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權律師高智晟被迫離家出走(多圖)
 
2006-3-26
 

高智晟和夫人近照

【人民報消息】(大紀元記者高淩採訪報導)中國著名維權律師高智晟再遭中共黑手“暗算”,3月25日被迫離家。自24日起,11年前高律師曾打工的新疆卡子灣水泥廠派2男一女直闖高智晟家,索要11年高律師已經交割給廠方的11萬未收回的水泥貨款,對方揚言:起訴我們也贏不了!我們就跟著你!你出國我們都跟著你!要麼你回去要錢,要麼你打欠條!”並到高律師住宅樓下大聲喊叫:“我們是債主,高智晟欠錢不還”。25日,對方再次闖入高家,叫鬧了1個多小時後被警方帶走。高智晟不願孩子在被驚嚇,傍晚被迫離家。高律師表示:我這是被逼走的,這就是迫害!從我和其他人的身上就可以知道,那些真正的法輪功學員的處境該有多麼淒慘!”高律師明確指出“高律師明確表示:越來越多的情勢已經在明示著我們,維權反迫害首先就要強烈要求或者以積極的行動來阻止對法輪功的迫害開始!這不是為了別人,是為了我們自己!誰都沒有資格再當看客!”


高智晟近照

千奇百怪 中共再出“奇招”逼走高智晟

3 月24日,中共著名維權律師高智晟,被11年工作過的新疆卡子灣水泥廠派來的兩男一女多次闖入家裏,理由是追討11年前高律師幫助廠方推銷水泥時購貨方沒有兌現的貨款。從早晨開始邊開始敲高的家門,至半夜11點左右。並一直在高律師的樓下大聲喊叫:我們是債主,高智晟欠錢不還!

為此高智晟發表了聲明,詳細陳述了11年前的經過和賬目交接人員。對方提貨的票據也都給了廠方,否則自己無法得到離開廠方的批准證明。而且從法律角度上,目前這些人的行為已經觸犯法律,但對方則置若罔聞。

25 日下午左右,三人再次闖入高智晟律師家裏。據高律師夫人耿和表示:對方大吵大嚷,公開說:“高智晟你聽著!我們就是不起訴你,起訴我們也贏不了。我們就跟著你!你走到哪我們跟到哪!你出國我們都跟著!你只有兩條路:要麼你回去找債主要回這筆貨款,要麼你打欠條!否則我們24小時呆在你家裏!”

高律師說:“我真是忍無可忍,便報警了。連來到我家裡的警察都說那些人:就是高律師真的欠你們錢,你們也得通過正常管道啊,這是人家的私人生活空間!”

警方將3人帶走後,傍晚6點20分高律師被迫離家出走。

高律師分析:“前一段時間我每天和便衣發生衝突,不斷升級。於是我乾脆每天不出門,這樣他們避免讓他們處於興奮的“嗜血”狀態!於是他們找出了這麼一段11年前的沒有回收但已經交接清楚的貨款的辦法來對付你”。

他說:“沒有中共做不到的惡,有時候你真的想不到,它這些做法是我們怎麼都想不到的。十幾年都過去了,他們能想到這樣!他不可能讓我去還錢,它就是噁心你。中國人說話叫噁心你。中共它用這些奴才它是得心應手!”

據悉,這三個沖入新疆水泥廠來的人員領頭者叫葉大松,另一位姓蔣40多歲的男性新疆兵團投資公司,還有一位40多歲的女性。


高智晟生活照

骨肉分離 鐵打男兒淚濕襟

高律師說:“我如果在家,他們會沒完沒了的到家裏來取鬧,家人根本無法生活,孩子受到驚嚇躲在房間裏面。本來我打算清明回老家給母親上墳的,現在逼得我馬上就的離開家。要不家裏面就是不得安寧了,怎麼辦哪?!”

高律師說:“我們也是人啊。我離開家門的時候,一家人哭成一團!孩子哭、夫人哭,我也是,這個心裏面難受得啊……”

當天仍處在絕食狀態的陜北漢子、中國著名的維權律師,當晚不得不滯留在北京郊區朋友的一個住所。那裏的通訊信號極差。而高律師離京後唯一可以和外界聯繫的手機13910000145,呼叫時經常得到的是“你所撥打的手機已經關機!”的電訊回答,雖然擺在高律師眼前的手機明明是開機狀態!

中共究竟要幹什麼?

他說:“剛才呀我就跟耿和講,所有的該來的都要來,不該來的也都要來,你一定要有這個心理準備。他們什麼都做得出來!我們可能傾家蕩產!我們可能坐牢入獄!我們還可能失去生命!你面對的是一群歇斯底里的人!”

就因為三封維法輪功之冤直言上書胡溫的公開信,恐嚇、暗殺、停業、跟蹤、孤立、侮辱……幾個月來,高律師經歷了種種刁難和威脅,時至今日不得不骨肉分離,離家出走,他後不後悔?

高律師回答記者:“你應該像信任你自己一樣信任我!要知道,我們不是小孩,都是成年人,我們非常了解中共,我非常了解我的行為帶來什麼後果!我只想告訴所有的人:我高智晟沒有錯!我不是一個固執的不認錯的人!而是因為我沒有做錯!對於我所處的風險和可能的結果,我們都有預料!各種局面的出現在中共都是正常的。我不入獄在他們看來反倒是不正常的了。”

維權反迫害要理直氣壯的從要求停止迫害法輪功開始

目前,高律師的遭遇,和那些他為之呼籲的法輪功學員相比,所遭受的刁難和迫害已經只差形式上區別了,中共已將高智晟和法輪功這個群體綁在一道開始進行著無休止的打壓。

高律師明確表示:越來越多的情勢已經在明示著我們,維權反迫害首先就要從強烈要求或者以積極的行動來阻止對法輪功的迫害開始!這不是為了別人,是為了我們自己!誰都不能當看客!誰都沒有資格認為這樣的威脅離我們很遠!如果目前真對法輪功的暴行不能停止,我們每個人都將面臨這樣的危險!隨時隨地、任何人都可能面臨這樣的危險!

高律師講述:昨天有一位部隊裡的老中醫,在電話裏講“高律師,你知道今天的警察為什麼敢這樣無法無天?當他們無法無天的方式用在了哪些自由信仰的善良者身上的時候,所有的人都睜只眼閉只眼,認為危險遠離自己,結果他們獲得了他們可以無法無天的信號!於是他們整體就變得無法無天!在這次反對暴力迫害的絕食維權活動中,他們可以隨時隨地綁架任何人!要知道,文革的時後它要抓你還要給你一個罪名,現在什麼都不給你,完全採用的是黑社會的辦法!為什麼會這樣,就是包括我自己在內的中國人麻木和縱容的結果,他們已經完全把前幾年對付法輪功學員的方法拿來對付我們了!因為時間長了,在那些警察的眼裏他們不會認為我們和法輪功學員有什麼區別!法輪功不聽黨的話我們可以這樣處理,那麼其他人為什麼不可以同樣處理呢?!”

高律師也談到了郭飛熊的遭遇:“從過年以後,郭飛熊一直在我的耳邊勸戒我,讓我停止絕食,他也一直在向中共退步、希望能對話、溝通,但是他在湖北被警察當成法輪功學員,當成一個動物一樣在火車上轉了兩天的時候,他告訴我他真正的、真切的體會到了那些法輪功學員的悲慘遭遇!而其他百姓因為維權卻被當成法輪功學員肆意抓捕虐待的例子更是舉不勝舉!”

高律師說:“蘇家屯事件再一次警示著我們,今天的維權反迫害首先就要理直氣壯地要求停止迫害法輪功開始!從停止對法輪功的迫害開始!”

26日,高智晟律師打算離開北京,知道消息的朋友都非常的擔心,不讓他一個人上路,已有自願者和他同行。

高智晟,這位被稱作“中國的良心”的維權律師,連自己閉門在家讀書的權利也無法維護,不得不開始他又一段浪跡天涯的一段生活……


新疆烏魯木齊卡子灣水泥廠聯絡方式:
公司地址:新疆省烏魯木齊市烏奇公路2號
電 話:86-991-6850043
傳 真:86-991-6869927

卡子灣水泥廠勞動服務公司電話: 86-991-6615539、86-991-6656236

勞動服務公司印刷廠電話:86-991-6652624.
財會室:86-991-6611027
副經理:86-991-6652097
工會主席:86-991-6652904
闖入高律師家中的葉大松手機:86-991-1312-4799-964
水泥廠值班室:86-991-991-6651921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