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险遭开膛破肚的惊险过程(多图)
 
李威
 
2006-4-8
 
【人民报消息】知情人谈到很多没有报出名字的法轮功学员被送到法轮功集中营,作为移植器官的活供体,然后被焚尸灭迹。那些受迫害者没有人能再站出来说话。

但是历史的安排不会是这样的,一定要有活的见证者,九死一生的王玉芝就是其中的一个。

王玉芝说:“610命令医院给我检查身体,要知道我的器官的情况。”──是江泽民在1999年6月10日成立的迫害法轮功专案小组在全面掌控这个群体灭绝的事情。而610是凌驾在一切单位之上的,权力大过党委的,凶残甚过纳粹千万倍的恐怖组织。直接下令者是江泽民,直接指挥者是罗干、刘京等。

4月3日,王玉芝在阿根廷起诉罗干的法庭证词用了5个多小时还没有讲完,第三天尽管法官、律师让她接着叙述血泪的遭遇,但那个翻译为这些遭遇而震撼的两天没合眼,无法再继续下去。让王玉芝把补充回忆材料寄去。

王玉芝说,走出法庭后,头脑忽然清醒过来了,已经全明白了。迹象一一显现出来,使她回忆起很多被迫害的细节,其中之一就是自己为什么能逃过死亡的命运,自己的身体器官为什么被数次偷偷检验,原来是要把她开膛破肚、摘取器官。她在被检查身体各个脏器的过程中,看到几个年轻的男性法轮功学员也被送去检验。

她说:我希望我的回忆可以唤醒全世界。中共不仅仅活体摘取不报姓名及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甚至对我这个丈夫及兄弟姐妹都知道确切的被关押地点,还准备摘取我的器官贩卖。这种兽行显然在中国有关部门是一个公开的秘密。

下面是王玉芝补充的回忆材料:

1、罗干下命令抓我


王玉芝女士含泪诉说被灌食的亲身经历。(人民报)
我第三次被绑架,在2001年7月16日。经过是:在2000年10月1日,我印刷真相传单10万份,内容是:1)江泽民镇压法轮功的十大罪状的,2)江泽民推卸不了的历史责任,3)江泽民是镇压法轮功的总策划者,等等。当时在黑龙江省引起了轰动。因为我印刷的真相传单到处散发,黑龙江省610办公室开始抓人,他们发现是我,由于外省市也是同样的传单,此事惊动了北京政法委主管610的罗干。他亲自批示,并立案,代号是「11─01号大案」。在2000年11月1日立案的,所以叫「11─01号大案」。

我被公安上网通缉,照片、名字贴在街道的电线杆上。有任何人认出我报告警察抓我,就可获得5万人民币奖赏。我亲属都遭到骚扰与监控,我被迫离家出走,流浪街头,只有好心的朋友敢收留我。

610 从2000年11月份开始通缉我,一共九个月的时间没有抓到我。警察花费了100多万的资金和大量的经历,到处查找我的下落。这些人每天包酒店吃住,警察抓到我发狠的告诉我,因为花费几个月的时间太长了,把他们弄得疲惫不堪。我逃到辽宁省,警察追到亲属家在门外蹲坑,静等我落网,可是落空了。

我流浪街头,为了支付生活费用,还要印真相资料,2001年7月16日,我到黑龙江中国银行取款时被认出并报警。省公安厅组织20多人闯入我住过的亲属家,将我的15万美元存摺抄走,计算机手机全部私分,冻结我银行资金,并刑讯逼供我的亲属。

610罗干利用国民经济和纳税人的血汗钱刺激腐败的恶人,警察不让我会见任何律师,没有正式的审判,没有出示逮捕理由和逮捕通知,一切人身自由都被剥夺。

(我受到的酷刑在4月3日阿根廷法庭上讲了,不再叙述。)

2、我的身体器官被偷偷检验

回忆痛苦的经过,我不得不面对一个残酷的事实:如果当时不是因为我的身体如他们说的是“废料”的话,我今天已不能在此讲我的经历了。

我这几年把在关押期很多对我身心所发生的事都遗忘了,我没有做过这种详细的证词,没有法官问我更细的过程和我被关押的情况。可是因为苏家屯活体摘取器官曝光,再加上阿根廷法官问过我两次,想想还有没有应该讲述的问题,触动了我的回忆,想起了很多以前自己都不明白也不敢想像的事实。

现在我才明白为什么在我垂死时,眼睛失明时,610还押我到四家医院做全身检查。我从来没有把610领我去四家有名医科大学院检查身体这个当做证词提出。因为我不知道这其中隐藏着惊天惨案。

那是在2001年10月到 2002年4月份(具体日期记不清了)。在我失明垂死时,当着我的面,万家劳教所医院院长宋昭慧和610警察吵架,院长说:“折磨王玉芝太麻烦了,还得让她活着。这个人绝食几个月,身体细胞组织、机体都完了,活不了多长时间了。房间人太多,没地方放了,还得叫退休的管教回医院轮流在监控室监控她,太操心了,这个人没有价值,判刑送她走吧!谁知,听到宋昭慧这个判决,610却领我去四家有名的医院(哈尔滨公安医院、黑龙江省第二医院、哈尔滨第一医大院、哈尔滨第二医大院)做全身检查 。现在才明白是看看还有没有可移植的器官。

2001年10月25、26日,第一天我在哈尔滨公安医院做全身系统检查。我还看到其他法轮功学员也在隔离检查,都是年轻男同修。在这里我们都愣住了,我们都是发真相资料的,各自的名字都不知道,面孔都很熟悉,我们愣着不知道为何要这样做,将有什么事发生。紧接着,警察速将我们隔离。

这使人想起现在几个移植中心都对患者说,他们移植的脏器都是20-30岁左右的年轻人器官,而且「品质极佳」。

又过了几天,我被带到黑龙江省第二医院。那医院有很有名的专家。给我检查皮肤的那个医生说我的大腿细白,问我皮肤有没有过敏症状。她一直在观察我,发现我在挠大腿,问我皮肤经常骚痒吗?我说,在万家劳教所与皮肤有脓疥疮的法轮功学员睡在一起。紧接着在我的手腕上做试验,五分钟点药处发红,又问我皮肤用药过敏吗?我说没炼法轮功前皮肤过敏,不能用西药,为治此病经常吃中药。

2002年3月的一天,我从万家劳教所医院秘密转押到哈尔滨第二医院。我记得我问610,他们为什么给我酷刑后,再用那么多的精力和时间带着我去这些医院检查?他们欺骗我说:“我们在帮你治好病,省得你被曝光,别人看到了你这个样子,我们610可受不了,吃不了兜着走。你的机体恢复了,我们610就完成任务了。”在医院里我被抽血,血是紫黑色,因为我绝食没喝水。



东方器官移植中心暴露的“成果”。(人民报)
他们要化验我的尿,当时我因为绝食绝水没有尿。为了看我的肾脏能不能用,折腾了我3个小时让蹲下,在房间尿盆里尿,我被折腾的心脏跳动不稳,还是没尿。他们就给我静脉输葡萄糖液,打了一个多小时吊针,然后才有了尿。不过化验出是尿血。医生看有血,问我是否来例假,我说没有。之后又带我去妇科检查,妇科B超检查正常。后来他们又问我,你没炼法轮功时,得过肾炎吗?我说小时候得过,因为肾不好经常尿炕,结婚以后就好多了,炼法轮功就没犯过病。

3个警察,2个护士又架着我往前拉。X 光检查心肺等器官,做全身X光幅射从头到脚。我听医生说,透视我心脏的机器怎么好像失灵了,因为我的心脏时好时坏,心电图波动很大,一会儿没有跳动,一会儿显出来。他们还按我的肚子及肝脏,问疼不疼。还用仪器叉我的脚心,使劲按,问我头疼不疼。翻过身按腰,检查我的肾脏。

每到一家医院警察都让医生抽我的血,化验结果。听医生说我的血是AB型,很难找到。现在我才明白,AB型血液的患者移植器官比一般常见血型的患者难度要大,找符合他们血型的供体不容易,所以610不肯放过我。

后来写我的病历时,我听到医生和警察的对话,医生说,要想全面查出这个女犯人体内脏器如何,先得吸氧抢救后才能完成,这个要收费的。两个警察打电话向黑龙江省610请示,610告知不要抢救,命令他们把我送哈尔滨第一医院再做检查。

同一天,我从哈尔滨第二医院转押到哈尔滨第一医院,在那里他们检查我的眼睛、喉咙、气管、五官、大脑,我的左右手用胶布贴上脑电波的探头,脑后面也有探头,计算机打出脑电波形。我被关在一间病房,床前一个女警、3个男警。24小时有11个防暴警察轮流监视我。检查完,他们说我眼睛要瞎一个,得用10万美元换眼球。并挑拨说,你家做生意的都跑了,没人管你了。我闭眼不做任何回答。

最后,我就在哈尔滨医大一院等待结果,医生对警察说,怀疑我细胞组织有问题,一会儿有脉,一会儿摸不出脉。心电图波动很大,一会儿没有跳动,一会儿出来。因此诊断我的机体属于「废人」,要治病得先要我自家拿几万元钱。可是当医院说治好了,我也是废品时, 610突然对我失去兴趣。

从5月1日开始,每天撤一名警察。有一晚上剩下的警察说:“像你这样放哪儿都一样,要是你能活,就找你家人,死了就火化。”610把我丢在病房里不管了,5月8日全部警察撤离后,我才能在一位护士的帮助下,打电话给朋友。现在我才明白,实际上我逃出了被开膛剖腹摘器官的灭绝命运。


王玉芝陈述被610警察带到哈尔滨四家医院抽血
检查身体器官的事实引起法庭的关注。(人民报)
在我逃离后,610并没有找我。我现在才知道,是因为他们认为我已是快死的人,我的残废器官对他们没有任何价值。不然的话,我会像现在被非法关押在那些苏家屯式的集中营里和法轮功学员一样,被活活摘取器官,被中共盗卖。610是活体摘取器官的主犯之一,江泽民、罗干及所有参与该血腥计划者都将被押上历史的审判台!

在身体如此糟糕的情况下,我在家坚持炼法轮功,仅仅用了20天,我就恢复了一点健康,并逃离了中国。当我在国外,为了解救那些还在中国大陆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以及说出我的酷刑经历时,才引起610的震惊。中共给我当时逗留的国家极大的压力,非要遣返我回中国置于死地,就在我即将被押上飞机之际,加拿大政府及时伸出了援助之手,把我营救到加拿大去,我才彻底脱离中共的魔爪。

我希望我的回忆可以唤醒全世界。因此,中共不仅仅活体摘取不报姓名及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甚至对我这样的丈夫兄弟姐妹都知道我的被关押地点,还准备摘取我的器官贩卖。这种兽行显然在中共有关部门是一个公开的秘密。


(人民报首发)

相关文章:

内幕的内幕!江罗正在处理“死无对证”问题
大纪元特别报导:不能在等待中让罪恶加剧
盗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内幕一直在劳教所(多图)
这不是历史巧合──奥斯维辛「第一证人」的警示 (多图)
人口已破15亿!为何中共非说中国只有13亿(图)
这个重大新闻为何已被删除(图)
追踪沈阳多器官移植中心的神秘器官来源
一定要看!这个秘密说完我就出国
别走!胡锦涛,访美前把这事讲清楚(多图)
新华网泄露一个非常可怕的绝密(图)
高层震傻了!苏家屯事件互相妥协内幕
这个世界最大难题只有在中国能得到解决(图)
联合国特调员开始全力调查苏家屯黑幕 (图)
我“神人”堂叔说的这事你一定要看
一份让世界震惊的证据(图)
看!一张全世界都在寻找的中共罪恶图片(多图)
我的前夫参与苏家屯集中营活体器官摘除(多图)
袁红冰:我拒绝了!我再次拒绝!
沉默的媒体,你们夜里怎么能安然入睡?
前员工证实:苏家屯集中营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
部份网页被删除!这些图片上的人都是活证据(多图)
幸存企业家用肢体诉说劳教所恶梦般的经历(多图)
一组让人止不住泪的照片(多图)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