區的黨官們都在幹什麼?

綿陽市是重災區,綿陽市委書記的官職在北京連個芝麻粒兒都算不上,但在當地還是腳一跺老百姓心裏一哆嗦。綿陽市委書記譚力在綿陽口碑極差,當地市民稱之為「譚豁子」(草包)。不過此人看著象草包,但做起事情來卻滿有計劃性的。


重災區綿陽市委書記譚力
例如,胡錦濤到綿陽視察災情,為了讓胡錦濤感覺良好,譚力竟然強行拆除帳篷,將睡在河堤邊無家可歸的災民趕回危房中。還有,為了向胡展示他處理傷員及時快速,竟然將該市各個大醫院的正在接受治療的傷員全部運向中心醫院,謊稱是從重災區北川接回的傷員,事實上沒有一個北川的傷員。當地人說,此人不愧在郫縣做過縣委書記,其作假手段同大躍進放衛星時如出一轍。

不過,譚力現在成了名人並不是因為這些具體事,而是因為胡錦濤去綿陽視察災情時,他那充滿了沒有一絲烏雲的燦爛笑。

都江堰市紀委更了得,乾脆把實報死亡人數的民政局副局長肖蓉給就地免職。明明都江堰聚源中學死亡400多學生,市委卻欺騙親臨現場的溫家寶,謊稱只有20名學生遇難。

從上到下,從下到上,除了謊言就是欺騙,看來中國共產黨這個政權帶給中國人民的只是災難和痛苦,改變體制而不是體制內改革,是中華民族復興的唯一之路。△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