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學生會領袖揭中共操控滲透手法(多圖)
 
2007-7-7
 
【人民報消息】美國紐約大學中國學生學者聯合會近日詆毀全世界中國舞舞蹈大賽,引起外界對中共滲透操控海外大學學生會的關注。曾經擔任香港嶺南大學學生會成員龍緯汶表示,中共滲透大專院校的學生會的情況在香港也非常普遍,包括設立親共團體──香港青年大專學生協會(學協),分化瓦解堅持“平反六四”的香港專上學生聯會(學聯),以及派出左派學生參選各大學生會職位等;而香港中大學學生會會長黃永志則透露,試過被中聯辦約談。

大紀元記者李真7月6日香港報導,曾經在94至95年間擔任嶺南大學學生會代表會成員的龍緯汶指出,創立於1958年,目前由7所專上學院的學生會組成的香港最大學生組織--香港專上學生聯會(學聯),因為十多年來一直堅持要求中共平反六四的立場,所以成為中共的眼中釘、肉中刺。中共特別於1993年設立了一個親共團體“香港青年大專學生協會”(學協),在各大學招收會員,和學聯唱對臺戲。

龍緯紋說:“他們最主要的目地是希望挑撥香港大學的大學生,要學協,不要學聯。”

學聯是以大學學生會作為組成單位,學協的招收對象是大專院校學生,成員主要以左派學生為主。不少學協成員畢業後,直接就被新世紀論壇、民建聯等親共政黨政團網羅。



龍緯紋指,中共滲透香港的大專院校非常普遍。

學協是特務機構

龍緯紋指,中共滲透香港的大專院校學生會的情況非常普遍,包括設立親共團體學生學協,分化瓦解堅持“平反六四”的學聯,以及派出左派學生參選各大學生會職位等。

龍緯汶表示,學協是由中聯辦在背後支持的組織,是“中共外圍的特務機構”。他說,很多在左派中學,比如香島中學讀書的學生,進了大學後,很自然就成為了學協的成員。這些左派學生並在學校大派傳單,以參加學協搞的出外旅遊等有“著數”(好處)的活動為誘餌,在學校廣收會員。很多學生剛一入學,不太了解情況,“蒙喳喳”(糊裏糊塗)的加進去。

龍緯汶指,學協的最重要政治任務就是針對學聯,抹黑學聯。龍緯汶說,學協的宣傳手法是“讓學生覺得學聯的做法極端”,最終的目地是鼓動學生投票,讓該學生會退出學聯。以他當年在嶺南大學的經歷為例,94、95年期間,就有學協成員企圖在嶺南學院(現在的嶺南大學)發動全民投票,退出學聯,幸好學生當時對學聯的立場都比較支持,最後沒有成功。

中聯辦背後支持

龍緯汶並指,中共在背後給錢支撐學協的運作:“你看他們在旺角占地1千多尺,誰交租?而且他們整天以超低團費吸引人參加,這個差額誰來補貼?他們推出數十萬元大學活動贊助基金,這個錢又是誰給?”

本報記者瀏覽了學協網站,發現學協主辦的活動很多都是由中聯辦支持和親共團體贊助的。比如他們主辦的“清華大學國情研習班”,支持單位就列明港澳辦、中聯辦。而一個星期來回北京的團費只要1,500元,遠遠低於旅行社的價錢。但就需要撰寫“學習日記”和出席所有的中共官方活動。

共青團滲透學生會

除了學協外,中共還派出親共學生,甚至有共青團背景的內地學生參選學生會。早前,香港傳媒報導八大院校學生會換屆,發現理工大學、浸會大學及科技大學學生會均有具共青團背景的內地生競選學生會職位。有不願透露姓名的理大學生說,已畢業的學生會老前輩擔心有共青團入侵,決定號召學運戰友回校,質問那名共青團成員,該生於選舉前退出。

中大學生會會長黃永志接受本報查詢時表示,中大學生會還沒有出現內地學生參選的情況。但就有內地學生在學生會招“莊”(團隊成員)期間一起談“莊”。他說:“他們都有意思想了解香港學生會到底是怎麼樣一回事。”



香港中大學學生會會長黃永志試過被中聯辦約談。

被中聯辦約見

黃永志並表示,今年4月他剛剛當選時,有中聯辦官員透過中間人約見他,但遭他拒絕:“他們想和我們有一些人接觸,私底下吃飯,但我們都拒絕了。因為我們認為私下會面來說,對於兩個組織不是一個好的事情。如果中聯辦有興趣和我們討論一些政治問題,可以公開討論,不要枱底下來談。”

黃永志並指出,這種收到中聯辦電話的現象在之前的學生會都有聽聞。他自己還試過在學聯活動中,見到中聯辦官員在場觀察他們的活動。

港大學生會被統戰

目前學聯只是由7間大學生學生會組成,香港大學學生會據稱已被中共統戰,於去年11月退出學聯。據稱,港大學生會會長劉方是全國政協委員劉迺強之子,亦惹來學聯成員質疑,指觸發分裂的局面,當中穿針引線的正是劉迺強。

有港大院校代表指出,自從 01年會長張韻琪退下火線後,往後數屆的學生會作風明顯“愈來愈左”,例如04年率團訪京,發表“普選並不是一切事情的解決方法,盲目的追求,最後只會倒行逆施”的《七一救港宣言》,並形容以往港大學生會的堅持已不能承傳,期望來屆有所改善。

今年6月中,香港大學學生會與中聯辦、港澳辦及全國學聯合辦奧運航太交流團,再度訪京,但就沒有向中共提出“平反六四”的要求。據知,七大學生會都杯葛這次官方訪問。

黃永志說:“他們原本說純粹交流,後來他們還去外交部,經過中聯辦去搞。我們擔心這個活動中共會認為我們已經被統戰,對‘平反六四’不是太堅持。我們堅持只有肯談六四和中國民主民生問題,我們才會以中大學生會的名義去。”



蔡耀昌在今年悼念六四屠城死難者的燭光晚會上。

冀學生堅守立場

1989 年北京學運期間擔任中大學生會副會長的蔡耀昌,就希望香港大學生堅持立場,不要被中共統戰:“香港學生的傳統是關心社會,包括對中國民主的問題,我們都要關注。我覺得這一點是香港的民眾以及大學生整體上面都認同對這些大是大非的問題上很清楚的立場,我希望香港學生會組織要繼續堅持這個方面的原則。我認為一個社會的進步,無論是中國還是香港,都很依靠新一代未來的知識分子對這份真理的堅持。”

他並希望學生會多留意參選人的背景,而參選人也要把自己的背景、政綱公開。

(大紀元圖片)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