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開高智晟地址 曝光中共特務 (圖)
 
大紀元記者趙子法
 
2006-6-7
 
【人民報消息】中共特務跟蹤維權律師高智晟已近200天了。高智晟表示跟蹤每天在繼續,而且很惡劣。24小時中最少有6輛特務車停在高家樓下,在高智晟早上跑操和外出時也繼續有大量特務跟蹤。很惡劣的跡像是從6月5日開始,露著肚皮的女特務故意往高智晟身上蹭,一旁的特務攝像機則對著高智晟。高智晟的夫人耿和推斷這些女特務極有可能是街頭雇來的拉客妓女,高智晟認為中共「用女特務很『親密』的跟蹤我另有企圖。」

在200天的特務騷擾中,除了胡佳拍攝的已經發表過了的特務錄像之外,拍攝在高家和高智晟周圍跟蹤的特務照片顯得十分困難。此前一直有人在網上散布高智晟是不是神經不正常才「杜撰」出特務跟蹤故事的言論。在此報導中將公布高家地址,高智晟歡迎海內外人士到高家見識中共特務或親身體會跟蹤。

* 「客客氣氣耍流氓」的北京小關派出所和警察張泉和(音)

高智晟的戶口在新疆,按照中共當局規定,他的護照理應由新疆公安辦理。因他常年工作生活在北京,新疆公安索要高智晟在北京工作、居住期間的無犯罪證明。

5月,高智晟到管轄他住居的北京朝陽區小關派出所去後,他形容小關派出所是「客客氣氣耍流氓」。

當時,警察們客客氣氣的笑著接待了高智晟。剛調來不久的主管警察張泉和(音)表示,你要拿來四張無犯罪證明,我們才能給你開無犯罪證明。即是新疆公安、高智晟原工作單位、人才交流中心、居委會的四份無犯罪證明後,小關派出所才能給高智晟開具一份無犯罪證明。

據記者調查,無犯罪證明一般是由所在地的公安派出所、或者管理檔案的機關如人才交流中心、街道(因為中共在檔案中記載該人一生的升遷獎罰等情報)、工作單位出具。小關派出所應該出具的只是高智晟住在他們轄區時間內的無犯罪證明,而高智晟即往的無犯罪證明可以由管理他檔案的人才交流中心出具,小關派出所是沒有理由索要新疆、廠礦、街道、人才中心的證明的。

警察張景和(音)對高智晟詢問根據什麼法律索要四份證明時回答:「你跟我談法律沒用啊,我們一貫就這麼幹。」

從張景和的回答看,除了說明該警察對無犯罪證明的出處、內容、用途這些基本業務不了解之外,更說明該警察乃是被上級匆匆忙忙指點後就上陣的。中共當局在監聽高智晟的電話中,明明數日前就已經知道他將前去辦理該證明,外界媒體也會報導,但中共當局似乎連門面都懶得做做,連個法律、條例出處都沒有辦法圓清。

* 在中共當權的國度 怎麼做最安全?

去年12月末,聯合國專員諾瓦克和高智晟見面。當時高智晟開著他那輛黑車拉著諾瓦克跑在高速公路上。期間,特務的車兩次撞向了高智晟的車。高智晟說:如果特務車再繼續撞向我們的話,我們兩個車中肯定有一個必翻無異。因為第二次車身擦在一起時,對方的車都打擺子了,所以,他們在兩次(撞我們)失敗後就沒敢再撞過來。

高智晟笑著說:諾瓦克他是經歷了這場危險,但是他沒有看到,因為他一直緊閉著眼睛。

在記者採訪同車的另一位年輕人時,雖然事件已經過去了幾個月,他仍心有餘悸,說:嚇死我了,當時我以為準沒命了呢。

即使對方是世界矚目的聯合國專員,中共仍敢撞翻他的車,那麼,在中共統治的國度裡怎麼做最安全?什麼人最安全?

近期,高智晟接受過臺灣、美國、新西蘭等媒體的採訪,但和在北京的歐洲議會副主席愛德華的會面失之交臂。高智晟回顧說:定好的時間準備見我和胡佳,我們已經走到一起準備見,結果來個電話,說英國的大使建議不要見面,他說見個面對我們來說有很多危險。因為歐盟副主席也不太了解中國的現狀,他徵求了他們的意見。

但隨後不久,愛德華通過電話,和高智晟進行了近兩個小時的對談。在談到英國大使的意見時高智晟表示:我說,這樣的邏輯是不成立的,恰恰相反,今天的中國對我們來說,危險不是我們實施了什麼,是因為我們中國人的身份和面對著暴政。我舉個再簡單不過的例子,如果我和中共這幾個月的斗爭,是我們關著門的斗爭的話,這會兒早就置我於死地了。正是因為外部世界的持續關注,我今天還可以和你通話。

高智晟還表示從他脫離中共以來的幾個月的遭遇可以看到,「邪惡不過如此!邪惡能如何?」

在談到6月5日出獄的鄭恩寵律師表示受限被當局剝奪政治權利一年,不能爽快接受採訪一事,高智晟表示:一個方面是在這個國家我們原本就沒有多少政治權利,另外一方面就是這個政權擁有的權力本身就是非法的,一個非法的政權剝奪了他的政治權利。對於非法的東西,我們不能承認,更不能去鼓勵它。

* 北京跟蹤高智晟的特務行蹤和惡劣行為

在高家樓下騷擾的特務24小時一換班,每次換班的特務跟蹤手法略有不同。其中露肚皮的女特務和短頭髮的男特務輪換。高智晟解釋道:比方說今天早上八點半來一批男的把女特務換走,明天早上這一批女特務又來了。24小時一班男的,24小時一班女的。

高智晟生活比較規律。一般晚上9點關掉小靈通電話入寢,早6點起床,6:15到6:20下樓鍛煉,7:10左右回家。

除了高智晟的絕食日,每天高智晟都圍著離家半公里遠的街心花園跑一圈後,再到附近某小區的「亞運村健身中心」去鍛煉,那裏有各種健身器械。高智晟:那裏的器械長期閑置,我在這麼長時間的鍛煉中,發現那裏除了我和特務幾乎沒有其他人。

每天早操時跟蹤的特務間或七、八名,間或四名,一班的特務跟蹤的距離遠一些,一班的特務近一些。

在高家樓下,每天最少有6輛特務車停留,約20多名特務。高智晟說:這6輛車幾乎24小時發動著,他們停著的地方因為長期開著空調,冷凝水滴到地上就是一大灘水。他多瀟灑,他把車窗打開開著空調,看到的人說,「看到這樣的過程都眼熱啊。持續的燒汽油誰能燒得起啊?只有共產黨能燒得起。」

每天公開你能看到的有6個車,三輛沒有牌照、三輛有牌照的。那次上海訪民來見我看到周圍不止是6個車,周圍還有其它車,像京G24758它肯定在我周圍隱蔽著呢,因為那次上海訪民離開這裏上了公共車以後,就是這個車來跟蹤他,也就是說這週圍還有其它車在伺候著。外出看朋友和接受採訪時,跟蹤車輛從來沒有低於四輛過。

現在是每隔24小時換成女特務來跟蹤。昨天我下樓,露著肚皮的女特務就直接往我身上蹭。我沒有在意,耿和說你必須在意,因為這些女特務都露著肚皮往你身上蹭的時候,周圍就有攝像機對著你。我才感到他們用女特務很親密的跟蹤我另有企圖。昨天在小商店裡,耿和就看著女特務往我身上蹭,也讓我看到了認識了21年的耿和第一次罵人,她罵女特務,「我覺得你比街上那些拉客的妓女更無恥。」結果她一步跨到耿和的前面,背對著耿和繼續扭著屁股扭著腰,結果把耿和氣得(呵呵)……

我基本上接近相信耿和說的她們就是從社會上雇來的,她們穿的鞋子就是大拇指上掛一條線,特別象街頭拉客的妓女。

因為高智晟租用的辦公室遭到當局的阻撓,連高智晟自己的合夥律師都不得進入。所以,如果有民眾打電話要前來見面,高智晟通常會到附近的街心花園或者肯德基店去,一週大概去三、四次。

* 前來跟高智晟見面的人都將遭到特務跟蹤

高智晟:他們最低不會低於四個車圍著我轉。只要我在肯德基店,越過肯德基店的馬路, 100%的能看到那裏停著兩輛銀灰色的沒有牌照的車;在肯德基店旁邊,100%的停著兩輛,一輛加長的很長的皇冠,一輛是桑塔納沒有牌照的車;然後呢,三輛有牌照的車大部分就是在那塊兒遊蕩。

現在凡是見完我的都有特務跟蹤,像上海的劉姓訪民等,他們被特務跟蹤以後幾個小時才甩掉。北京的很多市民,包括那些普通的售票員、普通的大學生、普通的市民,很多人參與了幫助他們甩掉特務的過程,很有意思。

今天的一個人很聰明,她到肯德基店我的桌子前,放下東西,坐也沒坐的掉頭就走掉了。我發現兩名特務追出去後可能是不敢肯定是哪一個人,他們在門口站了半天,沒有打手機。跟蹤與我見面的人,一般不是特務跟,周圍還埋伏了很多北京市公安局的警察,特務一打手機就是警察跟蹤,要不就是埋伏的「京G24758」 和那個沒有牌照的車的便衣跟蹤,這兩個就是專門負責跟蹤跟我見面的人。但是呢,我發現他們今天出去沒打電話,一直在那裏張望著,我估計就是他們不敢肯定是哪個人。

* 北京民眾談識別特務和人性

5月份,自信能分辨出誰是中共特務的兩名北京維權人士到肯德基店去秘密觀察高智晟周圍的特務,他們在肯德基店裡停留了數小時之久,回來後表示:我們只看到了坐在高智晟面前的那六個特務。當時店裡有12個特務,高智晟還曾用筆向他們暗暗的點了一點,讓他們注意背後的三名特務和門口的三名,但他們沒有明白高智晟的意思。

其中的一位人士以往表示他也不相信高智晟在文中寫的和媒體報導中介紹的數十名甚至百名特務跟蹤。「特務跟蹤你是真的嗎?」他問高智晟,高智晟笑答:「如果我撒謊的話,中共不早就把我抓了起來了嗎。」外出時,高智晟親自指點特務和特務車輛給他看,幾次後,這位人士對識別特務頗有些自信,但想不到實戰時仍欠火候。兩個人長籲短嘆自己的「火眼金睛」還未臻爐火純青。

這位人士還回憶說:當初看到高智晟在文章寫給跟蹤特務送水,我們幾個北京人都說他毛病,還給特務送水!但這次我被看著(5月期間,兩名公安坐在家裡的樓道裡監控他兩天),我才明白老高的心情。明知道警察幹得不是好事,警察自己也說沒有辦法,是上頭的命令,但看到他們坐在那裏一天,就不由自主的就要去關心關心他們,我問他們喝不喝水,他們也是人啊。

* 拍攝北京特務十分困難

截至到目前為止,沒有一位民眾和媒體成功的拍攝到在高家樓下騷擾的中共特務照片並發表出來。一方面對方是世界上最鬼鬼祟祟的專業特務,他們本身十分警覺;第二即使是中共在強拆現場、抗議天安門廣場、汕尾屠殺農民、上訪者遊行喊口號的鏡頭……,只要是在它不願被曝光的所有場合,只要發現有人拍照,警察們就隨心所欲的搶奪相機、毆打拍攝者。這樣的現場事例數不勝數:前北京律師倪玉蘭就是因為拍攝強拆鄰家現場而被公安活活打殘並投獄拘留折磨,美國一攝影記者在兩辦前拍攝截訪打人時遭到毆打、日本記者在拍攝汕尾血案時錄像機被搶走、人被扣留等等。

對於拍攝北京的跟蹤特務,高智晟表示:他們狡猾的很!你攝像機一掏出來,他們馬上就轉過去了。你照他們只能照個背影。

而北京的一些人士在多次暗暗嘗試拍攝後,都表示:要想拍到特務跟蹤,並不被特務發現和搶走相機,十分困難。還有的人說需要長焦距的鏡頭從遠處拍攝才不能被特務注意等。

* 散布高智晟神經病和不敢罵中共的人

然而,網上卻一直有人散布因為沒有高清晰度照片可以佐證,大批特務跟蹤騷擾就多半是高智晟神經病杜撰出來的故事的言論,對此,高智晟一直不予理會。

近期,大紀元報導了上述言論散布人之一的懺悔,他曝光中共收買他,讓他寫文章和打電話罵高智晟的黑幕。高智晟說:前些時網上一直說我有神經病,杜撰特務跟蹤情況的人,讓人們清楚的看到了純粹是中共用錢雇來的,是專門寫這方面詆毀文章,專門罵我的。大部分赤裸裸罵你的就是中共雇來的。這些罵我的人,他們心裡非常清楚,除了罵我杜撰特務跟蹤的這些事以外,我從未作過一件壞事,但是他們持續的盯住罵我。

高智晟強調說:他們知道中共把壞事做絕,但他們不敢去罵中共。

高智晟在聽到作者陸一粒的《讓圍困高智晟的特務曝光於民眾》的呼籲後笑著同意公布家庭地址。他表示歡迎海內外人士前來見識中共特務和他們的手段,如果需要,他還將開車帶領來人親身體驗中共特務車輛跟蹤,只要來人有面對特務的膽量的話。

高智晟家住址:北京市朝陽區小關北裡11號樓7單元202號
高智晟電話:010-81990759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