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領館人員透露對海外組織的特務滲透
 
2007-6-28
 
【人民報消息】最近大紀元記者接觸一些目前和曾在耶魯大學工作的華人學生、學者、教授,了解到中共領使館對海外華人組織和團體滲透的情況,其中包括前中領館人員和具特殊使命(特務)的人“自供”。

“讓他們(華人團體)唱三岔口”

大紀元記者徐竹思6月28日康州報導,曾為耶魯內科客座教授的張育明醫生說,兩年前有一位在中領館工作的熟人就曾對他透露過很多“內部”資訊,包括“中領館在紐約附近所有的學生會、華人教會、中文報紙、華人社團、民運組織、法輪功等都安插了人,他們的任務就是摸情況、宣傳中共的理論和挑拔離間。”

張醫生不願說其姓名的這位熟人還表示,中共特務在這些海外華人團體中的重要作用就是製造這些團體內部的矛盾,用其本人的話說就是“爭取多數,打擊少數,把燈吹滅了,讓他們唱三岔口”。(註《三岔口》是一出自己人在黑暗中打起來的戲。)

中領館開定期會議逐個討論他們關注的海外華人,包括曾在文革期間因基督教信仰受到迫害的張育明醫生,他們派到學生會等團體的人要每月一次向領館匯報。熟人告訴張醫生,他的情況中領館了解得很清楚,他被劃在可以被爭取的一類裏,因為他雖然痛恨過去中共的極左路線,但還是很愛國的。

特務被認出索性承認

張醫生在參加教會活動中遇到過一些特務。一次在新澤西一個教會的活動中,一位姓馬的五、六十歲上下的人與張醫生聊天並互認了河北老鄉,並自稱與“四人幫”黨羽劉恪平一起入黨,被張醫生的火眼金睛識出不是真正教徒,他於是承認自己並不信教,是來這裏看看情況,好去向領館匯報。

在耶魯大學所在城市開一家酒館的華人王某(化名)是共產黨員,卻受洗在當地教會作執事,負責收錢等事務。他被張醫生看破後也承認自己並不真信教。張醫生質問推薦王某當執事的教會牧師趙某(化名),為什麼明知王某是黨員還讓他受洗並擔任要職。沒想到趙某競拍胸脯說,“那有什麼,我還是黨員呢!”

的確,趙某正是出身高幹家庭被中共公派出國,後於耶魯神學院畢業,在教區一路高升,常往大陸走動,與那裏中共控制的教會和地下教會都有很多聯繫。他常在各種有影響的基督教刊物上發表文章,字裏行間與基督徒無異。在他對張醫生“說漏嘴”後的一個月,就調離了耶魯教區。

關鍵時刻出頭

張醫生說,中共最拿手的就是特務活動和在其滲透的團體內製造混亂。中共特務頭子周恩來曾教育手下說,你們不要紅,要灰要黑。因此最有破壞力的特務往往在這些團體中表現最積極,但他們會有一些情況讓人覺得不同尋常,他們長期潛伏,到關鍵時刻就派上用場了。

耶魯大學今年畢業的本科生汪皓常在校刊上撰文評論時政,他曾寫過許多批評中共迫害人權的文章都沒有遇到什麼波瀾,然而去年二月在他寫了一篇有關“九評共產黨”的文章後,卻突然遭到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簡稱學生會)委員張力(音)的強烈反駁,此人也向校刊投稿堅決捍衛中共並說“九評”與退黨是反黨的大紀元的宣傳。

耶魯大學博士後路艷萍說,“學生會的選舉平常沒有幾個人關心和參加投票,基本上就是上屆班子的相關人馬一直承傳下來,但在幾年前我宣布競選主席時,學生會一些委員卻像被炸了,因為他們知道我修煉法輪功。我曾在紐約愛因斯坦醫學院做過學生會主席,他們就去那裏調查,知道我的口碑很好找不到縫隙,於是另一位已在學生會的競選人就拉著幾個人一個個實驗室的挨著竄,宣揚‘法輪功要占領學生會,絕不能投她的票’等,致使投票當天突然來了二百多人,我就是在這種情況下落選了。”

從派出特務到發展成員

路艷萍於1997至1998年期間在愛因斯坦醫學院任學生會主席,她說當時並沒有意識到自己受到中領館控制,現在想起來自己和其他學生都是太天真了,“當時我們從中領館拿的錢不多,也就是三百多塊,但我們多次去領館‘聯誼’,就是吃喝玩樂,席間介紹些情況。江澤民來訪時領館組織我們學生去歡迎,發些吃的,我們也去了,當時就是覺得那也是代表中國嘛。”

“但有一次領館讓我負責本院的中國學生學者的資訊收集,做一個出國人員的登記。開始時我還覺得這是個好主意,讓海外的中國人有個照應嘛,後來卻越想越不太對勁兒,就沒有做這件事。現在想起來,這不就是特務活動嘛。”

耶魯大學東亞系的講師康正果先生多年前曾在中國西安交通大學教書,他回憶當時自己在一個雙學位班教“西方現代文藝思潮”,“這個班的學生都是被視為領導梯隊的黨團委骨幹組成,其中有兩個學生和我比較好,他們告訴我他們會被派到海外學習,並定期向黨匯報那裏的華人去向。後來我聽說他們一個被派到美國,一個到了英國。”

耶魯大學的另一位博士後李先生2003年在日本東京的一個研究所工作,就曾遇到過一位女特務,在早稻田大學做學生的她,過著與其中國留學生身份非常不相稱的優裕生活,她表示希望李先生參加其社會圈子並送給他一個印表機。李先生用過一段時間後覺得有異,將零件拆開後發現了疑為竊聽器的東西。

李先生還曾於1998年左右在南韓的江原大學工作,當時那裏有一個地下中共黨組織,半公開地發展黨員,還問他要不要加入,這個組織後來就成了特務中心。李先生說,現在中共已不只向海外派特務,而是已經在海外培養了許多自覺不自覺替它做事的人。

螳螂捕蟬 黃雀在後

張醫生說,其實美國安全部門掌握所有來美的中共黨員的情況,“一個法律系教授對我透露過,中國人在申請移民時都要回答自己是否加入過與中共有關的組織,一般是的只需填NO就可通過,其實美國人不象你認為的那樣好糊弄,他們知道誰是真正的黨員,這個‘NO’就是一個撒謊證據抓在他們手裏,他們可以憑這個隨時驅逐你。”

張醫生說,“美國FBI同樣掌握所有這些可能是中共特務的人的情況,在看著這些人的所作所為呢。其實中共有什麼好為之賣命的呢?我那位曾在中領館工作的熟人就坦白的說,‘現在有誰相信共產主義啊,那不過是烏托邦罷了,我們心裏也都清楚共產黨的宣傳都像“畝產萬斤糧”一樣是騙人的。’”

******************

全世界中國舞舞蹈大賽詳介


誰有幸參加這個舞蹈大賽,誰有大福氣!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