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為何刪掉這篇採訪報導(多圖)
 
青晴
 
2008-5-27
 


新華網文章《北川縣政法委書記回應"最牛官腔":保命最重要》已被刪除。

【人民報消息】新華網5月26日轉載的新快報採訪報導《北川縣政法委書記回應“最牛官腔”:保命最重要》,現在已經被刪除了,點擊此文章,出來的是兩行字「已刪除或過期的稿件」「抱歉!您查看的是已刪除或過期的稿件」。

官方承認四川地震死了六萬多人,殘的傷的還不說,這是能看的見的,而重災區中對外公路中斷的259個鄉鎮中,還有38個鄉鎮至今無人進去救援,那裏的人是死是活?

所以,新快報這篇新聞報導的內容先不說,就光是北川縣政法委書記回應「最牛官腔」時說的「保命最重要」這句話就能掀起巨大民憤。

既然保命最重要,為何地震測到了中共卻為了奧運前的「社會穩定」而不對民眾預報?為何眾多中小學的教學樓和校舍都是豆腐渣工程,而錢一點沒少付?為何死難學生的家長們手持孩子遺照,說,「孩子死於人禍,而不是天災」?為何失去骨肉的家長們跪求外國記者幫他們把真實情況報導出去?

中共是幹什麼吃的,腦滿腸肥的貪官污吏們都是幹什麼吃的,已經一目了然。北川縣政法委書記張同凱說「保命最重要」,所有人都不會理解錯,這指的是保他自己的命,而不是他人的命。新快報記者的採訪證實了這一點。

「領導」身份是救命稻草

5月22日,《南方週末》在《災後北川殘酷一面》一文裏提到,在救援隊來到北川縣委大樓勘察時,北川縣政法委書記張同凱發出了如此呼救:「救救我,我是張書記!」 報導一出,即被眾多網民稱為「史上最牛官腔」。

對此,當事人、北川縣政法委書記張同凱在接受記者電話採訪時稱:「在任何一個人遇到這種情況時,只要是人都會這麼說,而說這些話又有什麼錯?」

張同凱的話不禁讓人想起新疆那次大火,坐在離出口最近的小學生們不許逃生乃至燒死,原因是「讓領導們先走」。在中共統治下,只要沾「領導」二字,就有先活命的優先權。所以張書記說:「說這些話又有什麼錯?」

對於網上對張同凱所說那話的嚴厲批評,當時與張同凱被埋在一起的北川縣綜治辦主任崔代全主任則理直氣壯的表示,其實這話也不只張同凱一人說過,在場的包括縣政法委政治部主任李桂川,他們三人都說過,崔代全辯解說,說這話只是在向救援人員介紹被埋人員身份而已。當然他們非常清楚,在中共統治下恰恰「領導」這個身份是救命稻草。

保命最重要

崔代全對記者說:「我們現在都在全力以赴抗震救災」,身在重災區,被救出來的人、哪個不在抗震救災?崔代全的後半句話才是他骨子裡的東西:「退一萬步說,我這命保住了,別人說什麼也根本就不需要在乎了!」

因此,當記者登門採訪「最牛官腔」事件時,張書記本人不在,崔代全說:「現在,我們失而復得的命保住了,比什麼都重要,至於那些無關的評論,也管不了那麼多了」。

也難怪這篇採訪報導的題目是《保命最重要》,也難怪新華網要趕緊刪除,他們這些話與黨的主旋律「當婊子立牌坊」吻合不上。

三位領導被埋、自救與被救的全過程

採訪中,崔代全主任向記者講述了他和張同凱、李桂川三人被埋與被救的全過程。

「當我們看到外面天昏地暗,並傳來陣陣房屋倒塌的巨響時,我們三人立即鑽進了張書記的辦公桌下。」崔代全稱,但就在他們剛鑽進去不到兩秒鐘,他們所在的縣委辦公樓全部倒塌了,「我都以為這次一定死定了,但慶幸的是等我驚醒過來發現自己身體沒有被壓著。」隨後,他又很快在黑暗中,找到了張同凱書記和李桂川主任,並發現他們也沒有死。而此時,他們三人都已經被擠壓在一個成三角形的空間狹小的黑洞中,且最高處不到70厘米高,“可能是辦公桌救了我們的命”。

「當時我們三人都很鎮定,並開始展開自救,尋找出路!」崔代全對記者說,接下來,他們三人輪流用手去挖洞找出口,而留給他們的只有一杯水,「我們渴了,每人都只能用舌頭舔一口水。」但這杯救命的水,只維持了他們三人一天就沒有了,而這過程中他們已儲存下來尿液自救。也就到了第三天,他們都喝尿自救了!

「張同凱說過的話,我們都說了!」

「快點救救我們,我是綜治辦崔主任!」、「我是李主任!」

「我們在下面埋了三天三夜,我們都想過可能活不了了,但我們都沒有說,而且互相鼓勵。」直到15日下午2時,他們忽然隱約聽到外面有人在呼叫,「我們三個人當時都很興奮,為了節約體力,大家分批朝外呼救。直到兩個多小時後,我們終於看到了外面的一絲光亮。」很快,救援人員發現了他們,並通過縫隙給他們送來了水。

「面對著我們的生命有救了,我們都在向救援人員喊『救命』!」崔代全對記者說,當時救援他們的是瀋陽消防官兵,當時多名消防官兵對著洞口問「下面有幾個人呀?你們是哪個部門的呀?」等情況時,他們三人都大叫了。

「救救我們吧,我是政法委的張書記!」崔代全對記者證實稱當時張同凱是這樣說的,同時,崔代全還一再表示,當時這樣的話,他和李桂川也對消防官兵說了:「快點來救救我們,我是綜治辦的崔主任!」、「我是李主任!」

在這之後的兩個小時,瀋陽消防官兵把他們三人都成功救出。而這離他們被埋已76個小時。

崔代全告訴記者,他們三人在地震中都不同程度有輕傷。接受採訪時,崔代全的雙手多處仍貼著膠布。不管怎麼說,三位領導齊心協力度過了死劫,都活了下來。

「最牛官腔」的背後是兩條人命


北川縣綜治辦主任崔代全。
採訪就要結束時,為了彰顯政法委書記張同凱非常富於「人性」,崔代全對記者說:「我還要告訴你,張書記還告訴了消防官兵就在我們旁邊還有兩名同志被壓住了,張書記一再請求官兵立即救他們!」

什麼,在他們身邊一直有另外「兩名同志」?崔代全在講述他們自救的過程時一個字也沒透露啊!

崔代全向記者講述他和張同凱、李桂川三人被埋時只有一杯水,「我們渴了,每人都只能用舌頭舔一口水。」但這杯救命的水,只維持了他們三人一天就沒有了。

這表明他們沒有讓身邊的其他兩個沒有頭銜、不是「領導」的工作人員分享一口水,甚至喝一口尿!

難怪消防官兵對著洞口問「下面有幾個人呀」,三位領導都沒有回答這個問題,而是直接報出自己的官職,要求趕快救自己。

在一張該縣政法系統地震傷員統計表上,記者看到該縣政法委已有超過三分之一的人員遇難或重傷。

原來,採訪報導透露的最重要的一點,並不是張書記們的「最牛官腔」,而是兩條人命!△

(人民報首發)

新唐人2008年全世界系列大賽公告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