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美博士:朋友們都在說中國的希望就在法輪功了(圖)
 
荷雨
 
2008-6-15
 
【人民報消息】四川大地震之後,中共為轉嫁自身的危機,製造謊言構陷法輪功,策動了法拉盛暴力事件。在這次事件中,法輪功學員的和平理性與中共的紅色暴虐形成了鮮明對比,法輪功學員的無私付出和對“真善忍”信念的堅持,使越來越多的世人了解了真相並站出來支持正義。早年畢業於清華大學、現居紐約法拉盛的電子工程博士劉先生在見證了法拉盛的這段風雨後,向記者分享了他對該事件的見聞與感受。(以下內容根據訪談錄音整理)




6月14日中午,三千多法輪功學員在紐約法拉盛舉行盛大遊行,天國樂團氣勢壯觀震撼。

在法拉盛的所見所聞

我在國內是清華畢業的,後來在中科院念研究生,來美後也拿了個電子工程博士學位,現在曼哈頓附近的一家IT公司工作,家就住在法拉盛。

以前,我對法輪功並不大關心,也不太了解,這次法拉盛事件剛開始時也沒太留意。後來看一家中文報紙說什麼,法輪功學員敲鑼打鼓慶祝中國的地震災難,還打出了“天滅中國”的旗號,我覺得也太離譜了,當時就想去核實一下,我住的離那裏也不太遠。

五月十七號,朋友給我打電話,說那邊有狀況了,特別熱鬧,我就到法拉盛圖書館去了。到了現場,看到法輪功學員打出的大標語是:“天滅中共,天佑中華”,並不是什麼“天滅中國”,看來是有人故意篡改了他們的口號,但我對那些人為什麼要那麼激烈的反對、圍攻他們也不很了解。

第二天,我又過去了,在那裏待的時間比較長,觀察的也比較仔細一些,就感覺真實情況跟那些報紙上說的大不一樣,完全是那幫人在圍攻在法拉盛派發報紙和在退黨服務點的法輪功學員。面對那些流氓的汙言穢語、圍攻廝打,法輪功這邊非常平靜,一點點暴力也沒有,可以說是打不還手,罵不還口。

我在現場看遍了他們打的所有橫幅標語,也讀了他們揭露四川大地震中共隱瞞地震預警、阻止國際救援和“豆腐渣”工程的《大紀元時報》,我覺得他們揭露的真相和傳遞的信息是對中國負責和有益的,沒有一條是反對中國的。

我覺得必須把“中共”和“中國”這兩個概念要完全區分開,中共並不代表中國,它奉行的共產主義是泊來的,它根本不代表中國的傳統文化。從歷史角度看,中共政權本來就不是合法政權,它在執政期造成了八千萬中國人的非正常死亡。八九年以後共產黨政權一個個相繼倒臺,現在就剩那麼幾個了,中共早就意識到時日不多。共產黨本不講祖國,這個出賣了無數中國領土的中共為籠絡人心,茍延殘喘,又改頭換面,開始大肆兜售極端民族主義的東西,故意混淆 “黨”、“國”的概念,把中國人的愛國情結扭曲為愛黨情結,讓很多人根本就聽不進說該黨的不好。

誰在操縱這次海外攻擊?

我開始比較關注這個事態的發展了,五月二十二日,我又去見證了法輪功學員的曼哈頓大遊行。

那天下午,不同族裔的兩千多法輪功學員的遊行隊伍舉著標語,向曼哈頓唐人街傳遞了這樣一些信息:法輪功洪傳世界啊,“世界需要真善忍”啊,要求中共停止對無辜的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啊,為地震災區的受害者哀悼、要求調查地震真相、不要讓悲劇重演,要求中共不要借地震之機嫁禍法輪功轉移矛盾,等等。

我基本上是跟著他們的遊行隊伍,在人行街道上旁觀,我發現了一個有趣的現象。在百分之九十以上的路段上,跟以往的法輪功大遊行一樣,沒有什麼異常,大多數的人都以平和的心態在觀看,很多人為他們鼓掌。

恰恰在接近遊行的終點,在靠近那幾個親共僑社的天橋附近,那幾小段街道的兩邊反常的擠滿了人,在那裏比劃著各種令人不齒的極其下流的手勢,拼命的吶喊、咒罵著遊行隊伍,往裏面扔東西,無法無天的。我在那兒照了些照片,後來朋友說那個地方是福州同鄉會的地盤,那幾個混在人群中拿大喇叭指揮喊話的,就是那些僑社組織的頭頭,象什麼“世界中華民族基金會”的主席邱維之類的,他的胸前胸後都掛著“賣國賊”之類的標語;還有一個禿頂的也拿著大喇叭,那人也經常參加這類的活動,特徵很明顯。他們在旁邊說,等氣氛涼時,找幾個人再喊幾下,把氣氛帶起來,然後再退下。

組織帶頭的就是這些人,給他們同鄉會的人一點錢,吃頓飯什麼的,那些鬧事的人文化水平比較低,也忘了他們偷渡到國外也是因為在國內受中共的迫害了,也跟著鬧;可能也有路過那裏,不明真相的,跟著他們起哄,要不然怎麼別的地方沒人鬧事,就那幾小塊有?後來我看到那些親共的中文報紙上說,那天的法輪功遊行遭到路人自發的強烈抵制,我就覺得挺可笑的,誰會拿著個大喇叭去逛街啊?這幫人,在華人社區煽風點火,把共產黨暴力革命的那一套都搬到國外來了,都不是什麼好組織。

我記得,前段時間澳大利亞有一個“保護奧運聖火”的活動,“奧運聖火”,好多留學生都去了,後來昆士蘭那邊還鬧出些事。他們在網站上說,大使館給了一部份錢,讓華人學生學者聯誼會租車組織留學生去抗議去。由於人多,事先租的車不夠用,就讓別人先自己墊錢租車,把這些學生拉到抗議現場去,下來後跟他們報銷。可回來後,那錢就沒影了。這幫人後來就為這事兒打起來了,說使館給了多少錢,你留下了多少錢,我墊了錢找誰要去之類的,就為這事兒打的不可開交,把這給抖漏出來了。很多這類的事情都證明,這類“抗議”活動都是中使館組織的。

我後來才想清楚他們這段時間為什麼要在這時製造這個事端。處在中共壓迫下的人民,就如一堆幹柴,在了解真相後必然會覺醒,憤怒的烈火隨時會爆發。為轉移這個方向,中共就在這個時候,想利用中國人的地震悲情,說法輪功干擾賑災,想把人的怒火引導他們身上,反正他們在國內已被妖魔化了。中共在這個特定的時候搞這個事,就是為了轉移人的視線。

中共在四川大地震的人禍中難辭其咎

中共現在完全就是一個極權的既得利益集團,它知道就要倒臺了,時間不多了,拼命的撈錢,能撈一把是一把,所以它說“時間就是金錢”,那些“豆腐渣”工程完全就是它的末日瘋狂。這樣的政權為了自己統治的穩定,為了穩定攫取最大利益,置人民的生命財產於不顧,對老百姓瞞報地震預警是必然的,它從沒想過人民的穩定。所以地震專家有這樣的說法,“地震預測是學術問題,而地震預報則是政治問題” ,中共在四川大地震的人禍中難辭其咎!

我記得,在地震的前幾天,在四川政府的網站上還公開“闢謠”,說不會有地震。可它們對軍工、煤礦之類的單位震前都有通報,中共對百姓瞞報地震是故意的,當年的唐山不也這樣嗎?沒有輿論監督,人民不明真相,中共瞞報了唐山地震,必然還會瞞報四川地震,下次還會發生別的慘劇。所以地震不是不能被預測出來,你看那些省長、副省長和那些地震局長們,地震前他們帶著家人早就跑國外“考察”去了,都沒受損失,而最慘的是老百姓,中共都讓他們去頂著那些災難。

我們可以橫向比較一下,九五年在日本發生的七點三級神戶大地震,這個人口密集的日本屈指的百萬人口的大城市,有六千多人遇難,而四川地震官方公布的遇難人數已達七萬,這還是官方打了很大折扣的數字,我們不難想象這場地震如果也象神戶地震發生在清晨五點,也發生在象神戶那樣的人口密集城市,會在中國死多少人。這次地震的起因是個天災,可中共造成的人禍因素更大。都是亞洲國家,為什麼傷亡和災後救援有那麼天壤之別?所以好多人說,“共產黨才是地震的真正的震中”,就是中共已完全走到了人民的對立面。

真相漸明 正氣昂揚

法輪功堅持講真話,揭露真相,可以避免將來死更多的人,這對中國人民有好處,當然,對作為人民對立面的中共來講是可怕的。

紐約的警察見證了法輪功學員的和平,加大警力在街上巡邏,為法輪功學員提供有效的保護,退黨服務點不僅恢復了,還增加了好些攤點,這些天,法拉盛的風波漸漸趨於平靜了。

我在法拉盛住了幾年了,以前我覺得這裏的大部份人士屬於“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那種,他們雖然覺得中共迫害法輪功不對,心裏也有同情,但還沒有站出來說公道話。我自己以前也一樣,甚至還說過法輪功不好,因為海外很多中文報紙被中共收買了,跟國內“黨的喉舌”講的是一個腔調的話,我們對法輪功的真相並不了解。後來才發現,現在說真話的還就是法輪功了。

通過這次的法拉盛事件,這兩邊的鮮明對比,一邊是和平理性,一邊是紅色的暴虐,誰對誰錯,誰真正是為人民好,明眼人心裏是清楚的。尤其是曼哈頓那次大遊行,我看到這麼多的人在那麼邪惡的阻撓中,還能那樣堅持自己的信仰,這真的很可敬,我特別感動,我決定要站出來支持法輪功。我相信,隨著時間的推移,廣大的群眾一定會認清中共的醜惡嘴臉,大家一定會站出來,因為越來越多的人會明白,如果今天中共迫害別人,他不站出來發聲,那麼下回挨到迫害就是他自己了,如果這個社會沒有講真話的人了,這對所有人絕對都是一個災難。

中國的希望就在法輪功了

實際上,法輪功信仰的“真善忍”理念,就是一面道德鏡子,對照他,好的壞的分得清清楚楚。所以,在現在的中國社會,“真善忍”是不會被中共允許的。你想,現在中國處處是貪官,如果有一個不同流合污的清官,馬上就會顯出他們的污濁,那所有貪官都會來對付他,欲除之而後快。中共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好人,把中國變成一個充滿謊言的流氓國度,這最大程度的侵害了中國全體人民的利益。

我覺得,法輪功的“真善忍”理念才真正的代表了中國的文化。通過法拉盛事件,法輪功學員感動了我,他們真正代表了中國道德修養,如果每個人都信仰法輪功的“真善忍”,都依這個準則去做的話,那什麼矛盾都能解決,人和人都會互相關愛、體諒,那這個世界就會是最和平、最美好的了。我的朋友們也都在說:中國的希望就在法輪功了。


***************************************************************

新唐人2008年全世界系列大賽公告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