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是对黄老的声明倍感惊诧
 
辛菲
 
2008-6-13
 
【人民报消息】今天看到中国知名文人黄河清先生的文章,赞颂法轮功学员在法拉盛事件中的表现,“面对血腥的镇压、死亡的威胁”时,“智慧、理性、和平地坚决抗争”,“其真善屹立于天地间,垂青于千秋万世!”。他同时在文末声明退出中共的少先队组织,并敦请友人们退出中共的各种组织。

虽然自5月17日法拉盛事件以来,不少中国人在了解真相之后声明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但笔者还是对黄老的声明倍感惊诧。久未联络,拨通电话,黄老的声音还是一如从前般健朗、明亮,他很高兴老朋友来电问候,虽已年过六旬,但仍思维敏捷,语气语调充满了年轻人般的生机和愉悦。

黄老现居西班牙,素喜清静,行事低调,笔耕不辍。黄老多年来谢绝所有媒体的采访,他谦称自己“上不了台面”。果不其然,黄老今天一如既往的婉拒采访,笑称作为朋友随便聊聊可以,你要写文章,自有自由,文责自负。我相信你一定会实事求是。

对于笔者称赞他昨天发表的文章,黄老谦虚的表示,“你们做得好,我算不了什么!”,“你们真不容易!”,“这是一个关键的时刻。你们在前头走,我们在后头应该呐喊,能做的也仅此而已,这也是一种良心的安宁。”

在半个钟头的谈话中,黄老始终保持着一种中国传统文人睿智、谦和的特质。不过谈到法拉盛事件时,黄老的话语略有些激动:“法拉盛事件给我一个最深刻的触动,就是法轮功首先依靠了自己,自己信自己、自己救自己,而没有首先去诉苦、去哀求国际社会、政要。国际社会的力量固然重要,但是自己的力量更重要。自己站起来了,才是真正站起来了。”

他说,“中国人多少年来都在求别人,求洋人、求共产党、求毛泽东、求邓小平……,而法轮功学员虽然跟国际间的联系广泛、深入,但首先还是依靠自己,在自养自立自尊自重自强的基础上,国际社会的声援才会产生,才会有效。”

对中国传统文化颇有研究的黄老指出:“这就是最了不起的中华文化里的精髓,相信自己的理性!反求诸己!法轮功学员把它传承下来、发扬出来了。了不起,实在了不起!”

黄老在昨天文章的末尾声明:“我,黄河清,一位逾花甲的老人,现在郑重宣布:退出曾于1954年在浙江省温州市育英小学加入的中国少年先锋队组织。”他并表示,“我敦请友人中曾经的中共党员、预备党员、共青团员、少先队员公开声明退出,这是割断与党文化与生俱来脐带的好方法,以使自己彻底断绝可能会有的顾恋昔日辉煌、回转山门、厕列门墙的念头。”

对于为何此时声明退队,黄老说:你们一直在做,形式和实质的结合。虽然我几十年前在思想上早就不认同共产党了,但是在这个当口,我们要让大家看到,不仅仅只有“愤青”在说话,我们这些老家伙也要呐喊一下。有要与你们撇清的人,也有与你们站在一起的人。与你们撇清的人自己孤立了自己,与你们站在一起,力量就大了至少一倍。这是最简单的一加一等于二的算术。我们不应该让党文化蛊惑得连这也糊涂了。

黄老非常感慨地说:法拉盛的事情对我触动非常大。我对于“愤青”、打手和背后的彭领事们嗤之以鼻,不屑一顾,连眼珠子也不愿意转过去;而法轮功学员在这个当口无所畏惧,坚持“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继续呼吁退党、继续行善,这是纯化了升华了的不忍之心,令人怦然心动。感谢、感动、敬重未足尽我意,撰文呐喊,是尽知识人绵薄,声明退队,是以实际行动与法轮功学员站在一起。我能做的也就如此,非常渺小,像芥末、尘埃,但是还是要发出声音。芥末尘埃,多了,也会是厚厚的一层。在这样的一个当口,我们这些知识人不能够旁观,不能够看着中共这样蛮横无理、大打出手。如果在这个当口上我们还是熟视无睹、无动于衷的话,那无异于认可了中共对法轮功的蛮横打压,所以我觉得有必要这样来表示态度。大家都不发出声音,就只剩下法轮功的声音,那实在有背于我们争自由争民主唤起民众的夙愿啊!

他认为,法轮功学员“胸怀宽容宽恕大悲悯的同时,绝不无原则地纵容迁就当下作恶者个体而予以曝光示众以冀明理知耻悔悟。”

在谈话中,笔者不时为黄老的睿智、灼见、但又谦逊的文人本色而生敬意。随后他又谈到了对有人质疑三退数字的看法。他说:我相信这些三退记录都是一个一个登记了的。即使有误差,那又如何呢?!应该理解谅解。无须在鸡蛋里挑骨头,不要如中共整肃知识人,总是能找到借口一样。问题的关键在于,共产党恶,党文化恶,我们要表明和它决裂的姿态。退党团队,无非是一种姿态,表明一种决裂的姿态。大家都来听听,醒悟过来,与愚弄了我们几十年至今犹在不知觉间起著作用的党文化决裂。

黄老分析说:对三退数字有质疑,可能有几种情况,一个是觉得退队的数字不应该算在内,其实,首先这不过是一种姿态,表明你要公开与党文化决裂;其次现在的“愤青”们,受的教化正是从少先队开始的。看着他们比文革初期宋彬彬式红卫兵们更加愚昧的堕落沉沦,真是可怕的事啊。这正与少先队有关。退队应该高呼,应该有人写文章论说,救救孩子!绝不无关紧要,并非做秀!另一个误区可能是对于化名三退不以为然。其实我们应该理解国内人的难处,愿意化名退,就是一种勇敢的行为,有何不可呢?!对数字吹毛求疵的本身是屁股坐歪了。

黄老自述“我是一个很传统的人,对历史文化比较关注、爱好、熟悉”。他认为,中华民族的救续在法轮功学员。

他在昨天的文章中称赞法轮功学员说,“面对血腥的镇压、死亡的威胁”,“他们没有以牙还牙、以血还血、以暴抗暴。他们冷静、平和、容让然而坚定不移地继续炼功、继续信仰;他们智慧、理性、和平地坚决抗争──对打击与镇压进行坚持不懈的抗争;他们所有的抗争,无论是街头的、寓所里的、牢房中的、天安门专制广场上的、法拉盛自由土地上的、酷刑进行时的、无人理睬时的、有人支持时的……都没有一丝暴力;他们面对无论如何残忍惨酷血腥的暴力,全都默默承受、逆来顺受而顽强不屈地坚守着信仰;他们在抗争时连语言也是最温和最理性最智慧的:他们决不责骂对方,只是述说自己不愿放弃炼功、坚守信仰。”

他说,“忍,正是不忍!这不忍,甘霖汶川、教化中共,普施广众、延续文化。这或许是沉沦堕落的当世唯一让人有一丝安慰的光明。但愿它能成为漫天彩霞,普照大地。”

辛菲
2008-06-13


***************************************************************

新唐人2008年全世界系列大赛公告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