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澤東作主騙婚 高崗妻子成釘子戶(圖)
 
瞿咫
 
2007-7-20
 

86歲的高崗妻子李力群。
【人民報消息】高崗被稱作「東北王」,他在東北的絕對權力是毛澤東的一塊心病。早在延安時期,毛就竭力拉攏他。送老婆就是一招兒。

1921年江蘇鄒縣出生的李力群,17歲那年從徐州女子師範學校投奔延安,到陜甘寧邊區秘書處工作,19歲那年快到新年,她的領導高崗說帶她到毛澤東楊家嶺住處吃飯,讓她驚訝萬分,想不到「毛主席竟然請她吃飯」。毛還說了一些讓她似懂非懂的話,要她「和高崗好好生活在一起」。

毛澤東定了調兒的四、五天之後,一九四O年元旦晚上,王若飛、王明、習仲勛幾個領導來找李力群,讓她現在去開一個會。她隨著這些大領導拘謹的來到了會場。奇怪的是,讓她與高崗單獨坐在一條板凳上。

王若飛作為主持人講了幾句話:今天煮了一隻雞,煮了一些棗,開個晚會,就是為了舉辦高崗與李力群的婚禮!

天,就這樣,毛澤東作主騙婚,懵喳喳的李力群無權無力表達自己的任何意見,當晚就成了比她大17歲的高崗的老婆。這就是中共「服從組織分配」的具體體現。

中共篡奪了政權,為了麻痹高崗,1949年10月1日,毛還讓高崗站在自己身邊參與「開國大典」。

歷史證明,毛是不允許任何人與他分享權力的,於是1952年8月,下令調動高崗(東北局),饒漱石(華東局),鄧小平(西南局),鄧子恢(中南局),習仲勛(西北局)進京,表面是擔任中央機關和國務院的領導職務,實質是削掉他們的實權。當時民間流行「五馬進京,一馬當先」說辭中的「一馬」指的就是最讓毛澤東忌諱的高崗被第一個調入北京。

兩年後的1954年秋,失去實權的高崗不再讓毛恐懼,在中共中央七屆四中全會之後,撤消了高崗的一切黨內外職務,管教居住。此時的高崗早已失去鋒芒,他認為寫給毛澤東的《我的反省》可以通過就沒事了,但交上去一百多天,一直沒有任何回音。


毛懼怕的東北王高崗。
在此期間,他心事重重,焦躁不安,僅僅49歲生命結束。歷史學家講高崗、饒漱石二人皆死在毛澤東之手,但怎麼死的至今還是個謎。

1952年,李力群隨高崗進京,先暫住在三裏河國家計委大院,為了欺哄麻痹高崗,毛澤東任命高崗為「國家副主席」,全家搬入東交民巷居住;1954年8月17日八時,高崗死了,發現時身上已經出現屍斑。

第二天,上級派人將正懷著第五個孩子的李力群轟到北京新街口一處四合院。

1959年,毛澤東又搞出個「彭德懷反黨集團」事件,已遠離政治漩渦的李力群又被牽連,被勒令交待彭德懷與高崗的反黨聯繫。她說,“我從新街口的家裏被帶走,關了三個月,要我交待彭德懷與高崗是如何陰謀勾結進行反黨的。我說,彭老總和高崗接觸時間最多的是1950、1951年,在瀋陽我們的家裏。那時候正在抗美援朝,他們一個是志願軍總司令,一個負責後方供應。他們在房間裏一談就是一整天一整夜,門前站著兩道崗。別說我,連秘書都不讓進他們屋,我哪能知道他們是如何勾結,怎麼反黨的?”

見李力群提供不出有價值的東西,專案組將她從行政11級無理降為13級,放了出來。

降了級以後,李力群一家從西城的新街口搬到了南城的牛街一個更小的四合院。鬥爭還不能結束,這時,一本《劉志丹》的小說再次擾亂了他們一家的平靜。

這本為紀念劉志丹而寫的小說,因為“把劉志丹寫得比毛主席還高明”和“誇大西北根據地的地位和作用”,被批判是為高崗翻案。在西北工作和曾經在西北工作過的一萬多名幹部被整,數萬個家庭受到牽連。

“那時,‘文革’已經開始,”李力群說,“革命群眾衝進我們家進行批鬥,占了四合院的東、南、西三面房子,將我們一家六口擠到北面兩三間房子裏。”

住在牛街的那段時日,李力群一次次被叫去寫揭發材料。黨要批鬥彭德懷時,要李力群揭發彭德懷與高崗陰謀奪權;黨要批鬥習仲勛時,李力群必須要揭發習仲勛與高崗陰謀篡位;“林彪事件”發生後,黨還要李力群揭發林彪與高崗背後埋藏的更大陰謀。

李力群不僅必須在外面揭發別人,回家還要挨革命群眾批鬥,她終於承受不住精神和身體上的超負荷,而病倒了。

接著,李力群的幾個孩子分別被“發配”去河南、湖南、甘肅、內蒙插隊,她自己也被下放到安徽“五七幹校”勞動改造。原因就是她的丈夫是高崗,一個毛澤東指派給她的丈夫。

今年86歲的李力群又遇到一個「借奧運之名濫毀四合院」的大災難,《中國老年》6月刊披露,李力群住的北京王府井的一座四合院和周圍一片四合院被定為拆遷戶。李力群一生多次遭遇強迫搬家,在北京就被迫搬了三次家,這麼大歲數了,又要被迫第四次搬家。她說:我只想有一個安穩的家。

當鄰居們聽說這個老太太原來是高崗的妻子,心中升起莫大希望,但當她敘述完自己的種種遭遇後,那些鄰居都默默的一個個在拆遷同意書上簽了字。

但李力群說,她將堅守自己住了三十多年的四合院,當一個保護四合院的北京釘子戶。

讓她不解的是,過去在延安、反右、文革、四人幫等等時期都是無法無天,怎麼現在……還是無法無天?

李力群從17歲去延安,到今年「命」已經被「革」了69年,還沒有找到答案。誰來幫幫她?◇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