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爆特務身份 學生會頭目動用“中共安全部”
 
2007-7-19
 
【人民報消息】近來,世界各國安全部門都在關注各大學裏由中共大使館操控的學生會,調查學生會頭目在所在國充當中共特務的活動情況。據大紀元報導,然而最近在網絡上曝光的澳大利亞昆士蘭大學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主席的電子郵件,無意中給調查做了真實旁證,而英國劍橋大學學聯的醜聞,更是讓人見證了CSSA(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的特務性質。

昆士蘭學生會頭目自爆中共特務身份

據報導,針對“大陸學生會是否是特務組織”這一熱門話題,不久前,澳大利亞昆士蘭大學的很多大陸留學生在電子郵件網絡裏,對該校的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CSSA UQ)的性質提出了質疑。他們認為,假如學生會這個校園民間團體固定接受某一政治機構的資助,完全受其控制,並在澳洲成為其政治代理,那這個學生會就是個非法的特務組織,於是不少學生紛紛表示要退出學生會。

一位學生還專門給學生會頭目們寫出公開信,要求他們公布歷年來學生會以及學生會主席個人從使館領取的津貼是多少,具體財務賬目如何。“前主席徐斌”在回郵中首先明確聲稱,中共給予他個人以及這個組織一定的經濟資助,是為了“在日常生活之余向各種錯誤及反動思想做鬥爭”。將其以學生會主席名義,執行中共海外特殊政治任務的特務身份暴亂無疑。

有評論指出,這位學生會主席言辭明確點明瞭CSSA成立的使命之一,就是為了在國際上延續中共的國內政治鬥爭,把鬥爭的仇恨滲透散播到海外,這是違反任何主權國家法律的政治間諜行為。

然後該“主席”拒絕了財務公開的民主要求。“作為大家選舉出來的CSSA領導幹部,我認為我們有權處理任何我們收到的會費,資助和捐助,完全不需要對外公開。我們平時的工作和生活都很忙,怎麼有這個時間和精力去向大家公開CSSA的財務收支呢?”

最後這位“前主席”竟以“中共安全部”之名威脅說,“不要跟我們偉大祖國的國家機器作對。你在澳洲,你就沒有親屬在國內?我們已經在第一時間掌握了你的IP地址,國安部門正在追查此事。”

大紀元記者打電話給CSSAUQ現任主席王春(音譯,Wang Chun, http://www.cssauq.org/)向他求證該回信是否是徐斌所為,王春表示,徐斌已經回國,不在澳洲,無法確認,但他承認CSSAUQ接受中領館的資助。

據悉,每個大學裏都有中共大使館出資建立的CSSA學聯,大使館每個月根據學校的檔次和學生會上報的人數撥活動經費,比如說悉尼科技大學是 $3740/月,慕爾本大學是$4300/月,而學生會主席個人除了每月近千元的私下補貼外,還有很多其他好處。

比如據中共大使館網站介紹,從2003年起,中共每年頒布“國家優秀自費留學生獎學金”,每人獎金五千美元,而獲獎者由大使館推薦,幾乎全是各學聯主席或學聯成員。外界評價說,這成了誘惑學生參與學聯特務機構的又一誘餌。比如昆士蘭大學有學生指出,該校歷任學生會主席王博,徐凱,徐斌(女)都曾獲此“殊榮”。

公開的秘密

曾在英國劍橋大學工作的李桂華博士對大紀元表示,“在徐斌的回信中,明確揭示了大陸國安在監視著海外華人,大使館在操控著學生會,這早已是公開的秘密。過去面對使館的控制,有的人是知道了也不敢說,有的人就像徐斌一樣,認為這種控制是天經地義、無需置疑的。我很高興昆士蘭的留學生們開始挑戰這一非法控制了,我想越來越多的留學生會自覺行動起來,告別中共的控制,追求人所應該享有的自由生活。”

中共特務在英國劍橋實施網絡封鎖

李博士還披露說,英國劍橋的學聯CSSA 似乎走得更遠。“前些年我們曾在劍橋學聯的電子郵件網絡裏發布一些當地社區活動消息,如我在網上發了條召開未來科技文化大會的消息,郵件剛發出不久,當時任劍橋學聯主席的王鵬柱就當眾回信辱罵法輪功,我回信解釋,結果一來一往,支持我們的人越來越多,後來王鵬柱就把我的信箱給封了。

很多人覺得這種粗暴的封鎖方式很惡劣,他們說:為什麼江澤民的三個代表可以天天講,而法輪功的真善忍三個字就不能提呢?這裏是劍橋,不是大陸。很多人同情我們反對封網,但王鵬柱還是不顧眾人的反對,按大使館的要求強制關閉了我在學聯群組裡的信件。

當我課題組的老板得知此事後,很吃驚和憤慨,他主動幫我把這事反映到劍橋大學。每個大學都有專門管理學生社團的機構,其中有個部門就專門監視各社團是否有違背英國法律的行為。大學官員告訴我,CSSA學聯的做法是錯的,他讓我寫個書面材料,以便他們採取行動。

可我當時從善良願望出發,希望能善解這事,於是我沒有提交書面材料,而是約了王鵬柱想跟他談談,以消除他對法輪功的誤解,他當時答應見面,但後來他變卦了,不跟我談了。隨後劍橋學聯為過濾法輪功信息,專門給整個網絡增加了一道人工過濾步驟,每個發到CSSA網絡群組的信息都必須先經過某人的審核後才能發布。

說到學聯調查每個人的IP地址,我們有個法輪功學員滕先生,他的電腦IP地址先後兩次被黑客攻破,黑客利用他的IP向外發布垃圾信息,最後導致騰先生的IP被網絡提供商關閉。”李博士痛心的表示她沒想到有人會幹出這麼卑鄙的事來。

共產黨整人也太心黑了

“從2002年以來,每週六我們都在劍橋市中心講真相,2005年期間,我們在國王學院門外介紹九評退黨時,經常遇到一對老年夫婦,開始他們找我們鬧,要撕我們的資料和海報,我們怎麼解釋他們也不聽,就是來找麻煩鬧事,後來他們還帶著飯盒來,看見中國人接九評就罵人,不許別人接,他們還鼓動大陸來參加夏令營的孩子們砸我們的電視,後來才知道,他們是學聯主席吳長新的父母,而吳本人也多次當眾謾罵法輪功。

說到學聯裡的特務,最讓我吃驚的是,有一次我參加了一個普通的學術研討會,會後有人發法輪功傳單,結果學聯的人就說這會議與法輪功有關。不久後會議組織者之一告訴我:“我算見識了中共整人的惡毒了,我現在理解你們遭受的無辜迫害了”。原來他在大陸的姐姐被莫名其妙的抓進公安局,說她跟海外勾結,關了好幾個月。這位負責人感嘆說:共產黨整人也太心黑了。

李博士分析說,由此可見,混在留學生中的特務正對海外華人的正常生活構成威脅,受中共控制的CSSA實質上已淪為中共在海外的政治工具,其特務性質已經違背了當地法律,是要遭到民主國家製裁的。今後凡是充當CSSA頭目的人,其個人前程也會大受損害。李博士最後希望大家遠離特務組織,平平安安的在海外留學深造。

────────

附: 網絡上流傳的澳洲昆士蘭大學關於學生會性質的電子郵件

質疑學生的郵件:

我,一個普通留學生,嚴正要求CSSA UQ的頭頭們澄清以下幾點: 1. 這些年來CSSA UQ到底有沒有收受中國使領館的經濟資助? 2. 如果有,具體數額是多少?怎麼花的? 作為CSSA UQ的一員,我有權利要求你們公開迄今為止的所有帳目!如果你們認為清者自清,那就沒什麼怕的,把帳目公開出來,接受澳洲政府,UQ以及廣大會員的審查!

CSSAUQ的歷任主席(王博,徐凱,徐斌。。。),以上點名的三人,是UQ前CSSA主席,離任後都曾得到中國教育部授予的幾千美元的所謂獎勵,這是明的,我就不多說了。你們,還有其他前任主席,有誰能出來澄清以下幾點: 1. 你們在任期間是否收受過中國使領館的現金及其它形式的私人資助? 2. 如果有,具體數額是多少?作為CSSAUQ的一員,也作為一個普通中國留學生,一個有良知的中國人,我有權利要求你們澄清以上事實!

所有的會員和其他中國學生學者都在看著你們!你們躲不過去的。你們沒有可隱藏的話,那就讓一切都大白在陽光下!不過我要提醒你們,在這裏發的東西也是白紙黑字,是法律證據,立此存照,以備後用!

前主席的郵件:

CSSA UQ 的廣大會員:

我是CSSA前主席徐斌。近來有人在這裏造謠生事,我作為當事人之一,不得不出來澄清一些事實。

CSSA是中國學生學者的一個民間組織,中國政府給予我個人以及這個組織一定的經濟資助,是為了更好地開展活動,以團結,動員當地的中國學生學者,在日常生活之余向各種錯誤及反動思想做鬥爭,以體現我們中國留學生的愛國熱忱。

作為大家選舉出來的CSSA領導幹部,我認為我們有權處理任何我們收到的會費,資助和捐助,完全不需要對外公開。大家也看到了,我們不是在國慶和春節時都組織活動嗎?我們平時的工作和生活都很忙,怎麼有這個時間和精力去向大家公開CSSA的財務收支呢?我想廣大會員是信任和支持我們的。我們一向反對任何對我們這個組織的惡意攻擊和無端揣測,更懇請廣大會員能夠理解我們的良苦用心,繼續堅定地支持CSSA。

在此,我也提醒惡意搗亂的人,不要跟我們偉大祖國的國家機器做對。你以為你在澳洲就是山高皇帝遠?你在澳洲,你就沒有親屬在國內?你的不負責任的行為,必將給他們造成很大的困擾。你以為我們不知道你是誰?我們已經在第一時間掌握了你的IP地址,國安部門正在追查此事。我奉勸你盡早停止對我們的攻擊,並向廣大會員及我本人道歉。同時我也奉勸那些公開或暗中表示要退出我們的郵件列表的同學和會員,你們這樣做也是情緒化的,是不理解我們的,是幫了倒忙的。希望你們能認真反思,我們儘管已經登記在案,但如果你們有悔過表現,我想我們也是不記前嫌的。

最後,我呼籲大家能緊密地團結在CSSA新一屆領導班子周圍,把我們的這個組織辦成一個公開,透明的組織,辦成黨和國家信任的組織,辦成我們愛黨愛國的組織!

徐斌
2007年7月16日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