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正毅剁腿和鄭恩寵剁頭(多圖)
 
張目
 
2006-6-14
 

上海幫把銀行貸款給周正毅,讓他再分回給自己。(爭鳴)

【人民報消息】鄭恩寵被捕並被判刑的罪名是「泄漏國家機密」。上海公安局對外聲稱,鄭恩寵的被捕和周正毅無關。但是,在長達兩個月的審訊中,上海警方大量反覆的問他到底掌握多少周正毅的犯罪事實。

審訊期間,鄭恩寵指名道姓的點出一位在周正毅案中無處不在的人物,前上海市委書記、國務院副總理──黃菊。

「馬上把黃菊的名字勾掉」

當帶著手銬的鄭恩寵律師在這份長長的審訊筆錄上簽完字後,現場的一位警官接到了一個神秘的電話,隨後當著鄭恩寵的面,指揮屬下 「馬上把黃菊的名字勾掉」。並請示電話裡面的上級「是不是改為某市領導?」,於是,在這份已經備過案簽過字後的審問紀錄中,因周正毅案而炒得沸沸揚揚的前市委書記、現任政治局常委、副總理的黃菊的大名就變成了「某市領導。」

上海當局逮捕鄭恩寵判處三年的最直接原因是:制止他接受海內外媒體的採訪,制止他說出更多與周正毅案相關的事實。三年過去了,在黃菊癌症晚期,鄭恩寵律師重新面對外界的時候,仍如當年一樣,毫不客氣的把上海當局拚命掩蓋的「某市領導」的姓名公布出來:黃菊!而且現在的中共內部也發生了很大的變化。黃菊們面臨內外戰場,耳聽八方楚歌。

鄭恩寵:我的冤案和黃菊有關

三年前,即使是官方對他的法庭審訊過程中,鄭恩寵也直接點了黃菊的名。鄭律師回憶:在2003年8月28日正式開庭審判的上午,法警把我拉到第二中級人民法院的休息室休息,飯菜給的很好,並告訴我下午是秘密開庭,但是你的律師來了,在另外一個房間,上海方方面面的領導都來了,他們通過電視屏幕在觀看。在四五個小時的法庭審訊當中,有四分之一的事情涉及到揭露周正毅,鄭恩寵律師毫無畏懼地說,在法庭上「我公開點名了黃菊!公開點名了陳良宇!公開點名了韓正!」

在庭審中有一個細節,法官問鄭恩寵:「你為什麼敢揭露黃菊?」要他回答,卻沒想到公訴人竟驚慌失措、按捺不住罵道:「你這個犯罪分子,你放肆!」連當場法官都急了:「是我問他的話,還是你問他的話!」為鄭恩寵作辯護的郭國汀律師當庭抗議:「現在還在審判階段,結果還沒有判決下來,你怎麼可以就講人家是犯罪分子?!」

這一切通過電視畫面,被上海「方方面面的領導」 看到和聽到,所以鄭恩寵總結自己三年冤獄時說:「我的案件和黃菊有關……」 。

出獄前的恐嚇來自上海幫

鄭恩寵披露,出獄前夕,中共當局和他進行長達一個星期的心理戰,要他屈服,不准接受媒體的採訪,並放言,再敢多說,小心周正毅找人收拾你!但在鄭律師明言出獄後仍然要繼續揭發上海幫的斗志不變後,當局再一次警告鄭律師一條決不可踏過的禁區「不准談法輪功,否則還要抓你!」

出獄後的鄭恩寵律師家裡的電話網絡都無法接通,即便通過各種渠道保持了一條和媒體保持聯繫的電話,也無法逃出上海警方的監控。


三年前的上海官商勾結今日不算完。(爭鳴)
鄭恩寵的辯護律師,現居加拿大的郭國汀談到:「鄭恩寵十年前就開始得罪上海市政府,因為他為拆遷戶維護利益的同時,必然是得罪發展商,而發展商的背後都站著權力部門。當局想搞掉他鄭恩寵,已經是處心積慮了,一步步升級的打擊,最後發展到後來,看無法制服鄭恩寵,才設局構陷,以莫須有的罪名把他搞掉……」

「我無罪有功,還要繼續申訴!」3年的鐵窗生涯,沒有改變這位55歲已經被當局拒絕律師資格註冊的鄭恩寵律師的堅定,而他所觸動地連當政的胡溫至今仍不得不忌諱三分的「上海幫」 ,同樣沒有停止對鄭恩寵的「關注」……。出獄後,很多居民前來拜訪,當地公安隨即加了一道門,把鄭家的出入口全部攔住,不讓鄭律師接觸居民。

周正毅案直接涉及黃菊

在2002年十六大成為中共政治局常委的黃菊,一直被視為江系人馬的頭面人物,黃菊牽涉金權交易以及寶鋼上市案,涉案金額達人民幣38億元。

鄭恩寵在接受訪問中說,自己在1994年開始揭露上海幫貪污的事實,其牽涉的人馬、涉及的金額之多,令人咋舌。他肯定的說:「上海幫亡黨亡國。」

對上海幫貪污的材料,鄭恩寵表示自己掌握了大量的證據,點出了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副總理、前上海市委書記兼市長黃菊、黃菊老婆余慧文、中央政治局委員兼上海市委書記陳良宇、中共上海市委副書記兼上海市市長韓正等貪污的事實,其中首次披露前「上海首富」周正毅曾向黃菊老婆余慧文所在的上海慈善基金會捐款2,000萬元人民幣。

他還不點名的揭露上海比周正毅更大的與上海幫勾結的富豪、上海世茂集團的董事長許榮茂。

香港《動向》月刊透露,上海市委書記陳良宇一家與周正毅、毛玉萍夫妻來往密切,以前從不回避。陳良宇弟弟陳良軍和靜安區領導人才是上海黃金地皮靜安區東八塊 ──18萬3千平方米地皮之幕後老板,陳良宇不僅讓家人參與炒地圈地,本身還與一些經營地產業的太子黨江綿恒兄弟倆和私企大款來往密切,有著千絲萬縷的利益關聯。

亞洲時報認為,從周正毅出事的第一天起,他的命運已跟幾位來自上海的中共領導人縛在一起。時報引述分析指出,對上海幫來說,周正毅是一枚「定時炸彈」,他什麼時候引爆自己,抖出實情,都將對上海幫造成毀滅性打擊。隨著中共十七大的逼近,周正毅的「份量」將不斷增加。

上海幫沒工夫洗屎褲子


中共高層鐵板熔化,黃菊、陳良宇舒服不了。
(人民報)
6月5日被釋放後,6月7日下午,鄭恩寵最先接受了大紀元的採訪談獄中黑幕,6月8日自由亞洲電臺也進行了採訪,鄭恩寵毫無畏懼的揭露了有關「上海幫」貪污的事實。

6月10日,電話被監聽的鄭恩寵被上海閘北國慶路派出所公安傳喚並強行帶走。在派出所裡,閘北區國保等十幾個人圍住他問話。他們對鄭恩寵說:「6月5日出獄第一天,你表現很好,對媒體是『無權奉告』,第二天也很好,也是『無權奉告』,到第三天6月7日『就跳出來了』,接受國際媒體採訪,『後來就無法控制了……,中央領導人一個個都點出來了。』」

鄭律師在傳喚期間以絕食絕水方式表達抗議。外界知道後多家海外媒體打入大量電話問詢,上海警方接到採訪電話,迫於壓力不得不於當晚把他釋放。

已經55歲,和上海幫較量了十年的鄭恩寵,在三年冤獄後感慨道:「中國現在到了揭露上海幫的時候了!」也許剛剛出獄的鄭律師已經感到了今天和三年前大不一樣了,歷史走到了「滅亡中共」的這一步。而被上海幫操縱的癟三兒周正毅被密封隔絕的「找不著北」,揚言要剁下鄭律師的一條腿。

鄭恩寵現在每天仍在家奮筆疾書,要徹底動動「黃菊」、「陳宇良」們,他的勢不可擋的勇氣與整個大環境密不可分。

目前,連中共高層包括軍隊高層都有一部份人要滅掉中共,中共還能茍活多久?獨裁血腥政權馬上要沒有了,別看周正毅現在要剁這個人腿那個人腿,到那時,就連上海幫嚇出的一褲兜子屎都沒時間收拾啦,中共完啦!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