聰明過頭!新華網這文章越張揚怪味越大(多圖)
 
李威
 
2006-6-11
 

共黨優秀學生幹部拐賣同學賣淫。(人民報)
【人民報消息】新華網6月11日有一篇報導〈被拐來的苦難天使:為了悲劇不再 她甘願留下〉,題目挺美的。

報導一開頭是這樣說的:「河北曲陽縣山村代課教師郜艷敏為了讓學生們長大不再買媳婦,甘心留在『傷心地』。她18歲被拐賣到山村給羊倌當了媳婦,曾一心想離開『傷心地』。然而,孩子們求知的眼淚讓她放棄了外地的高工資,留下來做一名只有微薄收入的代課教師。她教學的6年中,傾注了全部心血,讓一個個輟學孩子復讀……近日,經地方媒體報導,河北省曲陽縣山村代課教師郜艷敏和下岸村小學成為社會關注的熱點,人們紛紛捐款援助。被拐女不幸的人生因為善良和奉獻演繹為傳奇。」

但天使為什麼被拐賣遭受苦難?被拐女為啥有不幸人生?農村孩子輟學不能讀書的責任應該由誰負責?一個被拐女甘願放棄在外地打工有四、五百元的收入,而留在被拐地當代課老師,每月只有百八十元工資的貧困生活,能夠使中國的窮孩子都讀上書嗎?政治局委員、常委們有這麼高覺悟嗎?如果被拐女能解決中共一直解決不了的這個教育大難題,那應該馬上讓陳至立和她對調,而且把她補充進中央政治局。

中共怕人們要解決這一切不幸發生的根本問題,要徹底消滅獨裁統治,要制裁貪官污吏,要懲治腐敗,所以就把焦點往「被拐女不幸的人生因為『善良和奉獻』演繹為傳奇」那裏集中,這麼一搞,就把老百姓的思路領上了目前總書記提出的「八榮」,而忽略了共產黨幹的「八恥」!

多聰明啊,想把咱老百姓都當傻瓜。

可咱自己的大腦不能聽共產黨的擺布啊,得想想共產黨為什麼出這個新聞啊,目地何在啊?

再往深裏想一想

報導說:「郜艷敏曾有過一段痛苦的往事:1994年5月,在河北打工的她準備回河南老家,在石家莊火車站買票時上了兩個人販子的圈套,被幾經轉手後,以2700元的價格賣給了曲陽縣下岸村一個比她大6歲的羊倌。為離開下岸村,她曾多次逃跑、尋死。」


不但喝嬰兒湯,還要吃嬰兒肉!(人民報)
社會敗壞到如此程度,人販子發大財已經成了普遍現象,有些還跟比土匪還惡的警察勾結著。這是表面現象,再往深裏想一想,為什麼販賣女人的生意這麼興隆?如果沒有中共滅絕人性的一胎「計劃生育」政策,能有那麼多女嬰被殺死嗎?能有那麼多男人娶不到老婆嗎?如果不是流氓無產的中共只顧搶奪他人財產,置農民而不顧,農村能這麼窮嗎?能有那麼多農村姑娘嫁到其它地方,而當地農民必須打光棍嗎?

以江澤民父子為首的貪官污吏們把國庫的錢都轉移海外了,越來越多有權黨官讓老婆孩子都移民境外,過著奢侈的生活。江澤民讓孫子生在美國,其他的高官直系親屬雖沒生在美國,但入了美籍、有了永久居留權。這時候新華網報導什麼〈被拐來的苦難天使:為了悲劇不再 她甘願留下〉,不是遭萬人罵嗎?把老百姓整到這種程度,再給你戴一頂高帽「怨恨,沒有摧毀她愛的本性」。這還不算,還讓全國15億人民照樣兒學,玩兒誰哪?!

聲聲控訴陳至立的罪惡罄竹難書

新華網這個報導實際上聲聲句句在控訴中共、在控訴跟著賣國賊江澤民禍害中華教育事業的陳至立。

報導說:「在這個貧窮的小山村,只念到初中的郜艷敏算是文化高的。2000年,村小學的老教師都退休了,而畢業的大學生都不願意來。眼看孩子們要輟學,家長們聯繫到正在外地打工的郜艷敏請求代課。」


10歲女孩交不起學費不能上學,只能坐在
一年級教室門口聽著。(人民報)
報導說:「郜艷敏說:『我開始不願意,代課老師每月只有百八十元錢工資,而我當時在外地一個月能掙四五百元。』」陳至立前些天剛剛在新華網上發誓要普及教育,國務院專款專項撥下去的錢都哪裏去了?

對於郜艷敏是如何答應下來的,新華網這樣報導的:「郜艷敏說,『家長和鎮中心小學的校長一次次找上門,有的孩子急得直抹淚,想到自己當初因家境不好而輟學的情景,鼻子一酸就答應下來。下岸村雖是我的傷心地,可這些孩子有啥錯啊?』就這樣,一個老師、16個學生組成了一所『袖珍』小學。」

新華網把讀者的眼光引導到郜艷敏是如何舍己為人的,可是郜艷敏當初就輟學,現在的孩子還輟學,這幾十年中共「偉光正」了半天,都幹了啥了?──中共從無產已變巨富。一個黨官一次給捏腳女工15萬元,一個黨官有108位二奶,一個黨官卡拉OK後一次給75萬元。

中共一點人事不幹還不說,那些制定整治老百姓的政策的「黨和國家領導人」不但不肯公開自己的不義之財,卻要老百姓舍己為人(貪官污吏)。拿人民當冤大頭!

新華網泄露:奔小康沒戲

這篇報導中有這麼一個小標題:〈讓學生們長大不再放羊、買媳婦〉。

裏面報導說,「為了教好課,不讓自己的知識落伍,郜艷敏每次出山都要買一些舊書報回來。到新學期開學時,她步行十幾裏山路把一大捆新書給孩子們背回來。每天放學,她都把年齡小的孩子一個個送到家門口。」

「根據當地教學點布局,下岸村小學的孩子升入三年級後要轉到鎮中心小學集中上課。令郜艷敏傷心的是,有10個孩子轉校後輟學。她就反覆找孩子的家長做思想工作,並用節省下來的工資給孩子買文具,先後讓6個孩子復學。對於其他4個輟學的孩子,她利用星期天辦了個“掃盲班”,繼續給他們補課。」

「郜艷敏說,她最擔心的是孩子們進入這樣的惡性循環:貧窮──輟學──放羊掙錢──掙錢買媳婦──自己的孩子長大再放羊……」

這段報導幹什麼哪,不就是明明白白告訴老百姓,別幻想什麼「奔小康」了,這些孩子的孩子將來也還得攢錢準備購買人販子拐賣的女人。所以,說來說去,不消除這個惡性循環的根源中共,即使出現一千個一萬個郜艷敏也解決不了任何問題。

學「苦難天使」先看中共高官在幹什麼

郜艷敏正憂慮孩子們未來的時候,陳至立這個時候在幹什麼呢?中共高官們都在幹什麼呢?據最新消息,有夫之婦的陳至立跟著姘了幾十年的江澤民去逛了山東。

另外,爭鳴雜誌6月刊有幾個最新小消息可以證明中共黨官是如何執行總書記胡錦濤的「八榮八恥」的:

黃華華一年簽交際費逾2520萬元奪冠

2005年一年,僅僅一年,中共各省區、直轄市的省、市長,出面設宴招待內賓開支,以廣東省長黃華華簽條2520萬元奪冠;上海市長韓正簽條1715萬元居亞軍;北京市長王岐山簽條950多萬元,名列季軍。

「五一」外逃貪官177名

年年節假日大量貪官外逃出境,今年「五一」黃金周假期,有一百七十七名貪官外逃,有五十五人失蹤。在十五個航空口岸、五個邊境口岸,抓獲五十三名外逃未遂幹部,其中包括三名廳級幹部,是江蘇、山東二省稅務、國土部門的高官。這裏不包括通消息漏網的。

公共場所全天候錄影監控民眾

凈搶老百姓的錢心裏能不害怕嗎?所以,中共已在內地各市公共場所、交通站點普遍安裝全天候錄影監控裝置。中共中央撥款280億元,分三批進行。北京、上海、廣州、深圳、珠海、瀋陽、重慶、天津等最貪最腐最惡最狠的主要城市為第一批。

九成六高幹子女用民脂民膏留學

在國內玩膩了,拿公費(民脂民膏)出國留學、進修一直沒斷過。中組部、教育部調查,每年公費出國留學、進修的人員中,幹部家屬、子女占百分之八十四。黨政軍副省(部、軍)級以上高幹子女出國留學中的百分之九十六,是用公費或企業、單位資助每名留學生年均三萬至五萬美元。這個數字說明越高的幹部越貪爛、越損害人民的利益。

再回過頭來看看新華網那篇新聞報導〈被拐來的苦難天使:為了悲劇不再 她甘願留下〉就可笑了,為什麼要不斷教育老百姓要學習郜艷敏「為了悲劇不再,甘願留下」,而「人民公僕」都不甘願留下,拿著民脂民膏到海外去享受了?

我們憑什麼必須養活他們?


我們憑什麼必須養活江鬼們?(人民報)
一位上訪的老人淚流滿面向高智晟律師說了一段令人頗有同感的話:「高律師,即便是你給黑社會交了保護費,他們也要做點事來讓你覺得收費是有點正當性的,這個制度的這群畜生,我們永遠養活著他們,他們永遠殘害著我們啊!把我的房產搶走50年啦!至今賴著不給,為了要求他們返還屬於我們自己的財產,竟多次被他們毆打、非法關押,我們憑什麼必須養活他們?」

新華網不回答你這個問題,卻給你一個甜蜜的夢,請看這一段報導,小標題是〈愛與被愛共同奏響一個音符〉,報導說:「近日,郜艷敏的故事經當地媒體報導後,在社會上引起強烈反響。一所學校負責人被郜艷敏的愛心所打動,提出高薪聘請她當老師,被郜艷敏婉言謝絕。她說,自己已經和下岸村的學生分不開了。」

「許多單位和個人對下岸村的教育狀況給予極大同情,紛紛伸出援助之手。短短半個月,村小學已收到社會捐款1.5萬元。一筆筆捐款,讓身在大山裡的郜艷敏和學生們,深深體味到了社會的溫暖。郜艷敏表示,一定把錢用於資助貧困生,不讓他們掉隊。」

既然中共拉出的臭屎都由老百姓自己自發解決了,那老百姓為何要養活著中共呢?為何中共厚著臉皮自稱是人民的「母親」呢?為何要人民餵養它,而它卻不斷的殘害人民呢?

新華網關於郜艷敏的這篇報導確實越張揚怪味越大,倒讓我們從另一個角度去思考問題:到底人民還要中共茍活多久?!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