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就是人们想念的毛泽东(多图)
 
林凌
 
2008-1-10
 

解体,克里姆林宫苏联国旗降下!
【人民报消息】昨天与一位40岁出头的朋友聊起现在的失业问题,她说现在有很多从五、六十年代过来的人说怀念老毛时代,说那时候起码有「大锅饭」吃。这不禁让我想起叶利钦生前接受最后一次采访时说的话。

叶利钦说:「我们不应该忘记,前苏联发展到最后,民众的生活已经非常困难,不仅是物质上的,而且是精神上的。现在好像所有人都忘记了商店里空空的货架的样子,忘记了自己害怕表达那些无法同『党中央』保持一致的真实想法的那种感觉。而这些,是无论如何也不应该被忘记的。」

这一点张戎做的很好,她与丈夫花了11年的时间找当事人搜寻资料,写成了《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这本历史的回忆录还原了五、六十年代的真实情景。其中一个小题目是「中国非死一半人不可」,谈到的就是毛泽东的「三面红旗」: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

毛搞大跃进为要称霸世界

1953年毛首次推出这个纲领时,曾把实现的时间定为「十年到十五年」,1958年毛把期限缩短到八年,七年,五年,甚至三年。这个过程他叫作「大跃进」,于1958年5月中共八大二次会议拉开序幕。 此时,有了精心培植的个人崇拜,有了中共领导的集体就范,有了57年反右造成的万马齐喑,毛终于得以放纵和加速他的魔性。

58年8月19日,毛对省委书记们说:将来我们要搞地球管理委员会,搞地球统一计划。6月28日,毛在军委扩大会议小组长座谈会上说:目前太平洋实际上是不「太平」的,将来归我们管了才算是「太平」洋。


彭德怀1959年写给毛的万言书。
毛政权宣传说,大跃进是为了中国「在一个比较短的时间内赶上一切资本主义国家,成为世界上最先进、最富强的国家之一」。毛搞大跃进,目地是要称霸世界。这个目标不但跟提高人民生活水准毫无关系,而且人民的灾难随着这个计划的实施而越来越加剧。

大跃进的主要内容是大规模从苏联和东欧进口以军工为核心的重工业项目。中共刚建立政权,根本没有钱,只能以货物交换、大量出口食品来解决资金问题。当毛向苏共届时领导人赫鲁晓夫买昂贵的核潜艇技术设备时,赫鲁晓夫问毛怎样付费,毛的答覆是:苏联要多少食品,中国就可以出口多少。这个承诺造成了中国历史上的三年大饥荒,也就是中共口中所谓的三年自然灾害。

三年大饥荒的产生


“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
为了名正言顺地从农民手中夺粮,毛硬说一九五八年有了神话般的大丰收。在他示意下,各省领导纷纷宣布各自省内的粮食产量将会激增。比如,毛最喜欢的华东局书记柯庆施声称,他管辖下的华东地区这年的产量将比上一年增长百分之七十。新上任的河南第一书记吴芝圃也不示弱,也提出高于通常产量几倍的收获数字,被毛封为头号模范。

当然,田里能长多少庄稼,农民出身的毛泽东是最清楚的,但是他却引导和鼓励各省领导说他们那里有了奇迹般的收成。58年6月12日,《人民日报》报导河南省遂平县卫星农业社「小麦每亩产量达到了三干五百三十斤」,十倍于实际产量,被称作「卫星田」。

「卫星田」是怎么产生的呢?就是让把几块田的庄稼移到一块田里,然后上边组织各地农村的基层干部去参观,让他们回去也编造同样的高产。到了7月底,《人民日报》社论正式宣布:只要我们需要,要生产多少,就可生产出多少粮食来。怎么在纸上编造都可以,但无论如何也交不出来的。在环江,在全国,政府以高压手段强迫农民交粮。

1958年8月4日,毛泽东公开指示:应该考虑到生产了这么多粮食怎么办的问题。


1959年庐山会议整彭德怀,无人敢出声!
8月19日,毛亲自对省委书记下令说:「马克思与秦始皇结合起来创造」,「调东西调不出来要强迫命令」。「强迫命令」在中共的语汇中是动武行凶的意思。全国乡村到处是「逼粮会」,到处是捆、打、吊。

为了使暴力师出有名,毛一而再,再而三地指责农民和基层干部「瞒产私分」。这个魔鬼反覆说:「生产小队普遍一致瞒产私分,深藏密窖,站岗放哨」,农民「白天吃萝卜缨,晚上吃大米」。毛还用鄙夷的口气说:「瞒产私分,名誉很坏,共产主义风格哪里去了!农民还是农民,农民只有如此」。

毛泽东清楚得很,农民没有粮可私分。一九五八年十一月十八日,云南省向毛报告省里因肿病而大批死人。肿病就是吃不饱造成的。毛的批示是拿下级做替罪羊:"「云南这个错误就是主要出于县级干部」。

毛泽东正式从全国人民口中夺粮了,为的是出口粮食换回核潜艇技术设备等军工产品,让他想当世界领袖的梦成真。

为保命吃亲生骨肉

波及全国的大饥荒自1958年起,持续至1961年,以1960年为最惨烈。这一年,根据中共自己的统计数字,人均热卡吸收量仅达一千五百三十四点八。城市家庭妇女的热卡量,据一向为中共代言的作家韩素音说,最高不过一千二百。而在臭名昭著的纳粹集中营奥斯威辛(Auschwitz),苦役犯的每日热卡量还有一千三百到一千七百。


彭德怀因为庐山会议说了真话,
1967年被揪斗!
中国城市的妇女热卡量还不及纳粹集中营苦役犯!这就是现在有些人依然怀念的毛泽东干的事。

为了活命,有被逼得吃人肉的。《乡村三十年》记载:安徽省凤阳县仅1960年春就「出现了人吃人的残酷事件六十三起」,不是吃死人而是吃活人,不是吃别人而是吃自己的亲生骨肉,其中,一对夫妇,将亲生的八岁男孩小青勒死煮着吃了。情何以堪!

即使这样,凤阳还不算最坏的,在大饥荒中饿死三分之一人口的甘肃省通渭县,吃人更相当普遍。一个公社书记后来对来访的记者说:我家那个村里一个不到30岁的妇女把自己女儿的肉煮着吃了。她男人从新强地区回来找女儿,村里人都替她打掩护,瞒过去了,因为村里吃过人肉的不少。那时人们饿急了,饿疯了,提着篮子出去,看看倒在路边的死尸上还有可吃的肉,就割回家去。你们去看看公社门外蹲在那里晒太阳的人,他们中就有一些是吃过人肉的。

在所有这一切发生的同时,中国的仓库里囤满了等待出口的粮食和其他食品,由军队或民兵把守。波兰学生罗文斯基亲眼看见「水果成吨的烂掉」。可是上面有规定:「饿死不开仓」。为时四年的大跃进使大约3800万中国人饿死、累死。

毛说饿死是喜事

这是二十世纪最大的饥荒,也是人类有史以来最大的饥荒。而这完全是人为的,是蓄意的。中国的粮食出口仅1958、1959两年就高达七百万吨,可以为三干八百万人每天提供八百四十热卡。这还不包括肉类、食油、蛋品等大量的出口。如果没有出口,中国人一个人也不会饿死。

大跃进一开头,毛就告诫中共高层做好大批死人的思想准备。在为大跃进揭幕的中共八大二次会议上,毛大谈饿死是「白喜事」:「是喜事,确实是喜事」。安徽一个公社党委书记被带去看饿死的人堆时,几乎是在重复毛的话:「人要不死,天底下还装不下呢!……人有生就有死,哪个人也保证不了不死!」有些地区规定饿死人后「不准哭」,「不准带孝」。

毛甚至还大讲死人的实用价值。一九五八年十二月九日,他对八届六中全会说:「人要不灭亡那不得了。灭亡有好处,可以做肥料。」据《乡村三十年》记载,有地方人死了埋在田里,上面种上庄稼。

毛是害死中国人的魔鬼

毛多次说过为了他的目标,他准备以无数中国人的生命作代价。一九五七年,他在莫斯科对苏联领导人说:「为了世界革命的胜利,我们准备牺牲三亿中国人。」在 八大二次会议上,毛说:「原子仗现在没有经验,不知要死多少,最好剩一半,次好剩三分之一。」


疯狂的年代!
毛知道他搞大跃进,中国会死多少人。1958年11月21日,毛对中共高层讲:除了大办水利以外,还有各种各样的任务,钢铁、铜、铝、煤碳、运输、加工工业、化学工业,需要人很多,这样一来,我看搞起来,中国非死一半人不可,不死一半也要死三分之一或者十分之一,死五千万人。

毛也知道后果,他说:「死五千万人你们的职不撤,至少我的职要撤,头也成问题」。但毛坚持要下面的人干,却又把罪过推给他们,毛说:「你们议一下,你们一定要搞,我也没办法,但死了人不能杀我的头」。

毛泽东当政时开展的各类运动,整死了8千万中国人,那时报纸上日日处处都印着毛像,那些报纸成了不定时炸弹,包东西不敢、扔掉不敢、搞破领袖像更是罪上加罪,全国人民生活在惶恐之中。

叶利钦曾说:「现在好像所有人都忘记了商店里空空的货架的样子,忘记了自己害怕表达那些无法同『党中央』保持一致的真实想法的那种感觉。而这些,是无论如何也不应该被忘记的。」

那些从五六十年代艰难活过来的人,不应该怀念毛泽东了,而应该摈弃共产党,因为中华民族一切痛苦的根源都产生于此。△

(人民报首发)


全球华人新年晚会巡回演出,看了好福气!

全球华人新年晚会纽约11场,定票从速!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