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爆特务身份 学生会头目动用“中共安全部”
 
2007-7-19
 
【人民报消息】近来,世界各国安全部门都在关注各大学里由中共大使馆操控的学生会,调查学生会头目在所在国充当中共特务的活动情况。据大纪元报导,然而最近在网络上曝光的澳大利亚昆士兰大学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主席的电子邮件,无意中给调查做了真实旁证,而英国剑桥大学学联的丑闻,更是让人见证了CSSA(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的特务性质。

昆士兰学生会头目自爆中共特务身份

据报导,针对“大陆学生会是否是特务组织”这一热门话题,不久前,澳大利亚昆士兰大学的很多大陆留学生在电子邮件网络里,对该校的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CSSA UQ)的性质提出了质疑。他们认为,假如学生会这个校园民间团体固定接受某一政治机构的资助,完全受其控制,并在澳洲成为其政治代理,那这个学生会就是个非法的特务组织,于是不少学生纷纷表示要退出学生会。

一位学生还专门给学生会头目们写出公开信,要求他们公布历年来学生会以及学生会主席个人从使馆领取的津贴是多少,具体财务账目如何。“前主席徐斌”在回邮中首先明确声称,中共给予他个人以及这个组织一定的经济资助,是为了“在日常生活之余向各种错误及反动思想做斗争”。将其以学生会主席名义,执行中共海外特殊政治任务的特务身份暴乱无疑。

有评论指出,这位学生会主席言辞明确点明了CSSA成立的使命之一,就是为了在国际上延续中共的国内政治斗争,把斗争的仇恨渗透散播到海外,这是违反任何主权国家法律的政治间谍行为。

然后该“主席”拒绝了财务公开的民主要求。“作为大家选举出来的CSSA领导干部,我认为我们有权处理任何我们收到的会费,资助和捐助,完全不需要对外公开。我们平时的工作和生活都很忙,怎么有这个时间和精力去向大家公开CSSA的财务收支呢?”

最后这位“前主席”竟以“中共安全部”之名威胁说,“不要跟我们伟大祖国的国家机器作对。你在澳洲,你就没有亲属在国内?我们已经在第一时间掌握了你的IP地址,国安部门正在追查此事。”

大纪元记者打电话给CSSAUQ现任主席王春(音译,Wang Chun, http://www.cssauq.org/)向他求证该回信是否是徐斌所为,王春表示,徐斌已经回国,不在澳洲,无法确认,但他承认CSSAUQ接受中领馆的资助。

据悉,每个大学里都有中共大使馆出资建立的CSSA学联,大使馆每个月根据学校的档次和学生会上报的人数拨活动经费,比如说悉尼科技大学是 $3740/月,慕尔本大学是$4300/月,而学生会主席个人除了每月近千元的私下补贴外,还有很多其他好处。

比如据中共大使馆网站介绍,从2003年起,中共每年颁布“国家优秀自费留学生奖学金”,每人奖金五千美元,而获奖者由大使馆推荐,几乎全是各学联主席或学联成员。外界评价说,这成了诱惑学生参与学联特务机构的又一诱饵。比如昆士兰大学有学生指出,该校历任学生会主席王博,徐凯,徐斌(女)都曾获此“殊荣”。

公开的秘密

曾在英国剑桥大学工作的李桂华博士对大纪元表示,“在徐斌的回信中,明确揭示了大陆国安在监视着海外华人,大使馆在操控着学生会,这早已是公开的秘密。过去面对使馆的控制,有的人是知道了也不敢说,有的人就像徐斌一样,认为这种控制是天经地义、无需置疑的。我很高兴昆士兰的留学生们开始挑战这一非法控制了,我想越来越多的留学生会自觉行动起来,告别中共的控制,追求人所应该享有的自由生活。”

中共特务在英国剑桥实施网络封锁

李博士还披露说,英国剑桥的学联CSSA 似乎走得更远。“前些年我们曾在剑桥学联的电子邮件网络里发布一些当地社区活动消息,如我在网上发了条召开未来科技文化大会的消息,邮件刚发出不久,当时任剑桥学联主席的王鹏柱就当众回信辱骂法轮功,我回信解释,结果一来一往,支持我们的人越来越多,后来王鹏柱就把我的信箱给封了。

很多人觉得这种粗暴的封锁方式很恶劣,他们说:为什么江泽民的三个代表可以天天讲,而法轮功的真善忍三个字就不能提呢?这里是剑桥,不是大陆。很多人同情我们反对封网,但王鹏柱还是不顾众人的反对,按大使馆的要求强制关闭了我在学联群组里的信件。

当我课题组的老板得知此事后,很吃惊和愤慨,他主动帮我把这事反映到剑桥大学。每个大学都有专门管理学生社团的机构,其中有个部门就专门监视各社团是否有违背英国法律的行为。大学官员告诉我,CSSA学联的做法是错的,他让我写个书面材料,以便他们采取行动。

可我当时从善良愿望出发,希望能善解这事,于是我没有提交书面材料,而是约了王鹏柱想跟他谈谈,以消除他对法轮功的误解,他当时答应见面,但后来他变卦了,不跟我谈了。随后剑桥学联为过滤法轮功信息,专门给整个网络增加了一道人工过滤步骤,每个发到CSSA网络群组的信息都必须先经过某人的审核后才能发布。

说到学联调查每个人的IP地址,我们有个法轮功学员滕先生,他的电脑IP地址先后两次被黑客攻破,黑客利用他的IP向外发布垃圾信息,最后导致腾先生的IP被网络提供商关闭。”李博士痛心的表示她没想到有人会干出这么卑鄙的事来。

共产党整人也太心黑了

“从2002年以来,每周六我们都在剑桥市中心讲真相,2005年期间,我们在国王学院门外介绍九评退党时,经常遇到一对老年夫妇,开始他们找我们闹,要撕我们的资料和海报,我们怎么解释他们也不听,就是来找麻烦闹事,后来他们还带着饭盒来,看见中国人接九评就骂人,不许别人接,他们还鼓动大陆来参加夏令营的孩子们砸我们的电视,后来才知道,他们是学联主席吴长新的父母,而吴本人也多次当众谩骂法轮功。

说到学联里的特务,最让我吃惊的是,有一次我参加了一个普通的学术研讨会,会后有人发法轮功传单,结果学联的人就说这会议与法轮功有关。不久后会议组织者之一告诉我:“我算见识了中共整人的恶毒了,我现在理解你们遭受的无辜迫害了”。原来他在大陆的姐姐被莫名其妙的抓进公安局,说她跟海外勾结,关了好几个月。这位负责人感叹说:共产党整人也太心黑了。

李博士分析说,由此可见,混在留学生中的特务正对海外华人的正常生活构成威胁,受中共控制的CSSA实质上已沦为中共在海外的政治工具,其特务性质已经违背了当地法律,是要遭到民主国家制裁的。今后凡是充当CSSA头目的人,其个人前程也会大受损害。李博士最后希望大家远离特务组织,平平安安的在海外留学深造。

────────

附: 网络上流传的澳洲昆士兰大学关于学生会性质的电子邮件

质疑学生的邮件:

我,一个普通留学生,严正要求CSSA UQ的头头们澄清以下几点: 1. 这些年来CSSA UQ到底有没有收受中国使领馆的经济资助? 2. 如果有,具体数额是多少?怎么花的? 作为CSSA UQ的一员,我有权利要求你们公开迄今为止的所有帐目!如果你们认为清者自清,那就没什么怕的,把帐目公开出来,接受澳洲政府,UQ以及广大会员的审查!

CSSAUQ的历任主席(王博,徐凯,徐斌。。。),以上点名的三人,是UQ前CSSA主席,离任后都曾得到中国教育部授予的几千美元的所谓奖励,这是明的,我就不多说了。你们,还有其他前任主席,有谁能出来澄清以下几点: 1. 你们在任期间是否收受过中国使领馆的现金及其它形式的私人资助? 2. 如果有,具体数额是多少?作为CSSAUQ的一员,也作为一个普通中国留学生,一个有良知的中国人,我有权利要求你们澄清以上事实!

所有的会员和其他中国学生学者都在看着你们!你们躲不过去的。你们没有可隐藏的话,那就让一切都大白在阳光下!不过我要提醒你们,在这里发的东西也是白纸黑字,是法律证据,立此存照,以备后用!

前主席的邮件:

CSSA UQ 的广大会员:

我是CSSA前主席徐斌。近来有人在这里造谣生事,我作为当事人之一,不得不出来澄清一些事实。

CSSA是中国学生学者的一个民间组织,中国政府给予我个人以及这个组织一定的经济资助,是为了更好地开展活动,以团结,动员当地的中国学生学者,在日常生活之余向各种错误及反动思想做斗争,以体现我们中国留学生的爱国热忱。

作为大家选举出来的CSSA领导干部,我认为我们有权处理任何我们收到的会费,资助和捐助,完全不需要对外公开。大家也看到了,我们不是在国庆和春节时都组织活动吗?我们平时的工作和生活都很忙,怎么有这个时间和精力去向大家公开CSSA的财务收支呢?我想广大会员是信任和支持我们的。我们一向反对任何对我们这个组织的恶意攻击和无端揣测,更恳请广大会员能够理解我们的良苦用心,继续坚定地支持CSSA。

在此,我也提醒恶意捣乱的人,不要跟我们伟大祖国的国家机器做对。你以为你在澳洲就是山高皇帝远?你在澳洲,你就没有亲属在国内?你的不负责任的行为,必将给他们造成很大的困扰。你以为我们不知道你是谁?我们已经在第一时间掌握了你的IP地址,国安部门正在追查此事。我奉劝你尽早停止对我们的攻击,并向广大会员及我本人道歉。同时我也奉劝那些公开或暗中表示要退出我们的邮件列表的同学和会员,你们这样做也是情绪化的,是不理解我们的,是帮了倒忙的。希望你们能认真反思,我们尽管已经登记在案,但如果你们有悔过表现,我想我们也是不记前嫌的。

最后,我呼吁大家能紧密地团结在CSSA新一届领导班子周围,把我们的这个组织办成一个公开,透明的组织,办成党和国家信任的组织,办成我们爱党爱国的组织!

徐斌
2007年7月16日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