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視中國:末日的瘋狂 (圖)
 
2005-9-23
 
【人民報消息】【新唐人電視臺記者林丹,謝宗延,陳修文報導】戰爭,是人們最近談論的一個熱門話題,在這太平盛世突然討論起“戰爭離我們有多遠”, 還真讓人覺得有點危言聳聽。 追根尋源, 事出有因。

在線觀看 下載觀看

  【林丹】二零零五年七月十四日, 中共少將國防大學防衛學院院長朱成虎, 公開對外國記者揚言,如果美國介入臺海戰事,中方將首先使用核武器,並將美國數百城市夷為平地,即使中國西安以東遭到摧毀,也在所不惜。

  按中國目前行政區域的劃分,西安以東,包括東北、華北、華東和華南,共計二十一個省、市、自治區,包括北京和上海. 全部人口近十億,占全中國人口的四分之三。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對此發表評論說, 朱成虎的言論是個人觀點。我們注意到,這種核戰爭的叫囂與中共幾年來對外所宣稱的“和平崛起”的發展戰略, 大相逕庭。

  【旁白】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三日,中共中央黨校原常務副校長鄭必堅在博鰲亞洲論壇年會上發表的題為《中國和平崛起新道路和亞洲的未來》的講演中,第一次提出了“和平崛起”的概念。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二十六日中共總書記胡錦濤在紀念毛澤東誕辰110周年座談會上說,中國“要堅持走和平崛起的發展道路,堅持在和平共處五項原則的基礎上同各國友好相處,在平等互利的基礎上積極開展同各國的交流和合作,為人類和平與發展的崇高事業作出貢獻”。

  二零零四年三月十四日國務院總理溫家寶在十屆人大二次會議記者招待會上,回答新加坡《聯合早報》記者提問時表示,中國的崛起不會妨礙任何人,也不會威脅任何人。中國現在不稱霸,將來即使強大了也永遠不會稱霸。

  【林丹】美國國防部七月十九日發表的《二零零五年中國軍力報告》指出中說:中國軍事集結的步伐和範圍,已將地區軍事平衡,置於危險之中。報告指出:十幾年來,中國軍費開銷以兩位數高速增長,實際軍費支出是其公布的二至三倍,排名世界第三、亞洲第一。那麼, 中共究竟走的是“和平崛起”之路, 還是“軍事崛起” 之路呢? 請看旅美著名時事評論家曹長青先生的評述。

  【曹長青】我覺得從最近中共的少將叫朱成虎發表的有關核威脅的講話,其實是一個很清楚的信號,向中國人民以及國際社會發出的,就是告訴人們,中國已經開始走向軍事崛起之路,而不是它原來所說的“和平崛起”之路。

  我們看看美國剛剛發布的《二零零五中國軍力評估報告》,美國每年都發布一次這樣的軍力報告,很明顯它和以前有三個不同:第一個不同,它指出了中國的軍費開支達到歷史以來的最高點 - 九百億美元。是除了美國,俄國之外,第三名就是中國。第二個不同,美國的《二零零五中國軍力評估報告》又提了出來一個以前沒有提出過的說法,就是中國現在的軍事發展,不僅對臺灣構成威脅,而且已經開始對亞太整個地區構成威脅。第三個不同,就是中國現在改變了國防政策,以前中國的國防政策是防禦性的,現在中國的國防政策改變成進攻防禦型。

  今天我們看看並不存在哪個國家要侵略中國,中國處在一個千載逢難得的和平發展的國際環境,可是它這麼大的軍費開支要幹什麼?中國近年購置了大量的先進武器,如潛水艇,核子潛艇,驅逐艦,蘇凱戰機等等,這些都是進攻型的武器。一個國家你要保衛自己的國土購置這麼多進攻性武器做什麼呢?這隻能給國際社會一個強烈的信號,你要向外軍事擴張,你要軍事崛起。而它的軍事崛起不僅對國際社會構成威脅,讓別人恐懼,對中國的老百姓也構成非常大的威脅,這個威脅就是你把應該用於國民生產,用於提高老百姓生活水平的錢,都用到了向外軍事擴張上了,這等於是影響了中國全民的富裕和中國走向繁榮的步伐和進程。

  【林丹】那為什麼中國原來是防禦型的戰略,而現在是進攻防禦型,這個變化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為什麼會有這樣的變化?

  【曹長青】我覺得有兩個變化。第一個,就是臺灣問題。因為中國一直是在強調要統一臺灣,後來又提出一國兩制。因為臺灣經過幾次的選舉,臺灣人越來越強調不接受共產黨的一國兩制。我們就要一個制度 - 民主制度,我們要成為自由中國的一部份,而不願意成為專制中國的一部份。在這種情況下共產黨非常焦急,怎麼辦?任何統戰不起根本性效果。飛彈演習也作了,恐嚇的各種手法都作了,都不起根本性效果,那怎麼辦?它認為只有發展它的軍事,用發展軍事來威脅臺灣,你要不接受我們共產黨將來的領導;不接受香港的模式,將來我可能在軍事上來占領你,來征服你,來毀滅你,這是它軍事崛起的一個直接的原因。

  第二個,它有更深層的原因,就是跟美國爭霸。今天很多人說中美兩國要爭霸;兩國要對抗;美國就是不要中國強大;不要中國崛起。美國沒有不讓中國崛起,美國不讓的是中共崛起。這關鍵的一個字區別,實質是本質上的區別,因為中共的崛起就是專制的崛起。它威脅周邊的民主國家,而同時又給周邊的一些專制國家壯膽。它不僅對中國人,對中國的民主進程構成極大的威脅和阻礙,同時它威脅國際上走向民主、自由這個大的潮流。但中共就是要軍事崛起,就是要跟美國對抗,要爭奪亞洲的主導權。

  其實兩國今天看不是中美在對抗,而是兩種價值在對抗。美國代表的是民主、自由、法制、人權這八字所代表的價值,恰恰美國又是世界的超級強國,更成為這一價值的主要捍衛者。那中國恰恰代表的是一個沒有法制,沒有民主,沒有人權,沒有選舉最落後的專制國家。這近期的臺灣問題,長期美國的民主自由價值捍衛者的問題,這兩個構成了中國要軍事崛起。

  【林丹】那朱成虎的言論有沒有一個大的背景呢?

  【曹長青】你這問題提出很好,其實很多中國人都覺得為什麼朱成虎這個時候發表這樣的講話呢?當然中國政府外交部說這是朱成虎個人的意見,今天我從中國來的人,在中國那個社會制度生活過的人都知道,在中國共產黨統治下哪來的個人意見,尤其中共的高官將領還敢有個人意見,你今天有個人意見,明天你這個人就不存在了,所以我們大家判斷朱成虎絕不是個人意見。

  朱成虎是代表中國政府傳遞一個信號,那麼這個信號為什麼這個時候要提出呢?而且特別是找西方的,包括華爾街日報的編輯都在內的記者團,要對他們要直接講,很清晰地向西方傳遞一個信號說,我們要對臺灣施加什麼壓力,或採取什麼軍事行動,你美國不要干預,否則我們不惜使用核子武器。這是對美國的一個威脅的信號。

  中共為什麼敢這麼威脅呢?它認為美國人都是怕死鬼。美國《獨立宣言》說,有追求幸福的權力,生命的權力。美國人看重生命,他們怕死,所以我們只要扔一個飛彈,他們就全體投降了,完全錯誤理解了美國。美國人不是這樣的。日本人就犯了這樣的錯誤。東條英機認為,我們占了珍珠港,美國人就不敢再支持英國,美國就保持中立或者最後是退出,不再參與戰爭了,它完全判斷錯誤。美國珍珠港被炸以後,全民慷慨激昂,全民投入了第二次世界大戰,最後結果是把東條英機和他的政權從地球上抹掉了,日本因而成為一個民主國家。

  今天我們看:拉登以為,我炸了你紐約的世貿大廈,我又炸你華盛頓五角大樓,美國就會老實了,退卻了,恐懼了,不再敢打擊我們恐怖主義了;結果正好相反。美國人打了兩場戰爭,打了阿富汗戰爭,把整個塔裏班政權從地球上抹掉;打了一場伊拉克戰爭,把那個不可一世的薩達姆抓到美國來受審判。現在中國的朱成虎們犯了東條英機和拉登們同樣的判斷錯誤,它以為核訛詐能嚇唬住人,它是嚇不住的。但是它傳遞這個很清楚的信號,它要發展常規武器,同時要發展核子武器,我要用這個來威脅世界,討價還價,獲得專制的利益。不是中國的利益,而是專制政權的利益。

  【林丹】那現在美國對臺灣的政策是什麼樣的政策呢?

  【曹長青】就是保持現況。美國總統布什發表過多次談話,第一條,就是中共不可以對臺灣使用武力。如果中共貿然的對臺灣使用武力,侵占臺灣。攻擊臺灣,美國將不惜一切代價協防臺灣。這是根據美國的法律,美國有一個叫《臺灣關係法》,誰來執政都必須要遵守這個國會通過的法律。

  第二條,美國同時也堅持一個中國的原則。美國多次表達不支持臺灣獨立,保持現狀,就是不統不獨。那麼美國為什麼要保持現狀呢?布什總統前不久接受美國電視採訪時說得很清楚,“時間會解決中國的問題”。所謂時間會解決中國問題,就是中國會朝著自由的方向發展,一步步會走向當年俄國那樣,最後人民起來結束共產政權。人民開始走向通過投票選舉,有新聞和言論自由的社會。美國希望保持現狀,所以不支持臺灣獨立,更反對中共使用武力。

  但中共不同意美國這樣做,因為它認為這等於是縱容了或默許了臺灣一步步走向獨立。其實,臺灣人現在大多數人是希望保持現狀。臺灣歷次民調顯示,主張立刻宣布獨立的是少數;主張立刻和中國統一的更是少得更少;大多數人也跟美國總統一個想法,就是保持現狀。保持現狀等待中國發生變化。

  美國的政策很清楚,如果用美國布什總統說的一句話概括,就是臺海兩岸的問題由兩岸的人民解決。那現在臺灣人民可以自由發出聲音了,可以投票選舉了,又有言論自由。但中國十三億人都被中國的拉登們,中國的朱成虎們給劫持了,他們發不出聲音。必須等到十三億人被解放獲得自由,發出聲音了,十三億人和兩千三百萬人坐在一起,他們的代表會找出一個對兩方共同有好處的方案。

  今天任何一個有理智的中國人、西方人,大家共同的想法就是不要戰爭。因為戰爭毀滅了兩岸的經濟;毀滅了兩岸的土地;毀滅了兩岸的生命。保持現狀,讓時間來解決問題。說臺灣有些人就是要獨立。臺灣是一個自由的社會,你不能說有誰喊獨立就把他抓起來,應該允許辯論;允許討論,最後一定是理智的聲音會占上風。

  今天臺灣有人主張立刻制憲 、正名,馬上宣布獨立,有這個聲音,但是關鍵你看到它現在不是一個主體的聲音,更不是一個現在執行的政策。今天臺海兩岸關鍵的問題就是要促進中國的民主,讓中國有理性的人,由人民投票選出中國人的“布什總統”;選出中國人的“小泉”;選出中國人的“陳水扁”;選出中國人的“普京”。他是獲得人民選票而獲得的權力,而不用槍,用刺刀,用監獄保持權力,等中國改變了,你才能徹底解決臺海的問題。

  【林丹】根據美國《二零零五年中國的軍力報告》顯示的具體內容看,目前中國有沒有能力打贏一場傳統意義上的戰爭呢?

  【曹長青】現在整個的評估,西方的軍事學家都認為,現在中共沒有能力和美國打一場傳統的戰爭。所謂傳統戰爭就是指傳統武器,就是非核子武器。就是不用核子武器,不用原子彈,就用飛機、大炮,現有的導彈來打。所以美國的軍力報告說,中共現在軍事有很大的發展,但是還是和美國相差很大的距離。

  一個國家你想真正的強大是多方面的,剛才我講了中國的軍事預算是九百億美元,是歷史最高的。但美國的軍事預算是四千億美元以上。按照美國前太平洋司令布萊爾將軍的評估,現在中國的軍力只相當於美國在越南戰爭時的水平。而越南現在已過去三十多年了,也就是中國現在的軍事力量和美國現在差了三十多年。

  大家都知道中國每年從俄國購買大量武器,任何一個國家軍事的強大,是不能靠買武器強大的,必須你自己有生產能力。今天你說要打臺灣的話,你必須要海軍和空軍,中國連一艘航空母艦沒有,你怎麼打?你的空軍海軍不占優勢。

  另外更重要的是戰爭還要打石油。中國的大慶油田已經接近枯竭,中國今後十五年,也就是說二零二零年的時候,中國的石油將達到百分之七十靠進口。如果外國不給你石油,或者你沒有能力把石油從中東經過馬六甲海峽長長的運輸海線運輸到你北京、上海或秦皇島等港口,你沒有石油打什麼仗。現在一般西方國家都要儲備石油,叫戰略儲備石油。像美國現有的戰略儲備石油可以供九十天;日本的戰略石油儲備可以供一百五十天;中國僅僅可以供三天。一般認為是中共無法來發動戰爭。

  戰爭不只打坦克,打飛機,打戰艦,背後還是打經濟。我們今天看很多中國人說中國強大了,上海、北京、深圳的高樓大廈,關鍵一個國家強大看的是人民是不是富裕。中國現在人民人均收入是八百八十美元,也有一種說法最多達到一千美元。美國人人均收入已經三萬美元以上;臺灣已經人均收入一萬六。中國人均收入還是很低,而且貧富差別極其大,看看北京、上海、深圳的高樓,你再看陜西、四川農村的貧苦,巨大的差別。

  另外更重要的是,一個國家強大不只是軍事的強大,經濟上的強大,更重要是人心靈的強大。你必須是一個道德感很強的社會,國家才會強大。今天我們說美國強大,不是軍事強大,不是經濟的強大,最重要的是人心的強大,人心體現在哪裏?體現在美國有信仰者占多數。有信仰的人才有道德;有道德的才會產生有人心;有人心才會產生美;有美的地方才會有希望。全世界你找一找,哪個國家像中國這樣道德退化,它的造假已達到登峰造極的地步,假酒、 假藥、 假煙、假雞蛋、假的嬰兒奶粉。一個國家的道德水平這麼地降落,你怎麼能是強大呢?

  今天中國最可怕的還不是它的人均收入八百八;還不是它的軍隊跟美國差三十年;最可怕的就是這個道德標準,不僅不在提升,而是在整體性的下降,這是關鍵的問題。所以這個國家不會強大,如果繼續這樣走下去,不僅對中國的未來構成損害,很可能還會損害這個世界。

  所以按正規,正常人來判斷,中國是沒有能力打贏一場傳統意義上的戰爭的,從國內的條件和國外的條件看,都不能打贏。但中國說我用正規戰打不過你,我乾脆我用特殊手段。以前中國有兩個軍人寫了一個《超限戰》,翻譯成現代中國漢語就是“流氓戰”,即不按規矩打。今天我們說全球反恐,恐怖主義就是不按規矩,什麼手段都使用,叫不擇手段,不擇手段的背後沒有高尚的目的。它現在又提出核武器。今天進入二十一世紀任何一個稍微有一點文明的人,稍微有點人性的人,誰也不敢再說使用核子武器。

  美國曾經使用過核武器,對付是日本軍國主義,而且是面對著,如果不這樣使用就會導致美國軍隊,包括日本軍隊,包括日本平民,包括中國人都有大量的死亡。如果不迫使日本早一點投降的話,每一天中國就是幾萬中國人喪生,所以導致他不得不使用了原子彈。即使這樣為了正義的目的使用了原子彈,今天還有很多爭議,人類還在檢討是不是要使用這種極端的武器。今天進入二十一世紀,一個中國的將軍,還是高等學府的院長,還有著教授頭銜,就敢威脅要用核子武器把美國幾百個城市平掉了,而且你不僅要毀滅美國人;而且他要毀掉中國西安以東的所有城市的人口,包括上海和北京。

  朱成虎這個講話和拉登在本質上是完全一樣。你說今天在巴勒斯坦,還是在不久前倫敦火車站的那些自殺炸彈者,那不都是朱成虎嗎。你也死,我也死。這種你也死,我也死同歸於盡的想法,根本性的出發點就是不看重生命;不僅你的生命不寶貴,我的生命也不寶貴,誰的生命也不寶貴,為了一種極端的意識形態要毀掉一切生命。這完全是希特勒的想法;這完全是拉登的想法。你這種人怎麼可以當院長?你怎麼還可以培養解放軍的青年的將領?你只能培養出更多的沒有人性的人。當一個沒有人性的人在中國占的比重大的話,那這個國家非常可怕的。

  【林丹】網上還流傳著一個遲浩田的講話,在他的講話中有這麼一句話,大概意思是說如果共產黨領導中國的權力被剝奪了,它寧可,以世界人民作為代價,也不會放棄權力。有人把它說成是最後的瘋狂或末日的瘋狂,您是怎麼看這個問題呢?

  【曹長青】以前我們看毛澤東時代,毛澤東從來沒有說過我們跟世界同歸於盡,他都會征服世界, 輸出革命。他還有他的一點信心,他認為他很強大。今天中共為什麼老在說什麼要核大戰啊,不惜要跟世界同歸於盡。 這是一個輸光了的賭徒的想法。如果我們共產黨政權要垮了,我寧可把你們全變成陪葬品,不僅是中國人,世界我都要一起拉入毀滅。以這個來威脅世界,你要讓我存活下去;你不讓我活,我就不讓你活。

  尤其隨著共產黨權力逐漸地被削弱,它的統治越來越不穩定,它會越來越瘋狂地這麼想,這麼追求。但是它的想法,它的願望和它實現的能力之間有巨大的鴻溝。有兩方面在制約它。

  第一個,就是以美國為代表的自由世界的力量在制約它。美國為什麼布置這麼大軍力,要把美國的全球戰略的中心轉移到亞洲,就是要防犯中共。不僅是美國,還有北大西洋公約組織,它有二十六個成員,是世界上最大的軍事集團。這是第一。

  第二個,還有中國人在制約中共。因為中國人不會願意做它的陪葬品。中國人要生活,要活,不願意成為你核大戰中的一個肉末;一個灰塵。雖然說有很多民調說中國人在一些重大問題上不看重生命,但是當它涉及到自己的生命的時候,你看不看重?因為大部份中國人無論接受了多少年共產黨的洗腦,還是畢竟有他人心那一部份,或者說個人自己利益那部份。今天一般的中國人,大多數的老百姓,關心的還是使自己的生活好一點;手裏有多一點錢;有一點保障;中國有任何危機的話我的銀行有一點存款;如果存得多一點,想辦法把它轉到美國花旗銀行更保險一些。基本大多數,還是這樣一個想法占主體。我想真的要選擇的時候,絕大部份中國人不會願意做它的陪葬品,這也制約中共的力量。所以如果中共那麼瘋狂的話,它只能是自己滅亡。

  【林丹】戰爭,意味著毀滅;戰爭,意味著死亡。中國正處在正義與邪惡,光明與黑暗的十字路口,該如何抉擇並不取決於中共專制政權,而是取決於中國人民。面對為了自身的權力和利益,而不惜毀滅世界的戰爭狂人,最好的選擇就是拒絕作它的炮灰和陪葬。

  透視中國網址:http://www.ntdtv.com/xtr/gb/aProgPage.jsp?prog=13
  透視中國信箱:[email protected]

  (轉載請註明新唐人電視臺《透視中國》)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