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智晟向加拿大國際獨立調查團發出公開邀請
 
2006-6-9
 
【人民報消息】在了解到加拿大前亞太司長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和國際著名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組成了獨立調查團,調查大陸法輪功學員被活摘器官並殺害之真相的消息後,大陸維權律師高智晟向他們表示敬意,並向獨立調查團發出邀請,邀請這位加拿大前政要和著名律師赴大陸獨立調查法輪功受迫害真相,高律師表示他將全力配合和支持這項調查。下面文字根據高智晟口述整理。

尊敬的大衛-喬高先生,和大衛-麥塔斯先生:

現在我的所有的電話、網絡都是被切斷的,所以,只能通過記者和媒體傳遞我的聲音,我對你們對人類正義的呵護和關注深表敬意,同時,作為聯合調查團(CIPFG)的大陸成員,也口頭表達我們非常真摯的邀請。

我想提醒您──做了26年自由民主國家議員的喬高先生以及我尊敬的同行麥塔斯先生,中共獨裁政權的邪惡,要把它充分地估計到,決不是我們今天看到的蜻蜓點水這樣的點和部份的面,所以,即便你們獲得了到中國的簽證,你們都會遇到許許多多讓人目瞪口呆的場面。就像聯合國高級官員諾瓦克在中國時所見到的,吃飯,一群特務都會跟在你身邊,你走到哪裏就跟到哪裏。

我非常高興在西方的政治家和律師們中間能出現這樣的聲音,這也是中國人持續地講真相、群體地講真相、堅韌地講真相,不能說是感動了天地,但至少是在物質的層面上算是一種回饋吧?

我們也希望外部的媒體能夠放大喬高先生和麥塔斯先生的精神和道義價值,讓世界看到去尋正義價值的人也是為人類所擁戴的和讚譽的,並應該不斷地得到這樣的肯定。因為你們的言行在今天的西方社會是非常的稀缺。像安南之流,他到中國做了什麼?除了數以百計的中國人因他而被捕以外,他們都做了什麼?!

你們也許對我可能因這份支持和邀請所承擔的危險而擔心。可是危險不是因為邀請你們或者是聲援你們,而是因為我們面對的是一個邪惡的專制獨裁制度,所以,中國人的危險原本就存在。危險的輻射源在那裏?在於這個邪惡的毫無人性的制度,而不在於我們做了什麼!那些死掉的數以千萬計的累累白骨是因為他們做錯了麼?我也向喬高先生和麥塔斯先生推薦我寫的有關法輪功受迫害的三封公開信,它會有助於兩位先生對情況有個具體的了解。

在感謝喬高先生和麥塔斯先生的同時,我也想提醒你們,而你們也有義務提醒全人類,中共暴政今天對人性的壓制,對鮮活生命的殺戮,它不僅僅是針對今天的中國人實施的,它是對整個人類的尊嚴的挑釁,它是對整個人類正義價值的赤裸裸的踐踏和挑釁,而且這樣的踐踏和挑釁是極少數人對全人類的踐踏和挑釁,這樣放肆的毫無控制的行為,已經在中國大陸持續了57年!只不過最近7年在對法輪功群體進行滅絕這樣的罪惡當中更加的露骨、走向了極致而已。所以人類不能夠再沉默下去了,再沉默下去,就不僅僅是中共暴政在犯罪,那就是人類本身在犯罪!

大衛先生們的行為,可能直接的帶來未來中國人的一種受益,但是我們一定記住,這是一件歷史性的工程,這是人類歷史性的工程。因為在這個世界上獨裁專制的國家不多,但是中共專制卻是控制著全人類1/5的人口,人民在持續的受著它的這種精神絞殺和肉體絞殺。所以這是一項整個人類大的工程。

我要直接告訴喬高先生和麥塔斯先生:中國沒有政府!千萬別把那些穿著西裝革履的人當政府!這是人類有史以來最大的一個犯罪集團!你們可以通過翻譯和我通話,現在我們經歷的件件事情,哪一件事是一個政府能夠做出來的事情?!僅僅這6個月來,發生在我們家庭身上的事情哪一件事能找出是政府存在的痕跡?哪一件是政府能做出來的?我們不把他們抬高到政府的角度,哪一件事是文明人能做出來的?哪一件事是人能做出來的?哪一件是有一點對人類文明、人類尊嚴有一點認知的人能做出來的?!這就是胡錦濤他們幹出來的!所以,在對喬高先生和麥塔斯先生表達敬意的同時不要低估中共的邪惡。只有人們想像不出來的邪惡,沒有中共幹不出來的邪惡!我可以告訴你們,直到今天,我每天早晨跑操都被他們貼身跟蹤,被他們踩著腳後跟!直到今天,就在我向喬高先生和麥塔斯先生表達敬意和發出邀請的時候,不到2、3米的地方就圍著一群特務!這是最不恥於人類的行為。但是這都是所謂中國政府,那個被叫作「中國政府」的群體幹出來的!

所謂的危險就是被中共關進監獄,如果我們都因為危險而畏縮的話,還有誰會做這些事呢?

我們希望你們到中國來,邀請你們到中國來,只要我們有自由,在我們自由的範圍內允許我們做的事,我們將全力的配合和支持。

高智晟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