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江竄魯奇聞!只許保衛不許回頭兒(圖)
 
盧笙
 
2006-6-9
 

5月中旬,虛弱的江鬼裹在一個黑棉猴裏。

【人民報消息】最近,中共上邊兒跟江澤民關係曾經密切的都正為瓜分權力而絞盡腦汁,所以老江就得自己照顧自己。

噢,對了,還有被老江提拔成上將的中央警衛局局長由喜貴,被胡錦濤繳了械,只負責保衛江澤民。一個上將只照料一個坐輪椅的,也無怪咱老百姓總沒錢!

江澤民很久時間不敢坐飛機了,說是怕空中爆炸。四月底去山東竄了一圈,那德行散大了。

按照安排,江澤民4月29日至濟南,住南郊賓館,5月2日到章丘市明水鎮的龍泉寺,5月4日住在青島八大關賓館。

老江怕瞅

老江來去時鐵路、公路、街道全線戒嚴,三步一崗,五步一哨,拿咱們老百姓當大敵。江澤民要求站崗執勤的人員不准面向著他乘坐的專列。

江乘坐的專列上午九點離開濰坊,6個小時之前,凌晨3點鐵路職工就被趕到鐵路旁站崗放哨,說是怕有「階級敵人」對「三個代表」下手。並且要求背對著列車,不許回頭看。

4月27日到壽光那天當晚,江以安全為名,從濰坊至壽光的路兩旁村莊三層樓以上,住戶一律不准居住,不准亮燈。違者按「違法」處置。江到了壽光“趕大集”(參加蔬菜博覽會),隔幾米就站一個的執勤警察也要面向路旁,不准看江。

難道江澤民已經弱到一瞅就化的地步了?

另外,在江要經過的路道、大街兩旁一定範圍之內,店鋪要關門、人員要撤離,來不及撤離的,警察強行要人們面朝墻,不准看江。並且警察用探雷器地毯式的探查了一遍。

開除3個警察的原因

為江站崗執勤的警察稍有疏忽,輕者「挨批評」,重者「砸飯碗」。江這趟去濰坊,至少有三名當地警察砸了“飯碗”。原因是他們因站崗時間太長,站累了也沒見江的專列蹤影,所以就稍微蹲坐一會兒休息休息。結果給江打前站的人「逮住」了,當場記下了姓名,過後不由分說──卷鋪蓋卷兒走人。

也不能說由喜貴他們太殘忍,想想看,他一個將軍的權限就是保衛一個殘廢人,這個時候不抖抖威風,什麼時候還有機會呢?

故宮搬回江家

濰坊有個嵌銀廠,儘管近幾年效益不咋樣,但嵌銀的桌椅等紅木家具在國內外還是久負盛名的。江以前就從該廠劃拉了不少東西,沒給過一分錢。這次老江來濰,當然更不例外,連接待他用的一把嵌銀紅木椅子都毫不客氣地捎上了。

有一張廣告照片顯示,江在北京一處辦公室裡的桌椅書櫥等幾乎全是濰坊嵌銀廠的產品。

也難怪一位曾去中南海給江治病的氣功師回來後驚呼:「江澤民把故宮給搬回家去了!」

小縣城過紅地毯乾癮

因為幾次被暗殺,江澤民嚇破了膽。所以走到哪裏都玩「聲東擊西」。結果每次行蹤還依然走漏消息。此次他來濰時,江動用了兩列專列,其中一列就是用來虛晃一槍的。

這次,江提前數日就放風說要逛濰坊人民公園,於是,那些整天左抱右擁小姐的大小地方官哪裏看的明白中央大方向,還一個個向江爭相取寵,投入可觀的人力物力,將公園從新打扮一番,讓警察將公園周圍的店鋪用探雷器仔細地探查了一遍,可江又「臨時決定」不去公園,而去了風箏廣場。

為江澤民這次來濰坊,當地官員花費140萬巨資,臨時裝飾車站裏外,整修了火車站至和平路路段。最哏兒的是居然在濰坊這個小縣城的站臺鋪上紅地毯,讓江澤民過過乾癮。

媽耶,老江都衰到這份兒啦!

濰坊富華大酒店花絮

江到濰坊住在富華大酒店,酒店除留了一名經「政審」合格的黨員女領班外,其他人從服務員到廚師全換成帶來的「自己人」,連睡覺的床墊都是自帶的。就是這樣,江澤民還總感到不安全,神經兮兮的掀開這兒、打開那兒,哪裏都怕有定時炸彈。

江澤民自己不踏實,底下人沒一個不折騰的差點兒吐血。給他執勤的警察罵道:「這老東西神經已經不正常了!」

以上就是中國共產黨的指路明燈「三個呆婊」的一點小花絮。什麼讓老百姓奔小康,純粹是扯臊!

(人民報首發)

相關文章:

新華網上盤甜品 老江絕密近照曝光(多圖)
說說老江至今未曝光的糗事
胡10天沒消息!陳至立跟著老江逛山東(圖)
內幕!江流竄怕暗殺沿途20米一哨 胡溫聯手踩江底氣十足
追查國際電話追查 江澤民隨行人員:“我都不敢接電話了”
胡錦濤病倒了 江澤民竄到濟南(多圖)
老江魯行趣絮!這事在過去咋也不能發生兩次(多圖)
追查國際撥通江豬媳電話告之罪行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