瞧見沒有,就是這女人壞了彭克玉的事(圖)
 
鄂新
 
2008-6-7
 

惡女人自稱“我剛從中領館來”!
【人民報消息】瞧見沒有,就是這個女人,壞了中共駐紐約總領事彭克玉的事。

看這女人臉上已經下垂的囊踹肉,起碼有五十多歲了。戴眼鏡,燙個卷毛兒短發,這並不是什麼了不起的特徵,她臉上最明顯的特點是幾道鴻溝,一道在兩眉之間,一道從右鼻溝直衝到嘴邊,怪就怪在溝兒到了嘴邊,還不老實,分成幾道深淺不一的溝壑,衝到下巴還有點收不住。

誰都知道,凡兩眉之間能形成明顯豎起的溝壑,那都是整天發怒發愁留下的印記。不知誰把她當寶兒似的介紹給了彭克玉,中共駐紐約總領事和這寶兒一握手,說幾句鼓勵貼己的話,她就把自己當成個什麼東西了,一下子就失控找不著北了。不但連日來在紐約法拉盛行惡,而且得意忘形的說:「我剛從中領館來」!

為啥彭克玉要把車開的遠遠的,不讓法輪功學員看見?就是怕自己花錢雇用那些暴徒的事敗露。結果……,這女人說自己是「從中領館來的」,這……、這是啥意思嘛,這豈不是說彭克玉太蠢,連花錢雇人都雇不到個頭腦清楚的。

鑒於做出與外交身份完全不符合的事,最近,美國會議員要求把中共駐紐約總領事彭克玉驅逐出境。FBI正在搜集這個幕後指揮行兇者造成的打人傷人證據。

這惡女人正好用雙重身份出庭。一個身份是行兇傷人的暴徒,另一個身份是被總領事彭克玉唆使者。

據紐約法輪功學員王海燕和俞英華向大紀元記者指認,該女人是連日來在紐約法拉盛行惡的中共幫兇之一。她在法拉盛街頭上演對法輪功學員進行謾罵、恐嚇、侮辱,以及暴力襲擊等。

當天上午10點左右,王海燕、俞英華等五名法輪功學員在法拉盛七號地鐵口(OLD NAVY店附近)拐角處打展板。王海燕手持的展板上寫著“天佑中華”,其它展板的內容包括“中共不等於中國”、“天滅中共”,以及四川汶川地震真相等。

不到一會兒,從法拉盛圖書館方向來了一夥人,圍攻發資料的法輪功學員,用低級、下流、惡毒的語言辱罵,呼喊著攻擊法輪功的口號,叫囂“打死”、“下地獄”等,還有人給幾名法輪功學員拍照。

緊接著,一群被中領館雇用的人衝到王海燕面前。其中這個女人,不但做著各種瘋狂野蠻的動作,而且奇怪的是,手指著王海燕大叫:「我剛從中領館來」,意思非常明確:「我剛接受指示」。也難怪彭克玉快被驅逐出境了,花錢雇來的都是FBI還沒問,就主動當街做證人了。

這女人表明身份後,接著就破口大罵: 「你應該兩隻眼睛都瞎了,都應該打瞎!」(王海燕因為修煉法輪功在大陸時曾遭惡警毆打,一隻眼睛被迫害失明毀容),並罵「賣國賊」,叫囂「去死、下地獄」,還用「打倒」 等字眼攻擊。大概這個在紅旗下出生長大的女人以為天堂就是「死後還攥著共產黨給的鈔票」。

這個女人邊罵邊向王海燕逼近,王海燕用手機拍攝她,她瘋狂沖過來搶奪王海燕的手機,並使用暴力毆打王海燕。王海燕說,「我迅速把手機放進口袋,她用拳頭攻擊我,不斷打我的手和左臂,撕搶我手中的展板。我不肯放手,於是她暴怒的用雙手死命掐我的脖子,朝我狂叫:『交出手機、交出相片!』我喘不了氣,覺的難受極了。 」


俞英華被毆打後右手背青腫,醫生說輕度骨裂。
站在旁邊的法輪功學員、71歲老人俞英華出來擋著那個女人,不讓她搶到王海燕的手機和拍攝的相片。那女人馬上撲過去撕搶俞英華的展板,老人躲開,那女人用拳頭拚命毆打俞的手和手臂,造成輕度骨裂。另一名法輪功學員立刻打911報警。暴力毆傷法輪功學員的惡女人聽到警察要來,嚇的扔下保衛中共的重要任務,第一個逃走。旁邊其他同夥也趕快分散逃走。

別看這女人口口聲聲說自己剛從中領館來,有彭克玉撐腰,但從她失控的暴力中泄露出一個無法否認的軟肋:這些人個個害怕被拍攝下照片、被曝光,被留有證據。

怕啥呢?怕被美國警察抓了、被轟回中國大陸。他(她)們心裏非常清楚,自己出了事,中領館可不會出面做保。為啥怕被遣返回大陸呢?還不就是知道美國好,中共統治的地方沒法兒待。說來說去,搶來搶去,打來打去,躲來躲去,說到底是既愛錢又怕回中國。

這種人最卑鄙、下流、無恥,也最可憐至極,他們知道自己為了錢在做著壞事,他們也知道中領館裏指使他們這麼幹的人都是壞人。這些人渣不是糊塗,他們不但做著出賣自己靈魂的事情,同時破壞著他人的生存環境,而且也破壞著自己和自己子孫後代的生存環境。他們是中華民族的千古罪人。△

(人民報首發)

新唐人2008年全世界系列大賽公告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