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慘了!李肇星又露頭兒的原因(多圖)
 
鄂新
 
2007-7-10
 

李肇星在北大2007屆研究生畢業典禮上的醜態。

【人民報消息】 江澤民在任時曾說過,自己退下要去教書,結果被炸了蛤蟆腿,未到任滿就在四中全會歇了。江提拔的外交部長李肇星也正狂的不行,江曾還造輿論說十七大讓他進政治局,為的就是死了一個黃菊,再安插一個下流的無賴當釘子,結果未到任滿就突然被胡解了職。李肇星也說退下要去教書。有人說,李肇星寫的詩狗屁不通,別去誤人子弟了。

但不行,教育領地太重要了,江愛的就是他誤人子弟,疼的就是他能夠誤導學子,所以在蛤蟆大逃亡、螃蟹翻肚死時,李肇星不得不受命跳出來。去了哪裏?當然要去文科尖子大學──北大──影響大嘛。


流氓李肇星如何教育北大學生?!
北大已經不是中共統治前的北大了,只是徒有虛名。江看中的就是這個名,要求北大接納李肇星。先試探的讓他當北大愛心社的「大使」,待一隻腳插進去後,又提出條件讓李肇星當北大教授。於是7月7日上午,在北京大學2007屆研究生畢業典禮上,北大59級畢業生李肇星被強制塞給北大,說是「被聘為」北京大學教授。

多少年來被聘為北大教授的人不少,但沒有一個在畢業典禮上出瘋頭的,但李肇星不同,他體現的是江曾與中共絞擰在一起的一股黑勢力,所以這個醜角不跳還是不行的。

典禮上,北大校長許智宏為李肇星頒發聘書。接過聘書時,李肇星當場擁抱了他,說,能夠受聘北大教授,感覺很驕傲,以後會盡力為母校作奉獻。其實李肇星自己也知道是江為了政治需要把自己拱進去的。

和主子江澤民一樣,李肇星走到哪裏醜出到哪裏,北大畢業典禮是個出醜的極佳機會,李肇星的發言具極共產經典性。

李肇星談起自己在北大上學時挨餓的經歷,說是一種精神財富。他說,挨餓的經歷,使得他更加懂得人權的意義,和國外的人辯論時,人權話題屢屢出現,他便說 :「我挨過餓,我知道什麼是人權,你挨過餓嗎?」

中共統治下的十幾億人民在三年大饑荒有人沒挨過餓嗎?李肇星敢對那寥寥無幾的沒挨過餓的人這樣說話嗎?現在上訪的人越來越多,是誰製造的?這些訪民哪個要討回基本生存權,不受到毒打、罰款、扒房、坐牢等等折磨呢?

李肇星對民主國家的人說,「沒挨過餓的人在挨過餓的人面前沒有資格說人權的事」,這話故意混淆了談話對象和社會制度,這句話應該對著中共的貪官污吏們說(其中包括李肇星),而不是民主制度下生活的人。

李肇星給畢業學生的簽名非常奇怪,姓和名的第二個字小的得用放大鏡看,而名的第一個字肇事的「肇」字畫的大大的。這暗含一個意思:李肇星活著就是來肇事的,否則江澤民怎麼能拿他當個寶呢?


李肇星給學生題詞都那些邪!
李肇星給學生題詞,「新聞是沒有國界的,記者是有祖國的。」這意思很明確,新聞沒有國界,怎麼編怎麼「肇」都行,新聞的手可以到處伸,到處干涉、威脅、利誘,但是黨喉舌記者們是被黨管著的,凡是指責中共的,都被認為不愛國。

理到了李肇星嘴裡,全給擰邪了。

一位網友寫道:在聽完李教授講解人權之後,我還想繼續學習。我想聽有過被強姦經歷的教授講講女權的意義。因為沒有被強姦經歷的人恐怕不懂女權的意義。我想聽有過被閹割經歷的教授講講男權的意義。因為沒有被閹割經歷的人恐怕不懂男權的意義。

李肇星說,想起那段挨餓的日子,「很羨慕現在的北大同學,可以衣食無憂」,說白點兒就是他們沒挨過餓,沒資格討論人權。

北大是個不同凡響的大學,在很多歷史時期都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八九民運也當仁不讓。中共建政後,北大在爭取人權方面表現也很活躍。原來江把李肇星強塞進北大當「教授」是為了遊說和壓制學生們舉行集會、爭取人權的!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