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正毅剁腿和郑恩宠剁头(多图)
 
张目
 
2006-6-14
 

上海帮把银行贷款给周正毅,让他再分回给自己。(争鸣)

【人民报消息】郑恩宠被捕并被判刑的罪名是“泄漏国家机密”。上海公安局对外声称,郑恩宠的被捕和周正毅无关。但是,在长达两个月的审讯中,上海警方大量反覆的问他到底掌握多少周正毅的犯罪事实。

审讯期间,郑恩宠指名道姓的点出一位在周正毅案中无处不在的人物,前上海市委书记、国务院副总理──黄菊。

「马上把黄菊的名字勾掉」

当带着手铐的郑恩宠律师在这份长长的审讯笔录上签完字后,现场的一位警官接到了一个神秘的电话,随后当着郑恩宠的面,指挥属下 「马上把黄菊的名字勾掉」。并请示电话里面的上级「是不是改为某市领导?」,于是,在这份已经备过案签过字后的审问纪录中,因周正毅案而炒得沸沸扬扬的前市委书记、现任政治局常委、副总理的黄菊的大名就变成了“某市领导。”

上海当局逮捕郑恩宠判处三年的最直接原因是:制止他接受海内外媒体的采访,制止他说出更多与周正毅案相关的事实。三年过去了,在黄菊癌症晚期,郑恩宠律师重新面对外界的时候,仍如当年一样,毫不客气的把上海当局拚命掩盖的“某市领导”的姓名公布出来:黄菊!而且现在的中共内部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黄菊们面临内外战场,耳听八方楚歌。

郑恩宠:我的冤案和黄菊有关

三年前,即使是官方对他的法庭审讯过程中,郑恩宠也直接点了黄菊的名。郑律师回忆:在2003年8月28日正式开庭审判的上午,法警把我拉到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的休息室休息,饭菜给的很好,并告诉我下午是秘密开庭,但是你的律师来了,在另外一个房间,上海方方面面的领导都来了,他们通过电视屏幕在观看。在四五个小时的法庭审讯当中,有四分之一的事情涉及到揭露周正毅,郑恩宠律师毫无畏惧地说,在法庭上「我公开点名了黄菊!公开点名了陈良宇!公开点名了韩正!」

在庭审中有一个细节,法官问郑恩宠:「你为什么敢揭露黄菊?」要他回答,却没想到公诉人竟惊慌失措、按捺不住骂道:「你这个犯罪分子,你放肆!」连当场法官都急了:「是我问他的话,还是你问他的话!」为郑恩宠作辩护的郭国汀律师当庭抗议:「现在还在审判阶段,结果还没有判决下来,你怎么可以就讲人家是犯罪分子?!」

这一切通过电视画面,被上海“方方面面的领导” 看到和听到,所以郑恩宠总结自己三年冤狱时说:「我的案件和黄菊有关……」 。

出狱前的恐吓来自上海帮

郑恩宠披露,出狱前夕,中共当局和他进行长达一个星期的心理战,要他屈服,不准接受媒体的采访,并放言,再敢多说,小心周正毅找人收拾你!但在郑律师明言出狱后仍然要继续揭发上海帮的斗志不变后,当局再一次警告郑律师一条决不可踏过的禁区「不准谈法轮功,否则还要抓你!」

出狱后的郑恩宠律师家里的电话网络都无法接通,即便通过各种渠道保持了一条和媒体保持联系的电话,也无法逃出上海警方的监控。


三年前的上海官商勾结今日不算完。(争鸣)
郑恩宠的辩护律师,现居加拿大的郭国汀谈到:“郑恩宠十年前就开始得罪上海市政府,因为他为拆迁户维护利益的同时,必然是得罪发展商,而发展商的背后都站着权力部门。当局想搞掉他郑恩宠,已经是处心积虑了,一步步升级的打击,最后发展到后来,看无法制服郑恩宠,才设局构陷,以莫须有的罪名把他搞掉……”

“我无罪有功,还要继续申诉!”3年的铁窗生涯,没有改变这位55岁已经被当局拒绝律师资格注册的郑恩宠律师的坚定,而他所触动地连当政的胡温至今仍不得不忌讳三分的“上海帮” ,同样没有停止对郑恩宠的“关注”……。出狱后,很多居民前来拜访,当地公安随即加了一道门,把郑家的出入口全部拦住,不让郑律师接触居民。

周正毅案直接涉及黄菊

在2002年十六大成为中共政治局常委的黄菊,一直被视为江系人马的头面人物,黄菊牵涉金权交易以及宝钢上市案,涉案金额达人民币38亿元。

郑恩宠在接受访问中说,自己在1994年开始揭露上海帮贪污的事实,其牵涉的人马、涉及的金额之多,令人咋舌。他肯定的说:「上海帮亡党亡国。」

对上海帮贪污的材料,郑恩宠表示自己掌握了大量的证据,点出了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前上海市委书记兼市长黄菊、黄菊老婆余慧文、中央政治局委员兼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中共上海市委副书记兼上海市市长韩正等贪污的事实,其中首次披露前“上海首富”周正毅曾向黄菊老婆余慧文所在的上海慈善基金会捐款2,000万元人民币。

他还不点名的揭露上海比周正毅更大的与上海帮勾结的富豪、上海世茂集团的董事长许荣茂。

香港《动向》月刊透露,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一家与周正毅、毛玉萍夫妻来往密切,以前从不回避。陈良宇弟弟陈良军和静安区领导人才是上海黄金地皮静安区东八块 ──18万3千平方米地皮之幕后老板,陈良宇不仅让家人参与炒地圈地,本身还与一些经营地产业的太子党江绵恒兄弟俩和私企大款来往密切,有着千丝万缕的利益关联。

亚洲时报认为,从周正毅出事的第一天起,他的命运已跟几位来自上海的中共领导人缚在一起。时报引述分析指出,对上海帮来说,周正毅是一枚“定时炸弹”,他甚么时候引爆自己,抖出实情,都将对上海帮造成毁灭性打击。随着中共十七大的逼近,周正毅的“份量”将不断增加。

上海帮没工夫洗屎裤子


中共高层铁板熔化,黄菊、陈良宇舒服不了。
(人民报)
6月5日被释放后,6月7日下午,郑恩宠最先接受了大纪元的采访谈狱中黑幕,6月8日自由亚洲电台也进行了采访,郑恩宠毫无畏惧的揭露了有关“上海帮”贪污的事实。

6月10日,电话被监听的郑恩宠被上海闸北国庆路派出所公安传唤并强行带走。在派出所里,闸北区国保等十几个人围住他问话。他们对郑恩宠说:「6月5日出狱第一天,你表现很好,对媒体是『无权奉告』,第二天也很好,也是『无权奉告』,到第三天6月7日『就跳出来了』,接受国际媒体采访,『后来就无法控制了……,中央领导人一个个都点出来了。』」

郑律师在传唤期间以绝食绝水方式表达抗议。外界知道后多家海外媒体打入大量电话问询,上海警方接到采访电话,迫于压力不得不于当晚把他释放。

已经55岁,和上海帮较量了十年的郑恩宠,在三年冤狱后感慨道:「中国现在到了揭露上海帮的时候了!」也许刚刚出狱的郑律师已经感到了今天和三年前大不一样了,历史走到了「灭亡中共」的这一步。而被上海帮操纵的瘪三儿周正毅被密封隔绝的「找不着北」,扬言要剁下郑律师的一条腿。

郑恩宠现在每天仍在家奋笔疾书,要彻底动动「黄菊」、「陈宇良」们,他的势不可挡的勇气与整个大环境密不可分。

目前,连中共高层包括军队高层都有一部份人要灭掉中共,中共还能苟活多久?独裁血腥政权马上要没有了,别看周正毅现在要剁这个人腿那个人腿,到那时,就连上海帮吓出的一裤兜子屎都没时间收拾啦,中共完啦!

(人民报首发)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