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一絕:法拉盛的“國罵”(多圖)
 
恒定
 
2008-6-15
 
【人民報消息】“罵街”,在中國是一個很典型的俗文化現象。潑婦當街一站,破口大罵,那真是一婦當關,萬夫莫開。“罵街”獨到的殺傷力與威懾力被毛看中,於是便被導入文革的群鬥中,充分發揮了其戰鬥力,所向披靡,無往而不勝。經歷了文革的群體歷練與擴充進化,“罵街”便從巷間挺進大庭廣場,從民間的“個罵”升級為舉邦之 “國罵”。

文革後,“國罵”雖有所收斂,有所衰落,但卻從未絕種,它依然深藏於諸多國人之細胞中,只是與時俱進地增添了些許惑人的時代色彩罷了。一旦需要,中共便會即刻啟動這一“國罵”機制,巧妙而不失時機地操縱一些“國罵”病菌攜帶者,掀起一波波的“國罵”狂潮來。此前,早已飄洋過海、打入世界的“國罵”,在“法拉盛事件”中再度登場亮相,再次向世界展示了中共此秘密武器之獨到效能,令世界瞠目結舌。

“罵街”,是不需要什麼道理與依據的,是不需要什麼理性與對話的,更不顧及什麼顏面與人格的;“罵街”,就是無端謾罵,就是竭力喧囂,就是撒野不羈。這些罵街的基本模式,在本次“法拉盛事件”中都一一得到對號入座。“罵街”,不只停留於叫罵,還往往伴隨著造謠誹謗、無事生非、惡意中傷、挑撥離間、人格侮辱,乃至生命威脅、人身攻擊等等。這些罵街的準規範套路,也皆在本次“法拉盛事件”中一一得到實施。

然而,這次“法拉盛事件”,卻不是一個簡單的“罵街”,而是一個由中共暗地操縱的有組織、有預謀的的“國罵”,是中共為了轉嫁危機而在國際舞臺上所導演的一場陰謀構陷,是中共對國際準則與人類道德尊嚴的公然挑釁。而那些“國罵”病菌攜帶者們,也就再一次被中共動員起來,汙言穢語,狂呼鼓噪,不亦樂乎。

文革的“國罵”之所以喧囂一時、舉國鼎沸,就在於它被定義為“革命”。因“革命無罪”,所以任何形式的“造反”也就皆“有理”了。如今,法拉盛上演的“國罵”一幕,顯然與時俱進了許多,它不再帶有人們所厭惡的“革命”,取而代之的是迷人的“愛國”。於是,在“愛國”的旗號下,任何的語言攻擊、肢體暴力也都變得“合情合理”了。本次“法拉盛事件”,“國罵”者們雖然打著“自發”的幌子,但卻是成群結隊地被中共邪靈圈來並牢牢操控;“國罵”者們雖然聲稱“言論自由”,卻不允許被攻擊者道出真相,並顛顛狂狂,拳腳相加,不停地釋放出紅色恐怖,絲毫不改文革的瘋狂遺風;“國罵”者們雖然打著“愛國”的旗號,但行的卻是分裂、辱國、賣國的穢行……

文革後,那些紅極一時的“國罵”高手們,一個個不是被卸磨殺驢,就是被歷史唾棄,余者則在自責與民眾鄙夷的目光下茍度餘生。如今,那些法拉盛的“國罵”者們,你們也將面臨同樣的未來:當此波短暫的“愛國”紅潮滾過,當中共垮臺後,當國人要求追究那些無事生非、混淆視聽、且帶來諸多嚴重後果的“國罵”者們的責任時,你將如何面對?難道你真的就不顧及道義、良心、輿論、未來的譴責與法律的審判嗎?

其實,國人中還存在著另一種真正的“國罵”:舉國無人不罵禍國殃民的中共。在“天滅中共”的時代大潮中,也誠勸那些法拉盛的“國罵”者們:即便你不能即可投入時代的真正愛國大潮中,也切莫為了幾吊子錢給自己留一個千古罵名,更不要因為昔日作了中共邪靈的奴婢而今後還繼續作它的陪葬品!切切!






不顧廉恥,在法拉盛街頭撒野謾罵法輪功的強大動力,
來自他們千方百計要逃離的中共獨裁政權。好不可憐!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