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慶紅的野心撞到軍隊的槍口上(多圖)
 
林淩
 
2006-6-13
 

黨軍交戰,中共將亡!(爭鳴)

【人民報消息】 嚴查亂軍亂黨的野心家和替宋祖英們討演出費,擱在一塊兒談,這哪兒是哪兒啊?

看似兩個不沾邊的問題,可從十六大開始,中宣部和軍方總政治部之間就屢次交手,今年十七大籌備期間,雙方更是交戰升級、惡化,居然還需要胡錦濤出訪後匆忙返京調解。

其實,軍方替宋祖英們討演出費是假,要把曾慶紅、劉雲山、賀國強的「三家幫」打出中央是真。

十六大軍隊賣命曾慶紅吃肉

十六大替江澤民賣命,讓他再擔任軍委主席的,是以張萬年為首的20名軍隊代表,而得實惠的是曾慶紅這把子人。曾慶紅不僅摘掉了多年的「候補」政治局委員的帽子,邁過幾個官階,直接當上了政治局常委,而且還當上了「唯一」的國家副主席。這還不算,他還利用與江澤民的關係,把自己的弟弟妹妹破格送進軍隊的「將軍」行列。

唯一讓曾慶紅耿耿於懷的是,他在軍隊中沒有職位,而且也沒有人脈。這也就是為何曾氏人馬時不時虛張聲勢說曾慶紅在軍隊裏玩兒的轉。

回過頭來想一想,十六大軍隊賣命,吃肉的卻是曾慶紅,那軍隊能幹嗎?

挾槍桿子讓江澤民留任的軍隊代表不但沒有被「論功行賞」,而且還要由曾慶紅調遣,還得忍受曾氏人馬的指揮,這實在太難了點兒。心有不平怎麼辦,就得折騰。

從哪兒開刀?實在好笑,從軍隊系統文工團演出的費用問題入手。

按總政忿忿不平擺出的資料:凡由中辦、國辦、中宣部在逢年過節的慶典活動,邀請軍隊系統文工團參加演出,都從中宣部經費中支出一筆給總政。一場2小時,中宣部從直播電視廣告收益中,可分到150萬至200萬元,可軍隊文工團80年代中期,一場只拿到5萬元,90年代後期只拿到20萬元,2000年以後才升至30萬至50萬元。剩下的大筆錢進了誰口袋?

中共每年給軍隊的巨額經費讓美國都密切關注,軍委能為了這點芝麻粒兒的小錢,斤斤計較嗎?再說十六大是2002年11月的事,老賬都翻到80年代去了。可見問題不在「錢」而在「權」。

曾慶紅讓軍方甚為惱怒


三個壞種兒。
(人民報)
爭鳴雜誌6月刊報導,今年元旦、春節,中宣部經中央書記處審核,提出由總政及其屬下軍兵種、大軍區文工團派出四十二個分團(隊)到黨政、國家機關演出。結果,總政僅派出五個分團(隊),連春節除夕聯歡晚會上安排的五個節目,僅參加二個節目的演出,而且還是中央軍委打了招呼“要顧全大局”,才勉強參加了這二個節目的演出。

今年年初,中宣部、中組部部長、副部長到北京軍區慰問軍隊。軍區派出軍區黨委辦公室副主任(團級軍官)接待,以表蔑視。

曾慶紅在他的地盤當然不示弱,讓中宣部長劉雲山反擊,對軍隊高層郭伯雄、曹剛川、徐才厚等人活動不作報導。曾慶紅狂妄的昏了頭,和槍桿子做對,腦漿子隨時都可能紅白分了明。

春節之後,在高層臭不可聞的中宣部長劉雲山、中央書記處書記賀國強還不知趣的向軍方發難,稱:「總政的權力是誰給的?」徐才厚大怒。胡錦濤作了批示,讓曾慶紅、徐才厚參加及主持中宣部和總政的協調會,但曾慶紅一耳朵聽一耳朵冒,根本不夾小胡。

從今年年初起,中央軍委副主席、總政治部主任、中央書記處書記徐才厚,人在北京,都以「有重任在身」為由請假,拒絕出席曾慶紅召開的中央書記處的會議。徐才厚表示:不經中央軍委主席的指令,不經中央軍委常務副主席(指郭伯雄、曹剛川)的批准,我是不會出席曾慶紅搞的什麼協調會議的。

軍方高層聯署矛頭直指曾慶紅

四月下旬,胡錦濤訪美、非等國,原安排返京時先到新疆、內蒙二個自治區視察,後突然改變行程,自肯尼亞直接飛返北京,立即召開政治局常委擴大會議,原來是為了處理軍方與黨的喉舌中宣部的內部紛爭。

這次中央政治局常委擴大會議,是黨和軍隊在相互指責中度過的。「黨指揮槍」的老規矩現在行不通了。也是,到底誰具體代表黨?曾慶紅?軍隊誰尿他!

軍方直指:中宣部是中共中央隸屬的一個部,憑什麼行使權力來指令總政治部的工作?徐才厚當著曾慶紅的面說:中央書記處是「曾家店」、「三人幫」(指曾慶紅、劉雲山、賀國強),整天搞幫派、搞整人的一套。他們的黑手伸得太長,就該斬掉。清除濁流,才能發揮中央書記處應有的使命和職責。


今年曾慶紅與徐才厚激戰不斷,胡竭力調和。
(人民報)
在這個時候說這種話豈能是隨隨便便的?沒有底氣哪個人敢提出「清除濁流」?

徐才厚、李繼耐、梁光烈、廖錫龍、陳炳德等軍委副主席和軍委委員們,在會上提出要求整頓改組中央書記處,撤換中宣部部長劉雲山。軍方高層聯署,要求嚴查亂軍、亂黨的野心家,矛頭直指曾慶紅。

繞了半天大圈子才進入正題,原來軍隊根本不是給宋祖英她們爭什麼演出酬勞,而是要斬掉曾慶紅到處亂伸的小爪,把他從權位上拉下去!

這可不是個小問題,十七大籌備組組長曾慶紅撞到了軍隊的槍口上,他的野心還怎麼翻騰?籌備黨的下一屆最高領導機構都籌備不起來,中國共產黨還怎麼活?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