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人大開幕第六天 高智晟受到死亡威脅
 
2006-3-10
 
【人民報消息】今天時中共人大開幕第六天,中國著名維權律師高智晟上午十點半至十一點間,在辦公室樓下抗議圍困特務強行帶走他的辯護律師李和平和姜天勇時,遭到四名身高達1米9左右的新面孔便衣死亡威脅:你聽著,你已經活不了幾天了。你不要以為高層不讓抓你我們就沒有辦法抓你。過幾天你落到我們手上,我們要叫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高智晟對記者表示,從今天看他們的囂張程度,任何人都不要低估他們,相當的囂張!

據大紀元記者趙子法報導,自從高智晟就當局殘酷迫害法輪功問題發出三封公開信後,他的律師事務所被停業,住宅和律師事務所辦公室遭到當局持續了三個多月的圍困,任何前來和高智晟見面的人士不但不能謀面,每個人還毫無例外的遭到公安的審訊。

今天,高智晟辦公室樓下依舊有幾十名便衣包圍和監視。換上保安衣服的便衣勒令出入者登記,並帶走和高智晟律師謀面的任何人。就高智晟的律師事務所被北京司法局勒令停業一案進行辯護的李和平和姜天勇兩名律師在今天上午到高智晟的律師事務所時,便衣警察要抓走他們,高智晟聞訊下樓抗議,遭到四名便衣警察的肢體推撞。這幾名便衣警察個個黑衣墨鏡,個子均都在一米九以上,高夫人證言他們個個流裡流氣,他們四人再三多次的幾乎貼到高智晟律師的臉上威脅他,威脅語言惡毒而恐怖。

高智晟律師講述經過

我的樓下現在便衣當保安,便衣換上保安的衣服,攔住我的夫人給律師登記,雙方就爭執起來,我下去大約十幾分鐘,雙方沒有動手,但一直相互推。

今天的便衣特別囂張,你攝像他也不怕,而且北京市公安局的李某跟我發生衝突的時候,每一次他跟我說話的時候,他的嘴唇幾乎都能挨到我的鼻子上,雙方就近到這種程度。他跟我講,「老高,你聽著,你已經囂張不了幾天了,等著你到了咱們倆個能單獨說話的時候,我會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你一定要記住今天這句話。」雙方就是你推我,我推你,雙方大概能推了十幾分鐘。然後,他們要拉著李和平拉走,我不讓他們拉走,到了外面的時候,其中他們雇來一個黑社會打手,他湊到我的耳朵上,我都能感覺到他呼吸的溫度,他就在我耳朵上講,「高智晟,你記住,你已經囂張不了幾天了,等過幾天,到了你該去的地方,我們會好好『伺候 』你,我會讓你知道什麼是做狗的滋味。」

這幾個人我都沒有見過,今天是第一次見。他們的個子都在一米九以上,你想想,他們說話的時候,嘴唇都在我的腦門這兒。

今天就是兩次赤裸裸的語言威脅,而且都是咬牙切齒的跟你講,脖子上帶著指頭粗的白金鏈子的黑社會的就公開的講,「我們每天都整你的黑材料,每天都打報告,要求把像你這樣的人早點給幹掉,你聽著,你記住我這句話,你離死期不遠了,你已經活不了幾天了。你他媽的不要以為高層不讓抓你我們就沒有辦法抓你,因為高層他還要聽我們的,我們說你該抓,他們就必須聽我們的,我們就等待這一天啊,等我們能單獨關起門來的時候,我們會好好的『伺候』你。」

這次衝突是幾個月以來最厲害的一次,他們投入了大概幾十個人。其中有一個始終在攝像,他的黑色小公文包始終對著我,肯定是微型攝像機。最後李和平和姜天勇律師還是被他們帶走了,要求他們出示證件,他們拒絕出示,他們還反問,你跟誰要這東西,你跟誰說話,我們憑什麼給你出示這個東西。整個一副黑社會流氓的架勢。」

高夫人耿和講述經過

我估計也就是十點半吧,因為高律師沒有筆了,我買了筆送了過來。我就把自行車一停的時候,就看到我們門口有好多人在排隊登記,一下子我就看到李和平的背影了,我趕緊就追過來,還沒等我過來,緊接著就有一輛大概是叫巡洋艦3232的什麼車(越野車)唰的一下子就開了過來,要帶李和平走,他們還拍著姜律師,連拉帶拽的拉他們走。

我說這是我們的律師,我們是這兒的業主,憑什麼要跟著你們走?他就把警察證亮了一下,說你跟我走10分鐘,我說憑什麼跟你們走,他們不讓進,就拉拉扯扯的爭了起來。他們又把警察證亮了一下,讓我也跟他們走,我說我是這兒的業主,憑什麼跟你們走,你們到我們辦公室去。他們就不讓走。

我就趕緊跑上來了說,高律師,趕緊去救他們,高律師就趕緊下去了。高律師說這些是我們的律師,不能走,你出示你們的證件,他說我沒有證件。

那些小伙子都有一米九的個子,我要站著幾乎才到他們的肩頭,都穿著黑衣服,帶著墨鏡,皮膚都特白,不象經常在外面的跟蹤我們的30多歲的小年輕,他們都像三四十歲的人,我覺得一看他們像是會武功的人,流裡流氣的,脖子上掛著金鏈子,兩三條粗粗的,裡面掛著,外面還掛著,搖頭晃尾那個勁,有一個亮了警察的身份,剩下都沒有亮身份。外面有一個全身穿著黑衣服、脖子上帶著挺粗的金項鏈的,他貼的特近的趴在高律師的耳朵上,他就獰笑著點著頭說,你離死期不遠了。但他的聲音不大,今天風大,他的話刮到了我的耳朵裡,他還放話材料是他們收集的,他們主子還要聽他們的。

尤其我們的保安,也是他們偽裝的。我說你們這些特務,想穿什麼衣服就穿什麼衣服,一會穿著你們的衣服,一會穿著保安的衣服。

高智晟:鎮壓肯定是他們唯一的選擇,因為他們沒有別的好辦法,尤其他們以法律的名義是最無恥的!因為他們根本就沒有判斷標準。從今天看他們的囂張程度,任何人都不要低估他們,相當的囂張!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