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原歷史!毛岸英之死和彭德懷冤案內幕(多圖)
 
姜青
 
2008-1-13
 

毛曾題詩:「山高路險溝深,大軍縱橫馳奔, 誰敢橫刀立馬,唯我彭大將軍。」

【人民報消息】中共軍方2007年7月底在軍事博物館舉辦國防和軍隊建設展覽紀念解放軍建軍80周年。最引人注目的是,在「開國元帥」展覽櫥窗裏,林彪的元帥戎裝照片36年來首次展出。展覽負責人、軍博的姜廷玉處長說,這樣展出是尊重歷史的做法。


1月12日新華網還原毛岸英真實死因。
今年1月12日新華網不尋常的出現了兩篇文章《鉤沈:毛岸英入朝和不幸罹難的真實原因圖》(內標題:有關毛岸英犧牲的一則電報)和《 還原毛岸英犧牲歷史:彭德懷未收過毛澤東電報》,一篇轉載自今晚報,另一篇轉載自中新網。兩篇內容一模一樣。

文章開篇一針見血指出:毛澤東的衛士李銀橋及其夫人韓桂馨口述、邸延生執筆,撰寫了一書《歷史的真言──李銀橋在毛澤東身邊工作紀實》,新華出版社2000年7月出版。這部書的其他部分且不去探究,但其中關於毛岸英入朝和不幸罹難的原因背離真實。

看來還原歷史,澄清彭德懷冤案的時機已經成熟。

毛澤東衛士李銀橋編假話出書


新華網一天出兩次替彭德懷叫冤的文章!
李銀橋在《歷史的真言》裏說了怎樣的假話呢?

《歷史的真言》第495頁至496頁寫道:

1950年11月23日,密切關注著朝鮮戰局的中國人民解放軍代總參謀長聶榮臻接到蘇聯方面發來的一封密碼電報,告知美軍近日將派飛機轟炸中國人民志願軍總部,提醒中國方面提高警惕、預做防備。

聶榮臻急忙趕到毛澤東的辦公室,向毛澤東報告了蘇聯的電報。毛澤東指示說:「立刻給彭德懷發電報,要他轉移司令部!敵情變化無常,要防患於未然!」

「是!」聶榮臻答應後離去,即刻給彭德懷發電報了。

11月24日下午,毛澤東又親自擬寫了一封電報,用「AAAA」加急形式發了出去,提醒彭德懷近日將有敵機轟炸,要他設法將志願軍總部轉移了。

彭德懷悲痛萬分,悲痛中深深懊悔自己沒有按照聶榮臻的提醒和毛澤東的電示急速將志願軍總部轉移了。


毛的衛士夫婦李銀橋和韓桂馨。
《歷史的真言》第501頁是這樣捏造的:

毛澤東得知志願軍總部被炸後,「這個彭德懷!」毛澤東生氣地說,「我拍了電報讓他轉移的麼!……」

讀者閱到此自然會認為毛岸英的犧牲是由於彭德懷未遵從毛澤東的電令及時轉移總部駐地而招致挨炸,使毛岸英本可避免犧牲而最終卻未能逃脫。責任在於彭德懷。

但文章作者作為當事人寫了一段證明:《歷史的真言》把毛岸英的罹難,歸罪於彭德懷拒不執行毛澤東要他轉移司令部駐地的電令。我在抗美援朝期間任志願軍總部參謀,隨彭德懷同志工作;1986年離休後曾參加《彭德懷傳》的編審工作,對抗美援朝的那段歷史比較了解。據我所知毛澤東並沒有發過這一電報指令。

也就是毛岸英的死與彭德懷沒有關係。

李銀橋沒這麼大的膽兒

李銀橋不過是毛澤東的一個貼身衛士,打死也不敢胡亂編造中共歷史,那麼是誰讓他起混淆視聽的作用?是誰讓被中共捧上神壇的毛澤東迫害彭德懷有理的?是中國共產黨。

共產黨把毛澤東吹捧成「紅太陽」和「人民的大救星」。大救星怎麼可能隨便害人呢?更不要說中國人最容不了的是:殘害的還是自己的救命大恩人!

這就像中共執意把毛的屍體擺在天安門廣場上一樣,是借讓民眾膜拜毛澤東、崇拜毛澤東而達到加強與中共的關係。中共所做的這一切不是為了毛澤東本人的利益,而是為了維護黨的生存的需要。因此,黨授意李銀橋為毛澤東迫害死正直、敢說真話的彭德懷製造了理論根據。《歷史的真言》在中共的獨裁統治下允許出版,說明它沒有真言。

導致毛岸英死亡原因


毛澤東、毛岸英父子在延安。
毛岸英從蘇聯初回中國時,中共還沒有建政,還躲在延安那塊地方。在那種環境下,狂傲的毛岸英穿著蘇軍呢子制服和馬靴,擺出太子架子,狂跳交誼舞,和未成年女子談情說愛,為人處事不拘小節,在延安臭名遠揚。

很年輕時毛岸英就深知父親要培養他當未來的中共領導人,在延安時,毛岸英就參與政治,在毛澤東面前談論對高層領導人的看法,毛澤東很傾聽他的意見,他說誰不好,毛澤東就疏遠誰。因此,當時很多人都為免遭難,不是躲著他就是哄著他。

1949年10月中共建政以後,對於提拔兒子更加著急的毛主席在1951年3月,與周世釗的談話中透露說:「我是極主張派兵出國的」,「岸英是個年輕人,他從蘇聯留學回國後,去農村勞動鍛煉過,這是很不夠的」,「在戰鬥中『成長』要比任何其它環境來得更嚴更快。」

於是,1950年10月22日,毛澤東把兒子送進設在朝鮮的志願軍司令部裏,工作在彭德懷身邊。11月25日,毛岸英入朝後僅僅34天,就在剛過完28歲生日的一個月後,被美國偵察機炸死了。

有目擊者回憶毛岸英之死的原因,說,「抗美援朝」期間,生活艱苦。金日成派人給總司令彭德懷送了一小筐雞蛋,這在當時的朝鮮極難得極難得的。除了給總司令吃以外,沒有任何人敢打這些雞蛋的算盤。

11月25日上午,彭已吃過飯,在外邊下棋。毛太子睡足了覺,才來上班,並擅自拿雞蛋做蛋炒飯。拿雞蛋吃已經超狂妄了,而且在不應該做飯的時候讓美國的偵察機發現了目標,毛岸英不但差點害死彭老總,而且自己被美國戰機的凝固汽油彈擊中,臨死沒有吃上一口蛋炒飯。

彭德懷沒有錯


毛岸英之死與彭德懷無關!
新華網刊登的《 還原毛岸英犧牲歷史:彭德懷未收過毛澤東電報》的作者說, 從1950年11月下旬的23日、24日志願軍在朝鮮的收電中翻找,根本沒有所謂11月23日聶榮臻告轉移的電報,23日沒有北京的來電。24日確有毛澤東來電,但電文中絲毫沒有講為防轟炸應轉移司令部的字句。該電全文如下:

關於準備隨時撲滅空降敵人給彭德懷等的電報

(一九五○年十一月二十四日)

彭、鄧、樸、洪,並告高賀:

(一)你們本日七時的作戰部署是完全正確的,望堅決照此執行。(二)請你們充分注意敵人降落傘部隊在我後方降落,應控制必要武裝力量及汽車在你們及後勤部手裏,準備隨時撲滅這些空降敵人。敵人已有一組諜報人員在雲山以東地區降落,並稱正向鴨綠江邊移動,請注意撲滅。(三)請你們充分注意領導機關的安全,千萬不可大意。(四)此次戰役中敵人可能使用汽油彈,請你們研究對策。(五)你們釋放美俘的行動,已在國際上收到極好的效果。請準備於此次戰役後再釋放一大批,例如三四百人。

毛澤東

十一月廿四日廿二時半

毛澤東的上述電報已全文編入《建國以來毛澤東文稿》第一卷第685頁,公之於世。所謂聶榮臻11月23日、毛澤東11月24日兩次告彭德懷轉移司令部的電報純屬子虛烏有。

當事人透露,即使退一萬步講,毛澤東當時有電令彭德懷轉移駐地的電報,李銀橋也不可閱看,也不可能聽到。因進入中央機關的幹部、戰士都進行保密守則教育。不該自己閱看的文電不閱,不該自己知道的秘密事項不探問,首長和別人談機密時躲開。當時在毛澤東身邊工作的兩位機要秘書徐業夫是老機要工作者,羅光祿是軍事幹部。徐、羅秘書絕不會把電報給李銀橋看,因這是違反保密紀律的。李銀橋當年不可能看到電報,也不可能聽到軍事機密。那麼到上世紀八九十年代,李銀橋口述回憶錄時認為需向中央和軍委檔案館查閱某些文電,以他的身份當有批准的可能。

但為什麼他和執筆人並沒有尋查當年的歷史文獻,就隨便放這麼大的假消息呢?這可是往彭德懷臉上抹黑啊,又是誰指示李銀橋這樣做的呢?又是誰允許此誣蔑彭德懷的假消息放行的呢?給毛澤東出假消息可不是隨隨便便的事,沒有幕後因素和目地是不可能的。

毛對彭德懷的瘋狂報復


毛指定侄子毛遠新當其接班人!
張玉鳳回憶,1976年毛自知時日不多,提出了一個政治局常委、委員名單,逐個聽取她和毛遠新的意見。他倆都說名單上的人都是忠於主席、忠於黨的。毛不停的擺手說「聽夠了,是你們忠於我姓毛的」。一句話道破天機。什麼黨啊、母親,那都是說給傻青兒聽的。

1950年11月25日上午,毛岸英被炸死,下午4點,彭德懷才緩過勁兒來,向軍委發了電報。中共中央機要室主任葉子龍收到電報後,首先送給周恩來閱。周恩來閱後在電報上批「劉(少奇)、朱(德):因主席這兩天身體不好,故未給他看」。37天后,1951年1月2日周恩來交代葉子龍把志願軍司令部電報送給毛澤東。

據《葉子龍回憶錄》(第196頁至198頁)記載:周恩來說:「不要瞞了,總瞞著也不是辦法,報告主席吧!」我拿著電報走進毛澤東辦公室,他正在沙發上看報紙。我小聲叫了一聲「主席」,然後把電報交給他……毛澤東將那份簡短的電報看了足足三四分鐘,他的頭埋的很深。當他抬起頭時,我看到他沒有流淚,沒有任何表情,但他臉色非常難看。

毛從中共建政開始就處心積慮要建立家天下,毛把一切希望和賭註都下在唯一不癡呆的大兒子毛岸英身上。讓毛岸英入朝是為了鍍金,積攢政治資本,好迅速當接班人。毛盡作好夢了,沒想到毛氏家族沒這個運。毛岸英的死把毛的家天下計劃統統打入地獄。

毛澤東把這一切都算在彭德懷頭上,從此尋找機會報復。

毛再次「引蛇出洞」


“三面紅旗”害死數千萬國人!
從1958年到1961年,毛推行的所謂三面紅旗「總路線、大躍進、人民公社」害死了數千萬中國人,並造成了餓瘋了的人把親人勒死並吃掉的慘劇。各個省的領導都非常清楚這樣下去是不堪設想的。毛更清楚。所以毛想借此機會找出高層中反對他和擁護他政策的人,無論他是對是錯。毛只想留唯唯諾諾的人。

於是,毛用和1957年反右「引蛇出洞」的同一手法,在1959年7月2日至8月1日,在江西廬山召開了政治局擴大會議。中央政治局委員和各省、市、自治區黨委第一書記,中央、國家機關一些部門的負責同志參加了會議。這次會議的原定議題是總結經驗教訓,調整指標,繼續糾正毛的「左」傾錯誤。毛澤東在會上講了話,提出19個問題要求大家進行討論。

在討論過程中,對如何估計國內當前形勢時,一部分高官認為農村食堂、供給制、「共產風」等損害了農民的積極性,應從實際出發,認真總結1958年的經驗教訓。當時自由交談,各抒己見,沒有一點緊張氣氛,和1957年反右初期的氣氛一模一樣。

7月10日,毛澤東看風頭不對,在組長會議上定調說,總路線無非是多快好省,是不會錯的,並說「大躍進」和人民公社化運動中的缺點錯誤是一個指頭和九個指頭的問題。毛澤東講話後沒有人敢再說什麼,會議繼續開並準備在7月15日結束。

1959年7月14日,這是彭德懷永遠忘不了的一天,那天針對當時客觀存在的問題,彭德懷給毛澤東寫了一封「萬言書」,談了自己不便在小組會上談的想法,陳述了他對1958年以來「左」傾錯誤及其經驗教訓的意見。

打倒彭德懷的機會來了,毛鬆了一口氣!

1959年7月16日,毛澤東批示將彭德懷寫給他個人的信印發給與會全體同志。毛要一網打盡與彭德懷意見相同的人。這種手法與兩年前的反右鬥爭何其相似。


1967年7月26日,北京紅衛兵批鬥彭德懷
(臺上左一),張聞天陪鬥。
隨後,會議轉入對這封信的討論。在小組會上,黃克誠、周小舟、張聞天等發言認為信的總的精神是好的,表示同意彭德懷信中的意見。7月23日,毛澤東在大會上講話,認為彭德懷的信表現了「資產階級的動搖性」,是向黨進攻,是右傾機會主義的綱領。從此,會議轉為對彭德懷、黃克誠、張聞天、周小舟等的所謂「右傾機會主義」進行揭發批判,並立馬把他們升級為「反黨集團」。

8月2日到16日,在廬山召開了黨的八屆八中全會。全會通過了《關於以彭德懷同志為首的反黨集團的錯誤的決議》、《關於撤銷黃克誠同志中央書記處書記的決定》、《為保衛黨的總路線、反對右傾機會主義而鬥爭的決議》等公報。全會決定撤銷彭德懷、黃克誠、張聞天和周小舟4人分別擔任的國防部長、總參謀長、中央書記處書記、外交部第一副部長和湖南省委第一書記職務,保留他們的中央委員、中央候補委員、政治局委員和政治局候補委員職務以觀後效。

就這麼簡單,老毛一句話,中共的國防部長、總參謀長、中央書記處書記、外交部第一副部長和湖南省委第一書記立刻從顯赫的高官跌成反黨份子。被擼下國防部長的彭德懷從廬山飛回北京的飛機上除了自己的妻子、秘書、參謀以外,再無一人願意和彭同機。

置彭德懷於死地

即使這樣,毛沒有了家天下接班人的仇恨也消不下去,1966年月6月毛髮動了「文化大革命」,整人運動開始後不久,即把置彭德懷於死地的任務交給了老婆江青。12月,江青當第一副組長的文革小組打電話給當時名噪一時的五大學生造反頭兒之一的韓愛晶,說:「現在,文化大革命在深入發展,你們可以派學生到四川,將彭德懷揪回北京鬥爭。」


1967年彭德懷被打斷肋骨!
1967年7月12日,文革小組成員在人民大會堂接見韓愛晶等人,專門下達了折磨彭德懷致死的信號,聽江青喝兒的戚本禹指示說:「彭德懷要是不老實,得對他厲害點,不能對他客氣。」江青被捕後,聲稱自己是「主席的一條狗,讓咬幾口咬幾口」。

得到最高指示的韓愛晶有恃無恐,10月19日在北京航空學院鬥爭彭德懷,表面原因是彭在1959年為餓死的老百姓說了幾句真話,實質原因是因為1950年當入朝總司令時毛岸英自己找死。1967年已近七旬的彭帥被批鬥時,被打翻在地七次,額頭打破,肋骨打斷,慘不忍睹。1974年11月29日下午33時35分,被折磨了15年的彭德懷蒙冤去世。過了不到兩年,1976年9月9日,中國的災星老毛終於咽下了最後一口氣。

黨永遠是邪惡的

又過了兩年,1978年12月,在中共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和十一屆三中全會以後,屆時的總書記胡耀邦做主為彭德懷等人平了反。

毛澤東沒有人性,所以到現在還被中共膜拜,而胡耀邦正因為有人性,所以為邪黨所不容。那些希望中共好的,希望中國好的黨的領導人最終的結局都是悲慘的,因為黨沒有變,黨永遠是邪惡的,只有甘願與惡黨互增邪氣的才是黨的真正代表,毛澤東就是最典型的一個。

1月12日新華網公開反駁毛的貼身衛士的所謂內幕,也就是公開指責老毛殘害彭德懷是胡作非為。推下神壇的老毛又被體制內的正義人士踹了一腳,肝兒疼的是「偉光正」。△

(人民報首發)


全球華人新年晚會巡迴演出,看了好福氣!

全球華人新年晚會紐約11場,定票從速!

1月30日全球華人新年晚會紐約首場七折優惠!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