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就是人們想念的毛澤東(多圖)
 
林淩
 
2008-1-10
 

解體,克里姆林宮蘇聯國旗降下!
【人民報消息】昨天與一位40歲出頭的朋友聊起現在的失業問題,她說現在有很多從五、六十年代過來的人說懷念老毛時代,說那時候起碼有「大鍋飯」吃。這不禁讓我想起葉利欽生前接受最後一次採訪時說的話。

葉利欽說:「我們不應該忘記,前蘇聯發展到最後,民眾的生活已經非常困難,不僅是物質上的,而且是精神上的。現在好像所有人都忘記了商店裏空空的貨架的樣子,忘記了自己害怕表達那些無法同『黨中央』保持一致的真實想法的那種感覺。而這些,是無論如何也不應該被忘記的。」

這一點張戎做的很好,她與丈夫花了11年的時間找當事人搜尋資料,寫成了《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這本歷史的回憶錄還原了五、六十年代的真實情景。其中一個小題目是「中國非死一半人不可」,談到的就是毛澤東的「三面紅旗」:總路線、大躍進、人民公社。

毛搞大躍進為要稱霸世界

1953年毛首次推出這個綱領時,曾把實現的時間定為「十年到十五年」,1958年毛把期限縮短到八年,七年,五年,甚至三年。這個過程他叫作「大躍進」,於1958年5月中共八大二次會議拉開序幕。 此時,有了精心培植的個人崇拜,有了中共領導的集體就範,有了57年反右造成的萬馬齊喑,毛終於得以放縱和加速他的魔性。

58年8月19日,毛對省委書記們說:將來我們要搞地球管理委員會,搞地球統一計劃。6月28日,毛在軍委擴大會議小組長座談會上說:目前太平洋實際上是不「太平」的,將來歸我們管了才算是「太平」洋。


彭德懷1959年寫給毛的萬言書。
毛政權宣傳說,大躍進是為了中國「在一個比較短的時間內趕上一切資本主義國家,成為世界上最先進、最富強的國家之一」。毛搞大躍進,目地是要稱霸世界。這個目標不但跟提高人民生活水準毫無關係,而且人民的災難隨著這個計劃的實施而越來越加劇。

大躍進的主要內容是大規模從蘇聯和東歐進口以軍工為核心的重工業項目。中共剛建立政權,根本沒有錢,只能以貨物交換、大量出口食品來解決資金問題。當毛向蘇共屆時領導人赫魯曉夫買昂貴的核潛艇技術設備時,赫魯曉夫問毛怎樣付費,毛的答覆是:蘇聯要多少食品,中國就可以出口多少。這個承諾造成了中國歷史上的三年大饑荒,也就是中共口中所謂的三年自然災害。

三年大饑荒的產生


“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
為了名正言順地從農民手中奪糧,毛硬說一九五八年有了神話般的大豐收。在他示意下,各省領導紛紛宣布各自省內的糧食產量將會激增。比如,毛最喜歡的華東局書記柯慶施聲稱,他管轄下的華東地區這年的產量將比上一年增長百分之七十。新上任的河南第一書記吳芝圃也不示弱,也提出高於通常產量幾倍的收獲數字,被毛封為頭號模範。

當然,田裏能長多少莊稼,農民出身的毛澤東是最清楚的,但是他卻引導和鼓勵各省領導說他們那裏有了奇蹟般的收成。58年6月12日,《人民日報》報導河南省遂平縣衛星農業社「小麥每畝產量達到了三幹五百三十斤」,十倍於實際產量,被稱作「衛星田」。

「衛星田」是怎麼產生的呢?就是讓把幾塊田的莊稼移到一塊田裏,然後上邊組織各地農村的基層幹部去參觀,讓他們回去也編造同樣的高產。到了7月底,《人民日報》社論正式宣布:只要我們需要,要生產多少,就可生產出多少糧食來。怎麼在紙上編造都可以,但無論如何也交不出來的。在環江,在全國,政府以高壓手段強迫農民交糧。

1958年8月4日,毛澤東公開指示:應該考慮到生產了這麼多糧食怎麼辦的問題。


1959年廬山會議整彭德懷,無人敢出聲!
8月19日,毛親自對省委書記下令說:「馬克思與秦始皇結合起來創造」,「調東西調不出來要強迫命令」。「強迫命令」在中共的語匯中是動武行兇的意思。全國鄉村到處是「逼糧會」,到處是捆、打、吊。

為了使暴力師出有名,毛一而再,再而三地指責農民和基層幹部「瞞產私分」。這個魔鬼反覆說:「生產小隊普遍一致瞞產私分,深藏密窖,站崗放哨」,農民「白天吃蘿蔔纓,晚上吃大米」。毛還用鄙夷的口氣說:「瞞產私分,名譽很壞,共產主義風格哪裏去了!農民還是農民,農民只有如此」。

毛澤東清楚得很,農民沒有糧可私分。一九五八年十一月十八日,雲南省向毛報告省裏因腫病而大批死人。腫病就是吃不飽造成的。毛的批示是拿下級做替罪羊:"「雲南這個錯誤就是主要出於縣級幹部」。

毛澤東正式從全國人民口中奪糧了,為的是出口糧食換回核潛艇技術設備等軍工產品,讓他想當世界領袖的夢成真。

為保命吃親生骨肉

波及全國的大饑荒自1958年起,持續至1961年,以1960年為最慘烈。這一年,根據中共自己的統計數字,人均熱卡吸收量僅達一千五百三十四點八。城市家庭婦女的熱卡量,據一向為中共代言的作家韓素音說,最高不過一千二百。而在臭名昭著的納粹集中營奧斯威辛(Auschwitz),苦役犯的每日熱卡量還有一千三百到一千七百。


彭德懷因為廬山會議說了真話,
1967年被揪鬥!
中國城市的婦女熱卡量還不及納粹集中營苦役犯!這就是現在有些人依然懷念的毛澤東幹的事。

為了活命,有被逼得吃人肉的。《鄉村三十年》記載:安徽省鳳陽縣僅1960年春就「出現了人吃人的殘酷事件六十三起」,不是吃死人而是吃活人,不是吃別人而是吃自己的親生骨肉,其中,一對夫婦,將親生的八歲男孩小青勒死煮著吃了。情何以堪!

即使這樣,鳳陽還不算最壞的,在大饑荒中餓死三分之一人口的甘肅省通渭縣,吃人更相當普遍。一個公社書記後來對來訪的記者說:我家那個村裏一個不到30歲的婦女把自己女兒的肉煮著吃了。她男人從新強地區回來找女兒,村裏人都替她打掩護,瞞過去了,因為村裏吃過人肉的不少。那時人們餓急了,餓瘋了,提著籃子出去,看看倒在路邊的死屍上還有可吃的肉,就割回家去。你們去看看公社門外蹲在那裏曬太陽的人,他們中就有一些是吃過人肉的。

在所有這一切發生的同時,中國的倉庫裏囤滿了等待出口的糧食和其他食品,由軍隊或民兵把守。波蘭學生羅文斯基親眼看見「水果成噸的爛掉」。可是上面有規定:「餓死不開倉」。為時四年的大躍進使大約3800萬中國人餓死、累死。

毛說餓死是喜事

這是二十世紀最大的饑荒,也是人類有史以來最大的饑荒。而這完全是人為的,是蓄意的。中國的糧食出口僅1958、1959兩年就高達七百萬噸,可以為三幹八百萬人每天提供八百四十熱卡。這還不包括肉類、食油、蛋品等大量的出口。如果沒有出口,中國人一個人也不會餓死。

大躍進一開頭,毛就告誡中共高層做好大批死人的思想準備。在為大躍進揭幕的中共八大二次會議上,毛大談餓死是「白喜事」:「是喜事,確實是喜事」。安徽一個公社黨委書記被帶去看餓死的人堆時,幾乎是在重覆毛的話:「人要不死,天底下還裝不下呢!……人有生就有死,哪個人也保證不了不死!」有些地區規定餓死人後「不准哭」,「不准帶孝」。

毛甚至還大講死人的實用價值。一九五八年十二月九日,他對八屆六中全會說:「人要不滅亡那不得了。滅亡有好處,可以做肥料。」據《鄉村三十年》記載,有地方人死了埋在田裏,上面種上莊稼。

毛是害死中國人的魔鬼

毛多次說過為了他的目標,他準備以無數中國人的生命作代價。一九五七年,他在莫斯科對蘇聯領導人說:「為了世界革命的勝利,我們準備犧牲三億中國人。」在 八大二次會議上,毛說:「原子仗現在沒有經驗,不知要死多少,最好剩一半,次好剩三分之一。」


瘋狂的年代!
毛知道他搞大躍進,中國會死多少人。1958年11月21日,毛對中共高層講:除了大辦水利以外,還有各種各樣的任務,鋼鐵、銅、鋁、煤碳、運輸、加工工業、化學工業,需要人很多,這樣一來,我看搞起來,中國非死一半人不可,不死一半也要死三分之一或者十分之一,死五千萬人。

毛也知道後果,他說:「死五千萬人你們的職不撤,至少我的職要撤,頭也成問題」。但毛堅持要下面的人幹,卻又把罪過推給他們,毛說:「你們議一下,你們一定要搞,我也沒辦法,但死了人不能殺我的頭」。

毛澤東當政時開展的各類運動,整死了8千萬中國人,那時報紙上日日處處都印著毛像,那些報紙成了不定時炸彈,包東西不敢、扔掉不敢、搞破領袖像更是罪上加罪,全國人民生活在惶恐之中。

葉利欽曾說:「現在好像所有人都忘記了商店裏空空的貨架的樣子,忘記了自己害怕表達那些無法同『黨中央』保持一致的真實想法的那種感覺。而這些,是無論如何也不應該被忘記的。」

那些從五六十年代艱難活過來的人,不應該懷念毛澤東了,而應該擯棄共產黨,因為中華民族一切痛苦的根源都產生於此。△

(人民報首發)


全球華人新年晚會巡迴演出,看了好福氣!

全球華人新年晚會紐約11場,定票從速!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