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提法過時!江曾做各式小菜兒整治溫家寶(多圖)
 
青晴
 
2007-7-11
 

胡錦濤看到江澤民留下的爛攤子,差點昏厥過去!

【人民報消息】西方民主國家多個政黨可以通過民選輪流執政。民主制度的特點是三權分治。

共產黨則不同,共產黨的先天基因是不與人分享權力,哪個國家的政府是共產黨統治,那政權一定是獨裁的。共產黨是個獨立的活的生命體,它的成員無論是黨主席還是普通黨員,都必須與它保持一致,不保持一致的就是直接或間接在扼殺它的生命,所以它對其是絕對不留情的,要下狠手的。

中國共產黨的歷史是個最準確的例證,總書記胡耀邦和趙紫陽都是想為中華民族做些好事,被殘酷打擊的。因為人性是中共的天敵,所以他們的善舉讓中共驚恐萬狀。

「江胡鬥」超出了個人爭鬥的意義


胡錦濤只有逆江逆共行舟才能逃生!
胡錦濤不是中共,溫家寶也不是中共;江澤民不是中共,曾慶紅、羅幹也不是中共。他們都可以選擇利用自己在體制內的權力,行善或是行惡。

歷史走到「天滅中共」的今天,沒有改邪歸正的江曾羅們註定要隨惡黨中共而去的,他們心裏非常清楚這一點。正因為此,他們對還有選擇未來生存機會的胡溫嫉妒加忌恨,江曾們現在活著的目地就是用各種辦法把中國搞垮,讓民怨的視線集中到胡溫那裏。

如此,把「江胡鬥」看成單純是兩人為了私利爭奪地盤和職位而鬥,就不準確也不符合事實了。目前,削弱江曾羅們惡勢力的任何力量都應該給予支持而不是打擊。

曾慶紅製作各式小菜兒整治溫家寶

曾慶紅看到自己一定要下臺,所以不顧一切,著重讓四面八方的媒體出各種消息,把江家幫禍國殃民的罪行統統砸在溫家寶頭上,非堅持說溫家寶同意年底下臺。另外找一些所謂的人大代表說要起訴朱熔基和溫家寶,為什麼要把朱熔基也捎上呢?因為那都是90年代江澤民三權在握時候的事,只擱溫家寶頭上,從職位和執政時間上交代不過去。

為什麼把打擊重點從胡錦濤移到溫家寶身上呢? 曾慶紅曾計劃,暗殺胡錦濤,換掉溫家寶,讓自己人全面掌權。結果未遂,就準備換掉溫家寶,架空胡錦濤。江家幫打算如計劃成功,自己的什麼屎盆子都可以扣在胡錦濤頭上, 讓他承擔,還讓他啞巴吃黃連。

明報踏上江曾的漏底船


溫家寶背水一戰反洗黑錢!
歷來跟著中共惡勢力跑的明報7月10日以《不滿聲浪高漲 胡溫權威受挑戰》為題來個獨家新聞幫江曾的忙。明報老板在中國大陸有很多生意,所以他為了自己的眼前利益而甘做齷齪的奴才。

明報報導說,「中國大陸最近經濟出現豬肉加價、水源污染、樓價暴漲及出口產品被外國抵制等4大問題,官場對中共總理溫家寶管治國務院不滿之聲高漲,為此溫甚憂慮」。實際上明報也心知肚明,對溫家寶的「不滿之聲高漲」是曾慶紅讓他們炒作出來的。

華爾街日報的評論文章頌江踩胡

華爾街日報近日有一篇報導,題目是《中國社會動亂的症結》,報導說,近日在中國磚窯發現548名奴工嚴重受虐,這引起全國人民強烈的不滿,中共當局也非常震撼,立即派遣上萬的警察掃蕩黑幫,逮捕數百人,並著令官方媒體《人民日報》在社論中譴責地方政府失職。「國家主席」胡錦濤與「總理」溫家寶也公開指責,強令發起全國掃除奴役勞工的行動。

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對此事件提出評論,「認為這個行動沒有抓住重點」。誰的行動沒有抓住重點?是胡溫,還是中共?什麼是重點呢?什麼是中國社會動亂的症結?文章通篇看完後才知道,原來此評論不顯山不露水的歌頌江澤民,而江的禍國殃民的大垃圾袋都甩給了胡錦濤,強迫他背著。

報導說,「問題的症結是政府嚴重缺乏獨立的司法制度,難解人民於倒懸,其『現行的』司法非但不能減輕,反倒使貪腐更加惡化」。

眾所周知,現行的司法制度是胡溫從江澤民那裏繼承來的「遺產」,江澤民當政期間沒有法,江說出的鎮壓措施,每次執行後要人大橡皮圖章事後蓋章。

但是華爾街日報這篇評論歌頌道,「過去二十年,中共日漸接受法治,用以統領國家。」這二十年當然包括了江澤民執政的十三年。


誰和江摟著誰自找死路!
報導說中共「大量引進西方法規制度,成立現代化的司法體系,制訂成千的法規,建立上百間法律學校訓練司法專業人員」,下面乾脆直接歌頌江澤民「在1990年代不斷公開宣導人民有基本權利,意欲提升人民憲政體制下的法治觀念」。

但2000年8月中旬,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六十分鐘"節目金牌主持人華萊士在北戴河採訪江澤民時,已經明確指江是獨裁者,華萊士說「走起來象鴨子,叫起來象鴨子,它就是只鴨子」!

歌頌完江,華爾街日報話鋒一轉,提到了「『最近』一些顯眼的貪污案,包括遼寧省的瀋陽警察首長、上海市黨委書記,以及食品與醫藥管理局局長都涉案在身」。

評論進一步分析胡錦濤當政時期,「『近來』暴動與失序的問題越來越多,上個月全國各處起碼有八件暴動與大規模的示威活動,爆發的問題包括:廣西的家庭政策、廈門的化學工廠、重慶的街販遭毆、四川與警察有交情的殺人犯不受罰,甚至廣州的退伍軍人為了退休金而抗議。中共當局『近來』宣稱社會不安的事件已減少,這種話令人懷疑」。

下面乾脆直接點出胡錦濤的名字,「最糟糕的是,北京當局毫無致力司法獨立與強化法治的跡象。事實上,在國家主席胡錦濤的統治之下,共產黨已不再提致力法治改革,它掛在口邊的是強調『社會主義』的法治,這表示在中共高層的心目中,黨的利益仍然至上,一旦法律碰上黨意,只好乖乖靠邊站。」

這篇評論把胡溫當政後被迫扛著的江的大爛包袱都「慷慨」的算在他倆身上了,好像阻礙法治不是江曾們的日常工作,而是胡溫自己製作出來的餿餡餅。另外文章非常突兀的提到羅幹如何如何,但那只不過是為了整篇文章的順利通過設置的一個障眼法而已。

不是外文寫的文章和評論就是客觀報導中國的,不是的。江澤民讓黃菊的親家用國庫的民脂民膏收購了舊金山百年老字號英文報紙,為的就是每天用謊言給美國人和土生的華人洗腦。而大多外國媒體在中共殘酷迫害無辜善良的國人時,為了自己的經濟利益而可恥的沉默著。

這篇評論到底是江曾派人寫的,還是雇人當槍手,尚不得而知,也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中共是個獨立的邪惡個體生命,每個人也都是一個獨立的個體,「天滅中共」之際,是順天意而行有未來,還是嗆天意摟中共死路一條,都是自己說了算。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