慘絕人寰的悲劇仍在進行 (圖)
 
2006-5-9
 
【人民報消息】

一、背景介紹


(明慧網圖片)
今年三月初,網上傳來驚人的消息,陸續有三個證人證實:中共邪黨在瀋陽蘇家屯建門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集中營,虐殺法輪功學員、出售器官,並焚屍滅跡。

隨後又有證人指出:所謂的蘇家屯地區的醫院僅僅是全國36個類似集中營的一部份,虐殺法輪功學員、出售器官、焚屍滅跡在全國各地持續至今。

追查國際在調查中證實:瀋陽存在著大型活體器官庫,並且發現設立在瀋陽的中國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的國際移植(中國)網路支援中心在網路上的“活體器官”廣告。

大紀元在電話調查中發現:許多大陸的醫院都毫不諱言他們用活體器官移植,甚至承認用煉法輪功的人的器官。

更為驚人的是,中共在不敢回應蘇家屯集中營的同時,急忙頒布了此地無銀的《人體器官移植技術臨床應用管理暫行規定》,卻把生效時間定在七月份,一些大陸醫院近期突然開始大批趕做器官移植手術,那些在香港,臺灣,韓國日本移植手術中介大肆拉客趕快到大陸做器官移植手術,說明以銷毀集中營人證為目地的大屠殺正在進行。

而中共在這段時間,開始是三個多星期的沉默,它的駐外使領館官員一聽到蘇家屯三個字就逃離記者會。然後是在海外的喉舌上發了一篇所謂 “中新社記者”的蘇家屯調查,裏面只字不提“血栓醫院”,而且“中新社”也不敢證實是自己記者的報導,更不敢把這個報導登載在面向國內的任何媒體上。3月 28日美聯社報導,中共外交部發言人秦剛在一個記者會上否認蘇家屯集中營的存在,但是中共外交部自己對該記者會的報導卻只字不敢提否認蘇家屯集中營的事,中國的媒體更不用說了;直到中國國務院新聞辦公室4月11日舉行記者會,中國遼寧省瀋陽市蘇家屯區政府官員和蘇家屯血栓中心醫院的官員,否認當地關押大量的法輪功學員,以及否認曾經有過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內臟器官牟利的事情發生,然而這個消息仍然是由世界主要的幾個大通訊社發出的新聞,中國政府對國內民眾及媒體仍然只字不敢提。

經過一個月的銷毀罪證後,中共終於讓美國大使館和瀋陽領事館的人員進行所謂的“調查”,4月14日星期五美國國務院發言人說美國的調查人員在中國東北的蘇家屯地區調查期間沒有發現任何醫院被不正常使用的證據。這沒有什麼奇怪的,經過一個月的銷毀罪證,美國大使館和瀋陽領事館的人員當然不會發現任何證據,這不過是美國政府被中共邪黨耍弄的又一個例子。

其實,這件事情要弄清楚並不複雜,國際社會只要中國政府具體回答清楚一個問題就夠了:中國大陸這幾年進行了如此數量龐大的器官移植手術,那些供體器官是怎麼來的?它們到底是誰的器官?

二、數據的對比說明了什麼?

近年來,中國器官移植數量大幅飆升,各地軍隊、公安、武警及二級以上的地方醫院大都開展了移植手術。以肝臟移植手術為例,根據中國官方統計,1991年到 1998年,8年間全國施行肝臟移植數僅78例。1999年、2000年和2001年分別施行了118、254和486例,到2003年,肝移植飆升為3 千多例。2005年,一位中華醫學會器官移植學會負責人披露,2005年中國進行了近4千例肝移植,近1萬例腎移植,近十多年來中國已實施各種器官移植9 萬余例。

醫學數據顯示,器官匹配率在親屬以外非常低,只有百分之幾的概率。因為除了ABO血型相配外,還有淋巴細胞毒交叉配型試驗、人類白細胞抗原系統(HLA)、群體反應性抗體(PRA)、以及根據不同器官移植的特殊檢驗要求的一系列醫學檢驗項目。因此按照醫學常識,器官移植的供體只能是活的器官,因為心臟停止跳動的屍體器官沒有任何價值。

即使在器官捐獻意識發達的美國,器官移植等待的時間平均是6-7年。而在中國,很多器官中心明確表示供體都是來源於活體,而目前各器官中心普遍表示等待時間最長不過一個月,短的僅數天。

但是中國人普遍缺乏器官捐獻意識,而活體器官又不可能全是來自於死刑犯,因為雖然中共普遍對死刑犯實行非法器官摘取,但就是所有的死刑犯的器官被摘取,也無法滿足這樣的需求。那些超過死刑犯人數十倍的供體從何而來?

這無疑顯示,那些器官移植手術的背後,有大量的活人器官庫,大量的活人的器官被強行活體摘除。換句話說,99%中國大陸器官移植手術背後都有血淋淋的殺人嫌疑。

三、中國存在被隨時摘取器官的活人集中營

據國內網站顯示的資料,中共的公開監獄有670所,勞教所有300所,關押總人數約180萬。當年各地監禁場所因大量關押法輪功學員而大幅超員。中共又在全國範圍興建了數十個秘密集中營,對堅持信仰的法輪功學員進行更隱蔽、殘酷的迫害。

2000年10月1日,法新社報導,中共在東北和西北新建了兩個可關押五萬人的關押法輪功學員的集中營,法輪功學員被用火車運往那裏,這些人迄今下落不明。

在中共江氏集團對法輪功“名譽搞臭、經濟截斷、肉體消滅”的滅絕政策下,法輪功被中共媒體鋪天蓋地的謊言抹黑、妖魔化,按“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輪功學員被當作“敵人”而遭肆意非法抓捕、關押和殘害。江氏集團的“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密令,把迫害推向了歇斯底裏化,給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提供了犯罪授權。

四、法輪功學員的器官被利用來牟取暴利

早在2000年12月22日,法輪大法明慧網以醒目標題“驚世的惡毒:大陸警察密謀出售大法弟子人體器官!”發出了來自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的警報:大陸的惡警正與黑醫密謀出售大法弟子人體器官,醫院已有器官指標分配,僅石家莊某中醫院已分得六個指標。在各地部份遇害的學員身上有不明來歷的血洞、刀口,以及未經家屬同意,遺體被秘密火化等案例不斷出現。

2006年3月以來,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集中營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驚天罪惡得以曝光。先後有三位直接和間接證人站出來指正這慘絕人寰的罪惡從2000年即開始,並普遍發生於中共各地的勞教所、監獄、集中營及相關醫院。在蘇家屯集中營裏,包含男女老幼的數千名法輪功學員的眼角膜、內臟器官和骨髓被活體摘取,他們的頭髮、皮膚、脂肪被販賣,屍體被扔進營內的焚屍爐焚化滅跡。多位證人指證:全國類似蘇家屯的集中營至少有幾十個,最大的代號為672-S的集中營在吉林,關押了超過12萬來自全國各地的法輪功學員和持不同意見人士;吉林九臺地區的第五大集中關押地的關押人數超過1.4 萬……

五、醫護人員對於盜用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事實供認不諱

儘管中共當局對於盜用死刑犯的器官和大規模屠殺法輪功學員盜取器官的行為完全否認。可是在中國大陸器官移植的業內人員,對這些事實幾乎盡人皆知。而對於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的器官進行器官移植的事實,在大紀元記者的近期電話採訪中,大陸多家醫院的人員承認了用法輪功學員的器官進行器官移植:

1)對中國醫科大學附屬醫院的宋主任的電話調查
問:…他那個醫生跟他講這個腎源挺好的,他煉功。
醫:煉什麼功?
問:煉法輪功,就是煉法輪功身體都比較好嘛……[被對方打斷]
宋主任:我們也有這種情況。

2) 對上海中山醫院的電話調查
問:但是提供的這個腎體不會是死人吧?
醫:那當然是好的啦!怎麼可能把壞的給你們呢?
問:……有沒有這種煉法輪功的這種提供的……
醫:我們這兒的都是這種。

3) 對湖北省醫科大學第二附屬醫院的電話調查
問:請問是湖北省醫科大學第二附屬醫院吧?
答:是。
問:你們這邊法輪功人的腎源怎麼樣?
醫:應該說應該還可以,要不您問一下廣州軍區總醫院,就是武漢總院,我們相互之間也會調劑的。

4)對廣州軍區武漢總醫院的電話調查
問:請問是廣州軍區武漢總醫院嗎?
答:是。
問:你們這邊有沒有可能有幾個法輪功這樣的腎源?
答:法輪功該用就用唄,管他法不法輪功!是不是!

六、中共邪黨是怎樣培養出這些“白衣劊子手”的

醫生的責任是救死扶傷,醫生本來是被人們稱為“白衣天使”的崇高職業;可是在中國共產黨教育下的一些大陸醫生卻常常幹著活體摘除器官的罪惡行為,成為共產黨的“白衣劊子手”,為什麼會這樣呢?大家如果讀過《九評共產黨》就好理解了。中共是人類歷史上最邪惡的邪靈,在它的教育培養下,再高尚的職業也會淪為其迫害人民的幫兇,所以在中國大陸,只要一個人肯與中共邪惡共舞,警察就可以變成土匪,教授就可以變成教獸,醫生就可以變成白狼。

每一個醫學院的學生,當初都是抱著救死扶傷的理想來學習醫術,可是共產黨領導下的社會現實卻是要把醫生變成為黨服務的工具。那些分配在醫院裡的年輕的外科醫生,很多就要接受這種“黨的考驗”:組織上派你到刑場上去執行任務,去把槍斃了的死刑犯器官取回來,移植給需要的病人。共產黨會說摘取死刑犯器官是“廢物利用”,反正死刑犯要處死。可是被取器官的死刑犯實際並不是死於子彈槍傷,那一槍是故意不致命的,死刑犯實際是很痛苦的死在醫生的手術刀下,醫生才是真正執行死刑的劊子手。這第一次的殺人,對於這些醫生來講,就像是黑社會殺人見血的入會儀式,共產黨就是要你手上沾上血腥,你才能成為一個合格的為黨服務的工具。同樣,現在那些嚮往成為器官移植專家的年輕醫生,首先入門要做的就是供體手術,必須同時在技術上純熟和道德上淪喪,成為一個合格的“白衣劊子手”,才有機會成為一名器官移植專家;這就像共產黨自身的歷史,要成為“永遠正確”的“偉光正”,就得首先從殺人越貨幹起。

一旦成為“白衣劊子手”,醫生們就只好在黨的“看護”下身不由己的繼續為黨服務了:能殺死刑犯,用手術刀清理罪犯;就能殺法輪功學員“為黨和國家清理×教分子”;就像蘇家屯集中營那個每天在惡夢中煎熬的醫生,多次要洗手不幹,黨組織就不斷的告誡他“你殺一個也是殺,殺一百個也是殺”,沒有人性和道德倫理可講了。

如果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繼續發展下去,中國大陸的器官移植繼續“高速發展”下去,中共對於迫害法輪功的各種手段就會運用到普通老百姓的頭上,那時被活體摘除器官的就不僅僅是法輪功學員了,而是每一個普通百姓都可能成為無辜的器官供體。中共邪惡勢力在鎮壓維權的工人失地的農民時,他們最有殺傷力的“武器”就是威脅群眾:你們再和共產黨過不去,就把你們當成法輪功分子處理!維權律師郭飛雄在開始維權時小心翼翼的和法輪功保持距離,可是特務在毆打他時卻對他說:上級說了,你就是法輪功!“法輪功”三個字已經成為中共想要任意鎮壓無辜百姓時用的一頂大帽子了。

七、海內外法輪功學員主動開展調查,遏制滅絕人性的罪惡

然而,活體摘取器官只是中共滅絕性迫害法輪功的反人類罪行之冰山一角。為揭開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罪惡的全貌,發掘七年來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大面積非法關押、精神摧殘、奴役、性侵犯、酷刑及虐殺罪惡的水下冰山,法輪大法學會和明慧網於2006年4月4日聯合發起成立“赴中國大陸全面調查法輪功受迫害真相委員會”(以下簡稱“調查真相委員會”),旨在聯合國際社會正義之力,對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罪行進行全面徹底的獨立調查,以共同制止虐殺並終結這場人類的劫難。

據明慧網5月1日報導,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以下簡稱“追查國際”)《關於中國大陸各地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調查報告》中嚴正指出:“追查國際經調查確認,中國大陸多個省市以及大部份的軍隊/武警醫院和器官移植中心涉嫌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以供移植。在蘇家屯集中營事件於3月9日被曝光後,東北至少有部份接受調查的醫院表示接到通知暫時停止器官移植手術。然而,在衛生部於3月27日發布了《人體器官移植技術臨床應用管理暫行規定》並確定為7月1日實施後,全國各地的醫院和各大移植中心不僅恢復了器官移植手術,而且數量大量增加。全國各地很多醫院都表示四、五月份有充足的器官供體,此後供體將會很困難。由於案例涉及全國多數省市自治區,提示中共當局正在大批消滅作為器官供體的法輪功學員,且這一群體滅絕行動的命令來自中央。”

以下是部份“調查真相委員會”調查員與醫生對話的片段及來自各地的舉報:

1)天津市第一中心醫院(即東方器官移植中心)
問:…他那個醫生跟他講這個腎源挺好的,他煉功,(問:煉什麼功?)煉法輪功,就是煉法輪功身體都比較好嘛…[被對方打斷]
醫:那當然了,我們也有這種情況,我們也有這種所謂的叫都是有呼吸或者是有心跳的一些供體,我們也會有,……這個我們可能大概有今年到目前為止可能這樣的有十幾個這樣的腎臟…

2)山東千佛山肝臟移植中心
問:煉那個法輪功的那種沒有一點病的這種腎…
醫:嗯…反正四月份肯定會比較多的這樣的供體,現在這供體逐漸多起來了
問:怎麼四月份為什麼會多起來?
醫:這個我沒法跟你說,因為這牽扯到…不是說…這些就是沒必要跟您解釋這個問題,這個問題沒法解釋…

3)山東省立醫院3月22日被調查者2001年12月在濟南市中心醫院做的肝移植
問:你等了多長時間呢?
答:我等了5個月呢。
問:那也挺長時間的
答:那是我那個時候,那個時候(供體)還是少一些。現在用不著,現在(等的)很短了。應該在5月1號之前,4月份就可以了。

4)上海交通大學附屬醫院
問:(腎移植)等要等多久?
醫:天天有,我們天天都在做。
問:想知道有沒有那種煉法輪功的這種。
醫:有,可以,來呀!

5)武漢同濟醫院
問:……活體移植,比如用煉法輪功的活體?
醫:可以呀
問:你們這邊比如說監獄犯人,那個煉法輪功這樣的活體能夠有保證足夠嗎?
醫:對呀,可以呀,你到時候可以直接過來具體談。

6)上海長征醫院
問:是不是都加班在移植呀?
答:對,有30個在排隊等著。24小時呀,有好幾撥人,我們有四組人可以做。

2005年12月30日,天津“東方器官移植中心”主任沈中陽接受記者專訪時稱,今年所做的肝移植手術已達650例。該院能容納500張病床的新移植中心大樓於2006年5月投入使用後,醫院的“病床年周轉率”可達近萬次……

天津第一中心醫院移植外科學部在短暫停頓後,三月末又開始大批接待外國人做肝、腎移植。移植手術都在晚上進行。手術室設在中心大樓的11-12樓;病房設在四-七樓,因床位不足,借用了天津經濟開發區的國際心血管醫院的8層,作為韓國患者的住院區;來做移植的患者在以下幾個賓館等待:華夏賓館的3-6樓,天財賓館的24-25樓。但即便如此,床位仍然緊張。

從三月開始,天津武警醫院換腎手術特別多,每天都有,一晚上就做六個換腎手術。病人稍好一些就被催著出院,因為最近換腎的人特多,供體也特多,病人被告知供腎的是“犯罪青年”。一般換腎手術費及住院藥費等約花十萬左右。

2006年4月12日,吉林市各大醫院召開緊急會議後,醫院有警察把守(類似戒嚴),救護車在晚間頻繁出入醫院。吉林省心臟病醫院近期更減免大部份心臟移植手術費用以“促銷”,前5例心臟移植者只需花費5萬元!

2006 年4月28日湖南瀟湘晨報發表了:湖南省人民醫院將免費為20人換肝換腎,患者可通過該報熱線報名。據悉,該醫院還通過長沙晚報、湖南經濟電視臺等媒體將其免費消息發布出去。據追查國際調查,湖南省是迫害法輪功較為嚴重的省份,該省內多家勞教所涉嫌盜取法輪功學員器官,此則免費移植器官消息,無疑讓人更加關切其供體來源的合法性。

……

極其明顯的跡象表明:中共在3個月內對被秘密囚禁法輪功學員(人證)的大屠殺正在進行,每時每刻都發生著慘絕人寰的悲劇!

八、結語:做我們應該做的

雖然目前揭開的黑幕僅僅是遍及全國、持續達7年之久的曠世滅絕性屠殺的冰山之一角,其慘絕人寰的程度已經非正常人所能承受。我們法輪大法的修煉者以修心向善、救度眾生為本,幾年來持之以恒的向世人講清真相,為的就是呼喚人間的正義良知,重鑄人間的道德準則,共同抵制共產邪靈,給自己及子孫後代留下一條真正光明的道路。

可以明白的告訴大家,對今天這個令人神共憤的暴行的態度,是決定每一個人(特別是深受共產邪靈毒害和控制的中國人)能否有未來的試金石。如果你在這件石破天驚的慘案目前仍舊保持可怕的沉默,甚至落井下石的卑鄙,你真的不可能再有幸福的未來了啊!要知道,神的天國裏是不要這種連人都不配的人的。

在此也呼籲那些直接或間接參與這種暴行的相關人員真正能反省一下,他們目前的處境是非常危險的,他們都在被中共銷毀證據的範圍內。希望這些人能夠從人性和良知出發,停止參與暴行,並收集、保存證據、證物,配合調查真相委員會的工作。也請更廣大的善良民眾為結束這一場浩劫,積極行動起來,把自己已經掌握的衛生系統的犯罪事實想辦法提供給調查真相委員會。

希望不久的將來,當那一天真正來臨的時候,我們每個善良的人都能夠當之無愧的說:在那一場人類歷史上最邪惡的正邪大戰中,我無愧於天地,無愧於人的良心,我做了我應該做的。

(明慧網)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