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無可忍!這回不能怨曾慶紅度量小
 
姜平
 
2008-6-1
 
【人民報消息】十七大如果不是江堅持要讓周永康上,曾慶紅興許還有機會再任一屆。不管曾慶紅跟了江澤民多少年,江認為關鍵時刻曾慶紅還是會打自己的算盤,而周永康卻不會,畢竟是江家人。

十七大曾慶紅閃電般下臺,居然沒有像江那樣時不時的還出來露露臉。江不希望曾慶紅依然出來招搖,搶了周永康的風頭。曾慶紅忙乎了那麼多年,說回家就真去扮演抱孩子的角色,還真不習慣。

沉寂了一段時間後,曾慶紅看江真把自己甩在一邊,有些心灰意冷,於是向組織申請,說這麼多年都沒有真正休息過,現在退下來了,要和老婆一起去澳洲散散心。但上面不批准,說他這個級別是不能因私出國的,這個門一開,以後都要出,組織也不好辦,還是在國內走走吧。

曾慶紅哪裏有心思走走,他關注的還是權力,每天依然用大量時間閱讀內參,並和心腹探討目前形勢。

曾的幕僚很為主子抱不平,說,「國安這一塊兒自從周永康接手,很多人不服啊,說他仗著江澤民撐腰,盡瞎指揮」,「……要還是您領導,哪裏會出現總領事向法輪功露底的事情啊」,「這簡直是神經病嘛」,「這麼大醜聞江澤民說什麼啦?……連個屁都沒放」,「國安有人不止一次向我遞話,希望您再出山……」

「哪兒那麼容易,」曾慶紅本來就窩著一肚子火兒,經這麼一鼓動,臉色通紅,血壓又往上竄,「原來我就說周永康不行、不行,他當公安部長時連工作報告都幾次通不過,可我越這麼說,江澤民越認為我是妒忌,那豬腦子有什麼可妒忌的!」

「確實沒什麼可妒忌的,其它的不說,就說周永康布置國安特工裝成法輪功學員,在紐約說『四川地震是中國人的報應』、『這些地震中死去的中國人是這些人的業力造成的』,這種說法豈不等於替周永康脫罪,把責任統統都推給那些死人身上嗎?」

「法輪功幾年前就打出橫幅標語,要『嚴懲江羅劉周』(江澤民、羅幹、劉京和周永康),現在他們怎麼可能天天站在紐約大街上,風雨無阻的為周永康脫罪呢?」

「呵,還準備作為先進經驗推廣到全世界呢。」

「胡鬧,簡直是豬腦子外加神經錯亂!」掏心窩子說,曾慶紅這個評語已經很客氣了。△

(人民報首發)

新唐人2008年全世界系列大賽公告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