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希同第四次給江致命一折騰(圖)
 
蕭良量
 
2008-1-8
 

狀告江澤民,陳希同從來沒歇過!
【人民報消息】儘管江澤民在鄧小平剛死幾個月之後就把屆時的中共政治局委員、北京市委書記陳希同給送進監獄了,但陳希同在監獄裏也沒軟,整天梗梗著脖子,除了罵就是寫上訴材料。從此江澤民不是踏實了,而是註定要被「陳希同」這三個字折騰一生。

陳希同是鄧小平提拔上來的,對鄧忠心耿耿,但對一夜之間被點名當上總書記的江澤民根本不拿正眼瞧。這不是陳希同的錯,當時沒人看的起江澤民。

江去鄧小平家,除了搶在護士前面給鄧小平拿拖鞋,而且不抽煙的江還自備打火機給鄧小平點煙,主動給小太子黨們倒水,還要向大明星劉曉慶「請教」電影藝術。劉曉慶知道江摸槍就哆嗦,還當面嘴裏敲著鑼鼓點兒噁心了江一頓。這樣的人陳希同能放在眼裏嗎?所以,卡拉OK時陳希同因為要與宋祖英合唱,江還氣的火冒三丈。

陳希同倒霉在薄一波身上,他寫了一封揭發江的信交給鄧小平,鄧那時身體已經很糟糕,於是沒拆開就交給薄一波去處理。薄一波一看這封信關係著總書記江澤民的仕途生死存亡問題,不禁大喜:太好了,我兒子升官的機會來了!於是腦筋一動,就把江叫來,並不動聲色的給江看這封信,江一邊看一邊篩糠,看過後大汗淋漓。薄一波又輕輕的把信從江發抖的手中抽了回去……。

沒什麼可說的,從那天起,江澤民就攥在薄的手裏,江決定置陳希同於死地。

1995年4月27日,新華社一篇僅165個字的消息猶如驚雷一般,「北京市常務副市長王寶森懾於反腐敗威力自斃身亡;中央政治局委員、北京市委書記陳希同引咎辭職」。實際上是江系人馬把王寶森滅口,然後用封了口的王寶森把陳希同搞下臺,同年9月陳希同被免去政治局委員和中央委員職務。

屆時鄧小平身體非常虛弱,而且也相信了周圍的工作人員和孩子們對江惡劣行徑的說辭,但搞掉了胡耀邦、趙紫陽,鄧自語:不能再搞掉一個總書記了,輿論我承受不了,而且精力也不行了。


江把陳希同整下去是為了保自己!
攝於鄧小平還活著,江又熬了一年多,直到1997年2月19日,鄧小平去世, 江在追悼會上喜極而泣。同年8月陳希同才被開除黨籍。98年2月27日,陳希同以“貪污和玩忽職守罪”被捕。江本意給陳希同羅列死罪罪名槍斃。但沒想到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最後搞出的證據也不過是陳希同「自1991年7月至1994年11月,在對外交往中接受貴重禮物22 件(其中金銀製品8件,貴重手錶6只,名貴水筆4支,照相機3架,攝像機1臺),共計價值人民幣55.5萬餘元」(新華社北京1998年7月31日電)。這對於政治局委員這個級別的領導人來說,實在算不了什麼,甚至可以說相當清廉了。陳希同為此鋃鐺入獄,因貪污罪被判13年,因玩忽職守罪被判4年,98年7月兩罪並罰共計有期徒刑16年。

江估計陳希同熬不過16年,就算是能熬過,16年後都已經老的動不了了,沒想到陳希同在監獄裏也從來沒老實過。

2003年底,陳希同因為患膀胱癌而保外就醫。出獄後,陳寫了五萬字的申訴書,指控江澤民對他的政治迫害,稱自己是權力鬥爭的犧牲品,並舉報江澤民父子的經濟犯罪問題。陳說他曾與江澤民合夥做生意,江澤民兒子江綿恒非法轉移國有巨額資產。在監獄裏,陳希同就沒有閑著,他屢次上書,誓言非把江澤民告進監獄不可。

2006年陳希同以“保外就醫”出獄,回北京居住。江既無奈又心懼。

現已76歲、身患癌症的陳希同出獄後一度被安排入住一間軍方醫院的高幹病房,病情穩定後,他經常走街串巷,甚至到郊區農村去和農民交談。後來江澤民害怕他出去會說什麼,讓曾慶紅出面干涉,給他轉往周永康地盤的公安醫院治療。這樣陳希同的活動就受到限制,周永康派人警告他不要太招搖。

已保外就醫的陳希同一度深居簡出,但看到連陳良宇都弄進監獄了,江的兩個兒子江綿恒、江綿康的貪腐都被揭了出來,內容比自己寫的材料還多還全,很是吃驚,知道江澤民完蛋的時辰到了。於是第四次向中共中央提出申訴:要求政法委、中紀委就他被指控的罪名重新展開調查。

陳希同的申訴材料中,指控江澤民違紀違法,利用權力,羅列罪名,迫害黨內同志。申訴中又列出若干次在會議上他頂撞江澤民的情況,而且還列出旁證,並提出希望中央調閱當時的會議記錄以做旁證。△

(人民報首發)


全球華人新年晚會巡迴演出,看了好福氣!

全球華人新年晚會紐約11場,定票從速!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