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訪高智晟 (3)──評胡佳獲釋
 
大紀元記者高淩
 
2006-3-28
 
【人民報消息】3月28日,據胡佳的朋友消息,已經失蹤40天的胡佳剛給家裏掛了電話,告訴他的妻子曾金燕已經獲釋,但發布消息時尚未見到胡佳本人。

身在定州的高智晟律師聞訊表示:我謹向胡佳和他的夫人表示我深深地敬意而非祝賀。他指出:胡佳的失蹤和釋放本身,就一場赤裸裸的犯罪!當這種犯罪的機制還在運行,胡佳等人仍然可能隨時失蹤,這沒什麼可以值得高興的。當他們永遠不再有這種威脅的哪天,我會親自向胡佳及其夫人鞠躬表示祝賀!

記者:有消息說胡佳已經獲釋,您怎麼看這個消息?

高:昨天,我的助手溫海波律師已經被解除了軟禁狀態,所以,昨天我和馬文都還在分析,估計兩天之後胡佳、齊志勇他們也會獲釋。

但我們不認為這是一個高興的事!因為它原本就不是一個高興的事,我們面對的是一個什麼樣的政府,面對的是一個用人類最為不齒的流氓集團,用專制手段對付國民。當它把這樣的方式加在國民頭上的時候,我們看到的是一個發生的犯罪的過程。今天它暫時停止了針對類似於胡佳這樣的公民的犯罪,但是它的罪惡沒有得到追懲!也就說它的罪惡不能夠得到追懲的時候,這樣的回合是隨時都可以發生的!

所以中國人現在什麼都可以當成喜事去對待,而中共採取的就是:我不告訴你我要關你多長時間,給你一個我要無限期關你的信號,哪天一放你的時候,你可能就覺得是一個大喜事了!也就說在這樣一個回合當中,我們可以清楚的看出中共在犯罪方面的這種老練和自信!整個的一個中國社會就是它犯罪的天堂!它可以任意妄為!

記者:那麼中共這些做法是否實在暗示這些人只要你們不跟高智晟接觸的話,你們就能夠保證你們的安全和自由呢?

高:它不是一種暗示,它是赤裸裸的提出這樣的要求!它不是暗示,它就是用綁架的方式向這些人提出這樣的要求。它向溫海波提出這樣的要求,它向馬文都提出這樣的要求,它向所有跟我接觸的人提出這樣的要求!

記者:那麼你覺得他們在你離開北京的時候釋放了這些人士,他們的用意是什麼?是不是想孤立你呢?

高:中共一直就是在作這件事情。但我也一直在向他們證明著我只剩一個人仍會堅持我的選擇。而外部世界也在不斷的向他們證明著,這種打壓只會讓更多的人站出來!

記者:那麼對於釋放的海波也好、胡佳也好,可能齊志勇也會快出來了,你有什麼想跟他們講的話嗎?

高:我首先表達對他們的敬意,但我決不會向他們表示祝賀。

記者:你能解釋一下你的這個不表示祝賀這種背後的原因?因為外界都知道曾金燕也就是胡佳的夫人和齊志勇的如人為了這個事已經心身交瘁,如果你的這個話不能解釋清楚的話,會不會讓家屬帶來對你的一種怨恨呢?

高:我想一些人又會對我的這個言論作出指責。我想強調的是:我除了指責暴政以外,我不去指責任何人!我想你自己也有一個自己的判斷,胡佳和齊志勇是我的好朋友,他們的失蹤我的心裏同樣很難受,每天盼望他們出來的這個心情,可能只是略低於他們的家人。但是呢,這裏面哪些因素是可喜可賀的呢?因為它一開始就是一場悲劇,它從頭到尾是一場悲劇!他們作為人的基本權利都用犯罪的方式剝奪以後,人們無能為力!我們有多少可喜可賀的東西呢?!

記者:那麼你什麼時候會對你的這些朋友表示你內心的祝賀呢?就是你覺得你是真的要祝賀他們和他們的家人呢?

高:當他們再也不會生活在這種悲劇的社會環境當中的時候,我見了他們的家人,我會深深的鞠上一躬,我用鞠躬的方式向他們表示祝賀!他們的家屬是了不起的,胡佳的妻子做了很多,她讓人們看到了愛的力量和真實的力量!她持續的向外部世界講她的真實心態,許許多多的人被她的這種持續的昭示愛和真實的過程感動!

記者:那麼也就是說此時你同樣向曾金燕表示對她的這種敬意而非祝賀,因為她的丈夫可能隨時還會失蹤對嗎?

高:對,因為她丈夫失蹤的條件和環境沒有發生任何改變。

 
分享:
 
文章二維碼: