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擴大鎮壓箭已在弦 瀋陽老軍醫發出SOS
 
作者:伍凡
 
2006-5-9
 
【人民報消息】中共政權在蘇家屯犯下的對法輪功學員活摘器官,火焚活體的滔天罪行由彼特和安妮帶頭在美國作證曝光。之後不久,一位自稱是“瀋陽老軍醫”的國內證人,從大陸向海外數次發送內部信息,暴露了中共政權殺害法輪功學員在更大範圍和更高層次的信息,這是過去從未暴露過的信息。筆者在此要感謝這位“瀋陽老軍醫”,他是為了挽救法輪功學員生命,為了民主中國的早日誕生,冒著個人生死安危,向海外傳送信訊。

“瀋陽老軍醫”至今己提供了如下珍貴信訊:

● 不僅是在蘇家屯這一個地區,而在全國範圍有36個關押法輪功學員集中營,活摘器官出售。

● 中共軍隊系統監管法輪功學員集中營,由軍隊和武警醫院涉及器官移植出售。

● 中國出口活人,在海外進行活體摘取器官出售。

● 蘇家屯事件爆光後,中共中央軍委召開“處理涉外宗教問題會議”。

● 在這次會議中,首次宣布將部份不受政府控制的基督教、天主教、伊斯蘭教、東正教等頑固不化的教徒實行與法輪功學員同等對待,並宣布嚴厲打擊涉外宗教團體。

● 對聲援法輪功的非法輪功人員按法輪功學員處理,鎮壓法輪功擴大化。

● 在對外部嚴厲鎮壓的同時,對軍隊和武警內部進行清洗,以穩定軍心。

“瀋陽老軍醫”在向海外傳送3封信中給世人上述駭人聽聞的信息,世人是如何看待的呢?

《大紀元時報》、《新唐人電視臺》、《希望之聲電臺》、《明慧網》、《看中國》、《人民報》和《中國事務》等都是盡快的刊登和報導,讓讀者們及早知道詳情。

但是,至今中國大陸全部媒體和網站被禁止報導和刊登“瀋陽老軍醫”傳出的信訊。而在海外的華文和西方主流媒體和網站也拒絕刊登和報導“瀋陽老軍醫”傳出的信訊。這個現象說明什麼呢?

首先,中共政權殘殺法輪功學員,活取器官出售的罪行實在太殘酷,使普通世人不敢相信或不願相信人類社會已到了21世紀了,怎麼還會發生這種可怕的事呢?因此,寧可避開這些兇惡可怕的信訊,也不願去思考這種可怕的信訊,免得搗亂平靜心情。

其次,海外華文媒體和網站不願報導“瀋陽老軍醫”傳出的信訊是怕損害自身的利益,怕得罪中共政權,眼睜睜的對法輪功被迫害屠殺和活摘器官的事實視而不見,這是短視功利所致。華文媒體和網站這種機會主義急功近利而喪失正派媒體應公正報導事實的立場,誤導華人讀者的視聽,損害華人的長遠利益。

再次,西方主流媒體雖然因王文怡事件的突然發生,不得不面對王文怡事件,也多少由此而對法輪功7年來在中國大陸受打壓的事實略有所報導或評論,但對“瀋陽老軍醫”傳出的信訊至今仍不願報導和評論,更沒有主動的去發掘法輪功學員被打壓屠殺的事實。

上述現象使筆者思路回憶到60年前,在英法兩國政府放縱下,在美國資本財團資金投資下,在張伯倫的“綏靖主義”主導下,在這樣的國際環境下,法西斯德國興盛起來了。

1933年納粹希特勒政權上臺後,為了屠殺猶太人、政治反對派和二戰戰俘,先後建立了1,000多座集中營──“殺人工廠”,其中最著名的有:距波蘭首都華沙300多公里的奧斯威辛集中營 (Auschwitz Concentration Camp);位於德國慕尼黑西北約80公里處的達豪集中營(Dachau Concentration Camp);位於德國首都柏林附近的薩克森豪森集中營(Sachsenhausen Concentration Camp),這是二戰期間德國占領區納粹集中營的指揮總部所在地。在建立集中營的早期,曾有極少數猶太人逃離集中營向西方媒體投訴,但當時的西方主流媒體大多數是對希特勒抱著“求西方和平,保資本利益”的心態,幾乎沒有媒體去關心希特勒法西斯集中營的殘酷反人類罪,任由希特勒迫害和虐待猶太人及異議人士。

直到1945年4月29日,美軍第157步兵團I連經過短暫戰鬥,解放了達豪集中營,美軍清點了集中營中的囚徒屍體,納粹集中營的罪惡才首次在西方媒體曝光。美軍部隊被達豪集中營裡面的罪行所震撼,但當地小鎮上的德國居民拒絕相信有這樣滅絕人性的地方存在,於是美軍負責人命令當地每個成年人都親自前往集中營進行清理工作……。二次大戰結束已60年,以色列政府和西方民主國家仍在全球範圍內追捕納粹分子。

回顧歷史,正視現實,世人們發現現在西方民主國家又為了資本利潤和國家利益,再一次對反人類、反民主自由價值觀念的獨裁專制政權──中共政權採取綏靖主義政策,在資本、技術和市場利潤等方面供養了中共獨裁政權,使其逐漸壯大興起。而相反,對中共迫害和屠殺法輪功學員之事實容忍,或視而不見。這些政府政策和媒體的心態正是60年前對待納粹希特勒政權的翻版。

另一個更值得世人們關注的是,中共政權已開始把“部份不受政府控制的基督教、天主教、伊斯蘭教、東正教等頑固不化的教徒實行與法輪功學員同等對待。”這也就是把鎮壓法輪功效應擴大化。中共政權之所以敢這麼幹,這其中有一個重要原因是,在中國大陸的基督教、天主教、伊斯蘭教、東正教的教徒們,當見到中共政權鎮壓法輪功學員時,他們大都抱“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態度,或持 “明則保身”立場,犯不著替法輪功學員講公道話而得罪中共。現在,中共政權已身處萬怒包圍之中,為了保持政權要擴大鎮壓打擊敵人,基督教、天主教、伊斯蘭教、東正教等頑固不化的教徒也將大難臨頭。

60年前的納粹德國也發生過同類事件,當納粹黨徒捉猶太人時,周圍沒有人講話,直到民主社會黨人被捉時,周圍還是沒有人講話,這時,再當社會黨人也被捉時,周圍已經沒有人可以講話抗議了,因為所有的納粹政權的議異人士全部被捉了。可見,對別人的痛苦莫不關心的人,最後也會淪為受苦難而孤立無援的人。因此,只有為人權、民主自由價值而吶喊的人才是“救人而自救”的人,才是真正既為保護別人又保護自己利益的人。

目前中共政權擴大鎮壓的政策已箭在弦上,如果沒有強大的內部和外部壓力,中共政權絕不會改變其政策。其前景結果如何呢?

其一,中共政權的鎮壓政策將引發更大的反抗,將有更多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事實爆光,也將引發中國大陸的基督教、天主教、伊斯蘭教、東正教的教徒們的反抗,這將促使法輪功、基督教、天主教、伊斯蘭教、東正教的教徒們反抗中共暴政的聯合陣線自然形成,促使更多中共黨團隊員看清中共政權的殘忍本質和罪行事實而退黨、退團和退隊,將更廣泛的傳播《九評》,使中共政權早日挎臺。

其二,退一萬步講,如果中共鎮壓各反抗力量得逞,則中共政權將在西方國家“綏靖主義”支持下爭得亞洲霸權,其結果必將使中共對內暴政推向國外,這是中共政權掠奪性質所決定了的。當中國大陸的生態環境破壞殆盡時,中共政權必將向外掠奪,轉移人口。屆時中共政權必將面對美國、日本、印度、俄國、越南和印尼等國聯合陣線,終將在亞洲進行一場決戰,消滅中共政權,類似60年前消滅納粹德國一樣,屆時西方國家將付出更大的代價。

因此,為了全人類的安全與和平,西方國家政府從現在就應該更關心中國人權、宗教、新聞自由的狀況,從實效上給中國民間維權力量給予支援,早日結束中共獨裁統治。應該關注和重視“瀋陽老軍醫”傳出的信訊,這都是與西方國家利益休息相關的大事。

最後,筆者特別關注“瀋陽老軍醫”傳出的第三封信的最後一段話:“我的時間或許不多了,所發資訊的機會也不太多了,或許這是我最後一次發資料了,真希望有生之年能見到民主中國的再生。”這是非常明顯的SOS信號,在中共軍隊清洗之前,“瀋陽老軍醫”已感覺到危險即將來臨。筆者在此懇求神明保護他,使他平安度過此劫;同時,在此向國際機構呼籲,設法把“瀋陽老軍醫”此證人營救出來脫離中共虎口,保護揭發中共罪行的重要證人。這在揭露清算中共罪行時,使現時還對中共政權實行綏靖主義的西方國家政府頭腦清醒極有作用。為了西方國家利益,為了中國和平過渡結束中共獨裁統治,促使民主中國再生,為了人類社會和平,都需要保護“瀋陽老軍醫”的生命安全。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